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前总理千金成全球最年轻女亿万富翁

2018-05-04 14:10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杨军与袁丽重归于好,再次让人们大跌眼镜,觉得他无药可救了。杨军也觉得自己无药可救了,他主动向单位提出,离开了市政府,仍回电视台当记者。

2004年4月底,“五一”长假要到了,杨军与袁丽商量出去旅游。他心里想的是一来出去散散心,二来离开福泉,袁丽就能专心与他在一起了。袁丽高兴地答应了,商定结果是去桂林、北海玩。

4月29日晚上,两人来到桂林火车站旁的旅社,登记时两人用了假名。安顿下来后,袁丽准备洗个澡,她整理换洗衣物的时候,看到了床头柜上杨军在找旅社时买的香蕉,她想叫杨军剥根香蕉给她吃,可是说出口的却是:“刘一平,帮我剥根香蕉。”杨军一愣,袁丽与别的男人在一起的一幕幕不由得浮现在他的脑际,平日受惯了袁丽气的杨军突然感觉他的承受力已到了极限,扬手给了袁丽一巴掌,并扼住她的脖子,“你这个坏女人,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站在床边的袁丽推开他的手,在床上躺下来,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杨军,说:“杨军,我还不了解你吗,你敢动一动我,我叫你不得安生,刘一平会打死你,哼……”

袁丽的话犹如火上浇油,越发让杨军狂暴,他解下皮带,指着袁丽说:“你再提刘一平,我勒死你!”袁丽却抢过他的皮带,套在自己的脖子上,说:“有种你勒我,我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也不会叫一声,就你这熊样……”

如果不治她一下,真的是一点面子也没有了。这样想着的杨军扑上去拉皮带,其实他也不是真勒,他只想着吓她一下,只要她尖叫一声“算了”或说“我错了”,他也就趁势下台阶了。然而袁丽就是不开口,眼睛闭着任由他拉皮带。杨军从她脸上的表情里读到了对他的蔑视,两年来所有的委屈与耻辱顿时翻江倒海般地涌上心头,他疯狂了,将越拉越紧的皮带用力一收,只见袁丽挣扎了一下,不动了,嘴角流出了泡沫和血迹……

看到了血,杨军慌慌张张地冲下楼,正遇上店老板和几个人在一楼打牌,他怕店老板看出疑点,便说了个吃宵夜的借口。

他叫了辆摩的,直接将他搭到桂林南站,正好有一列从南宁开往南昌的火车进站。

到了南昌下车后,他将那条可怕的皮带扔掉了,接着转去上海,在那里打了几个月的工。他的心无法安定下来,睡觉总是做噩梦,他越发相信袁丽是死了。他很想打电话回去探听一下,可又怕警方正在调查此案,一打电话就暴露了。

心神不定的杨军不久又转去了浙江杭州。有一天走在杭州街头,路过文新路派出所,内心悔恨与痛楚交织的杨军差点走进派出所自首,然而心里存着对父母深深的愧疚,他最终没有走进去。逃亡在外头,杨军才深切地感受到亲情的珍贵和温暧。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和父母见上一面。

2004年10月1日,他终于克制不住打电话回家。父母听到他的声音,惊讶和激动得哽咽难言。对父母的疑问,他编了个谎言说,不想在福泉呆下去了,所以偷偷外出打工,说他现在在杭州一家公司干得很好。对袁丽的下落,他解释说早不跟她来往了,不知她的情况。得知袁丽至今失踪后,他对父母千叮嘱万叮嘱,“你们不要跟人说我在杭州,也不要告诉别人我打电话回家。”

思儿心切的二老连夜乘车赶往杭州实地察看,老人松了一口气,可是父母的现状却让杨军深感内疚和不安,父母明显的苍老了,身体更差了,杨军知道,这与他的不孝有极大的关系。

这次与父母团聚,促使他下决心一定要好好报答父母,把父母的病治好。可是他作为一个打工仔,挣到的钱十分有限,他为此产生了新的苦恼。去年6月16日,他应聘到一家广告公司担任策划。他发现办公室有两台贵重的摄像机和一台价格不菲的数码相机,不由起了偷窃的念头,如果偷走卖掉,应该能卖得几万元。6月18日晚,他借口加班,等人都走完了,他将上述器材盗走,逃到上海卖了3万元,接着逃往苏州。他想躲过一阵子,将钱寄回家。没想到20日警方将他抓获。

9月1日,杨军被广西灵川警方带到定江镇八里街指认杀人现场。当走上旅社的四楼,站在他和女友袁丽一年前住过一晚的房间门口,杨军禁不住伏在门框上号啕大哭起来,一年前的那一幕懊悔与痛苦、思念与惋惜、绝望与自责交织着在他心头回漩……

2006年1月,杨军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提起公诉。作者:万清(文中除杨军外其他为化名)

晨报讯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昨天发布报告称,当前我国城市居民收入分配的差距已比较大,而且这种收入分配差距在相当程度上是不合理的。

国家发改委的相关论断是基于“全国城市居民综合社会调查”提供的数据资料及国家统计局提供的相关数据资料。根据研究,发改委认为,总的看我国城市居民收入差距的“基尼系数”已达到合理值的上限,在0.4左右。而且这还是在各种岗位外收入、非正常收入难以准确估计的情况下做出的。如果把后者也算上,则计算出的实际基尼系数肯定要更大一些。

数据显示,城市居民收入最低的1/5人口只拥有全部收入的2.75%,仅为收入最高的1/5人口拥有收入的4.6%。

国家发改委认为,当前我国城市居民的收入分配差距在相当程度上是不合理的。如不同行业收入差距的迅速扩大,管理层与被管理层收入差距扩大过快、过大,部分职工岗位外收入、非正常收入的增长过快、所占比重过大。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李迎生教授参与了“全国城市居民综合社会调查”。他认为,我国收入分配调节机制存在着种种缺陷和不足,比如国有企业高级管理人员等管理层成员的工资上升过快,这实际造成了城市居民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过快、过大。应当扩大中等收入成员的比重,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形成比较稳定的社会阶层结构。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认为,应采取切实措施加以控制,使城市居民的收入分配结构趋向合理。

名词解释所谓“基尼系数”,是指国际上用来衡量居民收入分配差异一个指标。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贫富差距的“警戒线”,认为0.4-0.6为“差距偏大”,0.6以上为“高度不平均”。周凯

本报辽源讯(记者蒋民)对于辽源市东丰县的村民朱某一家来说,狗年的春节过得很揪心:曾经与他“相亲相爱”的对象突然失踪,两万多元借来的彩礼钱也要泡汤,让这个贫穷的家雪上加霜。

29岁的朱某是辽源市东丰县小四平镇的村民,至今未婚,在农村已是典型的“大龄”。为此,父亲朱老汉四处托媒,但一直没有中意的。今年年初,附近一个经常给人当红媒的村民贾某找到朱家,说可以通过另一媒人白某,为朱某介绍对象,这让朱家喜出望外。

朱老汉回忆说,女方今年21岁,家住在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农村,朱某曾两次在媒人的陪同下去女方家,每次住店、吃饭及坐车都得花费三四千元钱。朱某看后感觉女方不错,同意结婚。

1月25日,在媒人的沟通下,女方家一行6人开车来到东丰县的朱老汉家。朱某的母亲庞老太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女的叫啥名字,只知道她姓孙。当天,一个没有右手的司机开着面包车,拉着孙某、孙某的“父母”及女方的媒人白某,一行5人来到朱家。朱老汉一家非常高兴,奉作上宾好吃好喝地款待一番。在媒人的撮合下,朱家将连抬带借的2.6万元交给女方“父母”当做彩礼,对方接过钱数好后不久离开,并把女孩孙某留下来。

次日一早,在朱家住了一宿的孙某对朱某说,马上就过春节了,她想洗洗澡,并希望去东丰县城给朱老汉夫妇买件衣服过年,同时也置办一下年货,于是“小两口”就去了东丰县城。

朱某的母亲庞老太说,儿子和孙某到了东丰县一浴池后,孙某朝儿子要手机称要给娘家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朱某便将手机给了孙,孙打完电话后就把手机装进自己的衣兜内,朱某没放在心上,自己先进了浴池,结果等他洗完澡再出来一问,服务员说孙某根本就没洗澡,见他进浴池后就直接走了。朱某忙往自己的手机里打电话,可是一直无人接听,朱某一下就明白了——“媳妇”这是跑了!

抱着一丝希望,朱老汉联系到了媒人贾某。贾说,春节前已联系不到女方的媒人了,等春节后帮助把钱要回来。

庞老太哭着说,儿子整天在炕上掉眼泪,她的心情更是不好,每次都是背着儿子哭,“3万多块钱呀,都是连借带抬的,欠下一屁股债,人还没了。现在每天晚上做梦净是人家要钱的情景。”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朱家。朱老汉对记者说,2月1日(正月初四),他儿子与媒人贾某就去乌兰浩特的女方家了。昨日上午,他联系上了儿子得到消息说,贾某也是通过另外3个媒人辗转认识女方的,3个媒人间都是单线联系,但现在谁也找不到孙某及其“父母”。在当地与贾某联系的媒人白某称,再等几天看看是否能把钱要回来。记者问朱老汉是否已报案时,朱老汉说:“报案怕要不回钱,不报案也害怕要不回钱,如果明天还没信,再报案求助警方。”

昨日,记者联系了东丰县警方。据介绍,骗婚,俗称“放鸽子”、“放鹰”,表现为犯罪嫌疑人以婚姻为幌子骗取他人钱物,是诈骗犯罪中一种比较特殊的案件。近年来此类案件时有发生,受害人往往被骗得倾家荡产。警方提醒:男女处对象,一定要再三核实对方的身份才行,被骗后一定要及时报案,这样才有利于及早挽回损失。

昨日10时50分许,记者赶到“紫薇阁休闲会馆”时,门口停着两辆警车。记者看到,该会馆共两层,宣传海报上标有春节期间照常营业字样。记者试图进入会馆了解情况,但被两名服务生拦住。

当记者问到这里是否营业时,服务生称“锅炉坏了,得明后天才能营业。”至于门口为什么停着警车,服务生表示,可能是在旁边吃饭的。记者随后问到这里是不是有一个按摩师死了,“你听谁说的?我不知道啊。”随后服务生警觉地掩门离去。

11时许,几辆警车又陆续来到现场,法医带着工具进入会馆。一辆运尸车随后也停在门口。11时50分许,两名殡葬工人从会馆抬出一具尸体。

据一知情者透露,当日10时许,一男子从事发会馆二楼一包房内出来,匆匆离开。在场服务人员注意到,该男子手中好像有一把刀鞘。后有人发现一女按摩师身中数刀,倒在血泊中。随后,会馆人员打电话报警称“有人持刀打架”,警方赶到时,女按摩师已死亡。“持刀男子不是会馆工作人员,好像也不是顾客,但是应该与被害女按摩师认识,好像是因感情问题发生纠纷。”该知情人说,按摩女20岁左右,具体身份不详。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

新华网慕尼黑(德国)2月5日电记者刘向张碧弘“这不是问题,而是战争罪行!”

面对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张志军的强烈反驳,日本副外相盐崎恭久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双手托着下巴。

这是5日中午发生在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上的一幕。此时,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正在进行最后一项议题——亚洲的全球外交政策和安全利益。张志军和盐崎恭久在大会主席台并排就座,先后阐述各自国家的外交安全政策。

然而,当双方发言结束后的现场提问和讨论阶段,人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德国内政部国务秘书汉宁首先向盐崎恭久提出问题:请解释一下,为什么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坚持要参拜供奉有战争罪犯的靖国神社?

人们都知道,德国在对待二战中所犯罪行采取的是认罪立场,但人们没有想到,德国会在这次会议上首先向日本提出质问?面对汉宁的提问,盐崎恭久不但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反而为日本涂脂抹粉,称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是日本对过去侵略战争给亚洲国家“造成的问题”表达“深深的忏悔和道歉”。

“这不是问题,而是战争罪行!”盐崎恭久的回答引来了张志军的强烈反驳……日本侵华战争造成了中国大约3500万人伤亡,张志军说。

张志军继续慷慨陈词:日本多次表示反省战争历史,希望有勇气,拿出实际行动,不要往受害者伤口上撒盐。他说,在德国,在欧洲,不可想像会发生公开宣扬法西斯标记,公开鼓吹支持希特勒的言论,这在法律上是明令禁止的。

与会代表毫不吝惜地把掌声送给张志军。记者从大会新闻中心的电视直播画面看到,面对与会代表的掌声,盐崎恭久脸色木然,端起桌上的水杯,默默地喝了一口。然而,这一动作并不能掩饰其在正义掌声面前的尴尬……(完)

中新网2月5日电据香港媒体报道,新春“人日”,五千五百多名长者聚首大埔举行耆老千岁宴,其中包括两名高龄一百零六岁的人瑞;其中,一百零六岁的陈始特别引人注目,虽然他是场中年纪最长的一位,但神采飞扬,较七旬长者并不输蚀,陈透露自己没有特别养生之道,虽然见尽百年沧桑,陈始却颇有遗憾,因为至今未婚,纵使已白头,却无同偕白首人。

大埔乡事委员会和地区组织由八一年开始举办“千岁宴”活动,昨日分别在区内九间酒楼,筵开四百二十多席款待耆老,并送上利是和金牌。根据大会统计,大埔区现时约有十名一百岁或以上的人瑞,而年过九十的耆老也有七十多名,七十三岁或以上的老人更不计其数。

生于十九世纪初的陈始是场中年纪最长的一位,虽然已逾百岁之龄,但精神健旺,在十六度的清凉天气下,只穿一件时款浅色厚身风褛和一对便鞋出席千岁宴。谈起年少时,陈伯更精神奕奕,两颊泛红。

他坦言,百龄已过,难免有病痛,然而小病小痛却没有令他介怀,反倒是人生已逾古稀,却无同偕白首人,他初时腼慜地说:“我是独身主义。”谈得久了才愿意透露一句:“(百年中)最衰未结婚!”遗憾之意尽露。

不过,陈始十分乐观,虽然没有亲人侍奉,他却未感孤单,亦没有申请综援,生活费是依靠过往的积蓄维持,间中有契仔和旧老板关照。他忆述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投降后,从东莞来香港找工作,做了酒家厨师几十年,到七十岁才退休。由于曾经任职酒家厨师,现在仍然坚持亲自下厨。

陈始透露,身体虽然没有大碍,但是“眼蒙”、“耳聋”亦难免,至于长寿秘诀,陈始笑言生活习惯并没有甚么特别,最重要保持心境愉快;他从不挑食,每天也有保持运动的习惯,每日早晚出外散步,唯一嗜好是不理医生劝喻——抽孼。说时,陈始大啖咀嚼鸿运乳猪和油鸡,享受千岁宴的美肴。

中新社北京二月六日电(记者李鹏)美国司法部宣布起诉开平支行特大贪污挪用公款案疑犯,中国银行新闻发言人王兆文六日回应说,打击和预防洗钱与腐败犯罪是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共同责任,支持美国司法部对开平案件主要案犯提起诉讼,并将予以积极配合。

王兆文说,近日,美国司法部宣布以犯有诈骗、洗钱、护照和签证欺诈等十五项罪名对中国银行开平支行前行长许超凡、许国俊及其亲属提起诉讼,这是中美两国执法机关的成功合作,也是查办开平支行特大贪污挪用公款案工作取得的又一重大进展。

中国银行在二○○一年十月进行全行数据信息科技大集中时,发现开平支行特大贪污挪用公款案。王兆文说,开平支行三任行长许超凡、余振东、许国俊等人内外勾结,利用当时联行资金汇划系统存在的漏洞,大肆贪污挪用巨额银行资金,并在案件败露后经香港、加拿大逃往美国。

据悉,案发后,中国银行及时向警方报案,同时采取各种措施,追查和堵截被犯罪嫌疑人转移的涉案资金,并依法在香港特区和美、加等地对涉案人员提起民事诉讼,全力协助中国执法机关对涉案外逃人员进行追捕。美国方面已于二○○四年四月十六日,将外逃美国被拘押的中国银行开平支行特大贪污挪用公款案主犯之一余振东移交中国警方。

王兆文称,中行将继续配合有关国家和地区的执法机关彻查此案,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尽全力追回被鲸吞的银行资金,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经济金融的安全。

中新网2月5日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今天就日本外相美化侵略历史言论发表评论指出,中方对日本外务大臣公然发表这种美化侵略历史的言论感到震惊并表示强烈愤慨。

有记者问:据报道,日本外务大臣麻生2月4日称,台湾今天拥有较高教育水平,得益于日殖民统治。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孔泉说,中方对日本外务大臣公然发表这种美化侵略历史的言论感到震惊并表示强烈愤慨。1894年甲午战争后,日本强行侵占台湾,使台湾岛内民众饱受奴役,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灾难,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日本对台湾长达半个世纪的殖民统治,是日本军国主义侵华历史的黑暗一页。

孔泉指出,作为加害国外交当局的最高负责人发表上述言论,是对历史的歪曲,也是对中国人民感情的严重伤害。这种挑战人类正义与良知的作法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新网2月6日电香港明报今天发表评论说,日本右翼政客麻生太郎担任外相以来,没少发表刺激中国的言论,无论是在靖国神社问题上,还是在日本侵华战争罪责问题上,麻生太郎的出格言论曾经多次引来中国抗议。但麻生太郎不思悔改,前日(4日)更是变本加厉,公然发表美化日本对台湾殖民统治的言论,并称台湾为“国家”,如此严重违反1972年中日联合声明的言论,已经对中日两国维持正常国家关系构成严重威胁。

文章指出,麻生太郎一再大放厥词,中国政府当然不能等闲视之,尤其是台湾问题事关中国的主权、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涉及中国的核心利益,牵动13亿中国人民的民族感情,中国政府对其展开抨击,是毫不为过的选择。不过,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麻生太郎说什么,而在于日本政府究竟意欲何为?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