超值之选 近期主流千元级入门折叠手机导购

2018-05-07 17:05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在车险中,有一项很重要的主险是第三者责任险,到目前为止,这是车险中惟一的一项强制保险。那么,在对这项保险的理解中,有哪些容易被大家忽略的地方呢?

张某是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与弟弟5年前就分家单过了。为经营需要,张某购买了一辆金杯车,并且投保了某保险公司的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金额为10万元。两个月后的一天,张某正开车在路上正常行驶,经过他弟弟工作的工厂门口。恰好张某的弟弟出门,一眼看到哥哥开车经过,就想搭乘哥哥的车进城办事。他一边喊哥哥一边迎着车跑过来,张某虽然紧急刹车却没能及时停下来,一下撞到弟弟身上。后来经过抢救,弟弟终于脱离危险,张某共花掉医疗费近20万元。但当张某向保险公司索赔时被拒绝了,因为保险公司认为张某撞伤的是他的弟弟,不属于“第三者”,所以不能理赔。

那么,究竟什么是“第三者”?保险条款究竟是如何规定的?公司的借口是不是能成立呢?

在所有保险公司的车险条款中都有这样的规定:“私有、个人承包车辆的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员及其家庭成员,以及他们所有或代管的财产”不属于“第三者”。据说,保险条款做这样的规定是为了防范被保险人为了获取保险金而对家庭成员进行故意伤害。

但问题在于是不是所有的被保险人或驾驶员的亲戚都属于“家庭成员”,从而被排除在“第三者”之外呢?

一位保险业资深人士表示,对保险公司来说,判断受到损害的一方是不是属于“家庭成员”非常关键,如果属于“家庭成员”,那肯定就不是“第三者”,反之,就应该是。这里有一个原则,三者险不能让肇事者获得保险赔偿。也就是说,保险公司给付的保险金最终不能落到被保险人的手中。

因此,这里的“家庭成员”应该包括两种情况,一是配偶,一是居住在一起的父母、子女或兄弟姐妹。对于配偶来说,无论他们是否居住在一起,都应该互为家庭成员。对于后者,如果在财产上已经分割,经济上各自独立,那么,就不应该看做是家庭成员了。

在上面的案例中,张某和其弟弟早就分家单过了,经济上各自独立,因此,其弟弟应该属于“第三者”,保险公司应该给予理赔。但是,如果换一种情况,张某的弟弟还没有成年,要依赖哥哥为生,那他就不应该属于“第三者”,保险公司也就不必赔偿了。

网声明: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意味着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财经讯7月31日,有消息传闻称科龙董事长顾雏军、副总裁严友松、总裁助理兼财务督察姜源等高管已正式被捕。

财经在获得此消息后,紧急联系了顺德市公安局,该公安局的一位负责人刘先生称“顺德公安局没有听到相关方面的事情,科龙高管没有被抓”。

但来自科龙内部人士的消息对顾雏军等高管被限制人身自由并未予以否认,该人士称目前顾雏军等人并未正式拘捕,仅仅是被限制人身自由。

事件的当事人之一,科龙电器副总裁严友松31日下午手机关机。整合传播部高级策划高强手机关机。

佛山市政府与顺德区政府值班室工作人员亦未对此信息置评,表示需等周一相关职能部门上班,方能对外发布消息。

“倒顾行动”的发起人严义明律师对财经表示:“昨晚科龙方面多名管理人员打电话通知我,确认顾雏军被捕,后来又说是被控制起来了,我理解可能是监视居住。目前科龙方面已经就此事召开会议,解散董事长办公室,科龙大局暂时由刘从梦代为主持,顺德区政府已经派出两名干部协助稳定局面,但不应该是接管。”严律师认为,顾雏军“被捕”可能涉嫌“挪用公司资金”和“虚假披露信息”两大罪名。

科龙顺德总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管理人员向财经表示:“不是传言,确实是真的,你们网上报道的都是真的,顾雏军等人的确已经被控制,科龙未来难以预料啊!”

目前,财经正在加紧联系更多的知情人士,核实该消息的真实性。假如该消息属实,这是继科龙电器在遭遇四省证监局巡检,德勤拒绝续任审计,以及顾雏军本人遭遇港交所谴责和严义明倒顾事件以来,格林柯尔系遭受的最致命的一击。

此前,根据媒体报道,科龙董事局主席顾雏军于6月底在北京“公关”,7月29日顾雏军从北京返回广东后,曾秘密召集高层干部举行了一次会议表示,除了继续对主管各部门的公关外,将采取措施挽救目前的败局。据透露,顾雏军在会议上表示自己准备出售格林柯尔45%股权的股权以挽救目前的局势。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对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一)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二)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取保候审、监视居住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由公安机关执行。

对于科龙电器几位高管透露的上述信息,本报记者今日特地赶赴公司以求证实。公司总裁刘从梦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这两天肯定没有开过董事会,对于顾雏军被监视居住一事,自己尚未接到任何政府部门的书面正式通知,如果公司高层有变动,公司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公告。而公司董秘办的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则表示,公司总裁刘从梦在7月31日下午,专门召集了董秘办人员就顾雏军被监视居住的传闻召开了紧急会议,但会议没有形成任何决议。董秘办的一位人士向记者介绍称,他最近一次见到顾雏军,是在公司两周前召开的一次中层干部会议上,此后再未见到过顾雏军本人。

顾雏军被监视居住的说法在公司已经传开,记者特意走访了公司的几个生产车间。在科龙电器仍然开工的迷你冰箱生产车间,记者发现,一位班组长正在向当班工人训话,这位班组长称,希望大家能够安心本职工作,好好干活,认真完成今天250台冰箱的工作定量。而在采访中,有职工对记者称,已经听闻董事长被监视居住的传闻,但目前公司并未对此作出澄清,只是要求他们坚守岗位、安心工作。

国际先驱导报驻辽宁记者任勇报道鸭绿江大桥附近的一家由朝鲜方面独资开办的“高丽饭店”里,正宗的平壤冷面、煎海鲜等各种食品,价格不菲。靓丽的服务员和厨师都是从朝鲜来到丹东的。每天晚上,身着朝鲜传统服装的女服务员会向用餐的顾客表演半个小时的歌舞。除去传统的朝鲜歌曲,她们甚至会演唱《老鼠爱大米》和《月亮代表我的心》等歌曲,令到此的顾客感到非常新奇。

新一轮六方会谈召开之际,本报记者专程走访了中朝边境。漫步丹东街头,经常可以看到各种外贸商店和朝鲜风味的餐馆。店铺招牌上密密麻麻的朝鲜文字时常提醒你正身处边境城市。

站在丹东鸭绿江畔的带状公园,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平安北道的首府新义州市只有一望之遥。而中朝友谊桥上穿梭不止的车辆更让人深切感受到两岸越来越紧密的商务和人员往来。

黄昏,来到丹东著名的鸭绿江公园,有一些上岁数的妇女在向游客推销朝鲜邮票和各种纪念品。中朝共有的界河鸭绿江静静地流淌。丹东一侧有十几个游船码头。时常有游船或快艇从丹东一侧驶出,打破江上的宁静,向对岸靠过去。对岸的朝鲜群众会主动向船上的游客挥手致意。向新义州望去,可以看到朝鲜境内高大的烟囱和游乐场的高空游览车。

在丹东的商场,常常能见到戴着领袖像章的朝鲜顾客。而来自韩国的商人数量也在逐年增长。丹东市盛源纺织城的经理刘春良说,如果朝鲜顾客正在挑选商品时来了韩国客商,朝鲜顾客会立即放下东西,先到别处看看,等韩国客商走了,他们再回来继续挑选。

从丹东赴朝鲜旅游,目前只有“新义州一日游”和“平壤四日游”两种形式。朝方对中国的游客人数有着严格的控制,一般要提前十天向旅行社提出申请,否则人数报满了,是绝对没有商量余地的。

7月20日早晨8点,记者随新义州一日游旅行团从鸭绿江边出发,经中朝友谊桥来到朝鲜一侧。朝鲜的边检人员会对游客随身携带的物品进行严格的检查。手机、望远镜、带有长焦距镜头的专业相机都不会被允许带入朝鲜境内。

经过安检,换乘朝鲜车辆后,会有两位朝鲜导游为中国游客进行全程讲解。他们多数都在中国留过学,汉语说的很好,并且了解中国国内的各种情况。他们轻松愉快地与中国游客交谈聊天,对朝鲜仍然进行福利分房和公费医疗颇具优越感。

在新义州安排的游览内容有金日成革命事迹纪念馆、平安北道美术创作社、赴义州郡古城参观朝鲜关西八景之一的统军亭、以及金日成之父金恒稷革命事迹展等。

潺潺的鸭绿江两畔的两座城市,有着紧密的贸易纽带。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丹东各类口岸对朝鲜的出口总值占中国对朝贸易出口总值的70%。2005年1至6月份,经丹东口岸对朝鲜的进出口贸易值达39379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65%。中朝边境贸易不断升温,边贸的货物种类也从过去单纯的日用品和粮食转变为以机电、化工、纺织产品为主,交易方式也日趋多样。

来自大连海关的资料证实,从今年4月开始,丹东口岸对朝鲜的冰柜出口量出现了大幅增长。4至5月份丹东口岸共对朝出口冰柜近9000台,价值近百万美元,占今年1至5月出口冰柜总量的六成。同时,电视机、价格低廉的DVD、二手电脑,甚至MP3,也开始被朝鲜商人大批量地运回国内。北京一家企业还特意针对朝鲜市场推出了一款名为“千里马”的DVD机,售价仅为298元,深受朝鲜市场欢迎。

丹东天正贸易会社的经理王福伟已经在丹东做了十几年的边贸生意。他开有自己的丝绒印花厂,生产各种档次的朝鲜服装,并经营着布匹生意。在丹东口岸入境通道,王福伟对记者说,其实朝鲜商人做起生意来非常精明,他们通常会把在中国光顾过的各个商家的电话记在一个本子上,然后分别询价,最后确定出价最低的一家购买自己需要的货品,并且普遍只付给报价的90%。

据丹东工商部门统计,在丹东登记的外地企业每年都以15%的增幅增长。目前在丹东有1000多户外地企业,其中来自江浙地区的企业占了很大比重。

本报讯(记者黄烜白桄)7月19日11时17分,长白山天池边,长春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02级学生刘超无意间拍摄到一不明物体在水面出没的情形,很可能是传说已久的“天池怪兽”,比起7月21日上午,比长白山科研人员拍摄到的带有类似鳍状物的“怪兽”,这张照片早了将近两天。

7月19日9时许,刘超及其表哥朱晓良、表弟一起从长白山瀑布一侧向上攀登。10时30分,到达天池旁边,三人共拍摄了七、八张相片。大约一周前,朱晓良将数码照片传给刘超,他只看到水面上有个小黑点,并未在意。

7月30日,刘超看到报纸上关于“天池怪兽”的报道,便重新查看他拍的照片,经不断放大,发现水面上有一个头与颈部呈棕黑色的物体,与报道所称的“天池怪兽”非常相似。

据刘超回忆,当日天气晴朗,肉眼可见对面山体,水面十分平静。现场约有三十、四十位游客,并未有人发现天池异常。刘超觉得能拍到“天池怪兽”很幸运,因为在11时17分之前和之后拍摄的其他照片上,没有黑点。据此推测,怪兽出没时间非常短,恰巧让他无意中拍到了。

有这样一些人,被称作白领金领,拿着令人羡慕的高薪,从不会为物质的匮乏而担心;有这样一些人,做自己的老板,整天穿梭在酒肆宾馆灯红酒绿,大把的钞票象水一样流进流出;有这样一些人,表面上风光无限,却使身体遭受“过劳”的摧残而难享常人的欢乐;或者整天奔波忙碌,牺牲了与家庭欢聚的时间,甚至挤不出时间打理自己的财富……

如果您正是这些人中的一员,如果您也正在被金钱与生活的矛盾困扰着,那么参加我们的征文吧,谈谈您的工作,说说您的生活,介绍一下您怎么安排赚来的钱财,也在别人的叙述中找找自己的共鸣……点击查看征文详情

进入正题,我说说我的情况。我和LG是98年毕业的,快奔3的人了,虽然不在一线大城市,但发展的还可以吧。因为我们对理财一窍不通,除了储蓄,什么基金国债股票都不会玩。特别买了房子以后,感觉没有压力了,曾经有一段时间因为有公积金还款,有钱就花,从来不查,只在发了年终奖以后把活期卡上多出来的存起来,结果钱不知道花到哪里去了。现在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我们的现在,学一点理财知识,为了我们的将来做一点打算。我俩也不打算生小孩,一方面有点怕孩子带来的财力和精力上的付出,工作很忙没人带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另一方能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上也怕亏待了孩子不能让他得到好的待遇。

我月收入到手5000。LG到手有6000。因为我们这个地方的公积金很高,我每月缴的有2500可以用来还房贷,LG有3000可以用来还房贷。所以我下面提到的每月5000房贷还款就够了,不用自己再掏钱了。

3股票,这个不提也罢。进入B股股市,还没炒过一次,就遇上了...现在惨不忍睹,好在只有2000美元。

4存款30万。里面有父母给我的嫁妆钱,我俩攒的,和公司股票的收入(最后这个已经全部做完了)。

虽然第一套还有3年17万的房贷没有还,我并不打算一次提前还清。因为各位看到,那么多的公积金浪费了很可惜。因为现在的房子面积不大又不通风,很想再买一套改善一下,把现在这套租出去。因为房子所在地段很好,如果租出去能租到3000以上。等到现在第一套贷款还完了,继续用公积金还第二套。这个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吧。

我们这又有一个规矩,一定要买区域内的房子,否则不能用公积金,选择面一下小了很多。所以努力的把所有可能的楼盘都看了。但是,看下来很苦恼。

要么地段远的房子,100多平方,单价5000以上,总价也要70万左右。但是配套没发展起来,房子很漂亮马路很宽,就是没有个5年不会有什么人气,这样的房子买下来出租出售短期内都不会很旺。也有没开出来的新盘,开发商都把新盘捂到9月10月开,虽然没看到房子只看到宣传,让我们心动的房子到9月10月开出来价钱一定不低。

成熟地段的楼盘开发都接近尾声,单价6000以上面积合适的总价至少要80多万了,但挑选余地更小,没剩下几套了。还有面积奇大的,没有100多万下不来。还有超级豪华的,基本不予考虑。

因为中间有一个湖,远的真的很远开车都要开一阵,近的没什么可挑了。总之不管买了哪里的房子,把我们的积蓄付了首付,就没什么钱装修了。

也许买房子不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特别是在观望气氛这么浓烈的时候,但是我们也并不奢望这个区域的房价会下跌,你想,那么高的公积金只能买这里的房子,而且公积金会员很多,已经买了房子的比例却不大。甚至可以预测,这样的高公基金高房价政策已经开始影响招商引资,人才引进。再分析透彻一点,我们以后跳槽可能会跳出这个区域,如果第二套房子买在偏远的湖那边,住也不方便,租又不好租;买成熟地段的房子,未来的处置不会太麻烦,总价很高却没什么可挑的。

真的苦恼,难道买二手房,LG不甘心。而且我们很想念过去那种多层的房子,一楼有个院子,种上花草养条狗狗,真的很象一个家。哪里象现在,远远望去,全是小高层高层,简直就是鸽子笼,如歌中所唱:钢筋水泥的森林。

上面分析了那么一大通,也是因为我们的目光还很局限,大家不会看的烦了吧?那么我们的30万就放在银行,每月还在增加,真怕它贬值。说实话,象我们这样凭技术吃饭拿死工资的人,老家不在本地,危机感很重。希望找一些投资保值的渠道来处置我们的积蓄,最好稳健一点的。但是我们本身太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了,什么收益率回收期一概不通,还请各位大侠支支招!

进入这个网站,我读了一些别人的股市,悟到的第一个道理是:理财想要有点收获是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以后我要常来这个论坛,向大家学习。

本次征文比赛欢迎相关理财机构、媒体合作。联系电话:010-62675933;邮箱:sinamoney@vip.sina.com

晨报讯7月30日凌晨,一名青年观看淫秽录像后不能自持,深夜窜入两名女子住地,乘二人熟睡之机剪破二人内衣窥视私处。得逞后男子淫心不死,翌日凌晨故伎重演,没承想受害人加强了戒备,将其抓获。

当日凌晨3时许,淮南市公安局110接一名男子报警,称一名变态男子在上湖村耍流氓,逃跑中被他堵在一辆货车下。该市巡警迅速出警将男子从货车下“请”出,并从其身上搜出一把剪刀和一个手电筒。

经了解,男子姓姚,18岁,肥东县人,近日来淮南随姐夫干装潢。7月29日凌晨,观看淫秽录像后,被淫秽画面刺激得无法入睡的姚某,潜入上湖村内,翻窗进入女青年王某和祁某合租的房间,剪破二人的上衣和内裤偷窥,得逞后还顺手“牵走”了二人的手机。当二人醒来,发现衣服“漏洞百出”,羞愤不已。7月30日凌晨,两人预料变态男子有可能还会前来骚扰,于是喊来了男友张网以待。果不出所料,姚某故伎重演,正当他欲再出脏手时,被两人的男友喝止,逃到一货车下终被擒获。

“三位主讲者对中国宏观经济在今年下半年、明年以及更远一些的未来走向作了分析,三位主讲者基本上有比较一致的共识,那就是我们的宏观经济中有通货紧缩的苗头。”

7月30日,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卢锋如此总结“CCER中国经济观察”第二次报告会前三位演讲者的发言。在第一场讨论中,三位演讲者——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常务副秘书长王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所宏观室主任袁钢明分别就宏观经济上半年运行情况和未来走势发表了个人见解。

会上,卢锋公布,国内12家经济研究机构预测第三季度GDP增长率的简单平均值为9.23%,11家机构对第三季度CPI增长率的预测平均值为1.47%。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