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丹之后谁继承飞人衣钵 五人入选姚明不被看好

2018-05-06 02:10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日本警方表示,他们认为这些女性可能都受到了涩谷的威胁。同时,警方也在涩谷家中搜出了一些催眠方面的书籍,并怀疑涩谷可能对这些女人实施了某种邪恶催眠。兰西

49岁的王宏伟去年以前是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周庄乡卫生院副院长。2005年年初,经修武县卫生局负责人介绍,他认识了修武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并被该副局长临时安排在修武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诊所(以下简称“县劳保局诊所”)工作。

2005年上半年,上班不久的王宏伟就被这家诊所的负责人安排补编住院病历。起初王宏伟并没觉得有何异常,但是,病历越编越多,可到该诊所住院的病人却寥寥无几。渐渐地,王宏伟纳闷了:“编这些病例有啥用?”

一位自称知晓其中猫腻的当地人提醒王宏伟:“补编病历就是为了骗取医疗保险金。”恍然大悟的王宏伟拿着病历找内行人询问后得知,他所编病历的病人被假造为每人每天的医药费200元以上。王宏伟意识到事情非同小可,便找到该诊所负责人:“我能不能见见病人,问问病史?”诊所负责人含糊其辞。几天后,王宏伟被诊所辞退了。

时值2005年6月底,王宏伟离开了工作6个月零4天的诊所。6个多月里,王宏伟被安排平均每月编造病历20份左右,绝大部分病人的“住院时间”都在20天以上,签写处方20余本。

2005年7月18日,被辞退的王宏伟首先向给自己介绍工作的县卫生局负责人反映了情况,听完情况后,该负责人没有作声。

7月19日晚,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副局长带人来到了王宏伟的家,并劝阻他说:“宏伟,你说我对你咋样?有什么话好好说,何必弄得太难看。这个事你就别再说下去了,到时候真是大水来了冲着谁算谁。”

7月25日,王宏伟将实名举报材料转送到修武县政府主管卫生工作的副县长手里。这位副县长说:“看不懂,不知道归谁管。”

8月1日,王宏伟不得不来到修武县县委办公室,并给县委书记留下了一封举报信。

一个星期后,县委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王宏伟:“书记批了,让县纪委调查。”

当晚,就有一陌生中年女子来到王宏伟家,并警告王宏伟:“去了以后别多嘴,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否则对谁都不好。”实际上,从2005年7月19日到8月底,多次有陌生人到王宏伟家劝他罢休。

但是,王宏伟对这个简单的处理结果并不满意。王宏伟说,他最初的目的并不想揭露黑幕,而是想还自己一个清白,但是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麻木让他很吃惊。

9月19日,王宏伟先后向焦作市公安局、焦作市检察院、焦作市纪委和焦作市医保中心等单位进行了实名举报。

10月25日,焦作市纪委答复说,该案件已经移交到修武县纪委核实调查。但是,王宏伟拒绝配合县纪委。理由是“我对县里信不过”。

此前,到过王宏伟家的那位陌生中年女子曾扬言:“所有进展,包括你去政府说什么话,我都一清二楚。”

王宏伟提供的主要证据是一份他本人手抄的《定点医疗机构病历审核移交表》(以下简称病历审核表)复印件。王宏伟说,表上89个病人的处方单和医嘱单都是诊所让他整理的,上面的“医师”都是他的名字,这些人的病历也是他亲自伪造的。

得知自己患有“高血压、冠心病”,河南省修武县方庄镇二中教师张太平很惊讶:“我得病我咋不知道?”据他介绍,2005年春天,他曾到修武县劳保局诊所给母亲取过治疗糖尿病的药物。因带钱不够,他的医保卡被押在了诊所。

与张太平一样,河南省修武县方庄镇二中教师焦小景也对自己患有“病毒性心肌炎”感到不可思议。但《病历审核表》却显示,焦小景因患此病的住院时间是“05.4.28~05.5.17”。焦小景介绍说,自己根本就没有在那里住过院。

薛载笑是河南省修武县郇封镇蓝封小学教师。2005年上半年,他曾因发低烧到修武县劳保局诊所治疗过。“我大概打了一个星期的针,打完就回家了。”但《病历审核表》却显示他患“变异性心绞痛”,且住院20天。

据修武县卫生局医政股负责人介绍,县劳保局诊所是2003年8月成立的,该诊所性质为集体所有,就是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二级机构。按照审批权限,县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批准成立的医疗机构不能设立病床。如果设立1至10张病床,必须由焦作市卫生局审核批准。

修武县卫生局还提供了《修武县劳保局诊所办证情况》说明,其中有这样的字样:“2003年8月29日,修武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向我局提出申请其下设医疗机构执业登记,并提供了以下材料,医疗机构申请执业登记注册书等等。经我局审核并现场勘验,符合登记注册条件。经审批后,于2003年8月30日颁发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而修武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一位主管医保工作的副局长却这样向记者介绍:“该诊所只是一家私人诊所,与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没有关系。”

修武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称:“这个诊所不能叫劳保局诊所,而是修武县人民医院社区门诊部。后来门诊部牌子被大风刮掉了,不知怎么回事,有人就挂上了劳保局诊所的牌子。劳保局诊所与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没有任何关系,局里只是收取房租。”

然而,修武县医保中心给记者提供的县劳保局诊所2005年1月至7月的医保结算清单显示,100人次的诊疗活动合计医疗费35.8万元,平均每人每次治疗费用3580元。更让记者吃惊的是,清单上的单位不是县劳保局诊所而是“修武县烧伤专科诊所”(已不存在)。修武县医保中心负责人对此的解释是:“计算机上的名字没有换。”

修武县医保中心为何要把没有设立病床资格的诊所设立为定点医院,且该诊所收诊的住院病人还能在医保中心报销费用呢?

2005年11月底以来,一位自称是该诊所大股东的一位中年女子多次联系记者表示,“病历上的大部分人都是我朋友,只要你们不报道,上面不会有人追究。我都安排过了,他们不会说的。”该中年女子还多次开导记者:“只要王宏伟告不出省,我就不担心。如果他告到北京,我就找人收拾死他。”

据了解,修武县县委书记在2005年12月19日的县委常委会上称王宏伟为“功臣”,县里应该给予“表彰”,并嘱咐有关部门要切实保障王宏伟人身安全。

目前,修武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主管医保工作的一位副局长已被当地免职,该局另一位副局长的妻子也被当地警方刑拘。对劳保局诊所涉嫌诈骗医保金一事,当地检察机关也已立案侦查。

本报综合消息今年只有17岁的许某与6名同伙将两名十三四岁的女孩骗到一家茶苑后进行强奸,致使两名女孩身心遭受伤害。近日,高州市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许某等7人犯强奸罪,被判处一至十二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据法院查明,去年7月26日晚7时许,许某与吕某(16岁)、曹某(16岁)、刘某(21岁)等饭后在高州市区一家糖水店喝糖水,见到以前认识的一位朋友带着三位女孩子在店里,于是他对朋友提出想玩玩这几个女孩。经过一番密谋后,他们即以请饮啤酒和上网为名,把13岁的阿然和14岁的阿圆带到高州某茶苑。

阿然和阿圆入房后发现情况不妙,转身想离开。许某等人拦住去路,对她们大声恐吓。随后,兽性大发的许某将阿然强行压在床上,阿然极力反抗。刘某见状,走过来捉住阿然双手,许某在阿然的脸上就是一巴掌,并强行对其实施奸淫。与此同时,阿圆也遭到这伙人的强奸。

高州市公安局南关派出所接“110”指令后,迅速派出警力,将许某等人当场抓获。大华网-汕头都市报

据英国《泰晤士报》1月27日报道,最近,美国一个探险队在一艘沉没的17世纪英国大型帆船上找到的价值2.79亿英镑金银珠宝引起了一场世界级外交争论。许多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和西班牙都卷入这一纷争之中,企图获得这艘船的所有权,从而获得这批价值连城的金子和银锭。

据报道,1694年,英国政府拥有80门大炮的苏塞克斯号,装载着10吨金子和100个银锭,总价值达现在的2.79亿英镑,领导着12艘船只,驶向直布罗陀,准备讨好萨沃伊公爵(DukeofSavoy),希望他与英国、西班牙、荷兰、瑞典和罗马帝国一起,对付法国。而这一事件在历史上被称为“奥格斯堡联盟之战”。但是,在一场暴风雨中,这艘载满金银珠宝的大型帆船却沉没于直布罗陀附近。

在这起意外事故中,船上500名船员几乎全部遇难,仅有2人幸存了下来。而船长弗朗西斯·惠勒的尸体在数天后,被冲至直布罗陀岸上。

1998年,总部设于美国佛州的探险队——奥德赛舰队探险小组在海面上进行探察时,发现了这艘船的残骸。而根据国际法,沉船的残骸应该属于其航行名义之下的国家。2002年,在获得英政府的准许后,美国探险队开始寻找这笔财宝,以实现其考古价值。

得知沉船中发现巨大财富后,西班牙安大卢西亚地区政府也提出,要求拥有部分财富的所有权。该地区政府称,沉船残骸,包括考古学上的财富属于该地区。接着,该政府便制定法令,为寻宝工作限定极度苛刻的条件。

1月26日,西班牙政府再度表示,美国这家企图实施措施、寻找这些财富的探险公司必须停止所有行动,禁止进行寻宝计划。另外,西班牙外交部长还写信至美国驻马德里的大使爱德华都·艾格瑞处,声称奥德赛舰队探险小组的探险公司违背规定,私自进行寻宝行动。

一旦奥德赛舰队探险小组找到这些失踪的金子和银锭,它所属的这家探险公司和英国政府将获得大笔财富。一些考古学家则称,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水下财富。而一旦找到2500万英镑至2.79亿英镑财富,奥德赛探险队将至少获得其中一半。

眼红的西班牙探险小组“行动中的生态学者”谴责称,奥德赛探险小队成员是一些“财富寻找者”,他们对考古赝品毫无兴趣,只对这些具有非凡价值的物品感兴趣。

而奥德赛探险小组则称,他们尊重国际法令,他们的工程是在有关政府和他们所属公司进行通信交流后进行的。而美国驻马德里大使并未对此作出任何评价。英国国防部则称,这一纠纷是“美国和西班牙之间的事情”。(久仁)

心仪对象什么样?不同地区、不同性别的人答案也不同。而一份25日发布的“浪漫报告”提供了一份“标准答案”:两性相遇第一面,女人更看重对方的幽默感,男人则更看重对方的长相。

这已是全球最大的爱情小说出版商加拿大哈莱奎因出版公司出版的第18份年度“浪漫报告”。此番共有16个国家的1000名男士和1000名女士接受调查。

调查显示,外貌是法国、巴西、希腊、日本和英国男士的首选标准。40%的葡萄牙人在初次约会时则将智慧作为评判标准。在美国和加拿大,幽默感则是择偶的首要条件。

虽然男女受调查者普遍赞同,对方的智力和自信在第一次约会中容易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但是他们在择偶条件上还是存在很大分歧。62%的男士重视对方的外貌,女士则只有48%。73%的女士重视对方是否有幽默感,高于男士的62%。

调查报告指出,两性之间还存在一些误解。76%的女士认为男性只重视女性的外貌,但实际上持这种看法的男士只有55%。25%的男士认为女性是拜金主义者,实质上只有7%的女士将对方的财政状况视为首要择偶标准。

报告还列出了首次约会中,人们由于紧张而产生的3大举动。38%的人因为紧张会坐不住、反复摆弄自己的钥匙,27%的人会不敢与对方进行眼神交流,另有22%的人说话会语无伦次。

新华网上海1月28日电(吴润元、叶慧珏)“我那辆大金龙,33座,一天就是一万元。去掉油钱、过江费等成本,一个春运下来就有10多万元进账。”春运期间,上海市城市交通执法总队全力打击非法营运,一个“黑车”司机被查处后自曝内幕。

春运期间,一些“黑车司机”瞄准了回乡乘客的急切心情,趁机捞一票。上海到南通平时票价40元左右,春运时可以上浮30%,卖到50多元。而对于那些年底要回家的民工而言,即使80到100元的票都会买。“我们的客车是无证的,又不上税交费,收入就更加可观了。”这个“黑车”司机说。春运一个月10多万元的收入就是这么来的。

对于大多数“黑车”司机来说,春运是“捞油水”的黄金时节。“春运一个多月捞足了,今年一年也就别干了。”“黑车”司机这样说。他们做过这样一番调查:南通、启东等地在上海务工、打工的有30多万人,春节前10天有20万人要回乡,铁路不通只能走公路。所以,在这条线上公路运输一天要容纳2万人。春节前夕,全市公路春运日发4000班次,还不能完全满足需求。于是,“黑车”司机就自称春运“生力军”,填补了这个“空白”。

为逃避执法,这些司机自有“绝招”。他们通常都是通过电话预订来接受乘客,这样比较隐蔽。这个被查处的司机说:“这几天我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都是来预约车位的。一路上还有人招手要上车呢,我都让他们上。”据了解,这些“黑车”通常经过改装,或者有部分部件残缺,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据悉,这些司机专门起早摸黑走小路、打时间差,这样一来,路况不佳、严重超载,这些车就成了春运道路上的安全隐患。

据上海市城市交通执法总队介绍,查处到这些“黑车”司机时,他们不计较罚多少款,但是计较扣不扣车。被查处的这个司机说:“千万不能扣车,我认罚,如果一扣车,我的春运计划全泡汤了。”

交通执法总队希望旅客不要贪图方便而乘坐“黑车”,“黑车”没有车票凭证,旅客自身权益难以保证。春运期间,上海交运、芷新、巴士、大众等集团公司准备了大量后备运力,而巴士沪太总站、长途客运总站等都开通了到启东、南通等地的快客,简化手续,上车购票,人满即开,可满足这些地方民工返乡的需求。上海针对“黑车”现象,已采取更加严厉的处罚。凡无资质擅自从事运输经营的,会处以3万到10万元罚款,有的还要暂扣车辆。(完)

丈夫和妻子通电话后因大意未挂断手机,结果和“朋友”半小时的“亲热”声音全被妻子听见,愤怒的妻子以“盗窃”为名报警,并带民警回家“捉奸”,但并未捉到现行。前晚,家住沙区沙正街的少妇程云(化名)被花心丈夫气得险些寻短见。

据今年32岁的程云介绍,她和丈夫王林(化名)1999年结婚,现有一个6岁的儿子,丈夫平时对她和孩子都很好。自从王去年12月份跳槽到一事业单位当主管后,经常在外有应酬,夫妻俩就只好经常靠打电话交流。

26日晚7点多,她和一女伴在杨家坪步行街逛商场,突然想到给老公打电话。电话接通后,王称和几个朋友在家“斗地主”,让她在外面玩得开心,还嘱咐她早点回家。就在程和丈夫告别后,耳旁突然传来一年轻女子的咳嗽声,她立刻警觉起来,便质问丈夫有谁在家,岂料王和女子嬉戏的声音传到她耳边,这时她才明白,原来丈夫忘了挂断手机。不一会,手机里又传来男女间不堪入耳的喘息声和笑骂声。程称,整个过程持续了半小时,她当时就蒙了。

程的女友李女士告诉记者,她看到程云脸色苍白,连忙追问发生了什么事,程才告诉她在电话里听到的一切。随后,程带着她一起打车返回沙坪坝,并拨打了110报警,声称自己家里被盗,要找民警帮忙。

沙坪坝派出所值勤民警介绍,前晚8时许,他们接警后赶到现场,并和程一起打开防盗门,发现程的丈夫和一20多岁的年轻女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而家里并没有被盗的痕迹。当时程就冲上去和丈夫扭打起来。其丈夫反复辩解称,该女子和他只是朋友关系,有几个朋友已经提前离开。这时民警才明白程报假警是想带他们到家里“捉奸”,于是对程的行为提出了严重警告。

李女士称,看到女主人回来,和王一起的年轻女子趁着人多悄悄溜出门。程云大声质问丈夫和女子的关系,王林只是承认当时接手机后忘了挂断,让老婆听到自己和朋友一起玩,但坚决不肯承认和该女子有染,又羞又气的程当时就爬上六楼的窗台欲跳楼轻生。

看到妻子以死相威胁,王顿时慌了手脚,终于承认年轻女子是在外面应酬时结交的朋友,两人在一起只是逢场作戏。为求妻子原谅自己,王还当即写下了书面保证。在大家的劝说下,程才放弃了轻生的念头。记者邱竹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