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寻求刺激冒充大学生做陪聊

2018-05-06 07:33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本报讯(实习记者刘瑛摄影王振东)昨日,记者在长春市长江路步行街见到了一款“波霸”打火机,这款打火机造型取自女士胸部。

证券投资咨询业伴随着我国证券市场的发展而兴起。它们为繁荣市场、为投资者提供专业的投资服务起到不错的促进作用。而众多股民对证券市场缺乏了解的渠道、对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也缺乏透彻的了解,决定了市场对投资咨询业的需求。

不过,其中也有不少害群之马。有些机构或股评人故意发布虚假信息、甚至与庄家联手操纵股市,误导投资者,给投资者造成损失。这些股评人也被称之为“股市黑嘴”。

1999年7月1日实施的证券法中,虽然也禁止有关人员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但缺乏相关法律责任。

修改后的证券法明确规定,投资咨询机构及其从业人员从事证券服务业务,不得利用传播媒介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提供、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投资者的信息。有此类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修改后的证券法对这一条款进行了调整,规定证券交易以现货和国务院规定的其他方式进行交易。业内人士认为,这一调整为中国股市日后的发展留出了很大的政策空间。

中国股市建立15年以来,股市交易一直是单边“做多”机制,是典型的“单边市”。也就是说,市场只有涨,投资者才能赚钱。近年来,建议证券交易除现货交易外还允许其他方式进行交易的呼声一直不断。

业内人士建言说,国际上通行的证券股指期货期权等交易形式,实践证明不但活跃了证券市场,也是一种避险工具。固守于单边市,不利于从机制上发展中国股市。而《国务院关于推进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和稳定发展的若干意见》中也明确指出“建立以市场为主导的品种创新。研究开发与股票和债券相关的新品种及其衍生产品”,开发新的证券交易品种已成为我国资本市场稳定发展的必要条件。

与之同时,为奠定日后实施期货等金融衍生品工具交易的基础,此次证券法修改还解禁了证券公司的融资融券行为,规定证券公司为客户买卖证券提供融资融券服务,应当按照国务院的规定并经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批准。

证券公司是证券市场上重要的组成部分。近年来,随着市场的结构性调整和持续低迷,我国证券公司存在的问题充分暴露,一批公司的状况十分严峻。

而一些证券公司出现的挪用、质押客户交易结算资金和占用客户资产等违法违规现象,侵害了投资者的利益,损害了证券公司的行业形象。

此次证券法修改,花大气力从机制上根除证券公司存在的隐患问题,在“第六章”中就证券公司的条款进行了大幅度修改,并使现行证券法关于“证券公司”的第六章,由29条增至修改后的33条。

这其中关于“明确客户交易资金所有权,严格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以任何形式挪用客户的交易结算资金和证券”的条款,格外引人注目。这一规定,意味着券商和客户之间有了一道“防火墙”,券商便无法挪用客户的交易资金,有效地保护了投资者的切身利益。

修改后的证券法规定,证券公司不得将客户的交易结算资金和证券归入其自有财产。禁止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以任何形式挪用客户的交易结算资金和证券。证券公司破产或者清算时,客户的交易结算资金和证券不属于其破产财产或者清算财产。非因客户本身的债务或者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不得查封、冻结、扣划或者强制执行客户的交易结算资金和证券。

为加强证券公司的监管,修改后的证券法还补充和完善了对券商的监管措施,明确了券商高管人员任职资格管理,健全了公司内控制度。

为证券市场的今后发展留出足够的政策空间,体现了本次证券法修改的长远眼光。在规定打击证券违规方面的相关条款,强调“严”字当头;而事关股市发展空间方面,则留出了“宽松”的发展环境,着眼于解除股市发展桎梏。

相比现行证券法对“分业经营和管理”、“禁止国企炒股”和“禁止银行资金违规入市”等方面的规定,在修改后的证券法中,都有了“新的说法”。

现行证券法在“总则”中规定,证券业和银行业、信托业、保险业分业经营、分业管理。证券公司与银行、信托、保险业务机构分别设立。

这样的规定,是昔日在严防金融风险的背景下制定的。但目前实行严格分业经营的做法在实践中已经开始被突破,实际中已经出现在集团控股下分设银行、证券、保险机构的模式。比如中国工商银行等商业银行已经设立了基金公司。这确实需要法律上给予支持。

修改后的证券法在相关条款强调分业管理的同时,新增“国家另有规定的除外”的字句,这就在法律上“开了口子”,给出了政策空间。

现行证券法规定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控股的企业,不得炒作上市交易的股票。这次证券法作出了妥善修订,规定国有企业和国有资产控股的企业买卖上市交易的股票,必须遵守国家有关规定。

禁止银行资金违规流入股市,是现行证券法的规定。参照当前国家有关鼓励合规资金入市的意见,修改后的证券法将此条修订为“依法拓宽资金入市渠道,禁止违规资金流入股市”。

“下午5时30分,我走进家门准备取钱去买菜时,看到家里请来修建房子的工人光着屁股,正将自己年仅14岁的残疾女儿按倒在床上实施强奸!我该怎么办?”26日下午,本报记者接到南宁市南乡村13队一名叫李南的男子打来的求助电话后,迅速赶到事发现场。

“孩子受了很大的刺激,我们还是在外面谈吧。”26日下午6时40分,记者在南乡村13队外的一块草坪上见到了李南。在交谈中,李南不停地在抽烟,表情十分痛苦。“那家伙真的是畜生。”长叹一口气后,他讲述了当天下午所发生的一切。

李南称,因家中修建新房,他在9月20日请来了几名工人帮忙。为方便施工,此后几日工人们都在他家中吃饭。26日中午12时30分,与往常一样,李南做好了饭菜,与其“外哥”(李南妻子的大哥)、一名30余岁名叫覃求的工人及一位邻居一共4人,在摆放于他家门口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开饭。席间大家猜码聊天,喝了不少酒。喝至下午5时左右,有人提议晚上吃鱼生,李南表示赞同并起身走回家中拿钱,而此时,众人皆没有留意到覃求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饭桌。

“我走进家门,发现大门敞开,不知何时离开饭桌的覃求将芳芳压在身下。他当时裤子的拉链已经解开,伏在我女儿身上。”李南说,目睹这一切后,他顿时懵了,只觉得血拼命往头上涌,于是指着覃求大吼一声:“你这个畜生都不如的东西,你在干什么?”覃求一边手忙脚乱地穿着裤子一边结结巴巴地说:“有、有什么事慢慢说,大家好商量。”在强烈的悲愤之下,李南根本不敢检查女儿的身体,而覃求也赶紧灰溜溜地跑出了门。不久,覃求又折回来,恳求李南不要将此事张扬出去,但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李南痛心地说,芳芳在2岁时生了一场病。病后就不能像正常的小孩那样说话走路,平时也只能用一些简单的词语和肢体语言来表达她的想法,生活也不能自理。即便如此,事发后他在询问芳芳当时的一些细节,如“他有没有摸你”、“插进去没有”时,芳芳依然能用点头的方式来回答。

“她(芳芳)今年才14岁,发生了这样的事,今后让她怎么继续生活下去?”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南处在极度的痛苦当中,他拿不定主意到底该怎么解决这件事。记者问他为什么不报警,李南表示事发时老婆不在家,他想与老婆商量之后再做定夺。同时,有人劝他“家丑不可外扬”,受这些因素的影响,李南没有报警。

随后,记者跟随李南来到了其家中。屋子的摆设很简单,在屋角摆放着的一张简陋的床上,记者见到了芳芳。她端坐在床上,神情恍惚,双手裹着一张床单。记者尝试着与其交流,但芳芳一直未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记者看。

“畜生啊,简直就是畜生。”听丈夫讲述完下午发生的一切后,芳芳的母亲张华先是不敢相信,随即悲愤万分。而坐在一旁的芳芳不知是否因为听懂了大人们谈话的内容,突然痛哭起来。心如刀绞的张华上前擦去其泪水,母女俩痛苦地拥在一起。

“不能让‘罪犯’逍遥法外。”尽管有人劝说李南这种事还是“低调”一点,私下了结算了,但在记者的劝说及鼓励下,李南夫妻俩经过一番激烈思想斗争,毅然拿起电话,向警方报了警。“我们要还孩子一个公道。”放下电话后,李南说道。

沙井派出所接警后,3位民警迅速赶到李南家中。此时,一些知情的左邻右舍也来到李南家中安慰其家人,芳芳依然坐在床上痛哭,张华则在一旁拭去她不停流下的泪水。在现场,民警向李南详细询问了事件经过,并提取了芳芳当天下午所穿的衣裤作为证据。在了解到嫌疑人可能还在家中后,民警们当机立断,让张华带路,前往位于南乡2队的嫌疑人家中。为不打草惊蛇,来到距嫌疑人住所约100米处时,民警停车并熄灭警灯,步行前往。

从睡梦中被叫醒的覃求,涨着下午喝酒后通红的脸,看着站在床前的民警及记者,有些惊愕问道:“我没干过什么,找我有什么事?”在确认其就是覃求后,民警将其带回沙井派出所。

在沙井派出所,覃求向民警表示,当天下午,他确实在李南处与人喝酒、猜码。在喝了大约半斤白酒后,他就回家睡觉了,其间并没有做过其他什么事。沙井派出所的一名副教导员向记者表示,由于嫌疑人当天下午喝了酒,因此是否要立即对其进行讯问,还要视其清醒程度而定。

一方说亲眼目睹了强奸行为,另一方则表示“什么都没做过”,那么事件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呢?27日下午2时30分,沙井派出所一名副教导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从目前的口供来看,双方说法不一致。嫌疑人覃求称当时他小便回来后,只是坐在芳芳的床边,一手搭其肩膀,一手握着她的手,并无其他举动。以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来看,这起事件到底构不构成强奸案还不能下结论。沙井派出所已经让芳芳的家人带其到医院去做检查,该事件如何定性、构不构成刑事案件,都要等检查报告出来之后才明确。有关该事件更为详细的情况,该名副教导员表示无法向记者透露更多的情况。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李南。“芳芳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今天只吃了一点东西。”电话那头,李南的声音显得很低沉,“芳芳现在一看到有人从门口走进来,就会害怕得发抖,精神状态也大不如前。”李南表示,他目前最希望的,就是犯罪嫌疑人能得到法律的严惩。

2005年10月27凌晨零时许,花都区新华镇大塘边油甘三巷一幢出租屋里,14岁女孩晓俊躺在一张铺着凉席的小木床上,沉浸在美梦之中。旁边的大木床则睡着她10岁的弟弟和35岁的母亲。屋子仅有六七平方米,两张床使狭小的屋子更显拥挤不堪。两张床都挂着蚊帐,床头,还挂满了衣服。

昨天中午,晓俊在花都区人民医院向我们回忆那一场恶梦:“当时,我哭着说,‘妈妈,我听你的话,求你别割掉我的耳朵!’”但母亲毫不理会,只是把她双手反扭在身后,狠狠压在身下。

晓俊使劲挣扎,但毫无用处。鲜血顺着脸颊滴落在枕头上。在阵阵剧痛中,女孩失去了两只耳朵。

悲惨的一幕发生时,晓俊的父亲赖军正在路边看人下棋。赖军在新华镇骑摩托车载客为生,通常早晨六七点就出门,一直要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

零时17分,赖军裤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是妻子陈某打来的。“我当时还以为她叫我回家呢!所以没接。”赖军说。妻子的电话很快又来了,电话接通,里面传来妻子急促的声音:“你快点回来,把晓俊送到医院去。”

“我还以为孩子生病了,就跟她说,我等一下就回来。”但妻子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几乎晕倒在地,“她说,‘我把孩子的两个耳朵割下来了’”。

赖军一边骑着摩托车往家飞奔,一边打电话通知晓俊的舅舅他们。当他回到家时,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女儿坐在床上,两只手捂在头上,脸上、手上、床上鲜血淋淋!这时,晓俊的大舅陈先生也到了。众人顾不得许多,当即将晓俊送到花都区人民医院。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事发现场。一室一厅的房子,外面是客厅,里面是卧室。晓俊的木床上,枕头和席子都一片血红。

“她割完我的耳朵后,就倒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睡了一下。过了一两分钟,她才爬起来给我爸爸打电话。我当时疼得很,就趴在床上,死死把头埋在枕头上,一直到爸爸回来。”晓俊说。

“女孩右边耳朵几乎全部被割掉了,只剩下了六七毫米耳根;左边耳朵也只剩下了一点耳垂。”昨天中午,花都区人民医院五官科吴道林副教授向记者介绍接诊晓俊时检查到的伤情。

吴教授当时对晓俊家属说,只要能在12个小时内找回断耳,就有机会通过手术缝补上去。于是,人们开始寻找晓俊被割下的耳朵。

赖军和陈先生当即回了家询问孩子母亲,却得到了一个令人难以致信的答复。

“她说她把耳朵吃到肚子里去了!”陈先生说。“这怎么可能!她肯定在说谎!”陈先生怎么也不相信姐姐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他寻遍了家里所有地方,包括垃圾篓和被窝里,但都没有找到。

陈先生继而怀疑姐姐把断耳丢进了卫生间的下水道里,为此他两次让8岁的儿子伸手去掏,但同样没有发现。

“太残忍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呢?”昨天下午,在花都区人民医院五官科,在场医护人员都对这件事表示难以致信。

吴道林教授表示,由于没能找回断耳,目前他们只能对晓俊进行清创缝合手术。由于耳廓部分是由软骨和皮肤组成,极易感染,因此必须预防残余部分耳廓再继续坏死。

他同时提到,就晓俊目前情况来看,因耳机受损带来毁容已经不可避免,不过可以通过移植人造耳廓进行弥补,费用约为数万元。

这笔费用,是赖军一家人难以承担的。赖军来自重庆潼南县一个小山村。1990年,经人介绍,他和同村的陈某相识结婚。婚后第二年,女儿晓俊出世。1993年,夫妻俩双双来到广州打工。不久后又生下了一个儿子。

赖军左手曾经受到严重伤害,来到广州后,曾经有一次被抢劫的人捅了三刀,其中两刀捅在腹部,一刀砍在背上,家里一直没有攒下什么钱,一家四口租住的房屋每月房租才160元。

现在,晓俊咀嚼时牵扯到耳部肌肉会非常疼痛,医生建议喝些牛奶,赖家人却只能用蛋花汤来代替。

另据了解,事件发生后,花都区城东派出所接到报警,当晚即将陈某从住所带回派出所。警方随后对事件进行了初步调查后认定,陈某涉嫌故意伤害。但在赖军的要求下,为其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对自己的亲生女儿,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怎么就能下得了手?昨天中午,晓俊的父亲赖军和大舅陈先生一致向记者反映,“她性格有些古怪!我们怀疑她心理有些不健康!”

陈先生告诉记者,他兄妹一共四人,晓俊的母亲陈某是他二姐,性格一直比较孤僻和狭隘,“包括对童年发生的一些事情,她都一直记恨在心,常常对人说起”。

他说,陈某和女儿的矛盾还要追溯到三年前。那时,晓俊在新华镇一个学校读五年级。有一天,家里发现丢了钱,陈某怀疑是晓俊偷了,晓俊不承认,陈某就打了晓俊一顿。没想到自觉委屈的晓俊把这事告诉了学校老师以及同在广州的亲友们,大家为此都批评陈某。后来老师到家里家访时还特别说了这件事,让陈某觉得丢了脸面。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