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哲男在韩国济州岛两晚上4名女子相陪

2018-05-05 06:13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不仅如此,史立斌还告诉记者,从去年4月1日起,南京市政府出台了《加强商品房预售管理实施细则》,也就是大家所说的“禁炒令”,明文规定禁止期房炒作,二手房交易必须要有房产证和土地使用证;由于不能在6月1日之前及时办理这两个证件,也成为炒房者来不及抛房的一道门槛。而随着6月1日的临近,史立斌预计,这种抛房热潮将会慢慢降温;南京城开集团房产经营有限公司的傅晓燕也对此表示认同。

傅晓燕:“出售的人很多,但是有一个特殊的规律就是,到6月1日他们要把房源收回,价格重新评估,实际上就是把他应该增加的营业税加到了房价里面。”

就在今天,我们又联系了马先生,他说,手里4套房子还是没卖出去,看来只能等到6月1日之后,再看看行情了,要么租出去,要么把营业税转给买家。马先生赶着卖房的希望落空了,而与此同时,南京的房地产行业内部一场纷争却拉开了大幕。

老百姓都有种心理,买涨不买跌。就像这些年,有人热炒房子,房价节节上涨,也就会引来更多的人来跟风。而在一轮轮炒做当中,最高兴的莫过于开发商们,他们的房子不仅销路不愁,而且还能卖出高价。然而,现在炒房者的投机行为受到了遏制,这也让开发商们皱起了眉头。

与炒房者马先生一样,这一段时间,南京栖霞建设有限公司营销部总经理张冰也在着急着卖房;这是半年之前栖霞建设推出汇林绿洲二期楼盘时的情景:狭窄的过道里聚集了几百人,来晚了也就站在了后面,由于购房的人太多,只能是以摇号的方式来进行认购。被抽中的第一个客户兴高采烈地跑了过来,在自己中意的房子前贴上了标签。尽管这里的均价已经达到了7400多元,可开盘以后购房者的踊跃程度还是张冰没有想到的。

南京栖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营销部总经理张冰:“今年三月份单个楼盘的销售金额在南京市楼盘销售排行榜上我们是位居首位,当月的销售额超过了一亿元。”

5月21日,记者再次来到这个楼盘时,张冰正在为汇林绿洲新开盘的房子而发愁。

张冰:“老百姓这种持币观望的心理比较严重,不同程度的影响了各个区域的楼盘。”

记者注意到,虽然是星期六,在记者采访的2个小时的时间里,前来看房的人只有两拨,张冰告诉记者,与以前这里火热的情形相比,这里的客流量明显减少,5月份以来的销售也缩减了两成,而就在采访的当天,这一天的成交量为0。

张冰:“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南京市5月黄金周正常的年份每天成交量保持在300套以上,但是今年黄金周期成交量骤减到了二三十套,反差比较大。

不仅仅是栖霞建设,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几家房地产公司,成交量均有不同程度的影响,而最为严重的可能要数南京市的一些中高档楼盘,仁恒投资(南京)有限公司所建的翠竹园小区的销售在近期基本上处在滞销的状态。从南京市房管局每天的这张销售记录上可以看到:54幢、55幢、56幢、33幢、35幢的销售都是零。

如今再回想两三年前,开发商们都说那是一段黄金岁月。南京市房产管理局提供了一组数据,2002年南京房价涨幅位居全国第二;2003年南京房价上涨12.8%;2004年南京房价上涨11.25%,涨幅居全国第八;然而说到今年的行情,开发商的感受却是冰火两重天。为了促销,现在南京的一些开发商甚至承诺,如果6月1日买房后要缴纳4%的契税,由开发商来分担2%。就在开发商们愁眉不展的时候,一份史无前例的房价自律倡议又抛了出来,这在开发商中间,就像扔进了一颗炸弹。

厉方宏是仁恒投资(南京)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助理,说起这次南京市房管局和开发商发起的自律倡议,厉方宏至今都觉得这种做法有悖常理。

厉方宏:“这不很合理,对于开发商是不负责的。用一个标准衡量,我觉得这个难度确实很大。”

让厉方宏觉得有悖常理的自律倡议书分为八条,从八个方面对南京市开发商的行为进行了约束。陈兴汉是这次房价自律的主要倡导者。

江苏省房地产协会会长陈兴汉:“八条里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我们把房价在今年以内稳定在政府要求的范围以内。”

陈兴汉是南京栖霞建设集团的董事长,此外,她还有一个身份是江苏省房地产协会的会长,2005年4月27日,在南京市房管局召集的一次会议上,趁着全市200多家开发商在场的机会,陈兴汉向大家提出了控制房价涨幅的自律倡议。

陈兴汉:“对于房地产房价上涨过快、投资过热,要进行调控的话,最好的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市场的主体之一开发商进行自律,能做到这一点房价稳定起来就更快。”

既然是房价涨幅自律,就需要一个衡量的标准,记者了解到,在最初提出的倡议中,有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这个房价涨幅标准被锁定在了5%以内,令陈兴汉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一条,引来了很多人的异议。

仁恒投资(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厉方宏:“土地本身每次出台的价格、竞标的价格都在上涨,还有原材料上涨,包括人力资源、营销成本的上涨,控制在5%以内我觉得难度非常大。”

对此,陈兴汉则坚持认为,倡议房价自律的目的为了保证市场的健康、行业的健康。

陈兴汉:“不要因为你一个楼盘涨幅过高影响了整个地区的稳定,我认为这也是我们应该尽的责任。”

尽管陈兴汉和开发商们各持己见,但这份自律倡议还是出台了。而在最终的定稿中,倡议书中5%的具体涨幅被省略掉了,对于这一点,南京市房管局副局长郭宏定也是不愿再提起。

在我们看到的倡议书上,第五条是这样规定的:即日起到今年年底,同一楼盘、同样性价比住宅的价格涨幅控制在政府要求的范围之内。5%的具体涨幅由“在政府要求的范围内”代替了,那么这个“政府要求的范围”又是怎么解释呢?

郭宏定:“一是说房价的涨幅必须低于经济增长的幅度,比方说GDP的增幅,第二房价的涨幅必须低于老百姓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幅度。”

而记者了解到,南京市10年多以来,GDP的增长幅度都在10%以上,应该说,“涨幅控制在政府要求的范围内”与“控制在5%以内”相比,条件宽松了很多,但记者注意到,南京市全市有200多家房地产企业,截止到今天,仍然只有66家房地产商同意了这份倡议,那么,这份倡议书能否收到政府预期的效果、会不会流于形式,我们现在还是无法判断。

从去年颁布的禁炒令,再到现在的房价自律联盟,我们看到南京市政府为了稳定房价想了不少办法,我们有一份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提供的数字,今年前4个月,南京房价同比涨幅为9%,而进入5月份,同比涨幅为8.5%,略有回落。

据理财关于“生儿育女,您是否负担得起?”的网上调查显示,54%以上的家庭用在孩子身上的支出超过家庭收入的20%,83.2%的家长感到到了抚养孩子的经济压力。更多调查结论,请点击

为了帮助众多父母科学处理育儿方面的理财问题,理财组织了“我的育儿理财经历我的育儿理财观点”有奖征文活动,并于近日分别邀请了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安琪女士、招商银行个人业务部副总经理戴兵女士和信诚人寿保险公司副总经理陈嘉虎先生、第一创业证券公司市场总监岳乔治先生等专家学者作客与大家交流育儿理财问题。

本文为“我的育儿理财亲历我看育儿理财”征文作品,作者为北京市朝阳区赵女士

我的年纪不大不小,但也“奔三”而去,工作时间不长不短,也眼见“七年之痒”,跟随时尚的脚步不紧不慢,每季都会对照着时尚杂志比葫芦画瓢地穿衣戴帽,但再不会为了限量版的奢侈品“排除万难”;与我老爸那种传统的守财奴相区别,我不会为了存款节衣缩食。但自从添了宝宝后,我便在不知不觉中从虚荣的“小资”变成了务实的主妇。我的消费观念已经转换:“不买贵的,只买对的。”

压力越来越大,时间越来越少,孩子的双语幼儿园需要交赞助费,先生的全面体检当然不是医院友情赞助,房间的每个平方需要按月还贷,我再也无法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来安慰自己了。和周遭很多朋友一样,我们纷纷成家生子后,就不得不面对开门七件事。

当年的“盲目消费”纷纷变成了“精打细算”,即使是我们中刚从美国回来的“海归”也抠门到只买了一个中等面积的二手房,并且还不停宣扬她的不买车论调——“买房是投资,可以带来更多的资金;而养车属于消费,只会带来更多的账单。我的工作地点都在市中心,距离小区500米的范围内就是地铁,所以至少目前我没有购车的需要。有钱的话倒是希望能参与商铺和债券的投资。”她还教导我,与其费尽心思在开销上“节流”,不如多费些功夫去寻找“开源”的机会。

最好的“节省”方式就是合理的投资?这是说北京人保守,上海人实际,广州人前卫。但是不管哪种投资方式,都是殊途同归,想求得收益的最大化。

在她的建议下,我也考虑换房子的问题,关于买房子,其实就是自我定位。买第一套房子的时候,“任何人都能找得到”是我对房子的首要要求,即使是郊区的出租司机,也能准确地找到它的位置。当我邀请朋友来做客时,报出一个知名楼盘的名称,我顿然觉得自己也长高了三厘米,如果朋友来时还要仔细打听道路,那简直比当面打我几个耳光还让我难堪。渐渐地,我在二环边上的高档社区变成了我奢侈的累赘。于是,我决定把现有的房子出租,又用按揭买了套二手房,这样,我的居住成本就节省了一大块,而我也摆脱了在富人区里当穷人的难堪,更重要的是出租房子的钱还有盈余可以贴补家用。

这样一来,在不经意间我发现了合理整合资源的好处,在消费总量没有变化的前提下,我只是根据现状转移了消费重点,用居住的收敛节俭来支持了孩子的支出花费我还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理财潜力,真是象杂志上说的:你不理财,财不理你。

网上流行一段关于理财的有趣的调侃“如果有一元钱,北京人会全存到银行里;上海人会把五角存在银行,另五角拿去投资;而广州人则会再借一元钱,拿两元钱去投资。”

现在“月光”女神早已经过时,“饮食男女”也不再吃香,孩子的智力投资,小到小时候的双语幼儿园,大到高中毕业后去国外拿学位;孩子的生活投资,小到小时候用帮宝适,大到结婚时住什么房子买什么车,都必须在他出世之前算计好。根据高投入高回报的投资原理,这种环境下培养出来的孩子将来才有竞争力。

现在养一个孩子绝不是“锅里多一把米”那么简单的了,还是鲁迅先生有先见之名:“人,不能只靠吃米活着。”为了当一个合格的妈妈,我迅速地摆脱了“月光”女神的身份,进入了新的计划投资时代。

“死扛”的人说:“跌破一千点只有1%的可能。行情将会在不知不觉中出现。”清了仓的人则说:“没个把月大盘起不来。现在只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了。”

转折之难,难于上青天。半个月前还曾经趴在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却在最需要合力的时候坐上一上一下两部电梯。向上转还是向下转?现在看来,持久战打到这个地步肯定会死人的。这场博弈现在怎么看,最终都不会以和棋收场。

有股票的、有大把钱的都说自己现在“不紧张”。其实我知道,嘴里说“不紧张”的人,心里都特紧张。而特紧张的时候通常就意味着心里特没底。

心里没底的时候也是消息满天飞的时候。尚主席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说中国政府不会向股市注资的传言,使很多期待平准基金入市的人都心凉了一半。尚主席原话到底如何我不知道,至于老外怎么能得到全国媒体都撬不出的消息更是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我坚信——在老外的眼里,中国股市是个太可爱的地方。现在哭着喊着要求放开QFII额度的不止一家两家,在老外们没进来之前,他们当然不希望股市涨。就像我们的管理层在嫡系大部队进场之前也不希望便宜货变成奢侈品一样。

美国商务部部长古铁雷斯将在明天访问中国,此次访问将持续3天。来自美国商务部的消息称,他将在本周六会见中国商务部部长薄熙来。

在美国商务部的计划中,纺织品贸易和知识产权将是主要的协商内容。但近期中国贸易政策的变化,显然为双方的协商蒙上了阴影。

据《华尔街日报》称,古铁雷斯5月27日谈到即将进行的访华时指出:“这是一个解释美方观点的机会,并将解释实施配额的重要性。”

但就在5月30日,中国政府态度坚决地表示,将取消部分纺织品出口关税,其中包括那些并未受到美国、欧盟限制的产品。中国商务部部长薄熙来措词严厉地表示,美国和欧盟采取限制进口措施的做法使纠纷升级,这些限制措施缺乏法律根据,是没有道理的。据美国商务部官员透露,古铁雷斯到中国访问是“最近”新增到原计划访问俄罗斯的日程之中的。就在一个月后,中美例行的商务峰会也将在北京举行。

这是古铁雷斯第一次访华,但在因一系列贸易问题美中摩擦升温之际,这次访问注定不会轻松。

对于古铁雷斯即将开始的访问,商务部研究院梅新育博士表示,此行难以缓解双方的摩擦,双方协商的成果“取决于美国政府是否明了中国取消纺织品出口税行动的含义”。

花旗集团驻香港经济师黄益平则表示,“很难想象中国在美方官员来访时会作出任何让步。”

古铁雷斯在今年2月份就任商务部长一职。其后的4月份,美国政府在没有接到产业界申请的情况下启动了针对中国纺织品的调查,并先后对7项产品实施了进口限制。梅新育表示,“他上任不久就把限制中国纺织品作为第一炮。”

而在纺织行业分析人士看来,正是由于美国的示范效应带动了欧盟,并使得不少国家也在酝酿针对中国纺织品的限制措施。不过,此次访问可能不涉及人民币汇率问题。因为主导汇率问题的是美国财政部而非商务部。

将近2500年的36个人工洞窟,各自独立。到底最初是为什么而开凿它们的?当地人都没有想到:在自己家自留山的山肚里居然有这么多地下石窟,大的甚至比两个足球场还要大。

花山谜窟位于北纬29°39′34″~29°47′7″之间的丘陵地带,属于现在安徽省黄山市范围,距离屯溪镇只有十几公里的车程。石窟外的新安江下游就是钱塘江。这些地下石窟目前已探明的有36个,或大或小、或深或浅、或高或低地隐藏在山体中,各自为窟,互无关联,单口出入,朝向各异。

这36个石窟,有的敞开在山野阡陌小路边,有的深藏在半山腰荆棘草丛中,有的淹没在山脚江水里。为了详细考察这些石窟的地形,我找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测绘局通过航拍和地理调查精心绘制的1/50000的1977年第一版《屯溪镇军用地形图》,部分石窟早已标示在地图上,方位、洞口朝向、洞内高度及其植被覆盖等情况均一目了然,足够精确的了。然而却至少一半的石窟因为位置过于隐蔽,奇迹般的逃过了测绘兵的“鹰眼”,没有出现在地图上。

石窟的内部结构很有意思。走进去,就感觉走进一个地下大院。窟里有甬道,有大小不一的房间隔断,而且还分成了几个楼层。另外,我们还在石窟里发现了水井、蓄水池之类的设施,感觉就像我们现代的防空洞—功能齐全、设施完备。洞窟的石壁上留下了各种痕迹,有的像我们现在泥瓦匠用的砖瓦刀,有的像变幻了的尖喙鸟,还有的就是一条规整的长弧线……这些图案,显然是自然力无法创造出来的。

在花山石窟群发现之前,浙江省的龙游(古称“姑蔑”)就已经发现了一组拥有24个洞窟的石窟群;而在花山石窟群发现并进行开发的同时,几里外的烟村又发现了24个石窟。同时,它们都隐秘地分布于新安江流域内的山体中。花山石窟群在新安江的南岸,而龙游石窟群则在衢江的北岸,它们同属新安江水系—地处皖、浙两省两地的三处石窟群从地理位置上看,如此靠近。它们之间有什么关联吗?也许,这两处石窟群正可以作为辨明花山谜窟真相的有力证据。

按《史记》记载,鲁哀公十三年(公元前482年),越国首次发兵伐吴的军队总数为49000人。而此前的诸多史料中却没有相关的军队数量记述,那么越国的这些军队很可能全部是秘密训练而成的。三地石窟群总数至少有80多个,且窟内容量庞大,足以容纳得下。窟内大量存在的石室、石房、大广场、小广场、楼上楼形式的设施,完全可满足他们的军备、军训和生活;窟内的诸多水塘、水井、水池,不但可供士兵的生活饮用,而且可作打制兵器、工具时的淬火之用;所有洞窟均为单口出入,而又各不相通,这或许也是为了满足越军各部分训、绝对隐蔽、便于控制的要求而设计的。

在越王勾践实施复仇计划的22年漫长岁月中,显然他是一边实施韬晦之计,屈当奴仆,骗取赦免,卧薪尝胆,立志复仇;一边实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的复仇计划,秘密建立战备基地,扩充兵源,训练军士。花山石窟群、烟村石窟群和龙游石窟群在这段漫长的备战期间里,作为越王勾践为复仇伐吴而秘密凿建的地下战备基地,是完全有可能的;石窟的内部结构也利于屯粮、屯兵、军事训练,乃至于打造兵器。

虽然,藏兵洞的说法,从情理上是可以说得清的,但由于缺乏更多的有力证据,还仅仅停留在推测阶段———毕竟这三处石窟因为相继搞起了旅游开发而中断了科学的发掘与研究。到本文发稿时,我有幸获知,浙江省已经决定在今年的某个时候,排除一切干扰因素,即将对龙游石窟做进一步的考古发掘。希冀届时会有更多更有价值的发现,使谜窟真相大白于天下。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