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部分城市闹油荒 是谁在操纵兴风作浪

2018-05-04 16:57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大多数市民在使用双币信用卡出境透支消费后,回到本地进行还款结算时,并不会在意银行是否按自己消费的时间进行汇率结算。“事实上,这里有三个时点,会影响到消费者还款的多少。”浦发银行杭州分行私人金融顾问郭剑说。

据介绍,境外透支刷卡时,一般分消费时点、银行记账时点、还款时点。由于国际汇率波动频繁,三个时点的时间差极有可能让消费者承受其中的汇率风险。银行的金融顾问简单地算了一笔账:消费者在2月21日使用双币信用卡透支消费1000欧元。当时欧元兑美元的汇率大致是1.303,消费者以此时汇率还款需支付10778.29元。如果银行在2月22日记账(银行记账时点),而欧元近期汇率波动较频繁,2月22日与美元的汇率已升至1.320。

“银行记账时点就锁定了消费者还款的汇率,因此,这位消费者实际要还10916.4元。”郭剑说,“如果银行以记账时的汇率折算成美元扣款,将造成汇率差异,也就是两个时点的时间差造成了汇率不同,前后差额达138.11元”。

现在信用卡流行设定最后还款额。很多持卡人以为自己归还10%的透支金额后,余下透支仍可享受免息期。这只是消费者被“最低还款额”忽悠后,产生的一种错觉。据银行的工作人员透露,一旦过了银行规定的免息期,不管持卡人还10%的透支金额,还是99%的透支金额,只要持卡人没有全额还款,银行都将按期计息,并且根据相关条款,因持卡人没有按期全额还款,取消持卡人享受免息期的待遇。

以持卡人在免息期(各家银行各不相同,一般为50天)第一天透支消费1万元为例,在免息期最后一天,持卡人借助最低还款额还款10%,相当于1000元。但由于持卡人在免息期过后,没有全额还款,不能享受免息期。为此,持卡人透支1万元,必须面对银行分段计息的现实。即免息期被取消后,因1万元透支额,须向银行实际支付透支利息245元(透支利息一般为万分之五),此后,还款10%,在还款期之后才以9000元透支额度计息。虽然使用最低还款额后,可免去数十元的滞纳金,但实际上透支金额越大,对持卡人而言越不合算。

眼下,正值暑期出游高峰期,一卡双币等信用卡风行杭城。银行理财师提醒,在使用信用卡时,持卡人一定要仔细研究相关条款,学会刨根问底,细细算账,看看自己是否掉进了信用卡的“美丽陷阱”之中。

这是一个普通而奇怪的的家,农院的东头住着赵全英的丈夫李之兰,西头住着赵全英的前夫李大祥——蜷缩在一个簸箕里,东屋和西屋之间的小屋住着赵全英,农妇赵全英就这样和“两个丈夫”在一个屋檐下“和谐共处”了17年。

7月15日,记者在潼南县五桂乡长岭村这个大山的褶皱里找到了这个农家,赵全英五十岁上下,眉目间掩饰不住昔日的清秀。她一边给簸箕里的前夫打扇,一边给记者讲起她和“两个丈夫”的故事。

赵全英嫁到李大祥家后,在大女儿两岁那年,李大祥就得了怪病:全身生疮溃烂,到二女儿两岁那年,他就倒在床上,全身瘫痪逐渐萎缩。

赵全英卖了家里的肥猪,四处借钱给丈夫治病,可李大祥再也站不起来,赵全英只好把他装在簸箕里,一天天照料他。

“几年下来我欠了两万多元的账,我一个人要养活四张嘴巴,要给瘫痪病人治病,还要供娃儿读书,我眼泪都哭干了。除了做包产地外,我喂了8头肥猪,早晨四、五点钟起床,白天做不完农活,晚上打着电筒担水浇菜。我想,好歹他也是个人,横竖夫妻一场,只要我没有倒床我就要做!”

可清瘦的赵全英实在撑不起这个家了,她和李大祥商量,招个男人进门,共同养活他支撑这个家。起初,丈夫哪能同意,可看着一天天消瘦的妻子,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他同意离婚不离人。

赵全英在四邻八乡招丈夫,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愿意一起养活前夫李大祥。本村的李之兰为人憨厚,30多岁还没有结婚,而且劳力好,关键是他也同意赵全英的条件。于是,和李大祥办了离婚手续,赵全英和李之兰结婚。一个奇异的家庭就这样组成了,一晃17年就过去。

李之兰招赘进门后,他们就开始了平常而奇怪的家庭生活:赵全英是一家之主,做家务、照顾前夫、下地做活,李之兰除下地做活外,还外出打工。李之兰是“耳朵”,他把打工挣的钱都交给赵全英安排。自从赵全英把李之兰招进门后,家里的经济状况好多了,孩子也上学了,债务也还了不少。

李之兰比李大祥小,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李之兰就喊李大祥“大哥”;有时李之兰还照顾李大祥吃饭吃药,陪他摆龙门阵;李大祥对李之兰一片感激,说没有李之兰就没有他李大祥的命。但有时李大祥也很怨恨他,毕竟是李之兰夺他老婆,因此李大祥有时要冲李之兰破口大骂,但李之兰不还嘴,转身走人。

赵全英怎样和“两个丈夫”相处?赵全英告诉记者说“一碗水端平”。在这个家里,记者看到,赵全英住在院子中间,东头紧挨着前夫李大祥,西头紧挨着现任丈夫李之兰,这样,既可照顾生病的前夫,也可以伺候现任丈夫;有一次,他给前夫李大祥夹肉,现任丈夫李之兰只吃了一点点肉,有些吃醋小声埋怨,此后,遇到类似的事时,赵全英就特别注意“一碗水端平”;李之兰进了门后不久,他们有了一对双胞胎,他们担心养不活,就把一个抱养给了村里的一个教师,另一个和他们住在一起,两个孩子都管李大祥叫“伯伯”;赵全英和前夫李大祥生的两个孩子,现在已长大了,一个在广东打工,一个已经出嫁,她们管李之兰叫“叔叔”。

我们来到赵全英家的这一天,赵全英、李大祥、李之兰都在家,赵全英和李之兰正在照顾簸箕上的李大祥。李大祥全身萎缩只有一米出头,但面色很好。

赵全英告诉记者,李大祥身上的疮每天都在溃烂脱皮,全身发臭,大小便在簸箕里。她每两天得给他洗一次澡换一次衣,把他从簸箕里抱到一张干净的塑料布上,洗净后又放回簸箕;她每天得往他身上喷一道“百雀灵”消毒,洒两次香水除臭,在簸箕旁燃着蚊香驱赶苍蝇……

“他比皇帝穿的衣服还多,算起来,他一个人就穿了2000多套了!”赵全英笑笑说,李大祥穿过的衣服脏臭得不能再穿,两天得给换一次衣服,换了后马上烧掉。这需要很多衣服,赵全英一有空,就背着背篓走村串乡挨家挨户讨要别人不要的衣服,或是趁赶集时在乡场上讨要,17年,她少说也为前夫讨要了2000多套旧衣服了。

“要不是我,他早死了,”赵全英笑着说,“只要我这条命在,就要把他养活!”

李大祥躺着的小簸箕上方,一张塑料布拴在房梁上遮挡着破旧的瓦片,这是为了遮挡瓦片上方随时掉落的灰尘,“等有了钱,我就把这个旧房子推了修新房子,让他享享福!”

今年3月,重庆市副市长陈光国到潼南县五桂乡长岭村搞调研时,得知了赵全英招夫养夫的故事后,被感动了。赓即,重庆市残联等相关部门先后来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看望赵全英一家。潼南县民政局同志告诉记者,今年7月中旬,潼南县县委领导率县有关部门同志来慰问赵全英一家,在赵全英家,他们当即决定:为赵全英解决修新房的资金,子女读书减免学杂费,为李大祥赠送一张气垫床,把赵全英家中两个户口农转非后享受低保,等等。赵全英说:“这下,我们一家的日子亮堂了!”

第二批42家股改试点企业的方案已悉数亮相,从中大部分公司可以找到自己的股改“模板”。但是,还有三大股改难题在试点中尚未涉及,由于第二批试点后,股改将全面铺开,为了尽快解决这些问题,中国证监会日前就此召开研讨会,但据参会人士介绍,这些难题如何解决,前景还不明朗。

据知情人士称,上周五下午,证监会召开了有一、二十人参加的小型研讨会,针对股改中的一些难点———特殊上市公司的股改问题进行了初步讨论。据悉,参会人员主要是保荐机构负责人及股改问题专家等。

参会人员告诉记者,会议主要讨论了一些比较特殊的上市公司今后如何股改的问题。这些公司在已经进行的两批试点中尚未涉及。

第一类“问题公司”为纯B股公司。虽然证监会已基本认可,含B股的A股上市公司进行股改时,B股流通股股东将不会获得对价,但是我国资本市场还存在着少量的纯B股上市公司,比如帝贤B。帝贤B仍然有34.65%的发起法人股未流通,这部分股权如何获得流通权,也需要设计特别的股改方案。

第二类“问题公司”是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低于30%的上市公司。由于该类公司控股股东的持股比例较低,如果再支付对价,可能会危及到大股东的控股地位。参会人士表示,这类公司的控股股东一般没有多大动力进行股改,因此,如何推动这类公司进行股改,也需要特别关注。

青岛啤酒可以说是这类公司的一个代表,其国资第一大股东和外资第二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十分接近。第一大股东青岛国资委持30.56%的国有法人股,第二大股东A-B公司持有27%的H股,两者仅相差4660万股。若大股东支付对价,国资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岌岌可危。但是若向A股非流通股股东派发现金,资金短缺的青岛啤酒恐难支付,而且也可能侵犯H股股东利益。

第三类“问题公司”是进行过重大资产重组的上市公司。由于大股东在资产重组过程中,已经付出过较高的成本,因此这类公司在进行股改中不太愿意支付对价。

参会人士举例称,中国重汽(000951)是由原来的*ST小鸭重组而来。当时,*ST小鸭以价值3.79亿元的家电类资产,与中国重型汽车集团价值3.9亿元汽车资产进行置换,其中差价1075万元作为公司对后者的负债。这类公司的大股东就不太愿意向流通股股东支付对价。

该人士表示,就股改中的诸多难点,目前监管层还没有成型的指导意见。也许,一切都得“摸着石头过河”。

昨天上午,中央电视台12频道、湖南卫视等多家媒体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称看到本报有关报道后,除了佩服江涵的勇气外,也感觉到江涵的想法和行为折射出大学生中的一些想法,“学生整容”渐渐成为一种潮流,这多多少少反映出一些社会问题。

中央电视台和湖南卫视均表示,他们准备采访江涵,制作一期访谈节目,解析大学生整容的心路,帮助大学生树立正确的整容观念。

记者将各大媒体的想法转述给江涵后,江涵表示,她不准备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在寻找医院为其免费做整容手术期间,她只想安静地生活在郑州,“我只想变漂亮,没必要让那么多人知道。”江涵说。

纬三路省委社区的郭女士表示,年轻的女孩子不应该去整容,只有那些爱慕虚荣的女子才去整容;黄河路服装市场的商户李先生对江涵不屑一顾,他说,这种女孩想漂亮都想疯了,由此他想到,家长更应该重视培养孩子的内涵,让孩子从小充满自信,不要把一生托付给一张漂亮的脸蛋。

记者随机调查了10位大学生,其中8人对江涵的行为表示支持和赞许,他们说江涵的勇气可嘉,对于漂亮的追求无可厚非。

本报的报道被国内诸多网站转载,一位网友发表评论说:说实话,她跟莫文蔚长得非常像,如果给她包装一下,绝对不亚于莫文蔚。

昨天上午,河南省中医学院一附院整形美容中心的负责人表示,欢迎江涵到该院咨询。

昨天下午,郑州市华山医院办公室负责人黄琳给记者打来电话称,“韩式整形中原基地”将于近日落户该院,他们想请江涵到该院咨询,商谈免费整容一事。

郑州铁路局中心医院整形科市场部负责人徐强专程来到报社。徐强表示,郑铁中心医院有能力使江涵更美丽,该院整形科愿意为江涵免费做整容手术,他们请江涵到该院实地考察。

截至昨日,已有35家证券公司在银行间市场官方网站——中国货币网上披露了2005年度半年报。盈利最多的中金公司净利润达到2.12亿元,而同为第一批创新试点券商的光大证券在2005年上半年亏损3119万元。

但亏损的不止光大证券一家,就已披露的35家证券公司的经营数据来看,有近七成的券商亏损,其中亏损最大的一家为华安证券,半年亏损额为9343万元。

在已亏损的20多家券商中还包括5家创新试点券商,除光大证券外,还有东方证券、东海证券、长江证券、华泰证券。其中亏损最多的华泰证券上半年亏损9327万元,亏损最少的东方证券数额为2654万元。

有3家创新试点券商出现在盈利阵营中,它们是中金公司、广发证券和招商证券,分列35家已披露半年报券商净利润排名的第一、第三和第七位,分别盈利2.12亿元、3307万元和299万元。

对券商来说,它们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手续费收入、自营证券价差收入、证券承销收入、受托投资管理收益及金融企业往来收入五个部分。其中手续费收入、证券承销收入均不可能为负。在考虑到市场行情的前提下,自营证券价差收入和受托投资管理收益则反映了券商在市场上的投资获利能力。

对比两家有代表性的创新试点券商,中金公司的自营业务价差收入为3213万,而光大证券的该项业务收入为-1380万元。

至于其他的创新试点券商,广发证券、招商证券及东方证券的自营业务收入为正值,东海、长江及华泰证券的该项业务收入均为负数。

曾抛妻弃子与初中同学重圆旧梦,又离开这名同学与28岁的女友同居半年,再一次变心后将肢解抛弃四地。

本报讯(惊鸣东亚记者曹光宇)47岁长春男子李季铭是个“多情种子”:抛妻弃子和初中同学重圆旧梦,后又把小自己19岁的董云(化名)哄到了手,与董云同居半年后,又看上了别的女人。为了扫清“障碍”,他将董云杀害,又将尸体肢解抛在四地。7月17日,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将连做假相干扰警方侦查的犯罪嫌疑人李季铭抓获。

5月24日9时,家住长春市绿园区合心镇的王老汉在驿马站屯高速公路护林带边上放牧时,突然发现一个编织袋,解开纺织袋,王老汉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里面装的竟是一条雪白的人腿!

绿园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闻讯立即到现场勘查,确认这是一只被人肢解的年轻女性的大腿。经搜寻,民警又在10米外的地方发现了另一个编织袋,里面装的是另一条腿,两条腿属同一人。经技术人员初步推断,死者年龄应该在26岁左右,死亡时间应为5月20日前后。

绿园区公安分局成立了专案组,并调集60余名警力进行多方面排查,均无所获。

7月17日8时许,长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反馈:家住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董云(28岁)于2004年10月来长春投奔男友李季铭,此后董母连续接到两个冒充董云的人向董母打电话“报平安”,董家怀疑董云遇害。

17日16时许,董云的47岁男友李季铭被“请”到绿园刑警大队,经过10多个小时的审讯,李季铭供认了杀人碎尸的犯罪事实。

李季铭说,2004年7月,他去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电力培训中心学习期间,结识了董云,两人很快发展成恋人关系。同年10月,28岁的董云来长春与李同居。后来,董云发现李季铭是个“花心”男子,二人关系恶化。今年5月20日15时许,董云找到李季铭并警告他:“你再这样,我就去跳楼!”随后二人发生争吵并撕打在一起,盛怒下的李拾起砖头连击董的头部将其砸死。随后李季铭用摩托车将董的尸体拉回他们在绿园区合新村的暂住处,残忍地将董的尸体肢解后抛弃在四地。

李季铭确实是个“花心大少”,此前他为了和初中同学重圆旧梦,不惜抛妻弃子;当他把小自己19岁的董云哄到手后,又离开了同窗女友;与董云同居半年以后,他旧病复发,看上了别的女人。董云以死相劝,使他萌发了杀机。

杀人后,李季铭连施障眼法,5月30日,他到董母家告知“小英和我生气离家出走”,又雇一女人分别在哈尔滨、大庆两地冒充董云给董母打电话“报平安”,干扰警方的侦查视线。

时报讯(记者王文杰通讯员何婷辉)一男子疑因工作没着落,复发精神病竟挥刀“自宫”,甚至不愿让医生为他重接生殖器。日前,东莞市常平镇人民医院在联系不到其家人的情况下,捐款送他回河南老家。

记者了解到,这名男子姓袁,27岁,是河南新县人,未婚。7月12日下午2时许,在常平木棆市场附近一出租屋内,袁某开始磨刀准备“自宫”,并将眉毛、阴毛剃光,随后就从大腿根部慢慢将阴茎连同阴囊一起割了下来,之后,袁某大呼救命,有人闻讯就报了警。在警察的帮助下,他被送进了常平医院进行了“残端处理”手术。

其主治李医生介绍,袁某的阴茎从根部以下几乎全被切下,一整套生殖器完完全全地被割了下来。可当医生准备帮其接上生殖器时,袁某竟强烈反对,连称“这东西会烦人,不要接了”,当时他十分清醒,并没有出现失血过多休克等现象。而且在治疗期间,袁某十分不配合,经常拔掉针头,还跑到铁路公园处想要跳楼。直到第3天袁某的妹妹赶来后,他才稳定了许多。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