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汉越狱18年隐姓埋名当和尚

2018-05-04 03:19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中新网10月2日电据凤凰卫视报道,印尼巴厘岛大爆炸三周年前夕,巴厘岛10月1日又发生连环爆炸,至少30多人死亡,120人受伤,死伤人数尚在不断上升之中。印尼总统苏西洛指事件是恐怖分子所为,承诺会将凶徒绳之于法。

苏西洛早前曾警告九、十月是恐怖袭击频仍的季节,呼吁加强保安,但恐怖分子仍撕破当局保安网,令印尼旅游重镇再次浴血。

综合海外媒体消息,第一起爆炸发生在格林威治时间12时(北京时间晚上8时),巴厘岛金巴兰滩一间海边咖啡店前不足一百米的范围内突然发生两宗爆炸,目击者指爆炸现场邻近当地四季酒店。数分钟后,巴厘岛著名海滩度假区库塔一个购物中心的餐厅亦发生巨爆,两地相距大约三十公里。

法国大使馆职员表示,事件至少造成三十二人死亡及一百零一人受伤。医院工作人员证实,死者包括一名日本女子,伤者包括四十九名印尼人、十七名澳洲人、六名韩国人、三名日本人及两名美国人。英国外交部官员说,一名英国人在事件中受轻伤,英国驻印尼大使除赶往巴厘岛外,亦从香港及伦敦调派两队快速应变小组到当地善后。

印尼外交部发言人纳塔里加瓦表示,三宗爆炸相距时间只有约十分钟。不过,当地电台引述目击者称,两处地方昨日发生了多达四宗爆炸事件。

苏西洛谴责巴厘岛的爆炸事件,并已启程前往该岛视察和召集保安高官进行紧急会议。苏西洛表示,事前收到恐怖分子想下手的情报,又警告印尼或会发生更多袭击,呼吁人民提高警觉。

苏西洛近日曾表示,恐怖分子看来喜欢在九、十月下手虽然他已在八月二十九日,下令各部门在未来两个月加强保安工作,但旅游胜地巴厘岛昨仍难幸免,发生连环爆炸。

体育讯自从加盟曼联后,韩国球星朴智星给人的印象是勤奋积极,但也仅此而已,对埃弗顿的首战给人以惊喜,不过随着赛季展开,他的实质性战果并不多,进球和助攻方面均无贡献。不过在本轮3比2击败富勒姆的比赛中,朴智星却有了惊人的爆发,曼联的三个进球均来自他的创造,韩国人用“助攻帽子戏法”实现了某种质变。

“充满了活力,创造性十足,那次巴恩斯式的突破奔袭打破了对手的整条防线……”比赛后,《曼彻斯特晚报》对朴智星评价颇高,所谓的“巴恩斯式奔袭”指的是韩国人获得点球的那次突破。第16分钟,弗莱切尔直传前场右路,朴智星背身将球向一侧一拨,直接晃过了第一名扑抢的对手,带球斜向冲刺,先是在两名后卫的夹缝中加速突破,随后冲入禁区,被沃尔茨放倒获得点球,并由范尼主罚命中。此前曼联0比1落后,富勒姆的气势正盛,朴智星的这次突击彻底打消了对手的气焰,起到了扭转战局的关键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长途奔袭从中场右边路直到点球点附近,跨越了近40米的距离,前后突破了三个人的防守,朴智星的个人突击力展现无疑,曼城晚报将朴智星比作了英格兰中场突破高手巴恩斯,1986年世界杯上,巴恩斯替补登场后突破两人下底,传中助攻莱因克尔攻破了阿根廷队大门,被奉为个人突破助攻的杰作,另外在1984年英格兰2比0胜巴西的友谊赛中,巴恩斯还有过连过四人攻破桑巴军团大门的杰作,也被奉为经典,朴智星的这次演出颇有点当年英格兰传奇中场的气势。

好戏还没有完,朴智星甚至在上半时短短45分钟里就完成了助攻帽子戏法。2分钟后,他在禁区外接到吉格斯的分球,不停球一脚将球塞入禁区,这记直传犹如犀利的手术刀再度划开了富勒姆防线的空档,鲁尼单刀直入,轻松的打入了反超的进球。赛后,弗格森将这脚传球形容为“出色”,韩国人捕捉空档的能力甚得他的欣赏。

第45分钟,朴智星的嗅觉又起了关键作用,他敏锐的抓住了对手的身后空档,反越位成功形成单刀之势,面对出击的门将,他没有贪功,将球横敲给跟上的范尼,让后者面对空门打进了这个赛季以来最轻松的进球。从0比1到2比1,从2比2到3比2,每当曼联陷入被动,朴智星都能适时的站出来,给队友创造出机会,如果评选本场的关键先生,无疑非韩国人莫属。

“朴智星的表现非常优秀,这个小伙子一上来就显得令人畏惧,他在无球时候的跑动和对空档的敏感太棒了,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并不多见。”弗格森赛后盛赞朴智星的发挥,在范尼和鲁尼联手攻入3球的比赛后,单独夸赞另外的队员,很显然弗格森清楚谁是这场比赛的最佳。

朴智星到底是靠什么特点在曼联站稳脚跟的?自从他到队后,弗格森和几名队友都不约而同的提到了韩国人的长项。“他的跑动和渗透能力很出色,是我们前场选手的一个极好补充。”弗格森评价朴智星时曾说。不仅是主教练,两名竞争者也对朴智星的特点很欣赏。“后卫们不喜欢对手向他们身后冲刺,朴智星展示了他在这方面很擅长,尤其是发现空档……”吉格斯说,本场比赛威尔士人和朴智星一左一右出任442新阵型的双翼,结果曼联打出了两翼齐飞的效果,又找回了昔日犀利的边路进攻。特别是韩国人对空档的敏感令人印象深刻,三个进球都是这方面特点的体现,“见缝插针”的功夫得到了集中展示。

政府应当借治理矿难频发、制止“官煤勾结”的时机,加快煤炭行业的市场化改革

此前一个月,8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向全国发出《关于坚决整顿关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和非法煤矿的紧急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凡已经投资入股煤矿(依法购买上市公司股票的除外)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国有企业负责人,自《通知》下达之日起一个月内,即9月22日前,必须撤出投资,逾期不撤出投资的,依照有关规定给予处罚”。

今年8月7日,广东省兴宁市大兴煤矿发生特大透水事故,造成了123名矿工死亡的严重后果(参见《财经》2005年第17期“追问兴宁矿难”)。事故调查组随后发现,当地部分领导干部在发生矿难的大兴煤矿中拥有相当大的股份;尤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名月薪仅数千元的警察,竟拥有大兴煤矿价值高达近3000万元的股份。

据广东省纪委此后公布的情况,大兴煤矿“之所以置省政府的三令五申于不顾,长期顶风违法开采,与该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的个别领导和少数工作人员收受矿主的钱物、违规为其发放生产许可证、放弃监管密切相关”。

兴宁矿难之惨烈,令其背后的“官煤勾结”之弊显得异常刺目。事实上,这并非广东所独有;在煤炭市场行情转暖的近几年,“官煤勾结”迅速蔓延并渗透于整个煤炭业,成为众多中小煤矿生存的潜规则。

与此同时,矿难频仍也成为近年来煤炭行业挥之不去的阴影。在有关部门各种政策密集出台的同时,矿难频次及死亡人数仍然呈上升势头。

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下称国家安监总局)统计,今年1月1日至8月21日,共发生特大矿难事故33起,死亡951人,同比分别上升43.5%和134.2%;事故范围涉及17个省区市,其中山西六起,贵州四起,河南、重庆各三起。

然而,兴宁矿难发生仅半个月后即出台的国务院《通知》,尽管本着“既往不咎”之处理原则,试图促使更多的官员主动纠错,实际效果却并不理想。

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截至9月22日,内蒙古无一官员撤资,甚至有官员宣称“宁不当官,决不撤股”。兴宁矿难发生地广东以及河北等地,主动撤资的也为数寥寥。

9月26日,国家安监总局公布的最新情况显示,据贵州、湖南等九个省的不完全统计,共497人登记从煤矿撤出投资,其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325人、国有企业负责人172人;截至9月25日晚,27个省级单位向国家安监总局汇报了有关清理情况。

目前,几个省份清理工作的最后期限已有所延迟。其中,内蒙古将这一日期延至10月10日,河北、河南也分别将撤资的最后期限宽限至9月30日和10月10日。

“官煤勾结是腐败的一种具体表现形态,打击官煤勾结就是在反腐败。对于这项工作,我们要有做长期而艰苦的斗争的思想准备。”国家安监总局新闻发言人黄毅告诉《财经》。

“官煤勾结”并非煤炭行业的新问题。山西省代省长于幼军9月19日在部署打击非法违法煤矿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上表示,“‘官煤勾结’具有长期性、复杂性、顽固性和隐蔽性,严厉打击非法违法煤矿,牵涉的利益关系盘根错节,阻力很大,难度很大。”

“官煤勾结”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是党政干部和执法部门的国家工作人员以多种形式参股分红,和矿主结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二是收受矿主的贿赂。参股分红又以“干股”为多,即并无实际出资行为而持有的股份。

由是,“官煤勾结”具有相当的私秘性——官员即使直接投资,也多以家属的名字登记,有的干脆就是化名;而“干股”几乎不会登记在册,一般是在煤矿主的名下——所谓“你知我知”,高度默契。清退工作的实际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在“官煤勾结”中广受指责的,除了“官”,还有“煤”老板们。据煤炭行业人士介绍,“官煤勾结”在煤炭产业向私人开放后出现,并日益成为普遍现象。在日渐高涨的对“官煤勾结”的批评声中,煤矿产权的放开渐成被抨击的对象——“煤炭业在完全属于国有的时候,从来没有过‘官煤勾结’,也没有这么多矿难……都是市场化惹的祸。”

对此类诟病,煤炭专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钱平凡指出,“官煤勾结”并非祸起市场化改革,问题恰恰是市场化改革进展缓慢、没有到位所致。

中国的煤炭行业长期处于垄断状态。1996年,国家确定了“矿产资源属国家所有,实行有偿开采”的原则,矿业权市场化改革由此上路。但是,资源市场的真正放开不仅仅是允许矿业权流转,还应构建以市场为主导的资源价格形成机制。由于《探矿权采矿权招标拍卖挂牌管理办法(试行)》出台仅两年,以及相关政策的缺失,矿权一级市场仍然处于扭曲状态,从而导致二级市场的真实市场价格难以形成。

2003年,全国新设立采矿权2.44万个,是当年通过二级市场转让而来的近60倍。由是,更多的矿权转让以非市场价格进行,定价多处于“灰色地带”,寻租行为相应而生,且愈演愈烈。

“如果(采矿权)都以公开招标的做法进行出让,‘官煤勾结’就不会如此大行其道”。钱平凡认为,正是当初国有煤矿从国家手中获取资源是以非市场化的、行政划拨的方式,低价甚至无偿,才导致“官煤勾结”盛行,一些私人资本以很低的代价进入需要高投入的煤炭产业。

矿权一级市场难以形成,与煤炭行业的现状紧密相关。我国煤炭行业呈现高度两极分化的产业布局。一极,是以“小、散、滥”著称的小煤矿;另一极,则是大型煤炭企业国有资本“一枝独秀”。国有煤炭企业尽管近些年进行了公司化改革,部分优质企业海外上市,但总体而言,大型煤炭企业鲜有外部资本进入,重组改制迟缓。

中国能源研究会研究员吴钟瑚分析指出,煤炭资源的开发需要一个严格的准入制度,如技术、管理条件和资金实力等的要求。目前这方面的制度还不完善,国内的矿权审批很多带有随意性。而待准入以及安全监督制度等建立健全后,国家面临的就是如何确保有效监管的问题。

钱平凡则认为,国有资本的退出,将有利于政府部门在监管职责上的清晰,腾出手来抓安全监管和环境保护,制定煤炭资源的合理开发规划;且可以通过出售股份换来的资金,解决国有煤炭企业安全历史欠账的遗留问题。

除了有关部门的“清退令”,为治理“官煤勾结”,一些地方政府近来再度启动针对小煤窑的全面治理,其中不乏以行政手段对其强行关停者。对此,有专家建议,应启动以产权改革为标志的全行业深层次改革,以市场的手段实现煤炭产业的优胜劣汰、合并重组,实现煤炭安全生产的治本求变,从而有力斩断“官煤勾结”。

市场化手段的合并整合和以行政手段人为做大,虽然都可以使煤炭企业在形式上“变大”,但两者的实际效果并不相同。

在市场化并购活动中,尽管可能出现“蛇吞象”式的中小型企业收购大型企业的案例,但是,政府可以较为客观地对收购者的各个方面进行评估,包括安全生产水平;国家安监部门也可以对企业提出较高的安全生产要求。当它收购了效益不好、安全设施较差的其他煤矿时,也会致力于提高后者的安全生产水平,因为一旦被收购者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将会影响到整个集团的生产。

反之,以行政手段为主导的合并重组,尽管收购者的规模较大,但其经济实力、生产效率、安全生产水平却未必较高。此外,行政主导的整合多以地域来划分,政府和地方安监部门对于收购者的各项要求,包括安全生产水平,可能因此大打折扣;收购主体貌似庞大,却并不能降低安全隐患。同时,这种人为的捏合,其结果往往是“换汤不换药”,无论对收购者还是被收购者,在各个方面——包括安全生产水平,都不会产生明显的影响。

“官煤勾结”导致的后果是无监管,所警示的也恰恰是政府在安全监管方面的职责所在。政府应当借治理矿难频发、制止“官煤勾结”的时机,加快煤炭行业的市场化改革,从而使“官煤勾结”失去土壤,使煤炭企业真正实现有效益的规模化。

中新网10月3日电据美国侨报报道,针对有媒体报道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称台湾为“主权国家”,美国国务院日前指出,美国继续信守三项公报以及《台湾关系法》,反对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同时鼓励两岸对话。美国政府表示,此一立场没有改变。

麦克莱仑表示,美国有关台湾的政策维持不变,且美国总统布什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9月13日在纽约会谈时,布什也重申了美国立场。

布、胡会面后,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洲部门资深主任葛林表示,布什告诉胡,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不变,此一政策以“三项公报、台湾关系法、反对任何一方片面改变现状、不支持台湾独立、对话能够延伸到台北与北京间”为基础。

新闻总署此一讯息并未说明麦克莱仑谈话的时间及场合,不过显然是对拉姆斯菲尔德的谈话加以澄清。按拉姆斯菲尔德在8月23日的记者会上答覆问题时说,有关台湾对美的军事采购,“我一向认为,国家,主权国家必须自己决定怎么做…如果他们决定不做,或者他们决定要做,那要取决于他们”。拉姆斯菲尔德的意思是,这件事要由台湾自己决断。不料有人拿“主权国家”一词作文。

中国台湾网10月3日消息蒋经国子、台湾“立委”蒋孝严,积极争取成为明年的台北市长候选人,他在10月1日播出的香港电台的节目中畅谈了自己的想法。

蒋孝严表示,明年台北市市长选举,马英九不能再选,台北市不可以再失掉,台北市如果被民进党拿走的话,2008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就会有困难。

至于如何在台北市得到支持,蒋孝严认为:“首先,你要参选让他们知道你是来服务的,要做的官我也做了差不多,现在是需要把台北市市长的位置守好,这是一个使命。”

“我觉得担任台北市市长是要有政策与责任,要把台北市可居住的层次提高。台北市在进步,马英九先生也做得不错,但是我觉得这并不是在几年内可以做好的,一定要往前去提升。”他说。

外界曾有评论说,马英九接任中国国民党主席后,疏忽了台北的市政。对此,在7月的国民党主席选举中支持王金平的蒋孝严称,马英九应该是市长兼主席,这样的比例在他的工作上才是正确的,而且他可以倚重党的秘书长去处理党的事情。

蒋孝严认为,现在国民党最重要的是团结,要是只改革而不团结,这党是不行的,先团结才改革比较切合实际。

在谈到对两岸关系进展有何期许时,蒋孝严表示,第一是要和平,第二是共同发展。在两岸关系上,很多事情是人民在做,但是政府还是必须参与。

蒋孝严说:“‘独’在台湾是很敏感,我们强调统一之前,我们要强调‘统合’,社会、经济的交往都已经发生,统一就会水到渠成。”

关于包机问题,他说,要把包机变成节日化、周末化,这是为了台商而设的包机,经过两次之后,对象不只是台商,他现在推动的是观光包机。现在大陆的意愿很强,问题是卡在民进党,希望有所突破。

他表示,“三通”问题对两岸来说是很重要的,而民进党很多作为,包括在包机问题上都是被动的,“如果他们不做,那我们只好期盼在2008年把政权拿回来,由我们来做。”(言恒)

科技讯北京时间10月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YoshioUtsumi近日表示,该组织已经作好从美国手中接管互联网的准备。

YoshioUtsumi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已经作好充分的准备,随时都可以接手互联网管理权。国际电信联盟具有丰富的通信行业经验,完备的组织结构,以及同各国政府或私营机构密切的合作关系,因此是管理互联网的最合适人选。”

美国政府一位高级官员本周四拒绝了将互联网根服务器移交联合国组织的提议,重申美国仍将继续行使对互联网的管理职权。美国负责协调国际通信和信息策略的官员大卫-格罗斯(DavidGross)表示:“我们不会同意由联合国管理互联网,很多国家希望互联网由联合国管理,但我们认为这无法接受。”

联合国世界信息社会峰会将于今年11月在突尼斯举行,美国和欧盟都在日内瓦举行的最后一次预备会议上表明了对互联网控制权的态度。在本届联合国世界信息社会峰会上,互联网根服务器应当由谁控制将成为一个重要议题,各国都希望能建立一种公平的互联网资源分配方式。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