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天皇突改行程参观塞班岛韩国人纪念碑

2018-05-05 23:40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但他认为,高盛高华证券和中金公司存在区别:前者由高盛控制;后者背靠中国建设银行,摩根士丹利参与管理有限,其主导权仍在建行。不过,上述几家主体均对中国政府体系“吃得比较透”。

一位投行业人士透露,在前不久刚刚谢幕的中海油收购尤尼科过程中,高盛高华证券就发挥了牵线搭桥的作用,因为“高盛高华的人在国内的客户关系比较强”。

从时间上看,高盛高华证券在业务方面的进展迅速。而中金公司自1994年设立后,直到1998年才完成第一单业务。当然,其中也受大型项目需要更长时间做准备等因素影响。

在左小蕾看来,尽管高盛高华证券和中金公司一样,都可以开展综合类券商业务,但由于证券零售业务需要很多网点,从成本的角度考虑,它们没有必要去争低端客户。目前,中金公司旗下仅设有三家证券营业部,其目的是为了与自己的客户保持必要的沟通。此外,高盛高华证券、中金公司利用资本金做自营业务的可能性也不大。

目前,市场流传瑞银集团重组北京证券事宜已近收官;此外,里昂证券与湘财证券再度联姻也渐显眉目。

在业内看来,国际顶尖的投资银行陆续进来中国市场,中国市场等于引入了几条“快鱼”,他们今后将“慢鱼”都吃光的可能性存在。

2005年6月14日晚7时30分,不大的山城繁昌已华灯初上,整个街道都是热烘烘的,街道上只偶尔有人匆匆走过。

在县城的一个角落,六个年轻人显得与众不同,他们人人背后插着一把50多厘米长的大砍刀,在街灯照不到的地方转悠,显然是在寻找什么人。

这6人全部是芜湖郊区人,几天前,他们在繁昌街道与当地的几个年轻人发生冲突,吃了亏,今天,他们带着凶器专门来寻仇。找不到目标,这伙人变得看什么都不顺眼。这伙人中的“老大”,叫杨宏明,是个3天不打架全身都难受的主儿,他阴冷地说:“既然来了,怎么能就这样回去呢?找不到打我们的人,也要肇点事。”一直跟在杨宏明身边的刘刚、马承亮立即附和。

已是夜里11点了,白天疲惫了的人们已渐渐进入了梦乡,街道上的行人更少了。此时,一对恋爱中的青年男女走了过来,那个女青年特别漂亮。本来就想没事找事的6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都来了精神,走在前面的刘刚故意装着漫不经心地靠向那个女青年,就在他们擦身而过的瞬间,刘刚伸手向女青年脸上摸去。男青年义正词严地予以指责。刘刚并没有丝毫感到理亏,他骂道:“你老×!”说着就从腰间抽出砍刀。男青年本想一拼,但见对方人多势众,又都拿着刀,求生的本能使他狂奔到一办公楼下躲避。杨宏明等人不顾女青年的苦苦哀求,强行将女青年拉上出租车,7个人分乘两部出租车奔向芜湖。

尽管已经是深夜,但是接到报警后的繁昌县公安局立即高速运转起来。刑警大队大队长徐彤将精干力量调到大队集中投入侦查,根据报警人阿强提供的有关线索,刑警一路驱车追击,另两路沿途搜寻,但是半个小时过去了,刑警没有在繁昌到芜湖的路上发现可疑出租车。徐彤随即带领刑警与阿强乘车奔赴芜湖。

在犯罪嫌疑人那边,杨宏明很清楚,这个女青年在手上,对方很快就会上门,他说:“我们到弋江桥上吹吹夜风,等她男朋友来电话。”到了弋江桥上,杨宏明用女青年的手机拨通阿强的电话,威胁不准报警。

深夜1点,阿强按刑警的要求拨通了女朋友的电话,他知道,现在女朋友的手机肯定在对方手上。手机确实在杨宏明的手里,他接过电话后,对另外几个人说:“那个男的马上就到了,刘刚和丁文滔在弋江桥边看着这个女的,我们四人分头到奥林匹克体育馆门口去等那个男的。”

徐彤这边,授意阿强与对方通话,试探对方绑架女青年的目的,并确定在奥林匹克体育馆门口见面。几分钟后,马承华和吴建飞被抓。便衣刑警抓他们的过程,全部被躲在不远处的杨宏明和马承亮看得一清二楚,他们不知道带走马承华、吴建飞的人是不是警察,心里顿时害怕起来。

根据被抓的两个歹徒的交代,刑警立即来到弋江桥上,但是桥上早已没有一个人了,显然,歹徒已经将人质转移。已经快4点了,所有人都没有合一下眼皮,他们都在想同一个问题,人质被弄到哪里去了?

就在这时,刘刚给阿强打来电话,他已知道刑警来了。徐彤正告他,立即释放人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徐彤的话句句震撼着刘刚的心。清晨5点,刘刚按照徐彤的要求放回了被困6个小时的女青年。

放走女青年后,4人决定各奔东西,躲一段时间再说。7月21日,走投无路的丁文滔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官陡派出所投案自首。杨宏明不久也被追捕刑警在一个深夜抓获,马承亮、刘刚在繁昌刑警的全力追捕之下很快也落入法网。

在看守所里,几个穷凶极恶不可一世的歹徒面对高墙电网,终于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忏悔,悔自己的恶行,悔自己的无知,更悔自己是无法无天的法盲。

昨天,高新区公安分局宣布,已打掉这个在主城各区屡屡作案的聋哑人团伙,已有15人落网。令人吃惊的是,这伙聋哑人大多是被逼行抢的。团伙老大竟是一聋哑大学生,其用暴力和美色两种方式层层操控团伙,手下成员如果不能完成行抢任务则遭暴打。目前,警方正全力缉捕这名据称已有200万存款、生活糜烂的团伙老大及其他成员。

“啊啊啊”,13日晚,一聋哑人曾九(化名)跑到高新区公安分局,不停用手比划。民警找来纸笔,他在纸上歪歪斜斜写下:“我要举报,和我一样的人在抢钱。我知道他们住在哪里。”

警方与曾九短暂交流后,一个天大的案情展现面前:高新区乃至主城各区,1月至8月发生的数十起“拍车门”抢劫案都是由这一伙人所为。

警方一面调动警力准备行动,一面请来手语老师翻译。警方大致了解到曾九的情况。曾九通过手语老师示意:他与其他来自全国各地的15个聋哑人,都被人骗来重庆,“老大”叫他们去街上拍车门抢钱,抢不到钱就要遭打。曾九因为当天失手,没完成“任务”,被打手打得吃不消了,才想起来报案的。

十余民警出发围捕。但曾九到重庆并不久,不识路,他当晚带着民警在石桥镇六店子、双巷子等地焦急地转了近两个小时,才在渝州交易城背后找到了其团伙的暂住地。

那是一处四层楼房。曾九告诉民警,他们团伙住在4楼的一间房里,有30人,其中每5个男成员就有一个小头目管着。

民警立即包围楼房。等到支援力量赶来后,十余民警摸上四楼,踢开房间大门,将当时房内的15人全部挡获。

这些人被带回警局后,除几个头目拒不交代外,其余人对拍车门抢劫的事实供认不讳。

由于嫌犯都是聋哑人,警方忙请来4名手语老师,帮助突审。目前,这落网的15人已交代案件26起,其中有9起已被查实,形成证据链。

原来,1至8月,在高新区,几起重大的拍车门抢夺案,都系他们所为,案值已达数十万元,最多的一次就抢得11万元。

层层剥皮,团伙老大“小羊”也逐渐暴露出来。“小羊”在南坪、沙坪坝都早已留有案底。昨天,办案民警介绍,已确定“小羊”就是团伙老大,他是名大学生。他在我市以拍车门转移司机注意力的方式进行抢夺,已有些时日了。他学历高,人聪明,逐渐拉起一帮人合伙干。同时,他很残忍,“对犯了错的手下暴打”。

办案民警称,团伙下层成员几乎人人带伤,都是被小头目给打伤的,原因都是没完成“任务”。这些聋哑人抢夺到手,一般连包都不敢打开看,就直接上交给头目。每次得手,作案者最多分到50元钱。

部分小头目反映,“小羊”的银行账户上已有200万元存款,且其生活十分糜烂。小羊有两个老婆,大老婆为他生了个儿子,小老婆生的是个女儿。目前,高新区警方正全力缉捕这名团伙老大。

这个团伙内还有女性成员,地位特殊“小羊”荒淫无耻的利用她们来“管理”其他男性成员。

女成员虽也要上街去抢夺,但更重要的是为其他男成员“服务”。据落网嫌犯供认,“小羊”知道聋哑人找老婆难,他认为一味毒打也不是办法,于是,就想到这一丑恶的招术。

当男成员抢夺到一定次数和数额后,就有机会与一女成员发生关系。这样一来,没完成任务而被毒打的人也就一时忍了。

昨天,记者了解到,这个聋哑人抢夺团伙的成员,大多是被团伙头目从外地骗来的。

曾参与抢夺数次,涉案数万元的20岁聋哑人小张本在河南一家福利性塑料厂上班。

8月16日,重庆民警赶到河南调查,小张的父母竟不知道儿子已到了重庆。而工厂方面称,是小张自已走的。

小张用手比划介绍自己的遭遇。手语老师翻译后说,几名重庆来的聋哑人到他们塑料厂附近招工人,说重庆这边很好找钱。小张去应聘,立即就被录取了。但在前往重庆的火车上,“招工者”露出了本来面目,用手语告诉小张,去重庆就是去抢钱。

到了重庆,小张被弄到高新区,首先就吃了一顿毒打。他只好认命,学习如何抢夺,然后出门行抢。

警方介绍,团伙成员,大部分是从河北、河南、湖南、安徽被“招工”骗来的,还有一部分成员是随熟人入伙的。

警方介绍,在搜查这个团伙的暂住屋时,惊奇发现还有黑板、粉笔这类工具。团伙成员们供认,这些是小头目们用来教授新手如何抢夺的“教学用具”。

原来,第一次入伙的成员,还不能直接上街去行抢。而是先在“家”中打杂,同时,小头目“开课”,在黑板上教他们如何拍车门抢夺。

小头目先在黑板上画一个地形图,让新手铭记于心,然后再一步一步教授如何分工、如何逃跑等等。“理论学习”后,小头目们还将把新手拉出去搞“实战演习”,也就是找一辆报废轿车来演练。

一嫌犯供认,3月22日下午在科园四路技展中心处,参与作案,抢得一驾别克车男子现金1700元;8月2日,在石桥铺陈家坪水瓶厂门口,参与抢得一大众轿车女司机5300元。

5号嫌犯供认,他们8月10日在科园四路抢得6700元,次日又在富丽酒店旁抢得现金2500元。

7号嫌犯供认,他们8月13日5点半,在石桥铺石小路,拍车门抢得5000元;半小时后,在相同地点再次抢得1600元……目前案情正进一步深挖。

昨天,警方介绍了这伙聋哑人“拍车门”抢夺的作案方法,并提醒市民防范之道。

据了解,这个团伙除女性成员外,男性成员分成“组员———小头目———大头目”等级。一个小头目管5人,组员不能分赃,所有赃物上交给小头目,其中大部分赃物又上交给大头目,再层层上交给老大。目前,警方正在全力缉拿几名大头目。

按团伙组织结构,他们一般都是一组5人合伙分工作案。在堵车路段,先由两人在车流中,搜寻单独驾车又没锁门的轿车为目标。一个成员寻得目标后,把手放在头顶向另一人示意。

随后,一人上前“啊呀咿唔”拍驾驶室的车门,司机刹车想问个究竟。这时,另一个人趁司机分神之机,拉开副驾驶座一旁的车门,抢了车内的包就跑。

包抢到手后,这人立即跑到隐藏于路边的另一同伙成员前面,把包扔进这名接应者提的大纸袋中,接应者从容离开。警方介绍,他们的抢夺成功率约90%。

其实,防范方法很简单,司机上车后,首先锁好所有的车门,抢匪们就无机可乘了。

本报讯(记者林祺实习生黄梅)“我现在恨死那个男人了,我想把他千刀万剐。”今年22岁的张丽(化名)还没有结婚,但已经是个1岁孩子的母亲了。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如今,她再次和一个有妇之夫产生了暧昧关系。

张丽说,自己长得很漂亮,也正因为如此,她现在有些相信“红颜祸水”的说法了。1999年,只有16岁的张丽认识了某公司的主管人员徐某,一个30多岁的有妇之夫。沉稳的仪态、幽默的谈吐,成为了张丽的致命诱惑。

“当初我和他在一起时,他一直告诉我,他要和妻子离婚,然后娶我。所以,我一直死心塌地和他在一起。”和徐某在一起的5年中,他一直用“离婚”这个字眼来搪塞张丽,直到2004年,张丽怀孕。

谁知道,张丽怀孕3个月后,徐某不再来探望她。张丽开始了和徐某长时间的争吵。当肚子里的孩子6个月的时候,张丽和徐某分手了。我自杀的念头都有,为了孩子,我决定活下来。”

“我以前的脾气很温和,根本不会和别人红脸,但是,自从和他分手后,我开始变得急躁、惶恐。”张丽说。

今年初,张丽开始到外地打工,将1岁的儿子留给了爷爷奶奶。为此,张丽很内疚,“儿子生下来就没有父亲,现在,还得不到母亲的爱。”

但是,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张丽现在又遇上了一名有妇之夫,对方向她表示好感,张丽并不准备拒绝。“我现在都看开了,他是部门主管,和他好,我就可能得到好的发展机会。”

张丽说,等自己环境好点了,就把儿子接到身边,“但绝不会让他知道自己以前发生的事情。”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