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教师引诱14岁少年发生性关系被判15个月

2018-05-10 23:58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虽然余本林否认借过这50万,借条改写时其也确实在场,但是,综观本案的来龙去脉,这一事实足以认定,余本林应该按照自己的购买玉石中所占的9/10的股份,承担这笔借款中9/10的偿还义务。

1996年3月18日,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余本林向兴华玉器公司偿还45万本金及利息,共计148万余元。余对此不服,提出上诉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所查明的事实与一审中基本一致,但所持的看法却正好相反,认为:既然第二张借条是根据第一张借条改写的,而且,改写时余本林又不在场,事后,他也不予认为和追认该,借条就不能成立,即这一借款关系无法证明确实存在。因此,省高院将一审撤消,驳回了兴华公司的起诉请求。

为尽可能挽回自己的损失,在与余本林的官司彻底败落之后的2002年8月,左显仁又把王在武告上了法庭,要求王付清自己的1/10债务后,把合伙人余本林的那9/10也一并承担。此时,这部分连本带息已经变成了273万。其实,他心里清楚这次自己是站不住脚的,“其实我知道,这部分应该余本林来还。”

果然,经过德宏州和省高级人民法院两审,兴华公司这次又输了,非但拿不到自己借出的钱,还要支出近3万元的诉讼费及相关费用。

第二块翡翠王的纠纷了犹未了,第三块的麻烦又来了:2005年5月,王家听说余家已经将这块翡翠王以850万的价格出手。当王家找上门去,要求按照自己的股权分得85万时,遭到拒绝。提出诉讼后,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以“无法证明王余之间的合伙关系”,而宣告原告方一审败诉。今年2月22日,省高级人民法院就此进行了二审。

原告方王家的代理人马巍律师在法庭上指出:在“50万官司”中,德宏中院和省高院的判决书里“本院查明”部分均已明确记载,在购买纠纷玉石之初,双方之间是1比9的合股关系,这些判决都已经是生效的法律文书,怎么在如今的一审中,又作出与此截然相反的认定呢?

在盈江调查期间,一提到王在武和余本林之间的“玉石官司”,石界业内人士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实际上,虽然两大“男主角”都已经陆续辞世,但两家后人之间围绕这块玉的纠缠仍在继续。

1999年,年过花甲的余本林因多种疾病发作,抢救无效死亡。之后,其相关遗产由其妻武有兰及其子女继承,这些遗产中,包括当时尚未卖出的由翡翠王一分为三的最后一块玉石。2003年底,因翡翠王而与余本林“斗”了十几年的王在武在缅甸遭遇车祸重伤而亡。

但是,两家间的矛盾却未缓和。生前,王、余二人始终没有直接对簿公堂,但在第三块翡翠的官司中,王在武的妻子杨林满及王基祥等5名子女和余本林的妻子武有兰分别坐上了原告、被告席。面对要求按照1/10股份支付85万玉款的诉讼,武有兰的说法与以往余本林如出一撤:“王在武当年与余本林之间即无形式上的合伙,也无实质上的合伙。”

记者调查掌握的情况是:关于这种合伙关系究竟是否成立的问题,在当地似乎并不成问题。早在两家人直接对簿公堂之前,当地有关部门就组织过多次调解,欲将他们就第三块玉石的这场官司化解在法庭之外。

2005年8月3日,盈江县委、县政府安排县侨联、外经贸局等部门分别了解情况后,召集王余两家人进行协调。但武有兰当场态度表示:“当初买这块玉石时,王家没有垫过本钱,余本林给王在武的只是‘干成股’(意为并未出资的口头承诺股),对于干成股,可以分利润,也可以不分,想分多少,完全由老板做主。卖第一片玉时,已经按照这个干成股,给了王家一百余万,已经很对得起王家,以后,我们不会再给王家任何钱了。”

调解会上查明,第三块玉850万的价格为海关报价,实际销售价为450万。相关领导建议:由余家按照这个价格的1/10向王家支付45万元了结此案。但武有兰表示不愿接受,调解宣告失败。

3月21日下午,记者来到盈江县平原镇盈东路71号已故余本林的家。在大客厅里,一名瘦小个子的中年人自称是“来玩的客人”,明白记者来意后,他外出了大约十几分钟,然后走进来称房主人武有兰不在,请记者离开。

当晚21时许,记者再度来到余家,在敲门无人应答的情况,从虚掩的铁门进入大院。刚刚接近楼道,正好有一名女子从屋里走出,便问武有兰老人家是否在家?该女子答道:“她出差去了。”次日清晨和晚上,记者又两次来到余家门外,共守侯约两小时,打算截住买菜的武有兰老人进行采访。但始终没见到这位老人的影子。

兴华玉器公司老总左显仁是最早从缅甸进入我国的商人之一,他的玉器公司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德宏乃至我国境内唯一的民营玉器企业。在德宏玉石界,他是公认的“领袖级”玉商之一。然而,如今他却退出了玉石界。“通过余本林这个事情,我太失望了。”3月21日下午,在自己盈江的家中,左显仁说。

“因为这块玉,余本林曾经被湖南长沙警方抓过。”左介绍:1993年,余本林在玉石界已经是小有名气。8月11日那天,突然有身份不明的人闯进医院,将其强行带走。“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些人是长沙的便衣,把余本林直接抓到了长沙。因为余王二人那块巨大的翡翠王中第一块卖给长沙一家国营企业时,报关价是一千多万。但那边的经办人孙凤兰向所在单位说是4000万,这个一千多万的报价只是应付海关和上税。为了骗到这一大笔,余本林给孙出具了一个假的协议,并加盖了自己的印章。为表示感谢,孙从获得的赃款中拿出362万,给了余本林。长沙那边过来抓人就是这事,目的是想追回这362万。事情暴露后,余本林只有把这个钱上交给了这边的政府,既然钱都上交了,他心里就觉得这事跟自己无关了。但那次他还是被长沙警方带了过去,并且,直到第二年4月才得以返回云南。”

记者走访了盈江县侨联、商会等部门相关负责人,以及曾在当地公安和检察机关工作多年的一名知情人士,来自他们的说法印证这事确实存在。记者还得知:余本林的“生意伙伴”孙凤兰东窗事发后,被当地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死刑,执行了枪决。

曾经的玉石界领袖人物之一出局,王在武、余本林两家后人看上去却丝毫没有改行的意思。在他们各自的继承人把官司打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过程中,双方的矛盾仍在持续上升,在辩论阶段,双方及其代理律师仍然是针逢相对,言辞犀利。

“我们不会放弃。”王在武的长子王基祥语气坚定地说。这是一个刚满19岁的年轻人,对于源自近20年前的这场“玉石纠纷”的种种细节,他似乎并不太明了,但这并不妨碍他和母亲及兄弟姐妹们一起提出起诉。3月22日,他拿出一块比拇指头稍微大一些的翡翠给记者“参观”,说这就是翡翠王身上“硕果仅存”的一小部分了:在切割时留的一小块边角余料。

这小块通常被认为是废品的边角余料被精心了雕琢成了一颗“心”,通体碧绿、晶莹剔透,看上去非常精致。王基祥把它捧在手里,仔细的看了又看,擦了又擦。“这一小块肯定值不了很多钱,但现在他就象我们家的传家宝一样珍贵,即便有人出再高的价,我们都是坚决不会卖的。现在,我只希望能通过人民法院的审判,来把这里面一系列的纠纷查清楚、说明白。否则,我也不知道两家的矛盾会持续到何年何月。其实,我想谁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

“那年我16岁,在老乡的带领下,我第一次来到这个我向往的武术胜地。南北的生活习惯不一样,语言也不一样,从老家来到河南,我很不适应,刚到的前三天,我硬是在被窝里哭了三天,但是对武术的热爱让我坚持了下来。”3月23日中午,坐在少林寺山门外那片洒满阳光的土地上,释延康接受了《郑州晚报》独家责任记者的专访。

1990年的那个春节过后,从小受到《少林寺》影片影响的胡军,对少林功夫一直深深地向往的他,在那年的初中毕业后,跟着一个在少林寺塔沟武校习武的老乡来到了少林寺,进入塔沟武校学习少林功夫。

在塔沟武校的三年,胡军每天都是5时30分起床,到晚上9时睡觉,他全天的时间都花费在了习武上。直到1992年,他顺利学完少林武术的基本动作,可能进入到少林寺武僧团进行深一层次的深造,一直成了胡军的最大梦想。由于成绩的突出,胡军三年的塔沟武校的学习生活结束后,他被学校派到了辽宁的盘锦市传授少林功夫,但是对于少林寺总是怀着一种深深的向往之感。

1993年,少林寺当时的主持释永信大师到盘锦指导武校工作,这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胡军,发现胡军具有很好的习武天赋,从身体条件到潜质、基本功都很突出,见到大师对自己的喜爱,胡军就向大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让他没有想到的事情是大师当即就答应了,赐法号释延康。

“我的师傅无论是禅、武,还是其他方面,都有很好的造诣,师傅教导我,做人要先做事,要求我从小做起,讲究武德。在师傅的身边,我不但学到了真正的少林功夫,师傅的引导,还让我领悟到了少林禅宗的真谛。”释延康说。

1999年,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大师受俄罗斯有关方面邀请,访问俄罗斯,并商谈创办俄罗斯少林武术研修中心事宜,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俄罗斯的少林武术研修中心在莫斯科十月大街26号这个地方成立了。

2002年的时候,俄罗斯邀请少林寺派遣少林武僧到莫斯科传授少林功夫,经过一番挑选,方丈选中了担任少林寺武僧团教头的释延康。

2002年的10月11日,释延康从北京坐上了直飞莫斯科的飞机,经过7个多小时的飞行,在莫斯科时间晚上7点半的时候,释延康到了莫斯科。

“我来的时候,郑州还是暖意融融,可是莫斯科却在我来的那天下了第一场大雪,温度达到了零下12度。”尽管已经有了很充足的心理准备,但莫斯科的严寒还是让这位中国南方长大的武术高僧很不适应。前来接机的师弟斯拉瓦(俄罗斯人,曾经专门到少林寺拜释永信大师为师)慌忙找了一件大衣给他披在身上。

“我的这个师弟只会几句简单的汉语,没有其他的翻译,我只能简单的和他交流几句。俄方把我安排到了这个师弟的家里。”释延康对于那段日子,一直记忆犹新。僧人生活上的特殊要求,让释延康当初很不适应,大约过了两个星期的时间,释延康自己住到一个新的地方。

释延康传授功夫的地方是莫斯科的市中心,住的地方位于郊区,他每天都是5点钟起床,顶着严寒天气先教师弟学习40分钟的武术,然后再乘车到单位教学员学武。

释延康来的时候,中心有70多位学员,后来逐渐增多到了140多位。莫斯科有一位少林寺的武功高手的消息也在莫斯科不胫而走。只要上街购物,都会碰到很多要求合影的人。2003年的时候,中心办了一个业余的班级,这里面有20多位女生,他们都很努力,学的认真,练的辛苦。普京的女儿就是这个时候拜释延康为师的。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学员里面有普京的女儿,每天我都是来的最早走的最晚,语言又不通,我是前几天听我师傅释永信大师说的,他说我教过普京总统的女儿,我一听很吃惊,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对任何人特殊对待过。”释延康很坦诚的说,自己只是一个中华少林文化的传播者之一,在外边代表着少林寺,并不能代表个人。“人家看重的是少林功夫,不是释延康,即使我当初知道普京的女儿是我的徒弟,我也不会对他照顾什么。”

在莫斯科,与男孩子们不同的是,少林八段锦、小洪拳、少林内功、少林剑等少林功夫,成了释延康传授给玛丽娅和卡蒂娅等20多位女孩的特色,特别是八段锦和小洪拳受到了姑娘们的青睐,因为这可以帮助她们强身健体,保持苗条身材的同时,驱走严寒。释延康又在教学中根据每个人的身材、年龄、健康状况,再一一决定传授给他们最适合每一个人的少林功夫,让姑娘们得到最大的收获。

释延康解释说,少林八段锦是少林寺众僧最早演练的健身功法之一。八段锦有舒筋活血,调理气血,促进人体新陈代谢等功能,久练可以健壮体质,延年益寿。八段锦和童子功是少林僧人晨练的必修课程。据传说,在唐朝时,少林寺高僧灵丘善练八段锦,高寿达一百零九岁。少林八段锦是普极率最高、最适合强身健体内外兼修的少林功夫,在少林功夫国外教学中最受洋弟子们的欢迎。小洪拳是少林武术中初级套路之一,具有朴实无华、拳打一条线、拳打卧牛之地等特点,是学习少林武术的必修套路。它攻防严谨,架势小巧,用力短促,刚柔相济且多使暗劲。身法要求:曲而不曲、直而不直,起纵落横,滚出滚入,是少林拳法中的经典。最适合女性修练。

由于莫斯科寒冷的天气,给人们的出行与身体带来了极大的麻烦,修练少林功夫后可以让人强身健体的同时不畏严寒,这也是俄罗斯人得到最直接、最实用的效果,这让他们逐渐增加了对少林功夫的喜爱程度。

在《魅力普京》一书的128页上,普京把女儿拜释延康为师的事情写的很清楚,他认为自己女儿的中国情节和这段学习有很大的关系。2003年的7月份,在俄罗斯传授中国功夫两年的释延康回到了祖国,临别的时候,有80多个学生到机场送行。

“他们学习都很辛苦,对少林武术充满好感,我真的希望他们能在自己的发展道路上更进一步。”在春天阳光照耀下,释延康的脸上满脸灿烂。

“身体语言不需要翻译,武术传授更不能要翻译,我要让这些俄罗斯学员充分了解中国文化,因为少林功夫是中国的国粹,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一部分。”释延康说,他在俄罗斯期间,基本上没有翻译。

在传授少林功夫期间,释延康要求每个学员必须按照中文的要求去记,比如,弓步这个武术动作,他要求学员按照中文的发音去练习和记录,不会中文也得需要用中文的发音去纪录。

在习武的过程中,普遍存在教练体罚队员的现象,但是释延康在俄罗斯期间,从来不体罚学生,并和学员结下了很深的友谊。“好教练都是不打人的教练,如果他们什么都会了,就不用教练教了,少林功夫不但是身体动作,还有很多禅宗的内容。”释延康说,在授武的过程中,他们结下了很深的友谊,相互促进。在下课的时候,很多学员都会主动帮助师傅整理器械,送衣服,至今回忆起来,释延康都跟感动。

“少林功夫是国粹,永远都是中国的,我不能让他改变了中国的名字。”释延康说。

在3月22日普京访问少林寺的时候,由于时间紧张,释延康没有和普京单独交流的机会。但是在无僧团表演的时候,释延康第四个出场,他表演的是一套罗汉拳。在表演的时候,方丈释永信专门向普京介绍了释延康。表演结束的时候,普京给于了很多的掌声,并微笑致意。

在余下的参观过程中,释延康拿了自己的相机进行拍照,对于其他的人员,普京的安全警卫人员都阻挡在了很远的位置,只有释延康获得了很好的机会。

“我进去的时候,普京的保镖一看是我,就让我拍照了,并给我一个很好的位置,不像其他的人员,都被阻挡在外边了。在释延康看来,这是普京给的一个机会。

1999年受俄罗斯邀请,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大师就带着少林寺武僧出访,当时的少林寺武僧表演非常成功,他们也因此受到了莫斯科人民的热烈欢迎,并在俄罗斯建立了少林武术(俄罗斯)研修中心,从此,少林文化通过武术的形式逐渐得到俄国人民的喜爱。

普京酷爱柔道摔跤,他对中国功夫也有着浓厚的兴趣。他认为少林寺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之一,早在去年夏天,就曾特意提出过要参观少林寺。

“本来我们在1999年就有机会见面,可惜错过了,后来中间的介绍人说该在北京见面,但是最终没有见成,这次我们都了却了一番心愿,武术成了我们友谊的桥梁。”释永信大师说,普京总统的访问,是少林文化对外交流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对少林寺与世界开展交流合作极为重要。

释永信大师认为,普京造访少林寺不是个人的魅力,而是少林文化在俄国越来越受到欢迎,正在逐渐展示出他独有的光彩,普京总统也在生活和工作中,渐渐感受到了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造访少林寺也是意料中的事,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普京这次造访,少林寺送给他一套武功秘笈,当时,他非常高兴,通过翻译告诉我:‘我要把它转送给女儿,她会非常喜欢的!’”(郑州晚报记者卢曙光袁建龙文/图)

去年数名华人在南非遭枪杀,动荡的局势不但震惊了当地的华人社会,而且让远在上海的旅游者前往南非观光的热情大减。昨日,南非安全部官员率领南非旅游局到上海就此事做出回应,并保证上海游客前往南非观光的人身安全。

据介绍,为了保证旅客在南非的安全,南非政府投入大量的人力和财力,如开通了24小时旅游热线,而这是全球首个一站式服务的国家级的呼叫中心。与此同时,南非当局协同社会团体建立旅游任务小组,并在普马兰加省推行“游者监视”活动,用以监控保障游客的安全。此外,在南非重要城市的中心商业街区24小时高科技监视系统,以便全天候关注游客安全。

相关南非官员还表示:“在政府部门做出努力的同时,游客也需要配合遵守一些基本的警示,比如尽量不要脱离导游单独行动,避免随身携带大量现金,夜晚避开黑暗偏僻的地方。此外,所有来南非旅游的人士都会受到当地安全部门的保护。”来源:东方早报早报记者兰奕涵

23日10时许,记者来到案发现场看,有上百居民一大早就围在现场,议论纷纷。水泥路上,一大片血迹格外引人注目。三楼一家的窗玻璃被弹片击中,形成一个约十厘米直径的炸碎状窗洞。距爆炸现场十几米远的一家小卖店的铁板栅栏,让手榴弹弹片击穿十几个小洞。30号楼前胡同内,从拐弯处起有200余米的血迹,附近几十家居民的窗玻璃被震碎。

目击者孟女士向记者介绍:她在家里正忙家务,就听“轰”的一声,爆炸声传来,地动山摇的。

孟女士跑出家门,来到家门口的水泥路上一看,路面上躺着三个人,近前一看都认识,是六井的刘涛、粮库下岗职工张永军、二井的刘宝辉。地上到处都是鲜血。不一会儿,路上就围满了人,有人大喊,高明用手榴弹炸死人了!快报警!此时,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受害人张永军右手臂被炸飞;刘宝辉和刘上全涛全身都是伤。

几名围观的妇女对记者说,附近到处是人肉,地面上流淌着一大滩血,吓死人了!120救护车到达现场后,确认三人已经死亡。

接到报警,梅河口市公安局闻警而动。警方得到一致口供是,看见死者之间发生撕打,而后发生爆炸。但是,被炸的并非只有死者三人,还有另外一人是高明。据目击证人讲,高明左腿被炸伤,事后迅速离开现场不知去向。侦技人员在现场周围居民住房的墙壁上提取了死者被炸飞的肌肉残渣,同时提取了数十个铸铁碎片,在尸检时,从死者身体内又提取了大量铸铁残片。专案组认为高明受伤,不可能走远。

民警组织群众撒开大网寻找高明。30分钟后,在镇医院将高明找到,他的左腿被炸伤,从其身上搜出一个圆的锈迹斑斑的圆铁盖,初步判断是手榴弹上的。推断高明有重大犯罪嫌疑。

原来当日上午10时许,高明、张永军与刘宝辉、刘涛在高家玩打扑克“刨幺”,平时他们就总在一起赌博。

案发当天,他们赌10元钱的。在玩牌过程中,高明嫌刘宝辉出牌慢,说:“快点出牌,你脑血栓啊,晃晃悠悠那么慢,不玩拉倒”。刘反唇相叽,二人发生了激烈的口角。当他们撕扯时,被另二人拉开,赌局不欢而散。事后,刘宝辉和另二人到门前的小吃部喝了一瓶白酒和六瓶啤酒。高明回家后,独自饮酒。刘宝辉越想越气,想要报复。高明回家后,也想不开。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