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盘必读 2月28日证券市场要闻及简评

2018-05-05 05:48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另外,俄罗斯阳光旅行社一位负责人经过网络看到稿件后表示,他们愿意帮这三姐妹寻亲。

“我们经常组团往返中国和俄罗斯,比较熟悉两国的情况,我们会帮助三姐妹留意两边的情况,我们也可以派翻译帮助三姐妹。”他说。

三姐妹寻亲的故事也通过帮助本报寻亲的莫斯科大学中国留学生燕子,传到了莫斯科大学中国留学生的圈子里,寻亲故事同样引起了反响。一位姓李的女生给本报打来国际长途电话,希望能帮助三姐妹。“这个故事感动着我们。”她说。

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日前指出,目前中国经济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有很多相似之处,要警惕中国经济过早地进入“日本病”的怪圈。

李稻葵说,从中长期的角度看,中国宏观经济的根本问题,一是国内消费疲软,消费占GDP的比重太低,储蓄太高,这是因为我们整个经济的总体需求不够,长期以来一直是依赖高速增长的出口以及贸易顺差来支撑我们宏观经济的增长,二是投资在经济增长中所占的比重太高。

李稻葵说,这“两高”所带来的后果,是中国与美国这两个很具影响力的经济体出现了彼此对称的经济上的缺陷,“就像是两个瘸子在跳舞一样,非常笨拙,彼此都被拖住”。

最近在美国召开的一次国际性会议上,与会的专家对近期全球十大金融风险做了投票预测,结果发现排在前几位的风险如石油价格等都与中国有关。

“虽然从客观上讲不能完全指责中国经济,但这导致了在国际政治里,我们过早地介入了一些争议,把美国经济中存在的问题和我们扯到了一块。”

李稻葵认为,中国经济运行中“两高”的第二个后果是中国经济过早地进入了“日本病”的怪圈,目前中国经济中的很多情况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日本非常相似:国内需求不够,长期依赖出口,然后出现了国际社会对本地货币升值的强劲挤压,强劲的压力导致大量资金进入,进入之后又造成资产价格上升,然后银行体系出现了很多隐患,这些隐患短期内表现不出来,长期之后一旦暴露就会出现泡沫破灭,使整个宏观经济进入萧条期。

“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患上‘日本病’,但‘日本病’的病理已经埋下。”

“城市化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很大动力,中国目前消费疲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农民的消费没有起来,对于如何提高农民消费这个问题,目前已有的共识是要解决三农问题特别是要提高农民的消费能力和收入水平。但在我看来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不在农村。”

李稻葵说,如果仅就农村和农民来解决农民问题是违背世界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的。解决农民问题的根本方法应该是“消灭”一部分农民,把其转换为非农民,从而把农村的一部分消费转移到城里来。

“中国现在城市化的方式是什么呢?是简单地扩大城市的土地规模,而不是允许农民变成城里人。举例说就像是浦东模式和深圳模式的区别一样。我每一次去浦东都非常地悲哀,到了晚上就没有人,就像是美国的郊区一样。这不是城市的发展。而深圳正好相反,深圳是先移民,移民之后产生了对土地的价格对房地产的需求以及对城市扩张的自然的市场的动力。这才是正常的人类历史自然发展的基本过程。”

中国的城市化为什么违反了这个过程呢?李稻葵说,就是因为我们的户籍制度一直没有开放。改革开放25年来改变最少的一个制度就是户籍制度。

对于那种一放开户籍制度就会产生孟买、加尔哥达等新的大城市的综合病的观点,李稻葵主张应该向改革要出路。应该考虑用跨国移民的方式逐步地、有秩序地放开户籍制度。

“就像是中国人要移民到澳大利亚一样,你先得找一个公司,然后通过公司的考验,公司觉得你适合它的工作再发签证和绿卡,然后就可以把全家搬过来。这种方式会更符合城市化的基本规律,亦可以解决中国的农民问题及消费疲软问题。”

10月18日晚21:30,网特邀神六特别报道节目主持人白岩松、台湾东森电视台首席女主播卢秀芳做客聊天室,与网友就神六报道中的感想与体会、两岸文化等话题进行交流。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马骧:各位亲爱的网友大家晚上好,非常高兴光临嘉宾聊天室,今天我们请到两位嘉宾,台湾东森电视台首席女主播卢秀芳小姐。

白岩松: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可以不叫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可以叫陪聊了。

主持人马骧:我们的网友是主聊,你们的问题答给我,UC的网友把你们的问题转达给主持人马骧。

节目一开始,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大家先看我手里这本书叫《岩松看台湾》,今天岩松背了一个大书包过来,背了十来本书过来,而且要签上了名字,要送给我们的网友,一会儿访谈过程中我会挑问题问的好的网友,把书送给你,希望你关注我们的节目。

先给秀芳转读几条网友的留言,大家很关注你,一位网友说卢主播很喜欢你的主播风格,希望你以后有更多机会在央视上出现,另外请问你对央视和贵台报道此次“神六”飞天有何看法。他说如果你有机会的话,希望来大陆发展。

卢秀芳:我们刚刚在车上聊过这个问题了,我回去要问很多人的意见包括我的老板和我的老公。

白岩松:没有什么不可以实现的,你想想她现在的人气指数飙高,但是人家刚才的话要听明白了,一要问老板的意见,二要问老公的意见。

主持人马骧:回答把很多的网友心打死了。很多网友都非常关心你的婚姻状况

主持人马骧:我们的有网友做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虽然大家在央视节目天天见到你,但是还希望你做一个网友的介绍。

卢秀芳:我来自台湾东森电视台的主播,我叫卢秀芳,我祖籍是山东人,我从小在台湾出生、台湾长大,我有17年的新闻采访经历,现在我在东森电视台除了主播每天晚上的六点到八点的晚间新闻,也负责东森所有新进主播的培训计划。今年是我第六次来到大陆,今年我去了北京、上海、青岛、长沙,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风格,这次来北京的时间虽然很长,但是对我来讲也是一瞬间即过,还好今天有一个很短暂的时间去了一趟长城,对长城印象很好,也终于有了到了北京的感觉,之前到北京做采访我来现场做直播,但是那次时间太段了,虽然脚踏在北京的土地感觉完全没有北京味的感觉,这次还好有长城陪伴。

卢秀芳:我要用“大家闺秀”四个字来形容北京,北京就是浓妆艳抹皆宜很大气的感觉,特别是它的建筑物我非常喜欢。

主持人马骧:白岩松虽然不是北京人,但是在北京已经生活很多年了,可以算是北京男人的代表了。

卢秀芳:就是对白岩松的印象吧。我想用很坦白,没有修饰的话,就是我非常喜欢岩松。我对他印象最好的倒不是他的专业度或是台上的表现怎么样,而是我觉得岩松对人的照顾总是不着痕迹,我在台上的感觉他常常做球给我,我感觉对于神舟这个领域,推台湾和台湾的民众都是比较陌生,因为涉及到太多的细节,我在网上查到的资料当中每一笔的数据都不一样,我在这边发现一些细节很困惑,他很细心,会告诉我很多一会儿问什么问题,这都是不着痕迹的。因为他在北京,他常常拉着我,用他的车到哪里兜一下,遛一下,这个部分让我非常感激了,所以我对北京男人的印象很好,非常好的。

白岩松:一般的当没有任何发展空间的时候用喜欢这个词。一般你夸一个女性的说如果她不漂亮会用气质比较好,一点都不可能的时候就用喜欢这个词。

白岩松:其实首先有一点,我觉得大家的默契度和配合度非常高。另外我今天还和别人说我很注意到秀芳的本子,,说句实话来说神舟的系列对秀芳来说是陌生,这种陌生是因为没有机会近距离的靠近。我是从神舟三号、四号、五号一路走过来,这次能够用这么快的时间迅速进入角色,并且在节目一次也没有给大家过她是外行的印象,来自于快速的进入,包括一谈到关于神舟的什么东西,她会迅速拿出一个本子把那些东西记住,这个世界没有谁成为首席主播是没有道理的,是无缘无故的,不会,背后的东西是看不到的,我们近距离合作,我们会看的很清楚会明白这个道理,会明白为什么她会在台湾在首席主播,当然了他是两岁开始做主播。

卢秀芳:如果岩松了99.99,我的分数比他的高一点儿多出一点儿就是因为岩松的带领,在整个节目中他掌控时间、掌控气氛让我叹为观止,这一点在台湾主播当中是比较欠缺的。

网友:我想知道你们在节目过程中,真正感受到对方身上不同的一点是什么?

卢秀芳:在工作上当然有很多的不同,在工作上来讲岩松是一位非常非常专业的,我听到他的同事立明先生形容岩松,说岩松不是在直播,就是在直播的路上。后来他自己又补充一句要不然就是直播完回家睡觉了。大概是这几种状态,因为他长时间的直播所以他非常非常的专业,他任何情况都可以很快进入状态,我还要一个本子,他根本没有本子,全部在他脑子里面,他现场可以很好的控制。私底下的岩松给我的感觉来讲,从一个女人的角度出发吧,我觉得(笑),我觉得岩松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他如果没有结婚的话,我相信很多台湾女人会爱上他,岩松第一很有决断力,让人家觉得(我这样讲话会不好意思),跟他在一起会有安全感,出了问题他就是跳下来,第一个把最困难的问题抓过来,第二他总是不留痕迹,他总是很体贴的帮助你想到一些事情,从一个女人角度来看他很有决断力,又很贴近人,而且他长的又很帅,又很高,他的牙齿又很整齐,很迷人。

白岩松:现在该我说了吧。我不知道怎么得罪了秀芳,这是她对我最大一次陷害,因为后果会很严重。她刚才说台湾女同胞有可能爱上我,但是现实的情况是大陆的男同胞已经爱上了你,因此你刚才用了这样一段表演我的话,我相信明天一定会挨板砖的,你现在使我得罪了众多的众多的不同。

要说我们看到的有什么不同,第一点最初大家觉得彼此很多不同,因此当大家几次合作下来大家发现看到很多合同,我们现在的合作已经很少有一个详细的论证、讨论的过程,这是这次直播非常棒的地方。包括我们去台湾,我们俩没有商量怎么说,直播之前我们一般聊的是长城、秀水这样的话题,一进直播室就迅速开始,没有这样的默契是做不到的,这往往是需要很多年才可以积累了,但是我们之间已经不会有这样了。要说有一些不同的地方,这是我要跟秀芳学的,比如她会更好的把问题或者对一个问题关注的角度跟很多的我们身边的阿姨、叔叔、大哥、大姐的关注点靠的更近一点儿,这一点我要很好的变化。

另外一点是感性和理性的问题,其实我倒不觉得我是理性,因为我是非常感性的人,我会用感性表达理性。秀芳是把感性放在前面,理性放在后面,我可能说是理性防灾前面,感性放在后面。这也算是一个不同吧,其实最合算的话还是相同地方更多一点儿。

主持人马骧:我觉得你的意见应该代表了你身边很多人的意见,所以第一本书送给你,这位朋友请和UC的管理员联系你把地址告诉我们管理员,我们寄给你。

其实一开始要转达的就是两位辛苦了,他们说两位说了这么多的神舟,而且之前了解了那么多“神六”,肯定内心烦透了。是不是这样。

卢秀芳:我倒没有,我没有岩松那么烦,从神三烦到神号,这次对我来讲每一个经验对我来说都是最新鲜,走进航天城,对我来讲采访之余我的个人生涯里也是很值得纪录的,非常新鲜的过程。

白岩松:烦应该不会,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前天晚上做完直播之后,各自彼此准备,其实也就是去睡觉了,她第二天早上三点要直播,我也要三点要直播,她没有说一句这么早要起来直播,我当时问她几点,她说第二天六点,第二天早上问早上做到七点,她比我还早,我是三点开始的,据说她是2点53开始的,面对台湾、东森电视台的直播。来北京六、七天的时间了吧,她只去了十三陵、长城,都是很短很短的时间,还有半次秀水,什么是半次呢,只去了地铁层,就没有上去,这是她们来北京最大的花絮,她有一个同事去了三次秀水都没有登到楼上。

卢秀芳:我的一个造型她的名字叫做珍妮,她非常非常喜欢秀水,我要上节目,她帮助我打理好了,我说你去秀水吧,她就自己去,去了以后,我说你去几层楼,她说地下层,第二次我问去第几层,她说地下层,第三次还是地下层,她为什么没有上去你知道吗?因为她在地下层就卡住了,每次都在侃价,结果时间都不够了,想到这个包不合适又要换一个包,换了一个包又买了两个包,因为这个原因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秀水是什么样子。

卢秀芳:今天下午我们有六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我一直问中央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我说假设你是第一次来北京,你只有六个小时你会去哪里呢?结果所有人回答我说,我要回家睡觉。因为他们太累了,他们好几天都没有睡。

卢秀芳:我决定了去长城,因为来北京不去长城很可惜,因为不去长城非好汉,所以用6小时时间杀到长城,去十三陵是花了一个半到两个半的时间我们去航天城吃饭的片刻的时间去了一下下。

主持人马骧: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如果秀芳回到台湾,打点行李的时候,把行李箱打开,也打开心里的行囊,什么物品是你最喜欢的呢?

卢秀芳:昨天我们有一个简单的庆功宴,他们都让我讲话,其实我不想讲话,庆功宴当中讲着讲着有点要掉眼泪的感觉,这次我是7号就来了,一直到现在,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北京人,他们特别好客,他们对我的照顾真的是全方面的,而且什么东西都帮我想到了,那个感觉也不是特别刻意,你是我们的主持人所以要好好对待你,就好像对待一个老朋友,这边的人非常善良的对我,所以走之前我非常感动,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报答他们的恩情,因为现在去台湾蛮困难的。所以我带着很多很多的友情回到台湾,这个部分就像你刚刚讲,我打开心里的行囊的时候第一个流溢出来的都是友情。

白岩松:其实两个层面,她刚才说所谓回报或者怎么样,完全可以把这次神舟报道当成我们给秀芳给东森很多朋友的情感回报,在7月份我们去台湾的时候,那一趟,他们也是全程,而且我能够想象到之前他们已经做了很细致很细致的工作。最后我们分手是已经到了台湾的南部,因为台风她要不走,她就会彻底留在那几天时间,因此最后一天她先回到台北做直播。那些天,同样我们回到北京收拾心里的行李的时候也是捡起了很多很多和情感有关的东西这次我们当然是一种回报。

我倒觉得是这样,我为什么两个层面,第一当大家彻底熟了以后,朋友之间是不说感谢的。张仲行老人给我印象最深的他一生不断的帮助他一个朋友,每隔几个月就寄200块钱,但是那个朋友从来没有说谢谢,张仲行认为这才是真正的朋友,一生啊,因为朋友是不需要说谢谢的,因此我们彼此有这样的回报,再往下发展的时候,我觉得是应该的,大家经常走动。第二个非常重要,你能为你的朋友准备什么样的礼物,我们能为彼此准备的最好礼物是我们做电视的时候所需要的一些东西。比如秀芳没有去过航天城,没有近距离报道过“神六”,这次我们相近一切办法让她拥有这些机会,因此她可以把她见到的东西迅速通过电视传递给所有的观众。同样我去台湾的时候,当我们落到台湾的时候,一个详细的行程表已经给我们了,几点几点都采访谁,对于搞传媒的人还有比这个东西更好的,所以是这两样东西的结合,我觉得前者越来越淡,但是后者越来越重,要备越来越多的大礼。

主持人马骧:两位这种合作和对方友情的感受,感动了我们的网友。我们的网友觉得了这样挺好的,感觉有这样的机会和大家面对面沟通非常好。有很多刚进入聊天室的朋友,聊天室做客的两位嘉宾为我们做“神六”直播的白岩松和卢秀芳。

网友:我想知道除了这次合作之外,你们接下来共同坐在一个演播室里报道新闻是什么时候?

白岩松:这是一个触动神经的问题,不是政治神经是情感神经,当然希望会有下一次,刚才吃饭的时候还在说这个问题,希望下一次不是因为大事才合作,中事也可以合作,比如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意向,我们现在开始自己造势了,因为大家走动的特别好,就希望合作的机会间隔越来越段,不要等一年、等年,要等神七合作的话要两年,我们想年底的时候,现在已经选出11个大熊猫,大熊猫要去台湾,当科学家帮我们选出六个,公的三个、母的三个,我们两个人会主持一个PK大赛,让两岸小朋友投票,哪个熊猫最可爱,然后我们设置奖项,不是开玩笑,真的有可能变为现实,叫“白猫芳熊”。

主持人马骧:投票别光小朋友参加。除了合作问题之外,还有一个朋友问秀芳小白去台湾了,台湾民众对小白的印象如何?

卢秀芳:其实透过东森新闻的报道,台湾的民众对他印象非常深刻,我们走在路上的时候还有人和他打招呼,在以前台湾是可以看到中央电视台,台湾民众过去觉得央视的主播都比较严肃,台湾的主播都比较轻松一点儿,但是看到白岩松以后好像颠覆了他们对央视主播的看法。特别是岩松在台湾做了很多报道,其实我们在台湾也看得到,带在里面有很轻松的介绍,所以给台湾民众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白岩松:其实这方面一直有很大的误解,就是做的选题并不轻松,可能很严肃很大,并不意味着方式不轻松。比如大家在神舟六号的时候我们两个都打赌,究竟费俊龙是先迈左腿还是先迈右腿。

白岩松:我觉得是大家传统的印象,如果我的方式不轻松的话大家的批判会更严厉了。我的语言和方式一直很轻松。

卢秀芳:很多人说岩松很严肃,我是从来不会用严肃这两个字形容他,我觉得他的语汇当中很特别,他非常会举例子,比如他当时帮我解释什么是航天城控制中心,他举例说比喻神舟是一个风筝,控制中心就是牵着风筝的这根线,这样一讲我就明白什么位置,他的报道当中经常是举例、比喻这样,当时“神六”报道我觉得很困难,这么多专业很困难,后来我就用了很多比喻和台湾民众解释,他们很明白。

主持人马骧:这么多朋友们,我们做一个调查大家觉得白岩松做节目是严肃还是活泼呢。严肃打1、活泼打2。

白岩松:这是一个误导,一定是觉得印象是严肃的,但是一定要想到你的印象是对的吗。

白岩松:所以我们有时候都有一些误区,比如说过去你会说和秀芳他们合作之前,和东森合作之前我们也会有一个印象,台湾的电视是什么样子的。如果一直让我投票我也可能打成那样,但是真正接触以后台湾也是各式各样的人都有。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