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白血病少女街头乞讨自救

2018-05-07 08:51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面对真相,章桦并未感到多么失落,她原先看中的是城市户口,经历了如此多的波折后,她现在更看中给孩子一个实实在在的家。

这一次,小杨勃然大怒。也许是因为精心构筑的一切被戳穿,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最终,半年的奔波与等待一无所获。章桦只等到小杨一句“承诺”:“把孩子留下,给我半年时间,想通了我去找你。”

像一只孤雁,章桦孤单地离开太原独自南下。此时,已是1996年下半年。她关了昆明的店,回到浙江,以整整半年时间信守着一份“等待”的承诺。但是,她什么也没有等来。

1997年春节过后,章桦北上,来到北京的大兴区,开了一家理发店。至此,这个弱小的女子陷入“爱情”旋涡已经长达7年之久。

“去北京,是因为离太原近。当时,我并没有完全死心。我还是在等他,希望他有一天来找我。”章桦说。落脚北京,也是为了离孩子近一点。作为母亲,她没有一天不在牵挂女儿俊俊。

小俊俊自从1996年被章桦带到太原,就跟着奶奶生活。在1997年和1998年间,章桦一有空就去太原看望俊俊。小杨和他的母亲都非常爱章桦生的女儿。对她的一次次突然来访,小杨母子都有点害怕,怕不知什么时候,她会突然把孩子带走。1999年的一天,小杨突然从海南给章桦打来一个电话,称他已经带着女儿到海南生活。因为不知道小杨其实是带着女儿去那里旅游,章桦在此后长达两年时间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

像当初来北京一样,还是为了离女儿所在的“海南”近一点,2000年,章桦把理发店转移到了深圳。

随着那个名叫“柏丽”的美容美发店的卷帘门哗啦一下拉开,《姐妹》一片的拍摄也拉开了序幕。

对平民感情有深切体味的李京红本想记录下“柏丽”的发展壮大,不料却记录下了章桦这场马拉松爱情的意外结局。

——章桦的话中,透出一个未婚妈妈在得知永远无法给孩子一个“家”后的辛酸、无助、愤怒等多种感情。

2001年,章桦的妹妹要结婚了。这勾起了她的父母那桩未了的心事:两位老人告诉章桦,让她联系一下小杨,把他们的“事情好好商量一下”。

从深圳启程前夕,章桦和在“柏丽”打工的湖南女孩小芳、贵州女孩阿文合盖着一床被子,躺在一张大床上聊起了已两年没见面的女儿。导演的镜头带着我们,从“她们轻松的表情背后”,透视出“曾经沉重的过去”。

女儿不在身边,想孩子的时候,她惟有找出珍藏在身边的一叠子照片把女儿看个够。

面对照片中的女儿,章桦顿时愁肠百结:“我不知道他不跟我打结婚证的原因和理由是什么。我说我要他给我一个交代,说要去他家,非去不行。去了太原,却让我去他的表哥家住。我一个人在那里呆了一个礼拜,跟疯了一样……一狠心,我提着包上了火车。”章桦讲述的,是1996年那次去太原的故事。

“等我踏上火车的时候,我就想还是下去吧。那孩子,他抱着,在火车底下,哭啊,叫啊,扒在车门上叫妈妈——,妈妈——我也扒着火车,在上面哭。我就不知道那一分钟是怎么过的。到底是下车还是不下,下还是不下,就这么矛盾着,车开了。”泪流满面的章桦说,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到家后,“整个人都不像人了”。

章桦说,自己不想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孩子,一提起小孩,就控制不住自己。

在章桦倾诉时,一旁的阿文,双手掩面,始终一动不动。待她松开手时,早已泪流满面。

“一直以来,没有人知道我有小孩。只有这个发廊里的人知道。我从来不提我有小孩,我还是每个月都去看她的。如果不去看孩子,我心里就特别难过。一去,孩子就特别高兴,一去就说‘婆婆(帮她带孩子的好心人),我妈妈来了’。听到她这样叫,很激动;因为她,心里也难过得要命。”说这番话的,正是阿文。

此刻,同样泪流满面的章桦点燃了一支烟:“我最对不起的,就是我孩子。”阿文终于忍不住悲伤,痛哭失声。那哭声,凄厉地弥漫在小小居室,经久不息。

(剧中旁白:也许是触碰到了几个女人心中最痛的伤处,回忆带来的悲伤让她们痛哭失声。有一个身在远方的孩子,这可以说是天下所有母亲最为牵肠挂肚的思念。)

第二天,即8月19日,章桦突然决定去一趟太原。为了提速,她借钱买了飞机票。

到了太原,已是深夜。但章桦还是先去小杨家看了一下,确信他家有人,才找了个旅馆住下来。

第二天,阴雨霏霏。身穿火红色连衣裙的章桦,一大早就直奔小杨家。她确信女儿在太原,想早一点见到她。

由于章桦不想让自己和女儿相见的场面,在镜头下曝光,李京红只能在外面等待。在章桦和女儿见面的时候,他扛着摄像机找到了小杨的父亲——一个含辛茹苦在太原一座大桥上摆摊修自行车的老人。

在被准许拍摄之后,李京红的镜头里出现了章桦母女亲密无间的画面:一起到超市购物、女儿试穿妈妈买的一套套新衣、母女俩搂抱在一起滚打……

但是,镜头里没有小杨的影子。直到当天晚上,章桦才见到他。一见面,就做出了连夜一起去北京的决定。

章桦、小杨、俊俊、俊俊的奶奶同行。在太原、在路上,小杨一直不让拍摄自己。车到北京,他变了一个人,同意出现在镜头里。

在北京,章桦父母和小杨母子见面了。几天内,两家人带着孩子,游玩着名胜。镜头里留下了章桦和小杨亲密无间、“三口之家相依偎”的镜头。但是,在一个午后,章桦一家小心翼翼期待着的一切,竟戏剧性地逆转。

我和章桦这段故事,她这次来太原,我都是想不到的事情。她来了,我以为是要把俊俊带跑了,闹得我家里上下听我安排,好像我这里是一个司令部,他们在分部,我在总部,我生怕他们把孩子带跑。你要是从内心角度看,章桦要是跟我相配呀,她不配我,这是实情。但是,你要是看我家庭,我对不起,我是失败者,我家里条件就不好。

我跟章桦这两天每天都是到凌晨两三点钟,我主动跟她说一些,我也不要你了解我的如何,我只是希望你自己毕竟是单身,不容易。能跟章桦,我跟章桦能不能到尽头,或者不尽头,这都是题外的话……

面对残酷的真相,章桦变了一个人。她狮子一般冲小杨“咆哮”:“我要不是为了这个孩子,我早就结婚了。我熬到现在,我等什么等?你倒好,今天突然来了一句,你结婚了!……我等呀!等呀!等呀!等到的是这种结局,你结婚了,孩子都有了!”

真相暴露的第二天,俊俊就要被奶奶带回太原了。小女孩在妈妈的脸上印下无数吻后,母女俩撕心裂肺地哭着难舍难分。

她与小杨在发廊相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曾在发廊燃烧。在她内心深处,一直渴望和他有个家。这么多年,她辛苦打拼发廊不言放弃,就是“为了‘家’,为了孩子”。得知小杨已和别人结婚,对她“打击很大”。

“关了店,我就一无所有了”,但她还是以这样的方式,决绝地为11年的感情画上了句号。

“我很感激他(小杨),因为他和他的母亲一直对我的孩子很好。”对曾让自己伤痕累累的前情往事,今天的章桦如此豁达。

不久前,中央电视台曾播放过一段感人肺腑的录像:一个在深圳借读的修单车人的女儿,在讲台上深情地讲述自己的爸爸,台下的同学被感动得泪如雨下。这个片段,取自章桦拍摄的纪实片处女作《邝丹的秘密》。

感情骗局被戳穿后,章桦回故乡短暂疗伤。不久,她踏上了人生新旅程。这一次,她在李京红的鼓励下,扛起摄像机开始记录社会底层普通人的生活。

还是1999年在深圳学美容的时候,一位同班女同学给章桦留下很深的印象——

她给我的感觉是心态很好。每次聊天聊起丈夫和孩子时,她都很自豪。我问她:“你丈夫是干什么的?”“修单车的。”她回答得很坦然,不认为修单车是卑微的事情。这让我联想到小杨的父亲也是修单车的,但是不敢承认。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

这个女子,就是邝丹的妈妈。因为钦佩她的坦然,章桦把处女作的题材选定了这个修单车的家庭。她住进他们家,开始记录这个普通家庭的幸福生活。

我受到过伤害,对男人有偏见,但邝丹的爸爸改变了我的偏见。他会遇到很多困难,但在家人面前从不表现出来。他主动跟女儿说,不要在同学面前提你爸爸是修单车的。但是,一次,他女儿的班级外出路过他的修车点时,女儿还是大大方方地喊了爸爸。在班级演讲(电视台播出的场景)的时候,邝丹动情地告诉同学自己有个修单车的爸爸,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和邝丹一家接触,改变了我的心态。知道自己虽然受到了伤害,但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圣诞老人没有给居住在布吉街道坂田社区的刘先生带来什么礼物,反而昨日凌晨的一场突如其来的火灾,让他和邻近几栋楼里近两千人钱财尽失。还有两人在火灾中受伤。

这五栋着火楼(注:为行文方便,称A、B、C、D、E栋)位于万佳足浴城对面,除A栋外其余全为尚未完工的烂尾楼,但却住着上千人。据住在8层楼高的A栋402室刘先生介绍,昨日凌晨零时3分,他下完晚班回家,刚打开房门正欲进屋,突然看见楼下泛起火光,仔细观察发现是102和202室火光渐亮,“我一下子想到会不会是火灾,就跑了下来。”急速下楼时,他听见各个楼层的居民大喊失火,而楼道也开始涌上浓烟,“大家都往下跑。”

当他们先期站在楼下空地时,一楼的火势迅速向上猛窜,居民当即报警。因火星四处飞溅,引燃了一楼四处堆积着各种垃圾和纸板,约10分钟后火势蔓延至右边相隔两米左右的两栋连体的7层楼高的B、C栋。

凌晨1时10分,记者赶到事发现场,看见警察老远就开始设岗,严防围观者靠近,路边停着五六辆标着布吉消防中队的消防车以及多辆警车。足浴城对面火光冲天,浓烟密布。因消防部门大力施救,A、B、C栋火势虽已控制,但仍可见明火在烧。凌晨1时40分许,离B、C栋后面10米左右的D、E栋因火势猛烈,一时无法控制,而楼房间隙过小,消防车无法进入。

昨日凌晨采访中,记者发现警戒线站着许多衣着单薄的居民,有的甚至只穿着睡衣睡裤,脚趿拖鞋。寒风中,几人喷嚏连连。

曾女士住在A栋三楼,她称,昨日凌晨零时15分许,睡梦中的她被窜进房间的浓烟惊醒,来不及携带任何物品,叫醒家人及同屋的住户就往楼下奔逃。

住在A楼501室的王先生介绍,与其同住该室一共有五户,客厅两户,三个房间各住一户,共有11人。“这几栋楼的每个房间基本上都是这样。大家分摊房租,便宜呀。”据他称,按每层住有80—100人计,8层的A栋就有居民近7百人,加上其余四栋估计共有2千人。王先生说,他醒来时楼道已黑烟滚滚且有明火,他只有逃到楼顶,“近20人到楼顶避火,后来是消防员用消防梯接我们下去的。”记者采访获知,其他四栋楼因火势稍晚蔓延,居民在发现后全部自行逃离。

据最初发现火灾的刘先生介绍,当他跑到楼下时,看见A栋五楼楼道窗户上一个身影直坠而下。昨日凌晨2时50分,记者在坂田医院见到跳楼的女子。据其姐姐介绍,伤者叫夏春新,今年28岁。医生初步检查结果显示,其左髋关节和右肩关节脱位。

而在同一病房里,另有一位被烧伤的女孩,她是来自安徽的18岁姑娘李跟芳,住A栋502室。她的双手、胸口、背部以及腹部都多处被烧伤。

据医生介绍,这两人目前暂无生命危险。昨日凌晨3时,据现场的消防队员介绍,因采取及时的灭火及救援,目前尚未发现有人因火灾死亡。昨日下午6时,记者致电布吉街道办值班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火之中只有上述两人受轻微伤。

伤者夏春新的姐姐说,她身上几百元钱在房间被火烧掉了,幸运的是她把存折放在工厂的房间里,但夏春新夫妇的存折和身份证都毁于大火了。

据记者了解,租住此处的大多数人是安徽和湖北籍来深务工人员,他们正准备不久后回家过年,但他们辛劳工作所得全部丧身火海。来自湖北的老王今年58岁,为支付儿子的大学费用,他来深圳捡破烂已有两年,下月初他就将回老家,因此,他将前几天刚刚收回来的3000多元现金放在住处的包里,“现在全没了,我儿子明年的学费怎么办啊?!”说着,他不禁哭了起来。

对于凌晨大火,目击者及居民均指称因此处属于违章建筑,且堆积着大量易燃物品,有严重的消防隐患。最初发现火灾的刘先生介绍,起火时,他注意到是楼下102室的家具材料最先燃烧。

采访中记者发现,除了A栋楼外,其余四栋楼均为尚未完工的民用住宅楼,除了楼架,每个房间均无墙体。“这些房子都是违章建筑,全是空架子,根本无法住人的,却住着许多人,没有烧死人,算是不错的了。”住在附近的一位居民说,“这种现象存在这么多年了,好像也没有人管。”

对于火灾起因,守卫一旁的一名警察介绍:“具体原因还不清楚,可能是有人将未熄灭的烟蒂扔到纸木板上烧起来的。”

记者昨日下午获悉,关于着火楼房特别是4栋烂尾楼的管理问题,房管所已介入调查。

“目前剩下的还有追讨赃款的事情,除石发亮外,还有共同的受贿人。”河南交通厅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张占伟昨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