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拖晕国产手机厂商 华为中兴先赌海外市场

2018-05-04 23:50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十一条规定:“本公约缔约各国承认人人有权为他自己和家庭获得相当的生活水准,包括足够的食物、衣着和住房,并能不断改进生活条件。各缔约国将采取适当的步骤保证实现这一权利……

一九九一年,联合国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委员会还专门发表了《关于获得适当住房权的第四号一般性意见》,“意见”的第一条规定:“适足的住房之人权由来于相当的生活水准之权利,对享有所有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是至关重要的。”

其实,作为社会主义国家,我国的宪法更是对城市土地的“全民公有”做了明确的规定。宪法第十条指出:“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同时宪法在还特别强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

所以,从宪法的角度来说,国有土地既然为全民所有,每个公民都应该享有属于他的那块“生存之地”。从这点来说,“居者有其屋”是宪法赋予公民的一项基本人权。只要市民均等的使用城市土地,不多占多拿,不搞特殊化占有城市最好的土地资源,就不应该向政府交纳“土地使用费”(土地出纳金)。对一个只享受城市中平均和普通土地资源的公民来说,他所需要承担的,仅仅是城市建设和发展的费用。而这一点也不是新买房人独有的义务,所有拥有城市房产的公民多应承担共同的义务。

一个“贼”,偷了你一些小钱的时候,我们称他为“小偷”,如果他偷的是你毕生中几分之一的“血汗所得”,并且“一偷”就让绝大多数人难以幸免,同时还让所有被偷的人都“不知不觉”、甚至还没感觉失去自己的最大的财富的时候,那他就一定是一个举世无双的“超级大盗”。

既然宪法、人权的基本公理和国际公约,都清楚不过的强调了居住权利的与生具有,那么,作为大中城市的公民就不禁要问,又是哪个个“大盗”,把我们的身边把这项涉及芸芸众生的最大民生利益,如何“神通广大”从我们的手中悄悄的盗走的呢?

让我们从一个故事讲起:从前有一个叫“guoyou”的天然牧场,里面有着数百万头“主人”牌绵羊,上帝规定,“guoyou”牧场由这些“主人”绵羊共同享有。一个叫“shizhang”的公仆说为了让绵羊们生活的更好,自告奋勇的来到牧场管理。以前“shizhang”保管“主人”绵羊的时候,虽然财力有限,绵羊们住的勉强一些,但还能维生。忽然有一天要现代化了,“shizhang”发誓要让所有的绵羊过小康日子,牧场要好好打扮以弄一个“政绩工程”。于是,“shizhang”请来了一个叫“开发商”的,一起来“经营牧场”。“开发商”先是重新翻建开发了一片羊圈,“主人”牌绵羊看见了“小康羊圈”后一个个都很兴奋。可是当原来羊圈中的绵羊要搬回到新羊圈时,开发商却说,要住可以,先拿钱来。绵羊们想想,毕竟人家出力出材料。于是就拿出盖新羊圈的材料钱和劳务费。可开发商看了后冷笑,现在这个地方“shizhang”已经批给我搞现代化了,不仅新的羊圈是我的,连地也是我的了。这点钱就想打发,想得美哦。要想住进来,至少再加上几倍的银子。一些先富起来的绵羊见此,连忙掏出所有的积蓄和借来的票子,争先住进了“小康羊圈”。

原先羊圈的绵羊们不干了,他们找到shizhang抗议。shizhang说,你们可要辨证的看啊。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我们牧场率先小康和现代化吗?何况他们还只是借我们的土地使用权吗,也就70年的时间。你们说到时连孙子也不在了也没关系吗,牧场的“两个率先”可是大家的事哦,总是要有人做牺牲吗。见绵羊们都垂头丧气,shizhang话锋一转开恩道:我可是执政为羊哦,我在“guoyou”牧场外还管了一些地,你们就到那儿吧。

虽然条件比现在的牧场荒凉一些,但也是“经济适用羊圈”哦,有的还是全国的政绩示范工程呢。那些莫名其妙被赶出家门流浪绵羊见又有羊圈了,忙激动地说,还是shzhang惦记着俺们啊。Shizhang说,你们可别感谢我,还是政策好啊。我还要解放思想大干快上争取两个率先,在5年任期内把guoyou牧场的羊圈全部改造成“小康羊圈”。

5年后,guoyou牧场是全部小康了。但绵羊们个个似乎都无精打采。大伙不解,已经率先小康和现代化了,为什么反而不高兴了?绵羊们痛苦的说,别提了,现在牧场都成为开发商的了。我们虽然都住进了小康羊圈,但干一辈子活,还还不上欠他们的钱啊。这不,我们现在不仅成天为开发商的打工,而且终生也解脱不了啊。打工赚钱都是为了还上他们的债。绵羊们到现在也想不通:俺们只是请了一个管家来,而且还口口声声说是俺们的公仆,为什么到头下来把上帝给俺们的地也“整没了”呢!

看懂了这个故事,你就不难明白,明明是自己的“神圣权利”——居住权,怎么就一下子成了别人暴富的利器。

对居住权重新反思,正是在高房价的“重压”之下,在中国的市民和学者中逐渐展开的。人们都不禁在思索,为什么我们会“丢失”关系自己最大利益的基本权利——居住权?

在我国的宪法中,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一般属于集体所有。按理说,公有制的程度越高,公民享有的社会主义的福利就越强,但一联系到现实中关系公民利益最大的住房权益上,情况不仅恰恰相反,而且还形成强烈的对比。集体土地上农民的建房成本及投入,常常低到只有“享受国有土地居住权利”的城市公民的几分之一、甚至是几十分之一。这又是为什么呢?

众所周知,农民住房所用的集体土地虽然“公有化”程度不高,但责任分明。是我的宅基地就是我终身享用,不管你是乡长、县长还是市长,谁也别想打“盗取和倒卖”的主意。如果谁想征用,就得进行等价置换或者依据市场价进行充分的、甚至是溢价的补偿。正因为有了“基本权利”具象化,落实到每个农民头上的集体土地不仅利益分明,并且还是“专人看管”(谁“失责”,谁就没了自己的生存之基)。宅基地不仅在口号上成了真正“神圣不可侵犯”的公有土地,而且是从利益分配到权利监管都是件件落实到位。

而反观城市的国有土地,尽管号称是“全民国有”,但具体是谁所有却始终是个糊涂帐。城市居民今天住在这里,明天市长叫他搬家他就不得不搬。因为“国有全民的土地”的使用权,并没有定点到具体的人,土地使用权的调配权全在市长和高官个人的手上,由官员的意志和价值趋向来决定。国有土地不仅缺少具体使用权的受益者,而且它的监管也缺乏利益相关的专门人。所以,它可以在城市居民“不知不觉”中被盗取和倒卖。最关键的还在于,在我们相关的法律中,在如何保障和落实城市的“国有土地”为全民共享方面上,并没有具体的要求和约定。法律法规和党章党纪,并没有具体要求市长和官员必须为老百姓提供便宜住房(房价收入比在2-3),尽管这是民生的最大利益所在。房地产商和地方政府合谋,把房价抬的再高,靠着人民的权利牟取再多的暴利,都不会受到法律法规的制裁,官员既不会为市民的利益受损而担责,更不会因此而被罢免。相反市长却能通过倒卖居民的居住权利(经营城市和土地)来牟取更大的“政绩”。在这种情况下,城市国有土地利益“全民共享”,只能是一种“抽象肯定,具体否定”。

其实对地方政府官员来说,他们只是城市的“公仆和管家”,在城市国有土地上他们只是起着一个“托管”的任务,而并不是土地的产权所有者,他们没有动用土地的权利。

市长和高官们要做的,是如何保障这些国有土地由全体市民共享的,市民在自己的土地上可以轻松的拥有“体面的住房”,就像农民在自己的“宅基地”上建房一样自然。尽管,可能要经过的手续要比农民多一些。而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居民不仅不能正常的拥有自己的居住权利,而且房地产业已成为剥夺全民财富的工具。这样的行政和政府管理的成本,只能让人民说“NO”!

我国的宪法规定,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并以此为保证法律实施的一条基本原则。

现在农民通过“宅基地”使自己的居住权利益得到了充分的保障。而作为城里人的居民为什么要花上比农民多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代价,才能拥有基本的居住权呢!这种农民和市民利益上的最大不平等,不是我们的宪法和法律使然,而是城市管理者的错误行政所至。现在,应该是讨回城里人“宅基地”的时候了!

居民有了“宅基地”,就意味着国有土地让全民共享有了具体的利益受益者,人们再也不用担心社会主义最大的民生利益被“空心化”;

居民有了“宅基地”,更意味着我们今后城里人买房再也不必交纳高昂的土地使用费(土地出让金),更不会成为任由房地产商暴利“宰割的绵羊”。只要让建筑商在我们的土地上帮我们建房即可。我们居住权利的成本,将下降几倍甚至几十倍,社会主义公有制,真正成为我们提升生活品质的杠杆;

居民有了“宅基地”,同样也使得国有土地资产不仅为全民所享,而且被全民所监管。

国有土地再不会被少数既得利益者所垄断,更不会使它成为掠夺全民财富的工具;

居民有了“宅基地”,也使市长个官员重新明确自己的角色,不能再越俎代庖把自己当作国有土地的所有者,成为制造贫富不均和两极分化的帮凶,使执政之基更加牢固。

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昨天下午在参加中国民主建国会联组讨论时提出,要把邮政储蓄改造成社区银行。

“农村金融是个大问题,要深化农信社改革,深化邮政储蓄改革。”刘明康指出。

他说,邮政储蓄有2、3万个金融网点,具有网络优势,要把邮政储蓄变成银行,放开业务,让它成为社区银行,做小额贷款。农村信用社要做好小额农户的信用贷款与自然村农户联保贷款。另外,农村基础设施要充分发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的作用。去年我国调整了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的经营范围,放贷范围不再局限于棉花等农资领域,变成可以支持农业龙头企业的银行。

在谈到存款保险问题时,刘明康表示,存款保险机制一定要建,而且希望尽快建立,但不能马上就建。

“有个客观规律问题,一是看国内银行的坏账准备金、充足拨备率,还要有足够资本金,目前,坏账准备金、充足拨备率覆盖率仅30%多,而健康发展水平,这个数据要到60%-80%,国际上的好银行要达150%,我国还不到60%,隐含着巨大的风险;二是费用不能大家平摊,应该谁风险高,谁付得就多。”

昨天,记者就西部开发银行报批一事,询问刘明康主席,他表示,目前还没有收到申请。

2005年被许多跨国企业称为“危机年”。在这一年,有关知名品牌安全问题的新闻屡见报端:从肯德基的“苏丹红”事件,到雀巢奶粉的“碘超标”;从哈根达斯的“黑作坊”到“黑香油”流入家乐福,多家企业身陷“质量门”。进入了2006年,麦当劳、索尼、杜邦等知名品牌依然风波不断,博士伦、可口可乐、百事等又“后来居上”。基本消费品一系列“不安全”的信号让消费者频擦冷汗。“危机年”还在延续……

用“黑色二月”来形容麦当劳、博士伦等几家美国跨国公司当月的处境并不为过。麦当劳先是在美国的薯条产品爆出“反式脂肪酸含量增加”;紧接着又传出其在售薯条中“含有小麦和乳制品等潜在过敏原成分”。

和美国麦当劳公司比起来,该国博士伦公司的处境也不好过:2月,新加坡出现39例眼角膜真菌感染的病例,其中34例曾经使用过博士伦润明护理液,令博士伦一时处境尴尬。此后,在我国香港地区也爆出类似问题。

谈到产品质量,“可致癌”一词近年来一度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有关特富龙致癌的说法已算是“旧闻”了,早在2004年7月,美国环保署称,杜邦生产特富龙所用的材料PFOA可能致癌。今年2月,“特富龙致癌”一事又被重提。紧接着,在3月初,可口可乐公司又被传其生产的美年达、芬达等软饮料中含有的苯甲酸纳(防腐剂)与维生素C(抗氧化剂)这两种成分可能产生相互作用生成致癌物苯。

然而,麻烦不断的的可不只有美国这一个跨国集团的“云集地”。继2005年日本索尼公司生产的六款相机被查出存在质量缺陷之后,今年2月,在索尼公司部分型号的液晶背投电视和液晶电视的软件中,又发现存在计时错误,相关索尼问题电视已遭“事实撤柜”。

面对接二连三的风波,各大跨国企业反应不一:有的表现很是积极,通过有效的市场操作手段来进行有利于企业的引导,将风险控制在了最小的范围内。而有的则面露难色、疲于应付,在风险控制上显得有些惊惶失措。

去年年初,在发现两种产品的调料中含有“苏丹红一号”之后,百胜餐饮集团即发表公开声明,停售了问题产品,并推出整改措施,严把食品安全关。这种态度是公开、透明的,比遮遮掩掩更能消除人们的疑虑。

以往麦当劳在出现风险的时候,总是心平气和地低调配合调查,不动声色地通过转移公众注意力达到转移矛盾的目的。但是自去年底,麦当劳中国公司在爆出“反式脂肪酸”问题之后,很快发表声明,称麦当劳在中国大陆地区所售薯条使用的是不含反式脂肪酸的橄榄油,而后又“出尔反尔”,称其使用的不是橄榄油,而是不含反式脂肪酸的棕榈油。这一系列的活动虽然积极,但还是弄得消费者一头雾水。

相比之下,博士伦的举措显得有些缺乏诚意和善意:他们一面化解消费者的顾虑,一面与相关管理部门“沟通”,希望获得继续销售的“市场准入”。在中国内地,博士伦护理液既未退货也未停售。公关人员称,由于目前在中国内地没有发现类似于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病例,因此在这里不能退货,同时也没有在中国内地暂停销售的打算,但“会密切留意各地的情况,同时与有关部门紧密联系”。

杜邦公司面对危机时的态度则稍显暧昧。公司虽然积极配合美国有关方面做出调查,但同时也表示,不同意美国环保署科学顾问委员会在报告草案中所做的有关致癌性分类的建议。“特富龙”事件从去年拖到今年,一直还没个准信,消费者难免犯糊涂。

同样,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两大公司对旗下的美年达、芬达饮料可能致癌一说,态度也相当强硬:“可口可乐产品是安全的”、“芬达可能致癌的说法属于曲解”。

国内一位知名经济学家认为,这样的危机公关措施,只是商家的“自证清白”,却根本拿不出充足的“清白认证”的证据,多少让消费者有些失望。

3月7日,在政协会议上,作为国家"十一五"规划调研组组长的吴敬琏教授,就新农村建设和中国资本市场等方面的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席间,面对近日来沸沸扬扬的关于资本市场问题的讨论,以及很多对“主流经济学家”的质疑,吴敬琏说,学术讨论应该建立在公平的规则上,他澄清说,“我从来没有‘嫌贫爱富’”。

记者:这次“十一五”规划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有很多人喝彩,但也有提出质疑的,认为这样可能会引起新一轮的“大干快上”,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吴敬琏:对农村来说,基本建设很重要。比如有的农民一辈子,就是为了房子,但解决农民房子的事情,不能靠政府给钱。有些人对这个问题有看法,那要看是为什么?现在媒体的宣传,好像新农村建设吸引人的就是这一点,政府给钱,把旧房子推平了,重建。对此,政府也澄清了,这是误导!比如江西的“赣州模式”,政府拿钱给农民建房子,这只是一个特例,要讨论也要就事论事地讨论,不能够说明新农村建设就是这样简单的政府出钱搞基础建设了事。

吴敬琏:我五年前写过一本书。叫《十年风云话股市》,关于股市的观点我在上面阐述得很清楚,而且我坚持,过去我对中国股票市场是什么看法,现在还是什么看法。虽然那时候遭到批判了,但我还是不放弃,要批判就继续批判好了。

吴敬琏:那要看你怎么定义“主流经济学家”这个词,什么是“主流经济学家”?也就是在过去20年中,支持中国市场化改革与中国改革大方向保持一致的经济学家。所以,看待这个问题就不是单纯从“经济学家”的角度,而是看这个“主流”了。现在支持改革的经济学家,往往被扣上“为富人说话”的帽子,在网上被骂得体无完肤。我认为,一定要靠事实说话,你对或者不对,都要摆到桌面上来争论。比如在股市这个问题上,有人为了证明我也是代表资本阶层损害小股东利益的人,就编造了一些理由,这种手段显然是不可取的。要讨论问题,必须是建立在一定规则上的。

吴敬琏:我说我同意郎咸平所说的“反对盗窃国有财产”,“不以人废言”,但我反对他说“国有企业改革是错误的”,结果有人就发表文章,说郎咸平没有说过国企改革是错的。后来过了几天,郎咸平就自己发表了“国企改革天怒人怨”的文章。你是听郎咸平的呢,还是听代表郎咸平的人的话?我觉得,应该建立一个学术讨论的规则,如果没有这个规则的话,我是不准备参加讨论的。

记者:有些人说您“嫌贫爱富”,是支持富人和资本阶层的,您怎么看这个说法?

吴敬琏:我不知道这种说法是从何而来,就像有人曾经指出我说过“穷人反对改革”的话,实际上那是别人抄录的时候写错了,我的原文并不是这样,第二天《中国青年报》上已经刊登了更正启事,后来《财经》杂志刊登了我的全文。

在女老板陪同下,张明昨日走进长春市心理医院,主任医师赵立忠与之进行了交流

东亚讯(记者傅献民)昨日,在女老板李某的陪同下,14岁的张明走进了长春市心理医院主任医师赵立忠的办公室,接受了专家的询问。专家明确告诉张明,他所拥有并且坚持的并不是爱情,可张明仍然执拗地表示一定要娶这个比他大31岁的姐姐。

长春市心理医院主任医师赵立忠在询问了张明几个问题之后表示,由于张明对父亲和继母的生疏感,让他对45岁的李某产生了过分的依赖,而这种依赖在孩子的青春期很容易演变成为一种莫名的爱恋,且李某对他又很好,张明很容易将报恩的心理和真正的爱情混淆在一起,并且未成年人自身又很难将这种感情理智地忘却和区分开来。

“这孩子一整就用死来威胁我,把他送回去几次,但他每次都回来。”李某也很无奈。

解铃还须系铃人!对于张明的心理问题如何解决,赵立忠给出的答案是还得靠女老板李某找机会让张明慢慢接受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她并不爱他,只是体贴他、关心他而已。

赵立忠让女老板李某在平时的话中就不断点拨孩子,但也不要过分刺激他,以免出什么意外。

财经3月8日沪综指早盘开于1256.69点,低开3.23点;深成指早盘开于3221.66点,低开11.81点。沪综指最高1258.24点,最低1244.74点,午盘报收于1245.18点,下跌1.17%,截至上午收盘,沪深股市主板共成交71.7亿元。

消息面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昨日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问题券商有一部分不得不关闭,有一部分通过整顿可能还是有希望的。如果涉及到国家救助,要经国务院批准。详情请见:央行行长周小川:问题券商救助需经国务院批准

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昨天表示,商业银行当然要开展股票质押贷款业务,关键是控制好风险。他还表示,存款保险制度不能马上建立,商业银行的拨备率达到60%以上条件才成熟,否则会造成巨大的道德风险。详情请见:刘明康称商业银行当然要开展股票质押贷款业务

大盘方面:早盘沪深股指纷纷跳空低开,振荡下行,成交量继续减少,从盘面看指标股继续向下调整,股指短期调整态势仍将继续;从技术上看,10日、20日均线对股指形成反压,后市反弹还需看市场热点和量能的配合。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