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笔记本市场盘点:大牌日系售7900元

2018-05-04 10:28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人们的担心之一是,以色列可能会在没有被要求的情况下这么做……鉴于伊朗公开宣布,他们的目标是摧毁以色列,以色列人很可能决定先下手为强。这让世界其他国家担心如何处理由此带来的外交麻烦,”切尼在2005年1月接受美国微软—全国广播公司(MSNBC)采访时说。

有一些专家警告说,对伊朗核设施的打击可能会遭遇惨败。尽管如此,美国总统布什近日还是明确表示,如果以色列决定攻击伊朗,美国将全力支持。“显然,如果我是以色列领导人,我会注意伊朗阿亚图拉们(宗教头衔)关于我国安全的某些言论。我也会担心伊朗拥有核武器。由于以色列是我们的盟国,由于我们已经非常坚定地承诺要保护以色列,如果它的安全受到威胁,我们将支持它,”布什说。

而德国《明镜》周刊近日刊登《法兰克福汇报》前编辑、反恐问题专家乌多·乌尔夫科特的文章说,美国正在与一些盟国密谈,准备亲自对伊朗发动空中打击。

乌尔夫科特援引“西方安全界人士”的话说,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波特·戈斯在一次访问土耳其期间,曾要求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支持美国在2006年对伊朗核设施发动空袭。为说动土耳其,戈斯还向土安全部门提供了4份文件,其中3份指控伊朗与“基地”组织有染,另1份是关于伊朗核计划。

德国情报界人士说,戈斯还向土耳其保证,如果美国对伊朗动武,将提前几小时通知土政府。他同时希望土耳其能提供配合,在美国动手的同时派兵打击土耳其反政府组织库尔德工人党设在伊朗境内的营地。不过,奇怪的是,库尔德工人党的营地事实上设在伊拉克北部,伊朗境内从未听说过有该组织的设施。

西方媒体猜测美国准备对伊朗动武的另一依据是,美国和北约高官近来频频造访土耳其。

不久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米勒、中情局局长戈斯和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先后访问土耳其。美国国务卿在访问德国后也顺访了土耳其。舆论认为,他们的目的是充当说客,要求土耳其允许美国动用土境内的空军基地,为空袭伊朗提供方便。土耳其陆军司令亚萨尔·布伊鲁卡尼特上月访问美国后宣布,因伊拉克战争而陷入低谷的土美关系已经恢复。但许多外交人士认为,土总理埃尔多安和土军方仍然担心,如果满足美国“借道”的请求,会令该地区局势更加动荡。

德意志电讯社说,最近几个星期以来,美国还与沙特阿拉伯、约旦、阿曼和巴基斯坦政府进行了接触,寻求得到类似合作。

“这样的猜测与事实不符,”土耳其外交部2日发表声明说,“土耳其认为,本地区的这些问题应当通过对话和谈判解决。我们认为,我们地区不需要更多的新问题。每个人都应当抱着这一目标履行他们的责任。”

虽然媒体没有提供确凿证据,土耳其也坚决否认,但伊朗仍然对美国要动武的传闻反应强烈。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阿里·拉里贾尼2日在伊朗国家电视台节目中警告说,如果美国或以色列敢对伊朗核设施动手,伊朗将作出“猛烈”反应。“伊朗已经准备好……它们(美国和以色列)如果犯下这样的错误,将遭到猛烈回应,”他说,以色列将“损失惨重”,“因为它是一个在我们射程之内的非常小的国家。我们的准备是一种威慑。”

本报讯(记者黄亚平实习生许冰)我市西郊阿房宫遗址附近惊现战国秦时期的排水管道,其规模之庞大,保存之完整,实属罕见。

在我市西郊西宝疏导路附近,经过市文物工作者一个多星期的精心细致的发掘,昨天一个规模庞大的战国秦时期排水管道展现在世人面前。这组陶制排水管道距秦阿房宫前殿遗址东北方向200多米左右,在一个约5米深的施工工地下面,排水管道一节58厘米,外表绳纹,里面麻点纹,一头粗一头细,大头套着小头,3组并列呈品字形绵延东西南北,东西长达到78米,南北长10米。另外在西边还有一处18米长呈南北走向的排水管道。站在高处向下看去,气势恢宏,场面壮观,连现场的文物工作者都惊叹不已。

据市文物保护考古所王自力副研究员介绍,通过出土的部分管道来看,此处应该是距今2000多年以前战国秦时期的皇家宫殿建筑的排水管道,管道内层层淤土表明,此处管道沿用了很长时间,其中烧制的整体弯头,可以看出当时的技术水平是相当高。

新华网基辅1月3日电(记者陈畅)乌克兰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董事会成员贡恰鲁克3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气候寒冷,气温降至零下10摄氏度以下,乌克兰将不得不使用俄罗斯天然气。

贡恰鲁克说,目前天气尚好,不动用俄罗斯的天然气乌克兰自己能够满足国内各个领域对天然气的需求。乌克兰每天有权获取来自中亚地区(土库曼斯坦)的1.26亿立方米天然气,但目前只取走其中的1至1.1亿立方米。他说,一切要看天气状况,如果出现急剧降温,国内天然气消费量增长,供给将出现4000万立方米的缺口。为保证供气,乌克兰将不得不使用俄罗斯天然气。他说,乌克兰获取的俄罗斯天然气是俄使用乌克兰天然气管道向欧洲输气的过境补偿,因此是合法的,乌克兰没有截留俄罗斯向欧洲输送的天然气。

乌克兰外交部新闻局长菲利普丘克当天在发布会上说,乌克兰已邀请了国际专家对天然气管道运输进行监督,以保证俄罗斯天然气从乌克兰过境的透明性。他说,乌克兰正在与欧盟就解决乌俄天然气争执进行积极磋商。(完)

中国台湾网1月4日综合媒体报道短短三年,蒋友柏已经成为台湾媒体的宠儿,只要出现在公开场合,即使摆出不愿意配合的脸,还是有一堆媒体疯狂地将镜头对准他,心甘情愿地按下快门。

这并不仅仅因为他曾祖父是蒋介石,也不只是因为他的太太曾经是个名模;而是因为他创办的设计公司,靠着创新的商业模式,让外国设计公司都称赞。

十度低温的清晨,橙果工作室创办人——带着黑框眼镜、身穿连帽T恤外搭防水背心的蒋友柏,早上9点半不到已经坐在自己的设计公司里,与员工认真地讨论起一件脚踏车设计案。桌上只有一杯温开水,因为他不用喝咖啡或茶提神,即使昨天深夜才与华尔街金融市场疯狂交战。

“是的,我从来就不介意外面说我是生意人,我老婆还说:我是个奸商!”蒋友柏的表情依旧自信。从“橙果”开张的第一天起,在国外住了十五年的他,就清楚知道在资本市场里品牌的重要性,而“蒋友柏”这个名字,正是现成的品牌可以发挥。

“设计跟投资这两个行业最大的不同是,设计就是‘以名带利’,没有名气,哪来的利益?而投资就是,你愈不要出名,就会赚得愈多,”蒋友柏分析说。对于脚跨工业设计及金融投资两大行业的他来说,橙果工作室只不过是“副业”,却在最近两年成为台湾设计业界最被谈论的对象。

4年前,蒋友柏与刚从纽约帕森斯(Parson)设计学院回来的蒋友常两兄弟,一起创立资本额四百万元新台币的橙果工作室。当时没有经营策略、没有客户,连要做什么都还不知道。

正好一家员工熟识的西门町球鞋店老板要改装潢,蒋友柏便央求说:“我有一个设计公司,可不可以帮你改装,如果不喜欢,就不要收钱!”最后,球鞋店老板还很满意橙果的“第一件作品”。

一名资深员工就表示:“这是我最佩服蒋友柏的地方,他是一个能弯腰的老板,即使现在大家知道他是谁,他还是可以弯腰。”

蒋友柏曾自称“创办橙果,绝对不可能赔钱”,但他也承认,这件事情也没有他想象中容易,“是呀,几乎所有案子都会要求我亲自出马来谈。”他吸了一口烟,淡淡地回答。

从为捷安特、雷诺(Renault)赛车设计作品,到为摩托罗拉、7-Eleven设计的商品一扫而空,“如果把全部客户都说出来,这是会让所有同业呆掉的一份名单,”故作神秘状的蒋友柏预告,今年三月会有一个令大家跌破眼镜的答案。

这一连串的大个案,不管是来自服务、还是“蒋友柏”的知名度,让橙果去年营业额推估可望超过7000万新台币,这个数字,比两年之前已经暴增24倍,毛利粗估60%以上,未来发展的潜力仍以倍计,橙果在时尚设计界已是不可或缺的要角。

晚上10点,蒋友柏才将一对宝贝儿女哄上床,下一秒钟,已悄悄地坐上计算机桌前开始为客户赚进以百万美元计的投资组合。从跟父亲学做投资银行开始算起,蒋友柏在投资金融市场资历已翻滚12年,“我第一笔成功的生意,是做马来西亚的房地产,只花了两个月时间,成交金额2300万美元,抽7%当作佣金。”那年,他只有19岁,纽约大学金融系一年级的学生,就赚进了160万美元。

“很多人都在投资黄金跟原油,但以我的个性来说不适合,因为没有‘历史’可以依循,”蒋友柏强调,自己投资哲学里的“三不”:不玩期货、不玩回收期太长的生物科技、不玩那些20年来起伏超过30%的网络公司,因为大于那斯达克(Nasdaq)大盘的9%,风险过高。

“所以我都投资服务业,因为我不愿意跟钱开玩笑。”蒋友柏的神情闪过了一丝冷竣的严肃。对他而言,尽管金融是“主业”,设计是“副业”,但也只是因为营收不同,并不代表蒋友柏的态度有一丝稍懈。

有人问:“如何领导那些饶富创意的年轻世界级设计师呢?”蒋友柏回答:“我会跟设计师讲明,这东西100%不赚钱,但我完成你的梦!”

蒋友柏说,他设计了一种工作模式:橙果给一个设计师一年10个案子,其中7个是公司要做的,3个是设计师自己想做的。比如说,现在很多人都想设计投影机,“那我就去接触各种厂商,只要设计费用谈拢。上个月,设计师还在说要做电视的设计,结果最近就真的接到电视的案子!”蒋友柏得意地分享自己为员工的“圆梦经验”。

即便如此,蒋友柏还是必须去适应客户的习惯——测验蒋友柏的名号与设计功力。

“捷安特就是一个例子,一开始做的很辛苦,赔了一屁股,但后来没想到11个国家的销售主管都有兴趣,结果这部脚踏车就变成全世界在卖,”蒋友柏指着黑板上的设计图说,“客户都是这样养出来的,很多客户一开始摆明就是要橙果的名,我也不介意,但是做到这个生意后,后面就可以带出一堆设计。”

2005年12月22日的下午,还不到晚上开张营业的时间,台北市忠孝东路上的夜店“Luxy”却挤满大批人群。这天,是橙果与Kuro共同发表MP3随身听的重要日子,站在舞池里的明星依旧是蒋友柏,但很多人不知道,这天也是他父亲蒋孝勇去世九周年的前夕。

蒋友柏还记得父亲决定离开政治、移民到加拿大后,一家人难得朝夕相处。早上孩子们由爸爸蒋孝勇送上学,下课了,几个男生不是打撞球、乒乓球,就是全家去逛家具店,买家具回来自己组装。一切靠自己,没人帮忙,但全家都在海外学到了独立。

那也是他深觉最快乐的时光,从小叛逆的蒋友柏,发现他跟远离政治的父亲就像朋友一样,只要是父亲说的,他一定都听。

1996年,圣诞节前三天,蒋友柏、蒋友常兄弟取得躺在病榻上已经病危的父亲的同意,一同上街买黑西装。18岁的蒋友常静静跟在哥哥身后,20岁的蒋友柏已有着超龄的成熟:父亲即将离去,手足更需一心。

背负着蒋家这个沉重的姓氏,父亲生前交代两兄弟“不要碰政治”,两人至今仍奉行不渝……(言恒)

新华网消息据美国有线新闻网4日报道说,由于中央情报局误将美国间谍的身份泄露给了一个后来证明是个双料间谍的人,几名美国特工在伊朗被捕。

美国有线新闻网援引3日出版的一本新书报道了此事。这本新书的名字是:“交战状态:中情局和布什政府的秘密历史”,作者是《纽约时报》的詹姆斯·赖森。

但是尽管现时的和过去的消息灵通官员证实中情局犯了错误,但他们对美国有线新闻网说,这样的错误导致特工被捕的说法是不真实的。

前情报官员对美国有线新闻网说,在2005年底进行的破坏评估发现“没有证据”。评估说,没有一位在伊朗的美国间谍由于这样的错误而被捕。这些消息灵通人士说,这样的评估至今仍是可信的。

这些前官员说,在美国弗吉尼亚州兰利的中情局总部用高速密码传输方式向在伊朗的这位双料间谍发出了信息,这些信息没有包括其他间谍的姓名和身份,但包含了能帮助伊朗反谍报专家证实他们身份的信息。

中情局公共关系部主任詹妮弗·米勒怀斯3日就赖森的新书发表了一项声明。声明说,“读者有权知道,‘交战状态’的每一个章节所谈的内容严重失实。作者依靠匿名人士想乞求读者相信,他们是消息灵通人士。就像该书显示的那样,匿名人士经常是不可靠的。”

声明还说,“最引起警觉的是,作者泄露了他认为是正在进行中的情报行动的信息,其中包括阻止最危险的国家获得核武器那样非常重要的行动。抛开他所写的是否证实不问,对于美国的国家安全以及那些为此而冒着生命危险的人来说,那样做是不可理解的和悲哀的。”(米奇)

本报讯日前,笔者从多方获悉:火爆一时的“温州炒煤团”大部分已经撤离山西,尚未撤离的也已经举步维艰,由于投资过大而被“套牢”,想走都走不掉。

据媒体报道,山西境内60%的中小煤矿(包括地方国有煤矿和乡镇煤矿)由温州煤团承包,投资商一时达到500多人、甚至2000多人。当时,“在山西任何一个产煤市县,基本都活跃着温州炒煤团的身影。”有知情人说。

一位始终不肯透露自己姓名的温州老板透露,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来到山西,一开始干的也是掘井工作,后来和几个老乡合伙在山西承包了一个煤矿,2002年、2003年,煤炭市场回暖,他和“同乡”一样,赚了些钱,但在2004年下半年,他果断从煤矿退出。“压力太大,风险太高。”

据了解,原平64个中小煤矿,其中59家煤矿曾被温州老板承包,但张有彦说:“原平的浙江老板不少人已经退了出去。”

“很多人都是哭着离开的。”一位温州老板对笔者说。这还是抽身早的,现在很多老板想离开都不行,手里的煤矿即使亏本转手都没人要。据这位老板说,目前撤离山西的温州煤商已经高达70%左右。剩下的也在陆续离开。

在国家安监总局最新确定的年底前关闭4000个煤矿计划中,仅山西就承诺关闭1200个。这无疑引起了温州煤商的巨大恐慌。

即使没有政府的关井铁令,温州煤商自己也承担着巨大的安全风险。“每天手机根本就不敢关,随时保持和外界联系;晚上睡觉都害怕手机响,尤其最怕在后半夜突然响起,这意味着你的煤矿可能出事了。那种压力外面的人根本体会不到。”上述始终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浙江老板苦笑着对笔者说。

据了解,今年山西已经将煤矿伤亡处罚标准提高至人均100万元左右。而在几年前,这一赔偿标准只有数千元至几万元。而罚款数额相比几年前也是成几十倍乃至数百倍增长。

不仅如此,一旦某个矿井出事周边所有矿井都要停产整顿。“一停产就得几个月。其间由于断电停止通风,矿井瓦斯会迅速集聚。几个月后开工复产时,很容易再出事故。”

笔者从山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了解到,2005年8月底,该局拟定了一个1700多个矿井进行停产整顿的名单。温州煤商投资的矿井大都在停产整顿之列。

除了安全整治,资源税改革成了温州老板另一个最头疼的问题。此项改革意味着温州老板在生产之前就必须拿出相当数额的投资购买资源,而不像以前先生产后交税。这导致一般人根本投资不起。

另外有观点说,温州老板在山西靠钱办事,用“钱”铺平“炒煤”之路。今年以来,国家从上到下严查“官煤勾结”,从某种意义上切断了其赖以生存获利的关系网。(徐万国李利中)

中新网1月4日电据俄罗斯独立电视台报道,据俄罗斯报业网报道,俄天然气工业公司发言人库普里亚诺夫4日宣布,俄气与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的谈判已经结束。

莫斯科时间4日10点(北京时间15点)正式宣布,俄气总裁米勒和乌油气公司总裁伊夫琴科联合出席了此次专题新闻发布会。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