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蒂面临人生最大危机 受神秘事件折磨无心打球

2018-05-04 07:30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宝钢股份目前的总股本是1751200万股,其中非流通股1363500万股,占总股本77.86%,如果按照5%非流通股送股数量计算,送股总量为68175万股。宝钢流通股是387700万股,按此计算,送股比例约为10股送1.76股,接近10股送2股的水平。

记者就此致电宝钢股份求证,董事会办公室人员称公司董秘陈缨、证券事务代表虞红一直在开会,不方便接受采访,而负责宝钢股份对外宣传的企业文化处张伟的电话,也一直无人接听。

对于相关方案的问题,一位董事会办公室人员一直三缄其口。他表示,目前公司最主要的任务还是与流通股股东沟通,“今天公布试点后,公司一直在接听投资者的电话,了解方案以及给公司提出的建议。”“在听取流通股股东的意见之后,我们会在停牌这段时间进行汇总,董事会将根据相关意见以及保荐人作出的初步方案形成最后的方案,提交国资委进行审批。”他表示。

德鼎投资的朱澄宇认为,由于宝钢的非流通盘较大,其制定的解决股权分置方案应是慎之又慎,否则必将造成其二级市场股价的较大波动。“如果按照10股送2股的比例进行送股,恐怕流通股股东‘用脚’投票的可能性较大。”

实际上,对于国企大盘股的股权分置改革工作,监管层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近期,证监会和沪深交易所就分别下发了《上市公司回购社会公众股份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和《沪、深交易所权证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目的很明确,就是为配合大型国企的股权分置改革。

“由于宝钢刚刚增发完不久,采取回购的方案不太现实,但再参考权证的方案不失为上乘之选。”朱澄宇表示,“这样不仅可以消除市场对大量非流通股上市流通的恐惧,还可以让投资者最大限度回避二级市场股价大幅下跌的风险,同时方案也更容易让市场接受,通过可能性更大,从而实现双方共赢。”

本报记者宋克刚报道沪深股市昨日大幅上涨,股指重新站上1100点整数关。沪综指收报1115.62点,上涨30.01点,涨幅2.76%,深成指收于2868.04点,上涨77.40点,涨幅2.77%。两市共有26只个股涨停,两市共成交184亿左右,成交量比上个交易日明显放大。市场热炒全流通概念股,成为大盘上涨的主要动力。

昨日,证监会公布了第二批42家股权分置试点的名单,其规模之大出乎投资人的意料,开盘后,股指一度下跌了14点。随后,全流通概念股开始整体启动,大盘逐波上扬。由于前两批试点中,基金重仓股占据较多的席位,而第二批42家中中小板个股竟然有10只之多,所以基金重仓股和中小板自然成为市场资金炒作的首选目标,涨势强劲。50只中小板股中除10只列入试点名单停牌之外,其余40只全部大涨,涨幅均超过了5%,其中还有9只以涨停报收。

在“6.8”井喷以后,大盘持续低迷,上周沪综指跌去了20多点。但考察第二批试点公司上周的走势,大部分却明显强于大盘。如国投电力(资讯行情论坛)上周的涨幅达到13%,换手率也明显放大。本次试点数量众多的中小板股票上周也是全线走强。因此,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先知先觉的主力已经提前入驻试点股票。

股权分置改革第一股———三一重工(资讯行情论坛)在方案正式实施后首个交易日,股价重挫30.27%,即便在考虑获得对价收益的基础上,流通股股东当日依然出现2.6%的损失。昨天,三一重工在开盘后一度跌停,收盘下跌6.14%,位于沪市跌幅榜首位。两个交易日内投资者的损失已经接近10%。

市场人士把三一重工的下跌归咎于炒作者获利了结,但令人惊讶的是,基金也加入到炒作的队伍中。申万巴黎基金管理公司总裁唐熹明在记者采访时就公开表示,他所领导的基金已经策略性减持三一重工,原因是“共同基金管理人出于对基金持有人利益最大化考虑而作出的阶段性获利了结”。

昨天位于跌幅榜前列的还有那些传说中的试点股票。辽宁成大(资讯行情论坛)出现在了跌停板上,安泰科技(资讯行情论坛)也跌幅较大;这些曾被投资者追捧的公司,在一次次的落选试点名单后,也被市场所抛弃。

那些希望在全流通概念股中淘金的散户们,将为他们的盲目跟风炒作买单,三一重工大幅下跌,已经敲响了警钟。

三元顾问的分析师表示,试点的成功是值得肯定的,对后市短期我们可以抱乐观的态度,但中期来看,市场还不具备持续走强的条件。龙之尊工作室的王涛表示,目前大盘仍有继续上攻意愿,二次冲击1146点有可能展开。

第二批股权分置改革试点的上市公司达到42家,这一数量超出了此前市场预期。从其涵盖的范围看,42家公司中,出现了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长江电力(资讯行情论坛)这样的超级大盘股;出现了10家中小板上市公司;出现了一批2004年上市,甚至上市时间还未满一年的公司;出现了10家第一大流通股股东并非机构投资者的上市公司。

第二批试点公司中,2004年上市的公司占到13家。其中即有10家中小板上市公司,还有三家沪市去年首发的公司。这13家上市公司中,除华发股份(资讯行情论坛)以外,其余公司的上市时间都未满一年。而第一批四家试点公司中,最晚上市的三一重工的上市日也是在2003年。由于上市时间不长,这些公司的每股资本公积大多较高,如苏宁电器(资讯行情论坛)的每股资本公积达到3.99元。如此丰厚的资本公积金为今后的改革方案留下了较大的想象空间。

第二批试点公司中,中小板上市公司有10家,这一数量占到中小板上市公司数量的20%。如此多的中小板上市公司加入试点,大大出乎市场预料。分析10家公司的具体状况,其经营业绩都较为出色,在中小板公司中大多处于前列。其中苏宁电器、海特高新(资讯行情论坛)的二级市场表现也一直引人注目。

本批试点公司业绩普遍较好,有相当一部分的公司去年的每股收益都超过了0.3元,最高的韶钢松山(资讯行情论坛)去年每股收益甚至达到了1.13元,每股收益低于0.1元的只有两家,没有出现亏损的公司。从净资产收益率的情况看,42家公司的收益率大都在7%以上,超过10%的公司有25家。其中中化国际(资讯行情论坛)2004年净资产收益率甚至达到了30.8%。在试点公司中,相对业绩表现最差的是农产品(资讯行情论坛),其2004年每股收益、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0.03元、0.8%。

与首批试点公司改革方案相比,第二批公司改革方案呈现出明显的多样性。从目前已披露改革意向的上市公司来看,就出现了此前市场预期的缩股、权证等方式。如海特高新的改革意向为:采取零回购并注销部分非流通股(即缩股)的方式;永新股份(资讯行情论坛)的改革意向为:采取非流通股股东向流通股股东送股加权证的方式。

根据美世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的最新生活成本调查显示,日本东京仍旧是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次是日本的大阪。伦敦和莫斯科虽然今年排名各下滑一位,但仍分居第3和第4位。调查还显示,南美巴拉圭的亚松森是世界上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

以美国纽约的生活成本100为基准,东京的生活成本系数是134.7,高于亚松森的生活成本系数(40.3)三倍以上。

美世的生活成本调查衡量和比较了全球六大洲144座城市,涉及住房、交通、食品、服装、家庭和娱乐在内的200多项生活用品。作为世界上最全面的生活成本调查,此项调查被众多跨国公司和政府作为确定海外员工津贴的重要工具。

“货币的波动和汇率的浮动是影响海外员工实际津贴及其购买力的重要因素。”美世咨询公司合伙人YvonneSonsino解释说,“目前跨国公司面临的巨大挑战是,如何确保公司的海外薪酬具有公平性、竞争性和吸引力,从而保留和吸引核心员工。”

“尽管跨国公司在传统的‘低成本’国家进行了大量的投资,但是这种差距正在缩小。当地员工的薪酬由于生活成本的提高和对技术需求的增加,迅速攀升”,这位合伙人补充道,“公司必须适应以上变化。因此,越来越多的公司寻求帮助定期评估海外薪酬。”

由于外汇汇率的波动,特别是美元和欧元的汇率波动,本年度的城市排名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伦敦以生活成本系数120.3的记录,高居欧洲高生活成本城市之首。“高昂的住宿和交通成本、英镑对美元的升值,是这座城市保持高排名的原因。”美世咨询公司研究部门经理Marie-Laurence解释说。得分是根据可能居住在昂贵的伦敦中部的海外员工的生活成本计算出的。英国其他城市的生活成本要低一些,其中格拉斯哥排名第40位,伯明翰第47位(生活成本系数分别为87.5和85.8)。

莫斯科是欧洲排名第2的高生活成本城市,在全球排名中名列第4(生活成本系数为119)。紧随其后的是排名第6的日内瓦(生活成本系数为113.5)和排名第7的苏黎世(生活成本系数为112.1)。其他高生活成本城市还包括:排名第8的哥本哈根(生活成本系数为110);奥斯陆,排名从第15位上升到第10位,这主要是因为挪威货币克朗对美元升值;意大利的米兰排名第11位(生活成本系数为104.9)。

匈牙利的布达佩斯排名第24位(生活成本系数为93.3),是去年加入欧盟国家中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最新加入欧盟国家的许多城市,今年的排名都有明显上升,因为这些城市在将自己的经济基础设施提高至欧盟标准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中东欧国家对跨国公司的投资越来越具吸引力。”,Sepede女士评论说。波兰的华沙、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和布拉迪斯拉发的排名,都上升了十位以上。

罗马尼亚的布加勒斯特,是欧洲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排名第103位(生活成本系数为71.4)。紧随其后的是塞浦路斯的利马索尔,排名第100位(生活成本系数为71.9)。

纽约仍然是北美洲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世界排名第13位(生活成本系数为100)。其他生活成本较高的城市是:排名第44位的洛杉矶(生活成本系数为86.7),排名第50位的旧金山(生活成本系数为84.9)和排名第52位的芝加哥(生活成本系数为84.6)。华盛顿特区的排名为第78位(生活成本系数为77.4)。温斯顿塞勒姆是美国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排名第119位(生活成本系数为66.6)。“由于美元对欧元、加元和亚太地区国家货币表现疲软,本次调查中美国许多城市的排名都有所下滑。”Sepede女士评论说。

尽管与其他城市相比生活成本不算太高,但由于加元表现强劲,加拿大城市的排名继续上升。多伦多是加拿大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排名第82位(生活成本系数为76.2),渥太华是加拿大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排名第122位(生活成本最低66.4)。

随着2002年阿根廷货币的贬值及随之而来的金融危机,南美洲国家的城市仍然是本次调查中生活成本较低的城市。巴拉圭的亚松森,是目前全球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排名第144位(生活成本系数为40.3)。其他生活成本较低的城市包括:布宜诺斯艾利斯、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以及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排名分别为第142位(生活成本系数为50.3)、第140位(生活成本系数为53.5)和第138位(生活成本系数为54.4)。秘鲁首都利马目前仍然是南美国家中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排名第118位(生活成本系数为66.9)。

波多黎各首都圣胡安,是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排名第74位(生活成本系数为77.7)。排名第135位的圣何塞,取代了多米尼加共和国的圣多明哥,成为该地区生活成本最低的城市(生活成本系数为58)。由于多米尼加比索对美元的升值以及去年的低通货膨胀率,圣多明哥的排名上升到第99位(生活成本系数为72.3)。

世界上生活成本最高的十座城市中,有四座来自亚洲。日本东京是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由于日元对美元表现相对强劲,日本大阪本次的排名为第2(生活成本系数为121.8)。紧随其后的是排名第5的汉城(生活成本系数为115.4)和排名第9的香港(生活成本系数为109.5)。“由于中国大陆实行人民币与美元挂钩的政策,因而受到美元贬值的影响,中国内地城市的排名明显下浮。”Sepede女士解释说。目前北京的城市排名为第19位(生活成本系数为95.6),上海为第30位(生活成本系数为90.4)。

由于新西兰元对美元的大幅度升值,奥克兰和惠灵顿在本年度的城市排名有所上升,分居第69位和第76位(生活成本系数分别为79.6和77.5)。澳大利亚悉尼的生活成本系数为95.2分,位居第20位。澳大利亚其他城市的排名是:墨尔本(生活成本系数为80),第68位;布里斯班(生活成本系数为74.9),第84位。

这份由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工资研究所和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专家联合完成的《关于中国居民收入分配关系的研究及政策建议》中,用“蓝灯”、“绿灯”、“黄灯”、“红灯”来描述分配的形势。这份报告认为,“如不采取相应措施,到2010年后,中国的城镇居民收入分配形势将进入‘红灯’区的范围。”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工资研究所所长苏海南对《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表示,鉴于中国是二元经济的国家,实际物价和购买力等因素与西方不同,所以报告没有完全按照基尼系数的方法来测算。“我们设立了一条预警线,跨过这条预警线就进入了‘红灯区’,这条预警线大致相当于基尼系数所指的0.5。”

相对于基尼系数0.4的警戒线,报告的预警线要稍微高一点。对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的华迎放认为,地区差距、二元结构和有别于西方的政治架构使中国对基尼系数的承受力要强一点。

“运用这个模型进行衡量,我们发现2003年以前中国城镇居民收入分配形势基本处在‘绿灯区’的状态。但此后很快将转入到‘黄灯区’的范围,‘黄灯区’范围的时间约持续到2010年,如不采取相应措施,到2010年后将进入‘红灯区’。”苏海南说。

“‘黄灯’,表示接近失衡的状态。”苏海南介绍说:“根据课题划定的预警线,2000年以来农村居民收入分配差距度已全面进入‘黄灯区’状态。其中农村居民贫富差距指数评分已非常接近准‘红灯区’。到2003年中国城镇居民收入分配状况已进入‘黄灯’状态。”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城镇居民最高组与最低组的收入之比由2002年的5.1∶1扩大到5.3∶1。差距最明显的是江苏省,其城镇居民收入差距已高达10.7倍,超过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倍以上。

这个数字虽然惊人,但就专家看来,它仍是个不准确的数据。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实曾经专门做过城镇居民收入差距的入户调查,他发现,往往高收入的住户不愿意加入调查,对于他们来说调查的机会成本太高了。这导致的结果是样本中高收入户比例偏低,造成了城镇内部收入水平和收入差距的低估。“从国际上来讲,这种低估也是难以避免的,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当然也会存在这样的问题,但作为每年按同一种模型做出的统计,在反映变化上还是有意义的,但是我们应该对这种低估有充分的认识。”

相对于城市居民的收入分配差距,李实认为,更严重的是城乡差距。而城乡差距又是一个说不清楚的数据。

官方资料显示,从1992年到2004年,中国城乡居民的收入差距从2.33∶1扩大到了3.2∶1。“这是个加权平均的数字,也就是城市居民平均收入和农民居民平均收入之比,这个数字并不能表明当前城乡收入差距的真实情况。”苏海南说。

苏海南看来,原因首先就是收入的概念不具有可比性——城市居民统计的是可支配收入,而农村居民统计的是纯收入;同时,城镇居民所享受的福利待遇如医疗、教育等非货币收入都是不计算在收入之内的。“如果这样算下来,城市和农村的差距肯定比现在统计的要大得多,但现在还没有准确的数据。”

虽然没有准确的数据,但是趋势却是非常明显的。报告显示,1980年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是农村人均纯收入的2.5倍,1985年该比例下降为1.86,但之后基本保持了不断扩大的趋势,到2003年该比例扩大到3.23。

无论是李实还是苏海南,他们在调查后都对中国当前城镇居民收入差距增大的原因得出相似的结论:过去20多年,中国城镇居民的收入分配关系变化的主要特征是高收入阶层快速增长,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相对缓慢,也就是财富越来越多地向高收入阶层集中,由此导致城镇居民收入分配差距不平等呈明显扩大趋势。

由此,课题组提出了“提低调高”的政策建议,即以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作为分配工作的重点,而对于高收入者政府不能采取行政手段去干预(“限高”)。

“如果能使农民工、灵活就业群体等低收入者的收入快速增长,那么,进入‘红灯区’的可能性就会减少;其次,还要加强打击非法收入,鼓励高收入者投资、创办企业、增加就业;另外,应该完善第三次分配——在财税政策上鼓励发展慈善事业。”

同样一杯咖啡,在东京卖3.80美元,在纽约卖3.40美元,而在伦敦只要3.27美元。近日,国际咨询企业美世咨询有限公司对全球144个大城市的物价作了一番调查。该公司日内瓦办事处6月20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这些大城市中,日本东京、大阪和英国伦敦分列世界物价最高城市前3位,中国香港位居第9。

这项调查资料显示,东京的物价指数为134.7,居世界之冠,在接受调查的144个大城市中,比排名末席的巴拉圭首都亚松森高出3倍以上。受韩元升值的影响,汉城的物价指数从去年的104.1,上涨到今年的115.5,名次也从第7晋升至第5。去年排名第2的伦敦,今年虽降到第3,但仍维持着欧洲最高物价水准。去年居第4位的大阪,则升至第2位。

据悉,此次调查以纽约的物价为基准,测评了包括房价、交通费、餐饮费、娱乐费等在内的200多个项目指标。东京的物价高出此基准34.7%,比去年同期上升4.7%;大阪的物价比纽约高21.0%,这一数字比去年同期上升3.9%;而作为欧洲物价最高城市的伦敦,其物价要比纽约贵20.3%,较去年同期高出1.3%。巴拉圭首都亚松森作为此次调查城市中物价最低的城市,其物价水平仅相当于纽约的40.3%。研究世界经济的有关专家指出,国际汇率变动是城市物价指数变动的一个重要因素。

香港从去年的第5位降至今年的第9位;北京从去年的第11位降至第19位;而上海则从去年的第16位降至第30位。专家认为,此次中国城市的排名大幅降低主要是受人民币、港币汇率与美元挂钩的影响。

另外,在欧洲因物价高而闻名的莫斯科(列第4)、日内瓦(列第6)、苏黎世(列第7)、哥本哈根(列第8)、奥斯陆(列第10)等城市,皆排进了前10名之列。美国物价水平最高的城市是纽约,名列第13位。

在出台42家二批试点名单之前,证监会要求各保荐机构需在上周六下午之前上报方案,但据记者了解,名单中最引人注目的长江电力并没有受到此要求的限制。周日上午,长江电力其中一家保荐机构相关人士还对记者表示,因为长江电力的股改方案仍然在制订中,恐怕无缘第二批试点。但长江电力却在最后时刻成为第二批试点的主角,由此可见监管层为了能将长江电力引入试点,放宽了其上报方案的时间及制订空间。

据悉,目前长江电力的股权分置方案初步为每10股送3.5股,并结合权证的方案。但该方案仍有变动修改的可能。长江电力公司高层及保荐机构将于明日赴深圳,与基金等机构投资者会面沟通。

在第二批试点中,上海本地股中有上港集箱(资讯行情论坛)、宝钢股份(资讯行情论坛)、申能股份(资讯行情论坛)、宏盛科技(资讯行情论坛)、东方明珠(资讯行情论坛)等5家公司进入试点。

申能股份投资部薛祖松称,申能进入第二批试点名单是“双向选择”的结果,一方面当时证监会发出了邀请,另一方面上市公司也有意尽快实施方案。他表示,公司近期将对一些持股较多的流通股东进行“一对一”的沟通,之后会对更多公众投资者进行交流,以此让流通股东们满意。目前申能的董事会还未敲定最终的对价方案,但“应该很快”。

而据有关人士透露,上港集箱股权分置改革的初步方案为以派发现金为主、送股为辅。但记者以股民身份拨通公司热线电话时,董秘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只表示,公司目前还没有方案,正在向股东征集方案。

东方明珠证券事务代表昨日对记者称:“公司此次股权分置试点改革进展非常隐秘,连自己也是昨天看到新闻时才知道。”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