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丈夫因琐事将妻子打成植物人

2018-05-06 12:28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沈阳荟华楼副总经理戴世畅向记者介绍了拍卖的过程。12月11日国博在北京举行金饭碗第002号、第999号的拍卖。此次,国博向全国限量发行999只。

金饭碗的原价是19.9999万元,拍卖会上以20万元起拍。“由于001号被国博永久收藏,002号显得弥足珍贵。拍卖会上上百人,七八个买家志在必得。”戴世畅说,“我共举了3次牌,24万、30万,最终38万拍得,前后就20分钟却进行了十几轮竞拍。”

戴世畅称,这只金饭碗如果有买家买也会出售,但价格不会少于四五十万元。“我们还会在碗底内替买家加镌家传祖训铭言,警喻后人。”

戴世畅还向记者介绍此次在北京拍卖会上,“结婚纪念金条”拍卖的编号是第9999号,由于9999象征着长长久久,因此受到了很多买家的追捧。它的买家是杭州一女士。事后她称,“我对结婚金条是志在必得的,原来估算在60多万能够成交,没想到拍出了90万,高出市场价近三倍。但是这个数字还是非常棒的数字,我觉得非常巧合她见证了爱情天长地久这样一个信念。”首席记者王志东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汪道涵退居二线后,长期关注海峡两岸和平统一大业。一九九一年十二月,海峡两岸关系协会在北京成立,汪道涵出任会长。

一九九三年四月,在海协会的倡议和积极推动下,经过两岸共同努力,备受注目的第一次“汪辜会谈”在新加坡举行。这是海峡两岸授权的民间机构最高负责人之间的首次会晤,也确立了两岸民间正面接触、协商对话的机制。一九九八年十月,第二次“汪辜会谈”在上海举行,当时汪道涵曾表示条件允许时,愿意去台湾看一看。

二○○五年年初,海峡两岸基金会董事长辜振甫在台湾逝世,对此汪道涵先生深表惋惜,并委托孙亚夫、李亚飞前往台北吊唁。今年五月间,尚在上海瑞金医院接受治疗的汪道涵先生,在沪上锦江小礼堂、虹桥迎宾馆先后与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亲民党主席宋楚瑜会晤,亲自助推五十六年来两岸关系发展之新态势。

12月7日,一则消息在道县传得沸沸扬扬:当地有名的铝锌矿老板、县人大代表周某(42岁)因涉嫌强奸一名19岁的女孩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但是,周不久后就在公开场合露面了,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12月20日,道县人大常委会作出许可对周某采取法律措施的决定,公安机关也开始布控,对其实施抓捕。

19岁的文敏(化名)在道县一家酒店做迎宾小姐,她身高1.66米,面容姣好,歌唱得好,舞也跳得棒。12月20日,离此事的发生已有半个月了,这个曾做着“演员梦”的女孩几乎还没吃过什么东西,蜷缩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面容十分憔悴。当事人周某今年42岁,在当地开有一家铝锌矿厂,系县人大代表。

据文敏的家人透露,今年9月2日,堂哥何某找到文敏,说:“你不是要到长沙找事做吗?过两天有一个老板开车去长沙,你可以坐便车去看看。”9月4日,文敏搭乘一辆牌照为湘M39888的越野车前往长沙,车主就是周某。在长沙,周颇为大方地买了一条金项链和一个女式提包送给文敏。回到道县后,周某通过何某又3次约文敏去玩。

12月1日,文敏在下班途中又遇到周某,周责问她为什么不理人,“心太毒”,并要她在近日打电话给他,称有要事商量。

12月5日晚上8时,文敏拨打了周某的电话。周极为高兴,说:“我正在交警宾馆陪领导唱歌,你过来一起玩吧。”文犹豫着不肯去,周便说:“那我们聊聊天吧。”并要她赶到该宾馆506房间。

文敏在接受警方问讯时说,当她刚推开房间的门,周某便一把抱住了她。她转身想跑,周一把抓住她,随手将房门反锁,把她推倒在床上。反抗中,文敏咬伤了周的左臂,周用右手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文敏喘不过气来……就这样,文敏被玷污了。

第二天下午,文敏到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民警做完笔录后,又带着她到道县妇幼保健院作了相关鉴定,证实文敏受到了性侵害。

12月7日和8日,办案民警先后两次传唤了周某。据知情者透露,在第一次讯问中,周某承认与文敏在宾馆里发生了性关系,其手上也留有被文咬伤的痕迹。然而,在第二份供词中,周某却称文敏是其“情妇”,他没有使用暴力与文发生关系。周还给道县人大常委会递交了一份情况说明,为自己辩解。经过两次传讯后,按照有关规定,因为周系县人大代表,要对其刑拘须经过相关程序,民警只好让周某先走了。周离开公安局后,便不见了人影。

12月20日,道县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经过票决,允许对周某采取法律措施。当日中午,公安局开始安排布控抓捕。

该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何月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7日,人大常委会就收到了办案民警的汇报,常委会要求警方提供更为详实的书面材料。10日,人大常委会召开主任会议,与检察院负责人一起听了公安部门的汇报,认为有些证据还不够充足,责成公安部门补充侦查。随后,曾先后决定于16日、19日召开常委会会议,但由于种种原因,直到20日会议才开成。何月军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保证案件的质量,尽量搞准事实。他介绍,等案情明朗后,如果周某犯罪事实成立,人大将依照有关程序,召开选民代表会罢免其人大代表资格。(本报特派记者吴通清)

惊慌失措的小莉不知道自己是这个飞贼的64个“猎物”之一,而这个飞贼抢劫的原因是:“我恨‘小姐’”。

2005年4月3日起,沈阳市东陵区泉园地区连续发生了多起尾随夜归女性、入室抢劫案。大部分受害者是饭店、舞厅等场所的服务人员,还有数人被强奸。

警方分析:歹徒为一人作案,常从缓步台一下跃进数米远的阳台窗户实施犯罪,体能不凡。而且,此人入室作案从不开灯,犯罪动作迅速;除了一顶遮颜的鸭舌帽,每次作案都要更换衣物,明显具有反侦查能力。

8月份,此案被沈阳市公安局定为“串联63号”大案,由省厅督办。警方迅速成立了专案组,经过侦查,目标锁定在一个32岁男子身上。

此人名叫邢德利,来自吉林,已近二年无正当职业,但最近几个月以来,花销阔绰,“乍眼一看,就跟个小老板似的。”专案组一名警官形容。同时,此人当过兵,练过几年武术,有良好的身体素质,还在泉园一带做过生意,具备作案条件。

不料,从8月25日开始,邢德利忽然“失踪”了。11月末,警方将潜回沈阳的邢德利抓获,当场从他身上和轿车里搜出两把匕首、一把仿真手枪、几根螺丝刀和铁棒等。但是,没有找到那顶鸭舌帽。

经过8天8夜的突击审讯、政策攻心,心理防线彻底崩溃的邢德利交代:2005年4月初,他和相处两年多的女友分手,遂犯下第一桩抢劫案。4个月时间,他在东陵区泉园及其周边地区共犯下64桩针对夜归女性的尾随、入室抢劫案,强奸15人,抢得财物总价值23万余元。他作案的理由是:“我恨‘小姐’”。

邢德利:就是那些“小姐”,她们勾搭我媳妇打麻将、喝酒,弄得她班也不上,生意也不干,把我家都败了。我找不着那两个“小姐”了,但一定得让她们这个群体受到伤害。我都是盯了几次,确认是“小姐”后才下手。

邢德利:我对不起父母和亲人,对不起我伤害的那些无辜的人,我不该抢她们。

警方提示:目前,在邢德利犯下的64起抢劫案中,仍有33起没有最后查实。希望被害人与知情群众与公安机关积极联系。联系电话:024—2482418213504017926田警官

昨天,22岁的钱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这个脸上稚气未脱的年轻人,竟是杭州有史以来最大的网络卖淫案的始作俑者。钱航在网上建立个人网站,打着招聘私人助理、公关的幌子,网罗卖淫女子。更令人吃惊的是,前来应征的很大一部分是年轻白领女性或在校女大学生。

“兼职商务公关———女生想多赚钱的进来。对此内容反感的人请马上走开,但别恶意攻击,各干各的,大家活着赚点钱也不容易。”在杭州某著名网站论坛上,有个叫“wokao2005”的人经常发类似的招聘帖。

招聘内容多变,有时招聘商务公关、总经理秘书,有时又变成招聘内衣、人体模特,有时还变换成私人顾问或教练。不管职位怎么变换,招聘者的要求万变不离其一,就是性别一律为女性,“18-25岁,形象好,谈吐素质好”,还有相当一部分是针对女大学生开出的条件:“优秀者月收入10000以上,并可接触上流社会人士,未来有更多发展机会”。

对于老网民,此招聘信息的真伪本质一眼即知,所以这种帖子鲜有问津者,但有意各取所需者,都按照帖子后的QQ和手机号,联系上了背后的招聘者———钱航。

22岁的钱航在去年4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缓刑一年六个月,因此也断送了自己的大学学业。戴罪期间,他没有自我反省,反而再次铤而走险,在自己的个人网站上,扮演“黄中介”的角色。

当有女性与钱航联系,在QQ聊天中打开话题后,他会先试探对方是否“放得开”,如果对方认可此类“公关服务”,钱航就会直言:每次服务价格在600至800元,他要收取200至300元的好处费。

之后,钱航将女子的照片挂到自己的网站上。他的个人网站美其名曰“锐意文化”网站,但分页俨然是嫖客浏览的“选美区”。然后钱航在某门户网站聊天室内兜揽“客户”,整个卖淫过程都由网络或手机联系,他无须露面。

11月9日晚,钱航在家中被抓获。从他的笔记本电脑中,警方发现了数十名年轻女子的裸体照片,一并查获的还有大半年来与近50名嫖客介绍卖淫女的聊天记录。之后,陆续有7名涉案女子和3名嫖客被抓获。令人吃惊的是,被抓获的卖淫女中大部分都是高学历的杭州本地青年女性。

其中,一个女大学生“莹莹”这样交代:“我跟他联系,他一开口就问我是否放得开,我说还可以,留下了小灵通号码给他。他向我要照片,我让他到我QQ相册里看。过了两天他发消息给我说有客人……之后我得了500元钱的好处费。”

莹莹堕落后,还将同学“平平”拉进了深渊。“平平”交代:我和莹莹一起上课时,她说现在网上很多在招公关,我就问她是什么意思,她说就是和客人开房间发生关系,一次可以拿500-600元钱,她还说不会有事。她说认识一个男的是介绍客人的,并给了我他的电话号码,后来我知道这个男的叫钱航……

这是杭州至今侦破的最大一起组织、介绍网络卖淫案。(通讯员夏剑记者王浩杭州日报)

本报记者马进帅为您报道失主排队向小偷账户上打钱,这事听起来悬乎,但的确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家住兰州市小西湖的王师傅说,自己的小轿车车牌被盗后,虽然报了警,但当日出门就很不方便,无奈之下,他只好按小偷的提示到银行去打款。让王师傅没想到的是,来到附近银行后,他碰到了不少像他一样倒霉的人。

据王师傅讲,昨日下午2时许,他在七里河一银行打钱时,发现有七八个人都因丢了车牌,来给盗牌者的账户上打钱。一位失主说,他的车牌可能数字好一点,对方一口要价200元。好端端的车没有了车牌怎么上路?失主只好自认倒霉,一张张百元大钞就这样流进了盗牌者的账户。

王师傅说,前天晚上零时许,他从中川机场把老父亲接回家后,就把车停在了小区的院子里,在离开时还特意检查了一遍,在确定万无一失后才回家休息。昨日早晨7时许,王师傅到院子里一看,着实吓了一大跳,自己车的前后牌不翼而飞,上车牌的螺丝及零配件放在原处,他不知是怎么回事?再仔细一看,发现挡风玻璃前放着张纸条,上面写着“1309××××603”的电话号码。王师傅让自己冷静一会后,没有急着拨打这个电话,而是先向110报了警,不一会,七里河西园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进行勘察和了解。

案是报了,但急着用车的王师傅无法出门,他只好按纸条上留的电话号码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自称“杜冰”的男子:“想要车牌容易,你先打99元钱,我再告诉你车牌在什么地方。”说罢后他给王师傅说了一个工商银行的卡号“9558823005000093064”。王师傅心想:99元不多,只要找到车牌就行!于是,向这个银行卡上打了99元钱。之后他再与杜冰联系时,杜冰让他走到车跟前再告诉车牌在什么地方。结果王师傅刚走到自己的车跟前,身上的电话就响了,对方说车牌在王师傅居住的小区门口的沙子里埋着,王师傅果真在沙子里找到了自己的车牌。

据了解,近段时间,像王师傅这样车牌被盗的事在兰州频频出现,搞得车主都人心慌慌。

编后:车牌被盗本来就是不幸的事,但失主竟然由小偷牵着鼻子走,出现排队给小偷交钱的怪现象,这就成了社会的大不幸,只能更加助长偷盗者的气焰。你想想,尝着甜头的小偷哪里会收手?其结果只能是小偷越来越猖獗,失窃的车牌越来越多。

鉴于瓶装液化石油气价格的持续上涨已对社会正常生产、生活造成影响,广东省物价局分析认为今后一段时间燃气价格仍将在高位运行,于昨天宣布紧急启动瓶装液化石油气的临时价格干预措施,对进口、出厂液化气实行提价备案制度,广东省六大液化气进口商和三大生产商须报请省物价局同意备案后才能提高进口批发价和出厂价,以从源头上稳定瓶装液化气价格。

广东省物价局局长孙庆奇表示,12月以来广东省瓶装液化气价格显著上升,大部分地区逼近百元大关,河源、梅州市已经达到每瓶100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30条“当重要商品和服务价格显著上涨或者有可能显著上涨,可对部分价格采取限定差价率或者利润率、规定限价、实行提价申报制度和调价备案等干预措施”,虽然价格法并未明确界定“显著上涨”,但根据广东省物价局有关规定,“10天或一周内价格上涨5%以上可认定为异常波动”,12月12日~20日广东省瓶装气价批发价从5600元上涨至6200元,涨幅超过10%,影响到社会正常的生产生活。

从广东省价格监测中心掌握的数据和市场供求来看,今后一段时间液化石油气价可能仍处高位运行,针对此情况,经请示国家发改委和广东省人民政府同意,广东省物价局决定实行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广东省物价局副局长马壮昌表示,“实行价格临时干预是个大事情,不是说出台就出台的,不发生价格异动不会轻易采取这个措施”。

据介绍,上周全省21个地级市瓶装液化石油气的平均价格为94.4元/瓶,其中有16个地级市超过94元/瓶,环比上涨6.3%,比上月同比上涨5.2%,与去年年底比,上涨30.2%。

广东省物价局在分析广东液化气价上涨原因时表示,广东液化气供应市场有主要依赖进口的特点。

据介绍,2004年广东液化石油气全年消费量为500万吨,工业消耗200万吨、商业消耗125万吨、居民消耗175万吨。其中有420万吨液化气依靠进口,国产液化气供应不到80万吨,超过八成的广东用气都依赖进口。

因此,进口气价的高涨直接推动了广东居民用气价不断上涨,今年以来,尤其是入冬以来,进口气价不断上升。目前广东进口液化石油气每吨约为6100元,比11月底上涨约两成,比去年同期上涨约三成。

加上今年气候持续寒冷,液化气需求进入高峰期,往年冬季,液化气价格也有一定的上升。而今年12月初至今,已持续近20天遭受寒流影响,气温较低,居民用气量剧升。此外,在需求剧增的情况下,一些供应或零售商乘机哄抬价格,也推动了气价上涨。

记者昨天致电问询6家煤气公司、煤气站,从随机踩点的报价计算,15公斤装煤气价格平均在96元左右,批发站点的单瓶批发价最低为90元,振戎燃气报价最高为97元。记者还发现,虽然有公司履行了95元的“呼吁价”,但送气费却比平时贵出一倍,最高达13元,而平时送气只要3到5元。

昨天的广州市煤气公司15公斤大瓶煤气报价为95元、振戎燃气报价为97元。也有公司表示只是指导(充气)价格,不外送,具体价格要由送气站点自定,其中白云区良田镇液化气站报价为96元,广州光明燃气有限公司为96元,均不送货。

中穗燃气虽然报价为95元,但是送气要另外加钱,价格视送货距离浮动在11~13元之间,该公司不事先收瓶再充气,而是直接送瓶气上门,但是要求客户先前是使用该公司的煤气才可以。芳村区南教液化石油气站15公斤报价为90元,但是要求必须是“大批量”客户方送货,具体数量该站没有透露。

广东省物价局局长孙庆奇(右图)通过媒体向全省人民表示,“省物价局告请市民不必恐慌,不必担忧,商品供应紧张的状况只是阶段性、暂时性的;奉劝经营者遵守价格法律法规,不得趁机哄抬价格、扰乱市场秩序,要配合政府有关部门,组织好货源,保障供应。对违规者我们将依法进行查处,并予以严厉打击。哄抬燃气价格最高处罚20万。”

广东省物价局市场价格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既然是临时价格干预措施,就有取消的时候,这主要取决于未来国际原油市场的价格走势,未来出现下跌就有可能停止价格干预。

孙庆奇表示,针对此次液化石油气涨价主要由进口气价上涨的原因,决定从源头着手采取措施平抑气价。“从下发通知之日起,实行提价申报制度,即以12月23日的价格为基准,若提高其一级、二级库码头槽车批发价格,须向省物价局申报;广石化、茂石化、东兴炼厂等省内三大液化气生产商出厂价格的调整也应在当天报省物价局备案。”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