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当局称核准陈云林赴台参加国共论坛有困难

2018-05-05 14:06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瓜达尔港是中国在巴最大的建设项目,是中巴友谊的标志性工程。核电站项目更是占据了穆沙拉夫此次访华日程的重要位置。中国曾帮助巴基斯坦修建了恰希玛核电站,而穆沙拉夫这次来,是希望中国再帮助兴建两座核电站。

瓜达尔港和核电站这两大项目都属于中国政府的援建项目,由巴基斯坦政府的正规军负责保护实施项目的中国工程师,可谓戒备森严。据悉,自2004年5、6两个月瓜达尔港连续发生针对中国工程师的袭击事件后,引起巴方高度重视。穆沙拉夫曾先后两次召集由情报部门、安全部门以及军方相关负责人出席的高层安全会议,专门研究制定瓜达尔港项目的安全保卫措施。

随后,一个以保护中国工程师为目的的海陆空立体安保体系建立:巴方陆续派出500名边防部队和150名海军陆战队员,组成陆上安全力量,布防在中国工程师居住的营地、港区和码头工地以及周边制高点,并负责瓜达尔机场、水库以及瓜达尔港通往外面的主要道路沿途的安全保卫工作;两架直升机终日在瓜达尔港海域上空巡逻,在对恐怖分子形成威慑的同时,也能担负起突发事件的紧急救援工作;巴方还特意派装甲车进入施工现场,规定所有中国工程师到港区外活动必须乘坐装甲车。

至于铜矿、水电站等中国参建的商业项目,因为往往位于远离都市的深山、河畔或荒漠地带,容易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加上参建项目的中国工程师多由负责项目建设的公司自己出钱聘请保安、警察保护,安全系数也相对较低。

当然,恐怖分子不会直接袭击中国工程师的工作区或生活区,毕竟参建这些项目的中方员工一般都在100人以上,工作和居住的地点相对集中,也极为封闭。因此,中国工程师在上下班或外出购物的路上,就成为恐怖分子下手的黄金地段。如此次事发地就是合肥水泥设计研究院负责建设的日产3000吨的水泥生产线,就属于这种情况。

此外,所聘请保安的管理也需要加强。目前中国驻巴各单位的保安均来自当地的保安公司,有些保安素质不高,遇到袭击事件先自己弃枪逃跑。可如果要由中方出人进行保护,也有很大的麻烦,持枪就是一个问题——击毙歹徒倒还好说,试想如果误伤无辜,其后果不堪设想。

此次中国工程师巴基斯坦遇害事件的重要疑点之一,就是平日随行的保镖在中国工程师遇袭时不知所终。这也说明有的驻巴公司安全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还不够强。

同样在2月15日,距出事现场不远的地方,另一家中国公司,中冶公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的3名中方工程师乘车从卡拉奇去那边的工地。但是,他们加上巴方司机一共4人,前后却有10名荷枪实弹的巴方保安人员分乘两辆车进行严密的保护。

中冶公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卡拉奇办事处经理袁俊珍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说,公司非常重视员工的安全保护工作,从不麻痹,有关安全保障的制度一直执行得很好。该公司自进驻俾路支省3年以来,积极主动发展与当地政府和部落的关系,与当地人民分享利益,受到当地居民的拥护和爱戴,有些风吹草动,当地人都会向他们通风报信。

袁俊珍还说,15日那天下午3点多,她们公司的那3名工程师还经过了出事的胡布镇。当时镇上正举行游行,很乱,但由于中国工程师有10名保安人员贴身保护,在镇上停车购物都感到很安全。

在巴基斯坦的官方语言乌尔都语中,“中国人”和“糖”是同一个词。所以巴基斯坦人喜欢说,中国人是天然“蜜友”

国际先驱导报前驻伊斯兰堡记者张宁报道中巴两国政府在形容双方关系时,最喜欢用“全天候友谊”这个词。从我工作中与巴基斯坦各级政府部门打交道的情况看,这个描述恰如其分。

由于两国长期形成的友好关系,巴基斯坦各部门对中国记者照顾有加,在采访与其它方面都尽可能提供方便。

很多时候,一张中国人的面孔就是记者最好的名片。经常出入政府部门采访,难免有时忘带证件,这时只要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往往可以换取有关人员的放行。一旦有突发事件发生,中国记者还可以凭借自己的身份获得采访的优先权。

2003年初,伊拉克战争打响之前,巴基斯坦全国不断爆发“反对美国发动对伊战争”的游行示威。在首都伊斯兰堡的一次示威活动上,民众开始焚烧美国总统布什的模拟人像。巴警方可能是担心事件报道出去有损巴美关系,所以封锁现场,不让记者去拍照。我手拿相机直冲烈焰而去,被一个警察伸手拦住了。我告诉他:“我是中国人,是兄弟。”警察犹豫了一下,终于说:“你是中国记者,你可以过去。”

2003年11月,穆沙拉夫总统访问中国之前,曾接受中国媒体驻巴记者的联合采访。当天,我们在总统官邸等候的时候,发现总统正在接受韩国媒体的采访。总统的新闻官很担心我们有意见,特意认真解释说,总统亚洲之行的首站是韩国,所以才先接受韩国媒体的采访;另外,给韩国媒体的时间将少于给中国记者的时间等等。

再说说民众间的友谊。巴基斯坦民风淳朴,很多老百姓并不了解两国友好关系的由来与渊源,但仍然对中国人非常友好。

住在我隔壁的一家人,总在每年伊斯兰教重大节日——宰牲节来临时,给我们送来羊肉或者手抓饭,我们也往往以糕点回赠。其实,这样的风俗,一般仅限于伊斯兰教众之间。但这家主人说:“因为你们是中国兄弟,所以我们也把你们当作教内朋友一样对待。”

在巴基斯坦国家邮局工作的马吉德,是我在该国工作期间最好的朋友。曾经在河南郑州一所学校当过英语老师的马吉德,并不排斥西方文化,我们还经常在一起欣赏美国流行音乐,去伊斯兰堡的西餐厅吃饭。马吉德年过六旬的老母亲,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都会亲切地把右手放在我的头顶,按照伊斯兰教的风俗为我祈福。我也发自内心地珍视老人的这份情谊,总是叫她“妈妈”。

事实上,在巴基斯坦,对中国人的友好在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伊斯兰堡的一个菜市场,卖菜的小贩都可以用简单的中文交流。每当他们用奇怪的腔调说起“土豆”、“西红柿”、“一公斤”这些词时,我都会和他们一起开心地大笑。

有时,国内的朋友来访,我会陪着到首都的一些景点游玩。总有热心的当地游客上前要求与中国朋友合影,让朋友受宠若惊。其实,一位同在巴基斯坦的中国记者同行曾说过,在这个国家,中国人常常可以享受到明星般的待遇。

巴方最近酝酿的“两个走廊”与之前中国获取对外贸易出海口的意图不谋而合,但需要解决的不只是安全问题和恐怖袭击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林若望报道2月15日中国在巴基斯坦的工程技术人员遇袭身亡,类似事件发生已不止一次,到底对中巴关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在巴基斯坦工作、学习、生活的中国公民很多,我不认为因为这个事情所有在巴基斯坦工作的中国人都要撤回到国内。”2月16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南亚研究室赵干城主任认为,虽然发生了袭击事件,但“对中巴传统友好的政治关系影响不大”,而且中国“政府层面上的援建项目也不会退缩”。

相反随着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2月19日至23日的到访,随着13份双边协议、备忘录的签署,中巴之间将展开更大规模的合作。

此番穆沙拉夫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谈时提出,巴方希望中方充分利用巴的地理优势,把巴作为在本地区的贸易和能源走廊。赵干城认为“两个走廊”是此次中巴就合作方面会谈“最令人瞩目的”。

所谓贸易走廊,可以借用2005年4月穆沙拉夫在一次出访中所说的话:“巴基斯坦正在成为地处内陆的中亚、南亚、快速发展的中国西部和海湾地区的贸易中心,所有这些地区的贸易都需要通过巴基斯坦进行”。

而且,巴基斯坦可以提供给中国的贸易走廊并非完全地理意义上的,在去年于上海举行的一次双边研讨会上,巴基斯坦商务部长胡马雍·阿卡塔·汉提出巴基斯坦可以成为中国纺织品的出口“捷径”。他解释说,西方国家对巴基斯坦的贸易壁垒很低,中国的企业完全可以利用巴基斯坦这个出口平台,避开贸易壁垒,向欧盟、美国等国出口纺织品。不过巴方希望中国企业采取把一些纺织产业转移到巴基斯坦,加工出口。

能源走廊则是目前巴基斯坦手中握有的“大牌”,据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傅小强研究员介绍,至少有四条拟议中的油气管线都需要经过巴基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有可能加入)、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印巴提出加以延长到中国)、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沙特—巴基斯坦—中国。

用傅小强的话说,巴基斯坦提出的走廊计划与中国援助建设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的目的是“不谋而合”。出于中巴友好关系以及使中国西部省份能够获得一个较近的对外贸易出海口的考虑,中国于2001年作出了援建瓜达尔港的决定。

瓜达尔原是位于巴基斯坦俾路支省阿拉伯海边上的一个渔村,距伊朗边境只有72公里。更具意义的是,瓜达尔离波斯湾的距离也不远。它位于这块具有战略意义的水域的咽喉处,距运送全球石油的主要海上通道霍尔木兹海峡只有大约400公里。

巴基斯坦的走廊计划无疑有助于这条战略通道真正发挥出“中国对外贸易出海口”的作用。据巴基斯坦《商业纪事报》报道:中巴双边贸易2005年达到42.6亿美元,显然还远远达不到一条战略通道所能承载的负荷。

“巴方提出的走廊的确有很多优势,但转化为现实取决于很多因素,并不是领导人的一种提倡就能实现的,”赵干城说。

与停留在设想阶段的中巴铁路相比,作为走廊的载体,选择公路显然更为现实一些。巴基斯坦商务部长胡马雍·阿卡塔·汉曾在去年访问中国时介绍说,目前已有从瓜达尔到卡拉奇的快速公路,从卡拉奇通过巴国内的公路网,再由喀喇昆仑公路就可以直接从陆路通往中国的新疆地区,把巴基斯坦与中国的西部开发地区连成一片。(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穆沙拉夫访问中国四川,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考察中国西部大开发的成就)

这是比较乐观的说法,其实喀喇昆仑公路因为气候原因(一年中只有9个月适合通行)加上年久失修并没能起到像它在过去起到那么重要的作用。冷战时期中国遭遇封锁的时候,喀喇昆仑公路是中国与外界联系的非常重要的通道。不过最近有利好消息传出,据巴基斯坦《商业纪事报》2月18日报道,中国在巴基斯坦地震灾后重建国际会议上承诺将帮助全面修复喀喇昆仑公路,中巴签署了谅解备忘录,预计费用需180亿卢比,将主要由中国提供的软贷款(特点是利息低,还款期限长)来完成。

但安全问题还很让人头痛,瓜达尔港口的袭击事件再度敲响了警钟。近几年来,巴基斯坦已经不满足于中巴经济合作仅仅停留在政府援建项目水平上,而是特别希望发展民间对民间、私人资本对巴基斯坦的投资。虽说“瓜达尔袭击事件”不会影响政府援建,但赵干城认为“还是会对民间经贸往来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因为国内企业走出去势必考虑目的国的治安情况,而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在巴基斯坦遇袭遇害已经不只一次的发生。

巴多家媒体在穆沙拉夫访华之前都报道称,巴领导人不久前曾暗示可能建一条经巴基斯坦到中国的天然气管道。巴《国民报》2月11日评论称:“穆沙拉夫此访也极有可能与中国领导人谈及此事。如果中国同意,这条管道就不会受制于印度。”

穆沙拉夫所说的能源通道的确能给中国带来很多战略利益,不过专家意见认为,中方还需从长机宜。赵干城说,在南亚对话气氛日趋良好的大背景下,只单方面发展与某个国家的关系,会引起周边邻国很大的警觉,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议论。所以他建议在利用南亚能源通道的问题上,应该不限于中巴之间进行讨论,而是从多边着眼,在巩固与巴基斯坦友好关系的同时,加强和我们周边邻国的沟通,特别是印度。而且,赵干城认为在某些管线的合作上,中国也应该避免被一方做为牵制另一方的工具。

早报专稿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的辩护律师、卡塔尔前司法部长纳吉布·努阿米当地时间25日称,虽然对萨达姆的审判仍在进行,但萨达姆的死刑令已经在主审法官拉赫曼的抽屉里了。

努阿米在接受沙特一份报纸采访时表示,审判萨达姆的法庭是不公正的。努阿米说,拉赫曼来自伊拉克库尔德地区的哈拉比加,他在萨达姆统治时期曾两次被判死刑,但两次都被赦免。努阿米称,法庭没有透明度,庭审过程在播出时经过了编辑,因为庭审和电视播出有25分钟延时。他说:“法庭使用的麦克风都是遥控的。法庭完全被美国人控制,法庭有75名美国顾问,他们每个人的工资相当于所有伊拉克法官的工资。法庭的出入口也都由美国人控制。”(来源:东方早报)

中国台湾网2月27日消息陈水扁背弃了其多次承诺的“四不一没有”诺言,不顾岛内、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不顾台湾同胞的切身利益,于27日下午宣布:终止“国家统一委员会”和“国家统一纲领”。

陈水扁声称,作成上述“决议”是基于所谓“主权在民之民主原则”,并再次诋毁大陆用“非和平手段意图片面改变台海现状”。陈水扁同时并做出了所谓七点宣示,内容分别为拉拢美国,辨白自己“没有改变现状”,表白要继续推动“宪改”,以及加强防卫力量等,通篇充满了“台独”味道。

据报道,在台当局“国安高层会议”后,台当局“总统府秘书长”陈唐山和“国安会秘书长”邱义仁举行记者会,说明陈水扁的决定及与各方沟通的状况。

据报道,此前,针对陈水扁的“废统”举动,国民党、亲民党、台湾“无党团结联盟”组成的“在野联盟”今天上午先行举行联合记者会,公开呼吁陈水扁不要为了巩固个人权位,一意孤行,否则在野党“立法院”党团不排除全面反制、抵制,公开罢免陈水扁,甚至以“公投”方式“复决废统”。

报道称,虽然受到如此大的压力,陈水扁还是宣布终止“国统会”与“国统纲领”,此举必然引起台湾“在野联盟”的群起反制,届时岛内政治环境势必将进一步恶化。

另据报道,由于受陈水扁宣布“废统”的影响,今天台湾股市下跌了约300点。(云鹏)

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负责人2月26日就陈水扁推动废除“国统会”和“国统纲领”发表谈话指出,近一段时间来,陈水扁一再声称要废除“国统会”和“国统纲领”,并着手炮制方案,准备付诸实施,公然迈出全盘推翻“四不一没有”承诺的危险一步。这不仅标志着陈水扁政治诚信和道德人格的彻底破产,而且更进一步暴露了他预谋进行新的分裂活动,特别是要为通过所谓“宪政改造”谋求“台湾法理独立”铺平道路。陈水扁推动“台独”分裂活动步步升级,势必引发台海地区的严重危机,破坏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这充分说明,“台独”分裂活动是威胁台海和平的最大乱源。事实一再证明,陈水扁确实是台湾岛内、两岸关系、亚太地区的麻烦制造者。

据26日《纽约邮报》报道,1998年,前美国总统克林顿与25岁白宫实习生莫尼卡·莱温斯基的“拉链门”事件无疑是有史以来最轰动的政治性丑闻,也令克林顿差点被弹劾下台。多年来,克林顿一提到“实习生”就谈虎色变。不过8年之后,克林顿大约好了伤疤忘了痛,日前又开始在全美范围招募实习生,而且指明应征者年龄必须和当年的莱温斯基一样———也是25岁。

据悉,这一招聘广告是由克林顿创建的“威廉F·克林顿·基金会”在网上发布的。招聘广告称:“不论你是一名尚未毕业、或已毕业的大学生,只要你对我们时代的关键问题有着强烈的兴趣,克林顿基金会实习生计划将为你提供一个独特的机会,让你可以成长、学习和从事有意义的事情。”有趣的是,克林顿此次招募实习生时,明确要求应征者年龄必须是25岁———而莱温斯基当年和克林顿闹出丑闻时恰好也是25岁!据悉,克林顿此次招募到的实习生将被分派到哈莱姆总部、阿肯色州小石城克林顿图书馆、和马萨诸塞州昆西市克林顿办公室工作。

25日当《纽约邮报》就此电话采访克林顿办公室时,一名克林顿发言人表示:“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克林顿总统的这个基金会招聘实习生会让许多人感到吃惊。要知道,这是一个机构庞大的组织,为全世界超过25万名艾滋病患者提供治疗和药物———招聘一些实习生并不奇怪。”袁海(本报特稿)

新华网消息菲律宾新任海军陆战队司令26日透露,在马尼拉附近兵营与防暴警察对峙3小时的数百名海军陆战队员已同意遵从上级命令,这次抗议行动因而得以和平解决。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报道,菲律宾军方26日宣布原海军陆战队司令雷纳托·米兰达被解除职务后,一位海军陆战队上校在电视上号召民众保卫海军陆战队免受“侵犯”。此后大约300名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员在位于马尼拉郊区的陆战队总部举行示威,防暴警察封锁了兵营并且关闭了所有大门。但是几个小时之后,海军陆战队总部的大门又打开了,政府称已控制了局面。

另据法新社报道,菲律宾政府发言人27日针对上述事件表示,由于兵变阴谋余波未平,阿罗约总统将延迟解除紧急状态的时间。

菲军方近日接连挫败试图推翻政府的兵变阴谋后,阿罗约总统24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警方陆续拘留了数名涉嫌兵变阴谋的军官。在局势稍见平稳的情况下,阿罗约的一些顾问建议可以考虑解除紧急状态。但菲律宾政府发言人27日说,部分海军陆战队员的抗议行动表明国家面临的威胁仍未减弱。他表示,公众应该明白,解除紧急状态的时间需要延迟。(王洪波、万宏)

中新网2月27日电据美联社报道,巴基斯坦政府官员27日透露,当地时间2月26日晚,巴基斯坦东部两条主要天然气管道发生爆炸,爆炸现场引发熊熊大火,所幸目前无人员伤亡报告。爆炸已造成通向附近3座电站的能源供应中断。

当地警官马克斯多·哈桑说,爆炸地点位于巴基斯坦旁遮普省木尔坦市内以西约300公里处的沙瓦镇,爆炸将两条平行的天然气管道部分炸裂。爆炸发生后,两条天然气管道附近迅速燃起大火。消防人员闻讯赶到,奋战了6个小时,才将大火扑灭。截止记者发稿时为止,附近受影响地区的天然气供应还没有恢复。

据哈桑称,这次爆炸造成一条直径40厘米和另外一条直径75厘米的天然气管道破裂,破裂的深度大概为3厘米。(固山)

新华网消息:日本《读卖新闻》26日发表题为《伊朗外长访日让日本左右为难》的文章,认为面对27日访问日本的伊朗外长穆塔基,日本政府准备要求伊朗中止核开发。然而,因为日本有14%的原油依赖从伊朗进口,所以无法理直气壮地加入到强硬论调的阵营里去。但如果日本对伊朗的态度过于暧昧,不但会影响日美关系,还可能给朝核问题造成恶劣影响。目前,日本政府正在为如何敦促伊朗放弃核计划,同时又能保全石油供应和对美关系而一筹莫展。

文章说,2005年,日本从伊朗进口的原油占其进口总量的13.8%。对于日本来说,伊朗已经成为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原油重要来源国。如果日本被迫停止从伊朗进口原油,或者伊朗自行中止对日本出口原油的话,日本经济将遭受沉重的打击。2004年2月,日本还获得了位于伊朗西南部与伊拉克交接地带的阿兹德甘油田的开采权。该油田的原油储量预计为50亿至260亿桶,是中东地区最高级别的油田,油田正式投产以后,将成为最大的“日本油田”。如果伊朗和日本翻脸,并将开采权化为一纸空文的话,那将给日本未来的能源战略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