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与德国总理施罗德商讨安理会改革

2018-05-04 22:13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据称,科琳和几个女伴当天晚上在酒吧里喝酒聊天呆了5个小时,她一个人就要了12杯鸡尾酒,里面还有伏特加等烈性酒。而且,在来到这家酒吧之前,科琳和女伴们已经在其他两间酒吧里喝了一些酒,她们换地儿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多钟了,可见这群女孩子这次可是真的玩疯了。

据目击者称,女孩子们后来借着酒劲儿开始大声唱歌,还象足球宝贝一样高喊英国队加油,尤其是科琳,可能是因为知道英格兰队在预选赛中大胜,所以领着一个女伴儿跳到酒吧里的舞台上大喊“英格兰真棒,鲁尼酷呆!”这时在现场的一些西班牙女孩子看不下去了,其中一个女孩走上前去想把科琳从舞台上拉下来,但因为科琳喝多了没有站稳,结果害得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这下子可是捅了蚂蜂窝,科琳和女伴们立即群起攻之,而对方也有10人之多,两方很快打成一团,科琳还把一只鞋子脱下来扔到了其中一个西班牙女孩的头上,后者立即尖叫起来,当时的场面简直就是一片混乱,其他的酒吧客人只有呆坐在座位上看热闹的份儿,大家都被眼前的场景搞蒙了不知所措。

24岁的目击者纳塔莉是酒吧里的女招待,她说:“当时在现场的英国客人都知道科琳是谁,所以这些客人都给科琳鼓劲儿,一些爱凑热闹的客人还使劲儿喊着科琳的名字,科琳显然是有点喝高了,她看上去特别兴奋,脸红红的,用中还挥动着一件印有英国国旗的T恤衫,在一群打架的女孩子当中最为抢眼。尽管酒吧的保安试图把双方分开,但她们却是谁也不让谁,打得热火朝天,我想那些西班牙女孩子可能根本不知道她们打的是鲁尼的未婚妻,而英国客人则在偷笑科琳和鲁尼还真像。说老实话,科琳还真是一个打架的好手,如果我是她的对手,我一定早就告饶了。”

在一片混乱之后,酒吧的侍应马丁-雷弗雷最终护送科琳回到了酒店,马丁说:“科琳说她们特别看不上那些西班牙女孩,其中一个女孩在打架开始之前就曾对科琳的一个女伴很不客气。在保安将她们双方拉开之后,那些西班牙女孩还不想停手,她们还将两瓶塑料饮料扔到我们的头上。在科琳看来,西班牙女孩是故意找事,而她们是在自卫。双方并没有人受伤,但科琳显然非常激动和生气。”

纳塔莉还说:“当时的场面很难看,但科琳的确是很会打架,虽然她们是4对10,但科琳并没有吃亏,甚至是一对好几个人。保安将她们双方分开之后,她们还在酒吧外面的大街上对峙了好一会儿。”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酒吧是由英格兰前球星莱因克尔的弟弟韦尼开的,所以科琳觉得她们在这里再怎么闹也没事,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科琳本来是想在这里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她们一边唱一边跳,不知不觉当中就喝了很多酒。据称,科琳当晚还特意打扮得非常漂亮,她身着一件碎花上衣和一条短裙,进门之后她立即成了全场的焦点明星,很多客人都请她转达他们对鲁尼的祝贺,毕竟英格兰队刚刚获得了一场大胜。

可没想到,那群西班牙女孩子却偏偏不买科琳的帐,可能是因为年龄相仿互不服气,结果一场混战不可避免。科琳和鲁尼还真是远隔万里仍然心有灵犀,就如鲁尼在被曝打人之后给科琳打电话所说的那样“不要担心,那不是我,我没错什么事”,科琳事后也是一味指责对方挑衅,可以想像,这两件事情发生之后,人们对于这对金童玉女的看法可能会因此发生改变呢。(苗军)

很多人都有过捉萤火虫的经历,在黑夜里追逐许久,才把小小的萤火虫放进瓶子里,隔着玻璃看它一闪一闪发出微光……让萤火虫像星星一样挂在天上,是不少人儿时的梦想。在新西兰北岛一个小城,这种梦想竟能成真: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在岩洞内熠熠生辉,灿若繁星,有人把这种自然奇观称为"世界第九大奇迹"。

一个雨天,笔者从奥克兰驱车南行160多公里来到小城怀托摩。毛利语中,怀托摩是"绿水环绕"的意思。这里果然青山巍巍,小溪潺潺。萤火虫洞入口处是座尖顶小木屋,旁边立着刻有毛利图腾的木雕红柱。

传说1887年,一名英国测绘师在当地毛利酋长陪同下,乘亚麻小筏,手持火把进洞探险,发现了洞内奇景。这些发光体是当地一种萤火虫的幼虫。它们聚集在一起,形成了奇妙的景观。从此以后,游人接踵而至,萤火虫洞也扬名世界。距发现此洞百年后的1989年,新西兰当局终于把这个洞的所有权归还给毛利族人。

从一个绿树掩映的洞口,我们进入了有1.5万年历史的钟乳石溶洞。昏暗中一直走到洞穴深处,顺着导游耳语般的指点,看到侧面岩石上一片绿白色微光。微光下是无数条长短不一的半透明细丝,从洞顶倾泻而下。每条丝上有许多"水滴",极像晶莹剔透的水晶珠帘。原来,这些萤火虫在幼虫期不仅能发光,还能分泌附有水珠般黏液的细丝,洞内昆虫循光而来,撞到丝上就动弹不得。萤火虫幼虫便爬过来美餐一顿。美丽荧光下的水晶珠串,竟是危机四伏的"垂钓线"。

导游说,这些小精灵与世界其他地方的萤火虫不同,对生存环境的要求近乎苛刻,遇到光线和声音便无法生存。目前只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发现了这种萤火虫。人们无法在影视作品中欣赏到,连旅游宣传照片也屈指可数。

沿着洞中石阶而下,我们登上河边小船,渐渐进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导游用手拉着绳索推动小船前进,没有人说话,只有轻轻的水声。忽然,我发现前面的水面似乎有光影摇动,一抬头,才发现自己已处在一片"星空"之下,头顶似乎有条浅绿的光之河在流动。仔细看,绿色的光点如满天繁星,闪闪烁烁。密集处层层叠叠,稀疏处微光点点。远远望去,仿佛置身于香港太平山上,观赏星罗棋布的万家灯火。"群星"倒映在水面上,如万珠映镜,美不胜收。

导游轻声介绍说,新西兰的萤火虫生命周期为一年。幼虫会发光吐丝,其荧光随着年龄增大变得愈加明亮。幼虫经6-9个月变成成虫。奇怪的是,成虫有翅膀却没有嘴巴,无法进食,也不会飞。只是疯狂地交配产卵,直至筋疲力尽。2-3天后,它们会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撞向幼虫的丝网,舍身给自己的后代作食物。大家不禁歔欷,小小的萤火虫竟能发出如此璀璨的生命之光……

小船在我们的默想中缓缓驶出黑暗,出口处又是一个藤树覆盖、绿水悠悠的洞口。导游没忘记感谢大家的配合,洞里没有喧哗、没有摄影、更没有捕捉。其实,在导游诚恳的致谢后面,有严厉的措施:蓄意破坏洞穴环境者,最高处罚为两月监禁和高额罚款。正是由于全世界游客的共同维护,才使得这份大自然的馈赠一百多年来依然神奇、灿烂。▲

方舟子话题似乎已不新鲜。但在“《新京报》事件”之后,我们还是做了这个专题。

从并不堂皇的私意来说,编者一直对争议颇多的方舟子现象怀有兴趣,特别是其被诟病最多的“强科学主义”和文风。前者事大,此处不拟多说;后者文风问题虽属小道,但对一位常常参与公共性论战者而言,似又并非不足道。

主要基于如上考虑,我们策划了这个专题。凡4篇文章:一篇关于方舟子话题的综述,并附一篇《方舟子战记》;一篇方舟子专访,请方本人谈谈对批评的看法。还有一篇田松的谈话录,文中对方舟子有较多批评。

诚如方舟子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所言“国内主流媒体的编辑的素养普遍不高……如果要组织讨论的话,那么不管报纸本身的立场如何,至少应该做到程序上的公正,公平地对待参与讨论的双方。”发表这组文章,私愿仅止于对方舟子现象提供更多思考的角度,无意作出任何不自量力的褒贬,这也是媒体人应有的自知之明。——编者

2005年3月3日,方舟子在新语丝网站上发表《致〈新京报〉编辑:究竟是谁背着良心在说话?》一文,指责《新京报》拿其文章“当靶子”,并声明辞去该报的专栏作家之职。

此事缘起于中科院院士何祚庥春节前在《环球》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文章标题叫《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由此引发了“人应否敬畏大自然”大讨论。方舟子也参与其中,以“‘敬畏大自然’就是反科学”为主要观点先后在《新京报》发表三篇文章。之后,因对《新京报》处理其文章的方式有异议,最终演化为本文开头所述的事件。

对此,《新京报》一位部主任告诉记者,所以让方舟子“感到不满”,是因为许多同仁觉得方的文风过于情绪化、绝对化,与该报的风格不和谐。

据新语丝网站提供的资料称:方舟子本名方是民,1995年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现定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1994年创办第一份中文网络文学刊物《新语丝》。近10年来,他撰文驳斥过各界人士,论战跨越区域之大,种类之多让人咋舌。

最为极端的是2004年12月5日审结的方舟子诉上海社科院主办的《探索与争鸣》杂志侵犯其名誉权一案,这场历时一年多的官司,最终以《探索与争鸣》向方舟子道歉而告终。

但是,网上却有越来越多的人给他加上“科学打手”、“痞子”、“伟光正”等污辱性的绰号。

综观方舟子的多次论战,其最基本的观点或出发点是崇尚“科学”。对自己所认定的“反科学”、“伪科学”、“反对反伪科学”的人士,方舟子从来毫不犹豫地猛烈抨击。

也许正因如此,在方以一系列科学论战取得日益显着的影响和声望的同时,“科学主义的傲慢”也成为他被批判最多的一点。喜之者誉其为科学卫士,不喜者詈其为科学卫道士。问题在于对“科学”的标准如何认定,以及对“科学”本身的反思意识。

值得一提的是“反科学文化人”事件。2002年11月,北大科学传播中心举办了首届“科学文化研讨会”,会上提出对“科学主义”以及科学文化的定义和探讨。因为对该会议内容的不满,方舟子批判北大科学传播中心是“反科学传播中心”,矛头直接指向北大科学传播中心吴国盛、刘兵、刘华杰、田松等人。

在这次论战中,曾是新语丝支持者的刘华杰(北大哲学系副教授)与方舟子、何祚庥、司马南等人彻底决裂。他对方舟子等人的评价是:“以科学主义为基础的科学卫道士、江湖理性主义者。”

曾在《探索与争鸣》发表《方舟子现象断想》(正是该系列文章导致了《探索与争鸣》与方舟子的对簿公堂)系列文章的野鹤,也曾撰文认为方舟子“宣扬强科学主义,竭力诋毁人文学界”。他曾列举了方舟子文章中极端重视科学轻视人文的一系列表述:

中国的人文学界人士,在面对自己一无所知的科学问题时,往往表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狂妄态度。他们愿意抱着这种态度把精神毒药当精神食粮……(《不要用伪科学毒害中学生》)。

文科妄人易犯什么错误?未像理工科科学家们那样受过严密思维的训练,或天生智力就不足。(《反科学的文科妄人的绝好写照》)

野鹤认为,这些话语强烈体现了方舟子思维中的“强科学主义”。所谓“强科学主义”,也可称科学霸权主义。说白了,就是主张树立科学的绝对权威,让科学家君临天下,主宰一切。

与此相关,方舟子另外一个经常被批评者攻击的,是他的“简单二分,缺乏自我质疑”。

方舟子喜欢说“反”。看他的批判文章一不小心就看到“反”这个字眼儿:“反科学”、“反科学文化人”、“反对反伪科学”等等。因此,不少人指出,在方舟子的世界里,除了“真”就是“假”,非正即反,没有第三种存在的可能。

刘华杰就曾表示,方舟子是“一个没有幽默感”的人,只会“原教旨主义”地理解每一句日常说话。

正与方舟子就“转基因问题”进行争论的《中国青年报》记者刘县书,2005年1月14日在中青在线论坛发帖指出:“从他的文章中,我读不到什么疑惑,缺失好奇、怀疑、想象的因子。方舟子是一位斩钉截铁的先生,他可能更适合传播科学与技术知识,而不是科学探索精神。”

方舟子是理科出身。也许正因为此,他常常在“科学问题”上对“文科生”、“外行人”、“非专业媒体”格外排斥,论战中若是遇上这样的对手,他会对其“外行”身份进行攻击,

鉴别对手是内行抑或外行,方舟子往往看对方的学历和专业,这也导致一些网友戏称他“惯用拳术”就是“搜根”,搞“出身论”。

在2005年1月19日《答〈中国青年报〉记者刘县书的批评》一文中,方舟子从网上获悉,正与自己就“转基因问题”进行争论的刘县书为“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刘是北大生物系本科毕业,人大硕士研究生毕业)。据此,方舟子发出以下议论:

我尤其没有兴趣来和他继续讨论生物学的专业问题……他不配。不过是一个曾经读过几年生物学基础课程的学士,对生物学入门都还谈不上,许多基本概念都还糊里糊涂的,怎么自我感觉那么好,要来跟我比谁更专业?……

对此,刘县书表示:“科学家有义务和责任接受质疑、说服公众,形成一种对科学威权进行平衡的社会机制,必定是有益的。那些认为外行不可理喻、争议妨碍科学发展的想法和做法,才最值得警惕。”

无独有偶,在最近的“人类是否应敬畏自然”的讨论中,“敬畏自然”的主张者之一廖晓义的女儿(正在读初中)在《新京报》表示“人类要敬畏自然”,回应何祚庥的“人类无须敬畏大自然”。方舟子对此显得极其不屑,他说:“此举最可笑的是,北京地球村环境文化中心主任廖晓义的女儿馨儿以‘初中生’的身份教训何院士……”

方舟子的文笔犀利(也有不少人称其为“刻薄”),一旦有论战展开,他往往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回应对方。对此文章快手,有不同评价,比较负面的是:他许多论战文字没有经过严格的调查取证,只是抓住对方文章中的小缺点,便洋洋洒洒大做文章。所谓“攻其一点,不及其余”。

方舟子曾写有一篇名为《错误百出、谎话连篇的反科学审视——评丁林〈重新审视猴子审判案〉》的文章?穴双方主要就生物进化论是否为一种假说进行辩论?雪。对于此文,基督教人士基甸曾撰文认为:

方文通篇并没有多少有效的反驳,方文接下来的“反驳”,是“只挑出其中两段分析”丁文,以证明丁文是方所谓的“谎话连篇,错误百出”。置论辩对方的文章宏旨不顾,仅仅从对方文中挑出一些“漏洞”,就把“谎话连篇,错误百出”的结论加在对方身上,这种“挑漏诛心”的“反驳”法,也是方舟子的恶习之一……

对此,一些方舟子的反对者常常称之为“文化霸权主义作风”、“学术警察”、“文化流氓”等等,并称方文频频使用“语言暴力”,有“文革遗风”。

野鹤在《方舟子与新语丝——关于方舟子现象的反思与断想》里曾就此写道:

即或是方舟子的支持者,也大多反感他的那种武断霸道,尖酸刻薄,动辄伤人,人身攻击的文风——诸如“反科学”、“反人类”、“伪科学”、“神创论”、“极毒教”……一类的大帽子,“鼠辈”、“弱智”、“白痴”、“傻妞”、“妄人”、“万金油”、“野狗们”、“候补汉奸”……之类的尖酸刻薄之辞到处泛滥;动辄将中国的学者说成“一无所知”、“不学无术”、“连最简单的英语句子都读不懂”……

事实上,方舟子曾经在《北大哲学系副教授苏贤贵的谣言和妄言》一文这样描述过北大哲学系:“北大哲学系这些吃哲学饭的人,从吴国盛、刘华杰到苏贤贵,却连正常人的思辨能力都不具备,北大哲学系干脆改叫弱智系算了,否则,乃是对‘哲学’一词的侮辱。”

有趣的是,记者在查阅有关方舟子的资料及采访过程中发现,即使是方舟子的论敌,大多对其在学术科学领域的“打假反腐”表示肯定乃至敬佩。但是,这并不能消解一些人对方舟子现象感到的困惑。

在方舟子辞去《新京报》专栏作者事件后,天涯社区一位网友发出如此疑问:

10年前的方舟子,是单纯的;5年前的方舟子,是激情的;现在的方舟子,是暴戾的。谁知道5年之后,10年之后会怎样?

在第三节比赛中,爵士队打出了一个小高潮。爵士队球员斯奈德甚至跑到了火箭队的替补席面前示威,这种表现也激发了火箭队球员的怒火。本来就性子火爆的苏拉在赛后毫不犹豫的揭了斯奈德的老底

苏拉赛后表示:“你不能在NBA中做这样的事情。我还记得,在我们和爵士队的上一场比赛中,斯奈德还向我们的一个球员(琼-巴里)发表了一些种族歧视言论,我可不能袖手旁观。”

火箭随后就重新将领先优势扩大到了8分,并以这样的优势进入了第四节。虽然之后斯隆马上把斯奈德换下并好好的教训了他,但是火箭队的队员还是不依不饶。麦蒂赛后表示:“他的行为激怒了我们。这有点对我们不尊重。我认为这个应该被吹技术犯规,但是裁判没有这么做。这激发了我们,我们站了出来,并取得了足够的领先优势,这场比赛基本上已经结束了。”

斯奈德赛后则辩解道:“我当时并没有针对任何人,那更多的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我并不是有意冲过去的,我只是对自己的那次得分太激动了。我很高兴教练将我换了下来,并对我说了那番话,我会接受他的教导的。”

从圣安东尼奥到盐湖城,火箭队同样面对对方的压力,但是却得到了完全不一样的结果。本场比赛拿到了16分,7个篮板和5次助攻的麦克-詹姆斯赛后表示:“我们保持了自己的沉着。在圣安东尼奥的时候,当对方将压力加大的时候,我们就崩溃了。今天,当他们给我们施加压力的时候,我们一直打出了自己的风格,并保持了自己的一贯性。”

接下去一场比赛火箭将客场挑战开拓者,他们是否能够继续保持一贯性呢?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