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赚得越多神经绷得越紧 没有大牛市但有大牛股

2018-05-06 02:03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第三,医疗服务体系不适应群众的健康需求,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突出。我国的医疗服务体系虽然有了很大发展,但与人民群众的健康需求相比,还有很大差距。2003年,卫生部组织开展的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结果显示,群众有病时,有48.9%的人应就诊而不去就诊,有29.6%的人应住院而不住院,充分说明了群众看病难的基本状况。我们分析,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原因:

一是卫生资源总体不足,卫生发展落后于经济发展。我国有13亿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22%,而卫生总费用仅占世界卫生总费用的2%。卫生资源不足,特别是优质卫生资源严重不足,是长期存在的突出问题。过去我们经常说,中国的卫生事业走的是低投入、高产出、低成本、高效益的路子。但用科学发展观来审视,这是以影响群众利益和加重医疗卫生人员,特别是优秀医务人员负担为代价的。解决群众看病难问题,最根本的办法还是要加快发展壮大医疗卫生资源。

二是医疗卫生资源配置不合理,农村和城市社区缺医少药的状况没有完全改变。根据我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群众承受能力,我国的医疗卫生服务应该走低水平、广覆盖的路子,医疗卫生资源配置应该是金字塔型,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应是国家发展的重点,使之成为医疗服务的主体和基础。这个体系应比较健全,条件应比较完善,收费应比较低廉,水平能够适应群众基本医疗服务的需求,使群众享受到方便、快捷的服务。在此基础上,再发展一些高水平的大型综合性医院和专科医院,以适应不同人群、不同患者的实际需要。而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却走了一条高水平、低覆盖的路子,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技术我们都大量的采用,医疗卫生体系呈现倒金字塔型,高新技术、优秀卫生人才基本上都集中在城市的大医院,农村和城市社区缺医少药的局面没有根本扭转。群众患病在当地难以有效就诊,要到外地、到大医院,不仅加重了大医院负担,造成了看病困难,也增加了群众的经济负担。农村和城市社区缺乏合格的卫生人才和全科医师,即使城市的一些中小医院也缺乏高水平的医生。大医院的功能应是收治危重病人和疑难病人,目前收治了大量常见病、多发病患者,既造成看病难、看病贵,又浪费了大量的宝贵资源。

三是医疗保障体系不健全,相当多的群众靠自费就医。医疗保障体系是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护社会稳定的减震器。目前我国已建立了城镇职工医疗保障体系,但覆盖面太小。国有企业职工基本参加了医疗保险,但私营企业、外资企业中的职工,特别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大多没有参加。城市下岗职工、失业人员、低保人员没有医疗保障。从2003年起,全国开展了农村新型合作医疗试点,目前已覆盖约1亿多人,但筹资力度小,一般每人每年仅30元,保障力度不大。据2003年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有44.8%的城镇人口和79.1%的农村人口没有任何医疗保障,基本上靠自费看病,患病群众承受着生理、心理和经济三重负担。一些地区农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居民占贫困人口的三分之二。另外,我国的城镇化和人口老龄化对医疗保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专家预计,到2020年,我国的城镇化比例将上升到50%,大约有3亿农村人口转为城镇人口,必将带来新的健康需求和医疗卫生问题。我国已经步入老龄化国家的行列,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达到1.34亿,占总人口的10.2%,并以每年3%的速度增长。如何保障老龄人口的医疗护理已经成为迫切的公共卫生问题和社会问题。

四是公立医疗机构运行机制出现了市场化的倾向,公益性质淡化。政府举办医疗机构的基本目的是为人民群众提供安全、可靠、收费低廉的基本医疗服务。目前公立医疗机构占有的资源占绝对主导地位,但运行机制却发生了巨大变化,出现了主要靠向群众就诊收费维持运行和发展的状况。有些医疗机构盲目追求高收入,甚至为了追求收入而损害群众利益。出现这种状况主要有三个原因:

(1)政府投入比重逐年下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政府投入占医院收入的比重平均为30%以上,2000年这一比重下降到7.7%。2003年抗击非典,政府投入大幅度增加,也仅占8.4%。2003年全国卫生总费用为6598亿元,占GDP的5.6%,达到发展中国家的较高水平。但其中政府投入仅占17%,企业、社会单位负担占27%,其余56%由居民个人支付。在欧洲发达国家,医疗卫生费用约占GDP的10%,其中的80-90%由政府负担。即使是美国那样市场经济高度发达、医疗卫生服务高度市场化的国家,政府卫生支出也占到整个社会医疗卫生支出的45.6%(2003年)。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相近国家相比,泰国政府投入占56.3%(2000年),墨西哥占33%(2002年),都大大高于我国的水平。由于政府投入水平过低,医院运行主要靠向患者收费,从机制上出现了市场化的导向。群众医疗交费,不仅要负担医药成本,还要负担医务人员的工资、补贴,一些医院靠贷款、融资购买高级医疗设备、修建病房大楼,相当一部分要靠患者负担的医疗费用来偿还。

新华网北京8月4日电(记者魏武)中国卫生部部长高强日前就中国的卫生形势作专题报告时说,中国有些医疗机构盲目追求高收入,甚至为了追求收入而损害群众利益。

高强说,看病贵是造成群众看病难的一个主要原因。一些医疗机构管理不善,医药费用快速增长。医院追求经济利益的倾向不仅加重了群众就诊的难度,也严重影响了医务人员和卫生行业的社会形象。

来自卫生部的数字显示,近8年来,医院人均门诊和住院费用平均每年分别增长13%和11%,大大高于居民人均收入增长幅度。2003年与2000年相比,卫生部门管理的医院院均诊疗人数下降4.7%,但医院均收入却增长了69.9%。

他说,中国的公立医疗机构运行机制出现了市场化的倾向,公益性质淡化,出现了主要靠向群众就诊收费维持运行和发展的状况。

数据表明,财政补助收入增加占医院总收入增加额的9.4%,医疗收入增加占医院总收入增加额的49.8%,药品收入增加占医院总收入增加额的38.7%。

高强说,群众医疗交费,不仅要负担医药成本,还要负担医务人员的工资、补贴,一些医院靠贷款、融资购买高级医疗设备、修建病房大楼,相当一部分要靠患者负担的医疗费用来偿还。

据统计,2003年在中国6598亿元卫生总费用中,政府投入仅占17%,企业、社会单位负担占27%,其余56%由居民个人支付。

卫生部门监管不力也是导致上述不协调的重要原因。高强说,中国卫生部门对医疗机构存在重扶持、轻监管的倾向,近几年虽有些扭转,但仍不够有力。

目前各级卫生部门都没有专门监管医院的机构,缺乏监管医疗机构服务行为的人才,以及中国的公立医院分别隶属于各级政府、部门、行业和企业的现象,则增加了卫生行业监管的难度。

昨日上午,南充警方正式向四川省及南充市的新闻媒体通报岳池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总工会主席卿献瑜交通肇事(详见本报7月13日报道)一案的侦查、处理情况。据悉,昨日,卿献瑜因涉嫌交通肇事罪已被南充警方刑事拘留。

据南充市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大队长冯大勇介绍:7月7日晚上9时10分,卿献瑜醉酒后,驾驶岳池县公安局川OX0145“帕萨特”轿车,途经南充市滨江大道胜利路口外人行横道时,将经人行横道穿过大道的行人蔡明华、刘恩华夫妇撞倒后,又与一的士相撞,造成了刘恩华受伤,蔡明华抢救无效死亡,两车不同程度受损。

事故发生后,南充市交警直属一大队立即赶到现场,进行勘察和搜集证据等工作。7月20日,南充市交警直属一大队出具了交通事故认定书,该认定书认为:卿献瑜应承担此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对此认定结论,双方均无异议。

冯大勇称,卿献瑜持有合法驾照。因卿献瑜醉酒驾车造成事故,因此在7月22日,交警部门对其作了罚款2000元处理。

冯大勇称,该大队在办理卿献瑜交通肇事一案中,广安市及岳池县有关方面都非常配合。“根本不存在有什么阻力的问题!”

鉴于卿献瑜系岳池县人大代表,对其采取强制措施,需经岳池县人大常委会同意。因此,在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结论明确后,南充市交警直属一大队便向岳池县人大常委会作了请示。7月28日,岳池县第14届人大常委会第19次会议通过决定:同意南充市交警直属一大队依法对卿献瑜采取强制措施。昨日,南充警方以卿献瑜涉嫌交通肇事罪将其刑事拘留。

蔡明华、刘恩华夫妇俩感情很好。蔡明华因伤势太重,于7月8日下午4时去世。7月18日,刘恩华被转至重庆大坪医院救治。在大坪医院,刘恩华经过了盆腔骨折修复术、膀胱破裂修复术等生死关,准备在8月4日回南充继续治疗。目前,正在康复的刘恩华尚不知道丈夫死亡的消息。(记者汪仁洪)

所谓交通肇事罪是指从事交通运输的人员违反规章制度,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犯罪行为。根据《刑法》第113条规定,犯交通肇事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吊销驾驶证。

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终审裁定:下跪市长李信案举报人李玉春涉嫌窝藏罪案,驳回李玉春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5年的原判。因各种原因,举报人李玉春的辩护律师靳学孔7月23日才看到通过其他途径得到的判决书,李玉春在判决书上用鲜血写下了“打击报复”四个大字。靳学孔说,目前李玉春被羁押在山东女子监狱服刑,并在接到判决书时就决定申诉。

李玉春原本与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李信合作开办公司,后来她发现李信先后将几百万元来路不明的资金汇给公司然后再转走。李玉春从2003年2月便开始向山东省纪委、省公安厅等相关部门进行实名举报,其间李信曾伙同其他人绑架、殴打李玉春,并给她100万元“封口费”。但李玉春拍下了后来引起轰动的“济宁副市长下跪照片”。此后李信及其亲信多次恐吓李玉春及其弟弟李登峰,要他们“交出照片底片”。2003年10月下旬,李登峰与对方见面时将其中一人扎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其间李玉春曾给李登峰3万元现金。2003年12月8日,李登峰被以“故意杀人”罪名逮捕。2004年6月22日,李玉春被警方以“包庇罪”逮捕。2005年1月5日,罪名由当初的“包庇罪”变成“窝藏罪”。举报人血涂判决书辩护律师靳学孔说,他是在7月23日晚上才收到李玉春一案的终审判决书的,该份判决书是李玉春姐姐李玉芬从山东临沂邮寄过来的复印件。“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让我吃惊不小,判决书上写着‘打击报复’四个大字”。

此前的17日晚上,靳学孔意外地接到李玉芬的电话,李玉芬说李玉春的案子判决了。这让靳学孔更加感到意外,“7月15日,我打电话到德州市中院,询问李玉春上诉一案的进展情况时,主办张法官却说还在审理中,我还问能不能开庭审理,张法官说还没决定是不是开庭”,直到现在靳学孔仍感到迷惑。记者通过渠道获得了判决书的复印件,判决书两页上分别用血写着大大的“打击”、“报复”字样。同时记者还获得有血写的“我对不起妈妈”,“我对不起姐姐”,“我对不起弟弟”等字样。李玉芬说,20日早晨她在山东省德州市看守所见到了妹妹李玉春,分别时李玉春把终审判决书交给了她,“我打开一看,妹妹用血写了‘打击报复’四个字”。

这份于2005年7月12日作出的2005德中法刑一终字第17号刑事判决书审理终结结果认为,该案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与一审相同,“原审法院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同时,靳学孔律师认为他在该案二审时,提交了请求法院调取有关李玉春立功表现相关证据的申请和二审开庭审理的申请,但是没有得到答复。而且对于李玉春是否有重大立功表现一审判决书和二审判决书上只字未提。

7月28日,靳学孔律师在山东女子监狱见到了李玉春,让李玉春在申诉书上签字,当看到第七页其母亲病逝的文字时,她猛然地用手捶打着和律师之间的会客室玻璃,并用头撞击,“她激动地用头把玻璃撞掉了,根本无法控制”。

记者还通过渠道获得了李玉春在判决书背面写给一个朋友的信,以下是信件部分内容:“5月25日我接到判决书后发现本以刑法三百一十条第一款定的罪)却以第二款判的(刑)。第一款(刑期)是一到三年,第二款是五到十年。法律规定三年以内可以判缓刑,我在上诉材料中提出质问时,法院给我补发了一张证明,说是笔误写错了。我说既然条款改了,刑期也应该根据第一款改过来,他笑笑说那个不改。”“上诉后,2005年7月8日,德州市中院来核实时说可以判缓刑让我回家‘交点钱’,我当时答应交多少钱都可以,而且把二姐(记者注:李玉芬)电话给他让他联系。但在7月15日我却接到维持原判的结果。日期是7月12日写的。知情人告诉我说,有人不敢让我出来,怕我出去再告,说抓我抓错了要赔偿,要追究责任,还有人说,有人怕我出来再追究李信的事。德州中院的人下判决不敢见我,而是让所里交给我的,因为他们很为难。”据重庆晨报

中新网8月4日电中国卫生部新闻办公室今天晚间通报:据四川省卫生厅报告,8月3日12时至8月4日12时,新报告2例人感染猪链球菌病临床诊断病例(发病时间分别为7月28日和7月31日)。另外,治愈出院3例,无死亡病例。

截至8月4日12时,四川省尚在住院治疗的人感染猪链球菌病病人141例,其中,病危15例。

中国日报网站消息:据美国彭博新闻社报道,8月2日,新到任的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首次展开一整天的工作,立即与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举行会晤,以便形成中美战略合作关系阻止“四国联盟”争常提案在联合国获得通过。

王光亚3日在联合国表示,他与博尔顿2日达成一致意见,决定共同努力阻止日本、德国、印度和巴西提出的扩大安理会的决议提案,其原因是,双方都认为,这个所谓的“四国联盟”提案将会分裂联合国191个成员国。

王光亚说:“我们同意共同确保我们的利益得到保护,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做出相同的努力,以便联合国成员国之间的团结不会因为那样一种行动和进程而受到损害。”

他透露说,两人一致同意劝说两国在世界不同地区的不同朋友,以阻止该决议草案的通过。(王建芬)

“受贿济贫”副市长余斌的命运让人想起了《天下无贼》中的王丽,所不同的是,王丽因为自己良心发现而善有善报,最后警察对她网开一面,而余斌则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在我看来,余斌的悲剧是他掉入了法律和道德的夹缝的结果。法律和道德之间的“张力”由来已久,核心问题是法律有没有人性、需不需要人性。法律和道德如何协调?从汉谟拉比法典开始,这个问题困扰了人类两千多年。一般认为,在价值体系中,道德高于法律。因为法律只要求人们不要做坏人,而道德要求人们要做好人。在中国民众的心底,更希望官员是一个好人。但问题是,许多用道德的标准来衡量属于好人的那一类人,用法律的标准来衡量却是坏人。余斌案的结局之所以让人感到不舒服,就是因为他是一位道德上的“好人”,然而却被法律裁定为“坏人”。

关键在于,法律和道德之间虽然有冲突,但不应该总是这么尖锐,以至于让想做“好人”的官员完全无法容身。一般来说,官员们只应该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如战争、天灾时,才须要被迫在“道德上的好人”和“法律上的坏人”之间做出选择。比如有灾民快要饿死了,一个官员手里还掌管着一些法律规定不得动用的公粮,那么要不要开仓赈灾?这就会成为一个“困局”。但“余斌困局”的微妙之处在于:他发现在太平时期,仅仅是为了履行作为一个副市长的职责,自己就必须进行这样的抉择。

余斌说,他在任副市长期间,分管财政、城建、国土、政法、信访等工作,分管线有很多矛盾和问题需要经费解决,而财政每年所拨付的费用仅为1万元,其中还包括他用车的费用,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黑金”又处于充分涌流的状态,承包商钟希金一把就送给他8.5万元现金,相当于他8年多的副市长经费。这样余斌就面临选择:要么洁身自好,什么事也不做;要么“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用这笔钱来济贫和解决实际问题。余斌最终选择了不是机械地遵循法律,而是按照更高的道德律令来行事的方针以突破困局,这导致了他今天的下场。

平心而论,我认为法院在量刑时的确考虑到了余斌用赃款济贫的因素,因而这个结果是适宜的。像《天下无贼》中的警官对王丽那样用“法外施恩”的方式来调和道德和法律的矛盾,只能出现在电影中,否则的话,法律就没有任何尊严可言了。但承认这一点并不能回答“余斌困局”中所提出的问题:为什么一个官员只能在道德和法律之间做出选择?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才能让官员既做好人又不违法?……不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就会让类似余斌这样良知未泯的官员感到很寒心,最后完全摈弃道德方面的选择,而只在明哲保身和遵循潜规则而堕落之间进行选择,这恐怕非国家、民众之福吧?

本报讯(记者郎清相)7月12日,下跪副市长李信被判处无期徒刑后的第8天,山东省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下跪副市长举报人李玉春涉嫌窝藏罪案,驳回李玉春的上诉,维持一审判决5年的原判。

辩护律师靳学孔说,他是在7月23日晚上才收到李玉春一案的终审判决书的,该份判决书是李玉春姐姐李玉芬从山东临沂邮寄过来的复印件。“尽管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让我吃惊不小,判决书上写着‘打击报复’四个大字”。

此前的17日晚上,靳学孔意外地接到李玉芬的电话,李玉芬说李玉春的案子判决了。这让靳学孔更加感到意外,“7月15日,我打电话到德州市中院,询问李玉春上诉一案的进展情况时,主办张法官却说还在审理中,我还问能不能开庭审理,张法官说还没决定是不是开庭”,直到现在靳学孔仍感到迷惑。

记者通过渠道获得了判决书的复印件,判决书两页上分别用血写着大大的“打击”、“报复”字样。同时记者获得还有血写的“我对不起妈妈”,“我对不起姐姐”,“我对不起弟弟”等字样。

李玉芬说,20日早晨她在山东省德州市看守所见到了妹妹李玉春,分别时李玉春把终审判决书交给了她,“我打开一看,是妹妹用血写的‘打击报复’四个字”。

这份于2005年7月12日作出的(2005)德中法刑一终字第17号刑事判决书审理终结结果认为,该案经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与一审相同,“原审法院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同时,靳学孔律师认为他在该案二审时,提交了请求法院调取有关李玉春立功表现相关证据的申请和二审开庭审理的申请,但是没有得到答复。而且对于李玉春是否有重大立功表现一审判和二审判决书上只字未提。

从7月20日开始,靳学孔数次致电德州市中级法院李玉春案的主办张法官,请求法官寄发终审判决书,而张法官一直不予配合,“他的理由竟然是:‘等我月底发工资了,我自己给你寄一份过去’”。截止到昨日,靳学孔仍未接到法院应予以邮寄给当事人辩护律师的判决书。

7月28日,靳学孔律师在山东女子监狱见到了李玉春,让李玉春在申诉书上签字,当李玉春看到第七页其母亲病逝的文字时,猛然的用手捶打着和律师之间的会客室玻璃,并用头撞击,“她都激动的用头把玻璃撞掉了,根本无法控制”。本想当天就到德州中院申诉的打算只得落空。

靳学孔说,如果不出意外,申诉书将在本月底以前递交德州中院,如果驳回我们就递交给山东省高院。

靳学孔说,法院为什么不考虑李玉春的重大立功表现,李信被判无期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法院采纳李玉春属于重大立功表现情节,李玉春可能会判3年以下缓刑。

记者还通过渠道获得了李玉春在判决书背面写给一个朋友的信,以下是信件部分内容:

“上诉后,2005年7月8日,德州市中院来核实时说可以判缓刑让我回家‘交点钱’,我当时答应交多少钱都可以,而且把二姐(记者注:李玉芬)电话给他让他联系。但在7月15日我却接到维持原判的结果。日期是7月12日写的。知情人告诉我说,是省里有人不敢让我出来,怕我出去再告,说抓我抓错了要赔偿,要追究责任,还有人说,省里有人怕我出来再追究李信的事,因为他贪污的不止这么多钱,你再告就会引出来他的保护伞来,也会让李信死刑。德州中院的人下判决不敢见我,而是让所里交给我的,因为他们很为难。”

李玉春从2003年2月便开始向山东省纪委、省公安厅等相关部门进行实名举报李信贪污等罪名,期间李信曾伙同其他人绑架、殴打李玉春,但李玉春拍下了后来引起轰动的“副市长下跪照片”。

此后李信及其亲信多次恐吓李玉春及其弟弟李登峰,要他们“交出照片底片”。2003年10月下旬,李登峰遭遇五名陌生人围攻,打斗中,李登峰将其中1人扎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案发后,李玉春曾给李登峰3万元现金。

2004年6月22日,李玉春被山东临邑警方以“包庇罪”逮捕。2005年1月5日,罪名由当初的“包庇罪”变成“窝藏罪”。

3天之内,印尼的两名内阁高官将马六甲海峡与中国联系在一起。星期一,印尼外长哈桑表示:“目前中国是马六甲海峡的重要使用国,我听说中国愿意为维护马六甲海峡的安全作出贡献。”星期三,印尼国防部长苏达索诺再次就此表态:“中国计划加强马六甲海峡的安全。所有依赖马六甲海峡提供石油的国家,例如中国、日本及韩国,都有兴趣确保当地安全,但我们只需要技术方面的援助。”

印尼的官方表态显然与印尼总统苏西洛7月底访华并得到了40多亿美元的能源合作项目单子有一定的关联。可以推断,中国选择了一个适当的时机表达了对马六甲海峡安全的关切。

这一关切,不是为了谋求他国的既得利益,而是为了保障中国的能源供给。事实上,除台湾海峡外,马六甲海峡同样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所在。

马六甲海峡是世界上最为繁忙的海峡。每年经过这个航道的5万艘船只,运载着占世界运油量一半的原油及占世界贸易量三成的商品。在每天通过马六甲海峡的近140艘船只中,近60%是中国的船只,而且大部分是油轮,中国所需80%左右的石油靠这条航道运输。对中国来说,这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海上生命线”。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