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知渝:输球后不该骂姚明 火箭已经变成柳下惠

2018-05-06 06:23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3层600平方米的欧式独立别墅,前后附带游泳池的大花园,50平方米的超大客厅,30平方米的豪华主卧,书房、餐厅、健身房,都装饰得富丽堂皇。中央空调,卫星电视,背投彩电,按摩浴缸……应有尽有。记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误以为走到了北京、上海某个高档别墅区。

这是江苏省江阴市华西村“天下农民小区”内的一栋普通别墅。它的主人是年仅25岁的大学生梅振华。

梅振华是土生土长的华西村人。2004年7月,他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当年,他考上了研究生,也签了到上海宝钢工作的协议。但最终他都放弃了,而决定回华西村工作。他学的是冶金铸造,回来后先是在华西钢铁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2005年7月转任华西不锈钢公司副总经理,分管技术和设备。他对记者说:“华西村是干事的地方,我找到了用武之地。”

“是我的呀!我父母他们也有一套别墅,不过是华西第一代别墅,没我的好”,梅振华说,他的父母所住别墅是“火车型”,类似城市里的联排别墅。

“不要钱,村里分的。包括装修在内,村里都统一设计、建造和装潢。我搬进来时只是买些家具和电器。不瞒你说,家具和电器花了几十万,是父母支持的。”小梅说,“我没想到这么快分到别墅。不过和我一起回村的几个大学生,都分到了别墅,有的比我的还好。这一方面说明村里经济发展很快,另一方面也是重视人才。我们更要好好工作!”

小梅接着说,“华西每年每个村民的福利近3000元,包括吃穿用基本都解决了。大件商品,如住房、汽车也是统一分配,华西中心村基本上家家住上了别墅,户户开起了汽车。今年年初,村里也分我一辆‘宝来’。”

谈到自己的收入时,小梅说,“我2004年7月回来,每月工资850元,当年年终奖拿了7万元。当然,按华西的分配体制,7万元奖金大多要转为股份。以后我的收入就包括每月工资、年终奖金和股金分红。工作年头越长,收入越高。现在,村里每年年收入过百万元的人多的是。

“像我这样这两年陆续回来的有10多个,不少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呢。他们有的还带着大学里谈的对象回来,等于给华西又‘赚’了一个大学生。村里对我们这批大学生特别重视,基本上都安排在较高的管理岗位。这也让我们很有压力,一定要干好。总的说,大家都很有出息。干得不错。”小梅把我领到超大飘窗前,指指手说,在不远处的一栋别墅里,住着从南京大学毕业回村的一名女大学生,她的男友,当然现在已是她丈夫了,也一道来了华西。“我们这些回村大学生共同的感受是华西未来大有希望,我们个人也有前途!”

2005年8月,广东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不经意的一个行政公示制度造就了中国第一个官方血汗工厂榜单。到现在,仍有8家企业的问题没有得到纠正。这只是冰山一角。“如果真按违反劳动法就予以公示的话,珠三角大部分的制造企业就都要关门了。”广东省劳动厅的一位知情人士进一步透露,“各地欠的几乎都是农民工的钱,血汗工厂里流的几乎都是农民工的血汗,准确的说这是一张农民工的血汗榜”。

9月23日,广东省劳动保障厅(以下简称广东省劳动厅)公布了20家欠薪企业,这是全国范围内劳动部门首次进行此类揭露。这位知情人士私下透露,这张榜被外界称之为“血汗工厂榜”有些意外,当时依照厅里的规划,只是想对重大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行为的,及时向社会公布,进行公开曝光,增强社会监督效果。但没想到这20家欠薪企业一公布,也不知谁先说,“这不是血汗工厂排行榜吗?”这个榜单的大名就此迅速传开。

“这张榜单的作秀成分比较多,但总算还是一个进步”,一直关注中国外来工的生存状况的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分析道,“目前劳动法政策性比较浓,根本不能起到保护劳动者的效果,广东省劳动厅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血汗工厂榜?没有听说过,但是我觉得我这十几年确实是在血汗工厂博命。”33岁的余朝军躺在广州市职业病防治院已经8个多月,余朝军是来自佛山市三水二友饰品材料有限公司(下称二友公司)的农民工。

10多年除了普通口罩,没有任何保护地常年累月在粉尘、瓦斯、油气、废水弥漫的密闭车间里穿梭,使得余朝军患上了不治之症——矽肺病。矽肺病是我国目前最常见且危害最大的职业病。它由长期吸入含二氧化硅的灰尘引起,目前尚无理想的治愈方法,需要庞大的治疗费用,死亡率极高。

“两人在半米之内都看不到人影,没有休息日,请一天假要扣100块钱,只能半月白班半月夜班地轮着干。一天工作9小时,手时刻拿着10来斤重的铁夹具快速穿梭在机组之间,一天要走七八十里路,在废水和油气混合之下一个多月就能走坏一双雨鞋……”余朝军回忆说,“我们的维权过程很艰难,打官司没钱,找劳动、卫生部门,最后还是把情况转回厂里来。一些要求确诊的疑似矽肺病工人也被公司开除。”

“老板已经把厂里一部分资产转移到了肇庆,公司的600来名磨钻工人中,已查出27名矽肺病患者,近百名疑似病人。公司已停产几个月,我们也得不到正常的治疗。”余朝军说,“出来这么多年,老婆孩子都在广东,老家是回不去了,我们都对前景感到悲观。”

对此广东省劳动厅信访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承认,除了拖欠工资外,农民工很多投诉还集中在工作环境恶劣、缺乏劳动保护、超时疲劳工作现象十分严重以及由此引发的职业病和工伤频发。目前对于这些投诉,如果追得紧一点,这些企业主往往就一跑了之,或者转移资产,换一个地方很快重起炉灶。

“坦白讲,目前大家都不喜欢接关于劳动诉讼方面的案子,一场官司打下来,当事人觉得效果不是很好,律师也觉得没有效益。”广东金唐律师事务所的李信芝律师说,“在目前的局面下,劳动法和各种地方法规条例面对农民工权益的保护现实表现更多的是一种无奈和沉默。”

“现在的局面有点类似英国当年的圈地运动,甚至局面比这个还要糟。”刘开明博士说,20多年来,在GDP飞速增长,农村人口城市化过程中,农民工为国家经济的迅猛增长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经济飞速增长就是建立在对这一群体整体掠夺性的利用之上,而在很大程度上又将农民排除在再分配体系之外,无法共享社会进步的成果。小岗村的改革成果被停留在80年代。谈到外来工为中国经济所做的贡献,刘开明复述了一系列数字:国家统计局公布,2004年全国农民工月平均收入539元,而同期城镇工人是1335元,也就是说,雇佣农民工每人每月可以节省796元。全国因雇佣农民工而节省的开支相当于当年GDP的8.5%,大体相当于中国当年经济增长的速度,这还不包括福利、保险的节省。

深圳市总人口有1200多万,其中户籍居民只有171万,外来人口中80%是农民工。深圳64%的税收靠制造业,而制造业里85%的员工是农民工。中国农民工群体有2.5亿人,其中进入制造业的占30%,占全国出口加工制造业就业人数的68%,中国的进出口额11547亿美元,主要靠的就是制造业。

广东省社科院丁力教授认为,要彻底改善珠三角地区恶劣的用工环境,提高工人地位,需要政府调整经济发展模式,进行产业升级。

“农村无法养活这么多庞大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城市又没有合理的渠道接纳他们,解决这一矛盾可以借鉴国外的做法改善社会结构!”刘开明博士认为,世贸组织香港部长级会议最出风头的是韩国农民,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韩、日两国通过制度性安排使进城务工者转化为城市人口,并通过公平的教育缩小下一代与城市人口的差距,使得社会结构非常稳定,国家才能得以稳定发展。中国应该借鉴这两个国家的经验,给进城民工提供足够支付生活与教育花费的工资,他们下一代与城市人口的差距就会大大缩小。

而对于广东省政府的“曝光”举措,刘开明认为“血汗工厂榜”并不解决根本问题:“这是一个体制性问题,深层次的原因关键是要解决目前社会权力不平衡的现状,不能让农民工这一弱势群体继续白白牺牲下去。”

纽约交易所当日收盘时,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主板上市的民营企业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控股有限公司(Suntech,代码“STP”)的每股达到34.02美元。

其董事长兼CEO施正荣持有6800万股,也就是说,其最新身价达到了23.13亿美元,合计人民币约186亿元——远超福布斯2005年中国首富荣智健的16.4亿美元与胡润百富榜首富黄光裕的140亿元人民币。

此外,无锡尚德目前总股本1.45亿股,按1月13日股价计算,市值49.22亿美元,合人民币近400亿元,成为中国海外上市民企中市值最大的公司。

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总经理马杜说,“它标志着中国的民营企业第一次融入美国主流资本市场。”

2005年12月30日,施正荣曾在记者的提议下,在无锡的公司办公室打开电脑,对着公司股价,拿着计算器对自己的身价进行了统计。当时的结果是,16.8亿美元。

“这是我第一次计算自己股票的市值。”施表示,“别人都说我是富豪,但我实际上没有感觉到与以前有什么区别,股价起落无常,我还是得照常上班、出差,拿的也是工资。”

无锡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谈学明指出,尚德在纽约上市后,外界说施博士是一夜暴富。“这是片面的,没有看到施博士这几年创业的艰辛。”

2000年,在澳大利亚师从“太阳能之父”格林10多年的施正荣带着几十万美元回国创业。“现在想想风险还是蛮大的,当时要什么没什么。”

最初艰难时,尚德有两个月发不出工资,靠股东担保、银行贷款才渡过难关。当时一个10万元的工程合同,在建设过程中,款已预支一半的情况下,工程公司员工冲进他的办公室逼债,扬言搬走设备抵款。

让他更难过的是,他从澳大利亚请回的两名“嫡系”由于看不到希望而离开了。

2002年9月,尚德在无锡建成了第一条10兆瓦的太阳能电池生产线,其产能相当于此前中国太阳电池产量4年的总和。2003年6月、2004年初、2004年8月,施正荣又三次向董事会提交报告,建议扩充产能,并获得了批准。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是在正确的时候做了正确的事情,产能的扩充使公司赶上2001年来全球太阳能产业的飞跃发展。”

法国里昂证券(亚洲)在2004年发布了一份名为“火热的太阳能”的行业报告。报告称,“这个行业确实在咝咝发热,尽管它正在升空,但一点也不像泡沫,而是一个坚实可靠的投资目标。”

2005年7月,里昂证券(亚洲)再次发布太阳能行业最新权威研究报告,预计到2010年,全球太阳能产量将增长4倍、销售收入增长3倍、利润增长3倍。优势太阳能公司有巨大的成长空间,时间至少会持续到2008年,甚至可能会到2010年。“太阳能行业内的优势公司股价在未来2-3年内将至少有2倍的涨幅,某些情况下涨幅会更为巨大。”

2004年中到2005年4月,太阳能行业销售收入增长33%,税前利润增长85%,全球太阳能公司股票价格平均上涨133%。其中,Daystar公司股票上涨了519%、台湾茂迪(Motech)上涨了394%、德国SolarWorld公司上涨了336%。

一位对太阳能行业非常熟悉的投资人指出,尚德在国内虽然不是第一个进入太阳能行业的公司,但早期介入的几个公司由于当时全球市场还没起来,最终在战略上摇摆不定,而行情突然起来后,产能扩张又跟不上,失去了市场机会。

尚德介绍,目前其产品销售以出口为主,2004年、2005年1-9月出口分别超过总销量的92%、82%,市场主要集中在欧洲、澳洲、美国、东南亚等地区,尤其是德国。2005年1-9月份,采购达到或超过公司销售10%的大客户,包括ConergAG,IBCSolarAG,SolarWorldAG等。

“今年6月尚德产能将扩充到240兆瓦,年末将达到300兆瓦。”公司副总经理张维国说,“工厂天天加班,还是有货车等在工厂门口提货。”

但是,发烫的行业并不能保证每一家太阳能公司都能分享到行业增长的“蛋糕”。

“对于太阳能电池公司来说,目前甚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关键不是生产能力与销售问题,而是是否有足够的原材料供应——高纯度硅材料。”

里昂证券研究报告也指出,未来两年,硅料供应紧张是太阳能行业最主要的风险。如果其中某些公司无法获取足够的原料供应,将会造成盈利增长波动的风险。

尚德公司一位人士亦承认,原材料对太阳能公司的重要性犹如“粮食”一样。

不过,施正荣已经快人一步——早在3年前,当时原材料还不紧张,施就参与援建了两家硅棒切片厂,并无偿给予帮助。如今切片场则投桃报李,生产的硅片全部供应给尚德。

2005年10月,尚德又与德国一家太阳能原材料供应商达成一个10年期的长期供货协议。此外,尚德还与日本一家公司达成了一份2年期的供货意向,预计该供货合同将在2006、2007年足以保证30兆瓦、100兆瓦的产能。

招股说明书显示,在IPO募集资金中,约1亿美元将用于购买原材料或者预付定金;4000万美元用于扩充太阳能电池及组件的产能;2000万美元用于太阳能电池技术的研发。至2006年底,公司的太阳能电池产能将扩张一倍,达到240兆瓦。

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尚德以与原材料供应商签订长期供货合同、预付大量定金以及与行业内上游企业形成战略合作等形式,以满足产能增长的同时保证原材料的供应。

尚德招股书显示:2002年,尚德公司还处于亏损状态,2003年实现净利润90万美元,2004年净利润达到1980万美元,而2005年前三季度净利润高达2000万美元。

事实上,这也是尚德与那些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网络新贵们的区别所在——盈利大而增长快,私募阶段已经投资尚德的一位海外基金经理指出。“在网络热潮中,尤其是在第一波上市的许多互联网公司,当时卖的是概念以及未来的市场与收入。”

据该海外基金经理透露,预计尚德公司今年销售额不低于18亿人民币,利润将达到5000万美元左右。

“如今以施博士为标杆的太阳能高新技术企业是无锡的一张名片。”无锡市副市长谈学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公司发展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无锡市政府的帮助。”施正荣介绍,创业之初,为凑足800万美元的资本金,他曾在投资人门口苦坐三个小时,连个人都没见到。

正在那些拟出资公司犹豫不决时,当时无锡市分管工业的副书记甩一句话:“谁要是把施博士放走了,市委和市政府将追究其责任。”

于是,无锡国联、无锡高新技术风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小天鹅集团、无锡水星集团、无锡市创业投资、无锡山禾集团等纷纷出资。公司成立时,施正荣占25%股份,其中20%作为技术股,另外5%以现金支付。

而2005年初,无锡尚德扩张速度太快,依靠银行融资解决不了问题,必须打通资本市场。如果那些国有股东不愿退出,很可能影响公司上市计划。

于是,无锡市主要领导动员当初出资的国有企业退出。谈学明副市长接受采访认为,政府的风险投资分别取得了10-23倍的收益,远远超过了预期的回报,这种回报在国企中从无先例。

“政府的风险投资,进是支持,退更是支持,”他说,“无锡尚德的上市,政府并不仅仅赚了钱,而且在投资环境方面获得了更大的回报。”

2005年5月,正是国有资本的配合退出,使高盛、英联、法国Natexis、尤科、西班牙普凯等多家海外机构得以顺利入股尚德控股,这使得尚德变身为外商独资企业,为此后海外上市铺平了道路。

“从全球太阳能产业的整个背景看,在今后一段时期内,施正荣的首富之路将会稳定而比较漫长。”天道投资咨询公司总经理俞铁成认为,相比于之前频频落马的福布斯富豪,施是“白马富豪”。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