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阐述人民币汇率改革三项原则

2018-05-06 14:00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赛迪顾问公司分析师蒋利峰表示,即便是3G牌照马上发放,市场上也不会出现明显的3G手机换机潮,而且3G手机的技术成熟度肯定比2G手机差,必然造成3G手机的生产成本高企。“各种因素都造成大部分国内手机厂家对3G终端并不特别主动。”

他同时指出,在3G政策还没有完全明确的今天,大规模投入资金铺垫3G并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在3G积极投入者华为、中兴、夏新的眼里,只有抢跑3G才能获得与国际领先的竞争对手同场竞技的机会。

夏新总裁李晓忠表示,夏新在3G的投入有些冒险,投入的研发资金超过人民币1亿元。公司的策略是国际合作与自主研发相结合,通过与爱立信、高通的深度技术合作,夏新实现了对相关3G技术的高起点切入和快速掌握。

据了解,目前夏新已经推出了12款3G手机,其中6款WCDMA手机、3款CDMA2000手机和3款TD-SCDMA手机,3G研发人员也扩充到150多人。

李晓忠表示,夏新接下来的目标是“从有到全”,向系列化的方向发展。不仅是按不同的网络标准形成系列化产品,在每一种产品制式下面也将按功能特性、外观设计、目标人群等不同的标准继续进行产品细分和系列布局。

“我们在3G方面的投入是很大的,每年销售收入的至少10%都会被投入到研发中,但具体投在3G手机上的数目还不方便透露。”中兴通讯相关负责人表示,技术实力将是决胜3G的关键,没有技术实力的最终将被淘汰出局。目前中兴通讯已经推出三种制式的手机和数据卡多达9种,并拥有了生产全系列成熟产品的能力,一旦市场有需求就可以量产。

华为无线终端营销工程部营销总监李承军表示,目前华为已有8款商用3G终端产品,包括6款UMTS终端、2款CDMAEV-DO终端。由于华为在全球已经有11个WCDMA商用网络、50多个试商用WCDMA网络,这些网络为华为的终端市场打下了良好的市场基础。目前华为3G手机与数据卡已经在亚太、西欧等多个国家获得商用,其中3G数据卡更是做到了全球领先。

由于境内3G市场还没有启动,率先投入的华为、中兴和夏新只能寄望先从境外市场获得一些回报。

据夏新内部人士透露,夏新WCDMA手机已经有了一万台以上的产品出口到欧洲和台湾地区。中兴通讯方面也透露,目前与和黄签订了30万部3G手机的订单,首批WCDMA手机F866已经在英国批量上市,WCDMA的网卡在意大利也实现了批量销售。

“走境外市场的确是一条出路,但量始终做不大,根本无法弥补3G方面巨大的前期投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分析师指出,中兴、华为的3G终端多数捆绑网络设备一起出口,差不多半卖半送,很难有多少实际收入。

蒋利峰表示,虽然这三个厂家已经在境外市场有所收获,但境外市场和境内市场并不完全一样。尽管在运营商放号初期,中兴、华为等可能会占一些优势,但企业级品牌要延伸到消费品品牌还需要时间积累。从这方面看,部分洋品牌在2G手机市场的优势很可能会延续到3G手机市场,况且他们在3G上的准备丝毫不逊于中兴和华为。

一位中兴通讯的市场经理也表示,虽然运营商定制会给公司带来一些优势,但行业的竞争压力非常大。因为手机行业竞争更多地强调能不能吸引普通消费者,卖给运营商不等于最后的消费,在市场前端还存在很多变数。

权威调查机构赛迪数据有限公司本周发布的报告称,由于3G手机高品质的通话质量及高速度的传输性能,中国消费者对即将到来的3G应用充满期待。

赛迪数据报告显示,有超过70%的手机用户表示对3G在中国市场未来的表现看好,大多数手机使用者认为3G的到来是市场发展的必然,只有不到8%的手机用户对3G的到来表示不容乐观。

根据调查,在应用方面,对看电视/电影、视频电话、收听音乐、高速上网、多媒体传输等3G应用,用户的期待指数都超过了60%。利用3G高速率传输性能来看电视/电影、视频电话和收听音乐成为消费者的最爱。对无线定位、多人游戏、手机会议等应用,特殊群体需求和行业专业应用将蕴藏更大的商机。

尽管3G手机比2G、2.5G产品拥有更高级的应用,但消费者却并不愿意支付更多的价格成本。调查显示,81.2%的手机消费者希望拥有的3G手机终端价格在3000元以下,更有30.1%的消费者希望拥有的3G手机终端价格不到1500元。

赛迪数据报告说,未来手机生产企业、移动运营商以及增值服务商应该通力合作,协力打造共赢的产业合作模式,将企业运营重心倾斜到内容服务上。(赛迪数据)

早在2005年六月份,众多国产手机厂商云集广州,大力声讨“黑手机”,黑手机问题逐渐浮出水面。然而黑手机作为一颗毒瘤,存在于中国手机行业并非是从今年开始,目前黑手机年销量1500万部,也就是说,在我国每销售三台手机,其中就有一部身份不明的黑手机,其年销售总金额高达300亿—500亿元,而每年偷逃国家税款近100亿元。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仍旧能够看到“黑手机”大行其道,其种类之繁杂,销售方式之穿插,让消费者难以分辨,更让手机厂商撕心裂肺。黑手机独有的“黑”花样

目前国内销售手机的网站之多,可以打到随手可见的地步,这也就是为什么黑手机能够抢占市场的原因,笔者随意打开一家手机销售网站,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眼花缭乱,虽然长期在手机行业摸爬滚打,但还是感觉到自己知识的浅薄。其中有长相与三星SGH-D508(报价热评视频)颇为相似的都宝D508,有跟索爱W800c(报价热评视频全景)一个模样的CECTU8800,居然还看到NOKUA品牌的手机,在该网站笔者发现超过四十个品牌是从未听说过的,着实大开眼界。而在这其中引起笔者浓厚兴趣的还是CECTU8800,但是通过对CECT厂家的询问,并未推出过该机型,这也就让人们能够猜测到这些手机的真实身份,它们就是杂牌冒牌手机。这些手机仿造热门机型,并且销售价格比所模仿的机型要低百分之七十左右,很多消费者看到这样的“甜头”,自然会欣然购买。为了增加这些手机的可信度,销售商多将这些手机打上“日韩”手机的烙印,声称这些手机是在国外销售的,因此我们并不了解这些品牌。在很多消费者的使用以及相关部门的调查显示,这些手机多采用翻新和拼装的形式,内部构件来路不明,整体的使用稳定性可想而知。

国内的黑手机多起源于沿海城市,深圳成为黑手机之都,据水货经销商透漏,所谓的水货手机有八成来自深圳,而这些手机通过当地经销商的重新包装,再次涌向内地。其中首先采用网站宣传,征集各地的分销商,校园代理的方式,更是让黑手机充斥了各大院校。即使是最底层的校园代理,每销售出一部手机便可以得到一百元的佣金,根据有关媒体批露,黑手机利润最高能够超过两千元,这也是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人,为黑手机“赴汤蹈火”的原因。在实际销售过程中,黑手机并不像我们文章中分类那样明确,杂牌假冒手机号称自己是水货手机,翻新拼装手机有时也担当水货手机的重任,黑手机都向水货手机靠拢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消费者对水货手机存在着普遍认可,那消费者为什么又会对水货手机有着普遍认可呢。

1992年,从小生活在云南澄江抚仙湖边的职业潜水员耿卫,在水下发现了大量人工建筑的遗迹。2001年6月,中国首次湖泊水下考古在抚仙湖进行,参与专家各抒己见,水下遗迹的“身份”依然扑朔迷离。这些建筑究竟是谁人所造?据悉,近日研究者们对这个遗迹身份的认定有了新发现,记者远赴云南进行了探访。

2005年12月19日,耿卫在云南澄江县向记者披露了近两年来水下考古的最新发现,一张张金色的声呐扫描图显示出水下城市宏伟的轮廓,令人惊诧。

耿卫介绍说,目前已经探明的古城遗迹面积已达2.4平方公里,规模不逊于上世纪70年代的澄江县城,主要建筑共有8个,其中两个高大阶梯状建筑和一座圆形建筑最为重要。

其中一座高大的阶梯状建筑共分三层,底部宽60米,第二层宽32米,顶层宽18米,整个建筑高为16米,从声呐扫描图上可以看出,它的台阶非常整齐对称。

而另一座阶梯状建筑气势最为恢宏。它上下共五层,第一层底部宽63米,第二层宽48米,第三四层倒塌比较严重无法仔细测量,第五层宽27米,整个建筑高21米,类似于美洲玛雅人的金字塔。在每一层大的台阶之间都有小台阶相连,其中第一级大台阶从底部有一条笔直的小台阶直通而上。

对于如此高大的建筑,“在水下只能看一个局部,它的台阶很大,根本感觉不到是台阶,再向上走,发现又有一个台阶,看到倒塌的一堆石头本以为是个建筑物,实际上只是建筑的某一个部件而已。”经常与水下遗址亲密接触的耿卫如此描述。

此外,在这两座建筑中间还有一条长300多米,宽5-7米的石板路面,用不同形状的石板铺成,石板上面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几何图案。在另外一片区域里,耿卫还发现了一座圆形建筑,底部直径为37米,南面偏高,依稀可以辨别出台阶,该建筑北面倒塌得比较严重,东北面有个缺口,形状类似于故罗马的斗兽场。

专家认为,高大的台阶状建筑很可能是祭台。他们的主人会是汉代俞元城的居民吗?

在云南晋宁石寨山曾出土大量古滇国时期的青铜器,耿卫仔细观察后发现,很多青铜扣饰(一种青铜质地的圆形小饰品)上都有台阶式建筑的图案,有的上面还有用于祭祀的杆栏式建筑图案。他认为,这表明祭祀活动在古滇人的生活中已经相当重要,那些高大的台阶式建筑就是古滇人祭祀活动的遗存。

更令人称奇的是,刻画在一些青铜扣饰上的环形台阶式建筑图案,几乎与水下发现的圆形建筑形式一模一样。青铜器上的环形台阶式建筑分上下两层,第一层有十余人,第二层有三四个人,坐在台阶上观看斗牛或者其他表演。耿卫认为,水下圆形建筑就是扣饰图案描绘的原型。曾有专家认为,圆形建筑是娱乐设施或是体育场,耿卫表示不能赞同,“如果把它认为是舞台建筑过于奢华,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行为。”

目前,关于古滇国的考古成果几乎全都集中在墓葬和文物的出土上,曾经兴盛500余年的古滇国没有发现任何生活建筑的遗迹,这更让耿卫猜测,湖底高大的建筑与青铜器上的图案相似绝非偶然。

在抚仙湖的众多传说中,关于海马的传说最为离奇。据说这种海马可以在湖面上奔跑如飞,经常在晨雾中出现,雾散后潜入水中,在古县志中多有记载。

耿卫认为,抚仙湖水位很低的时候,在很浅的地方露出的石板上,人们可以看到直径在8-15厘米的孔洞,形状酷似马蹄印。在水下建筑上,他也发现很多类似的孔洞,有些内部边缘还有石钉,最初他一度以为这些孔是来连接石板的,后来发现这些圆孔插上木桩,再用绳子连接起来,会形成一个规则的长方形。

考古学家通过研究古滇文明的青铜器图案发现,古滇人的建筑主要是以杆栏式建筑为主,这种杆栏式建筑是先用竹木搭成房架,底层悬空,再修墙而形成的建筑。耿卫认为,利用石板孔插木形成的长方形,完全符合杆栏式建筑的基础。他由此推断,所谓海马的脚印就是杆栏式建筑用于插立木的基础,抚仙湖水下古迹一定与古滇文明有着直接的联系。

在云南澄江县的历史上,有史可查的有三个城市,其中最早的是俞元古城,后来在史书上神秘消失,这是很多专家倾向于认定水下城市就是俞元城的原因。然而,耿卫却在“俞元”两字上动起了脑筋,“俞”在古汉语中有“最、最初”之意,而“元”有“原始、根基”之意,两者结合起来,就是“最初的高大的根基”。

耿卫说,“和其他的古代文明遗迹相比,抚仙湖水下遗迹的规模绝不逊色,拥有超过21米的高大建筑,这在玛雅文明遗迹中都是不多见的。对它的研究将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困扰考古界多年的古滇文明的谜团,很可能透过抚仙湖水下古迹揭开。”

公元前279年,楚国大将庄硚率领大军,直扑滇地(现在的云南地区),征服了当地的少数民族。正当庄硚准备班师回国之际,偏偏赶上秦国入侵楚国,切断了他回国的后路。庄硚索性就在滇地称王建国,史称“庄硚王滇”。

到了汉武帝时代,中央王朝把滇国所在区域设为“益州郡”,下辖24个县,滇王成了名义上的统治者,古滇文明逐渐衰弱,融入中原文明。由于缺少文字记载,关于古滇国的一切,逐渐湮没无闻,成了一个无人知晓的历史之谜。

抚仙湖附近的老百姓都传说,尸体在抚仙湖内不腐烂,姿势是男前倾,女后仰。有媒体报道还说,耿卫在发现遗迹的同时发现了“数不清的尸体”,记者就此向耿卫求证。

耿卫表示,他在抚仙湖潜水从没有发现过尸体。所谓尸体不腐的传说,是因为很多年前人们曾从湖中打捞出一具孕妇的尸体,尸体表面已经腊化,并没有腐烂。也有一架直升机在湖面失事落水,飞行员尸体六十多天后被打捞出来时,面目依然如同刚刚去世。他推测主要原因是湖水很深,底部温度极低的缘故。而在水中“男尸前倾,女尸后仰”,捞过尸体的潜水员都是这样说,原因现在还没有弄清。(北京科技报:董毅然)

温州炒煤资金从产煤地的紧急撤离,已经威胁到当初为炒煤者贷款的银行的信贷资金安全。

昨日,《第一财经日报》从温州相关部门获悉,央行平阳支行日前提醒辖内各金融机构,今年国家出台对不达标小煤窑实行“关、停、并”政策,使得该县炒煤资金开始出现回流迹象。这一现象对该县水头镇“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银行贷款潜在风险已逐渐表面化”。

央行平阳支行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0月底,该县两大国有商业银行水头镇分理处个私贷款余额分别为1.3亿元和2.1亿元,其中投向煤矿开采项目的分别占70%、65%以上,总计约有2.3亿元。某银行的2笔共40万元采煤贷款已形成不良贷款。央行平阳支行官员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分银行贷款风险将进一步凸现,必须重视”。

央行平阳支行一位官员昨日透露,自2003年开始,平阳县水头镇掀起一股投资西部煤矿开采项目的热潮。投资资金中,来自银行的信贷资金存量曾高达40亿元。

浙江省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今年5月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当时在山西省,由温州籍投资者经营的中小煤矿有300多座,累计投入资金约30亿元,年总产量约2000万吨。这些温州籍煤矿投资者,被外界惯称为“温州炒煤团”。

而今温州炒煤团正在紧急撤离西部。上述央行平阳支行官员称,该县煤矿投资者撤离西部的表象有三:一是该县的存款增幅加快。今年前10个月,当地银行机构各项存款增加2.34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0.5亿元。二是贷款出现负增长。该行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当地银行机构各项贷款出现了负增长,比年初下降了0.05亿元,而去年同期增加了0.92亿元。三是民间借贷活动大量减少。主要因为民间资金存量减少和投资风险加大。

炒煤团的匆匆撤离,使得一部分投资者不但无法获得回报,甚至连收回投资偿还贷款的能力也受到严重影响。温州当地一位投资者表示,去年在山西投资煤矿的收益率能达到100%。但今年,不仅进入门槛增高,收益也远远降低。搭上面临关停的煤矿,“想收回投资很难”。

在竞争者和投资方的双重压力下,港湾网络选择了出售核心资产。公司与其他跨国公司的谈判和接触仍在继续

【网络版专稿/《财经》杂志记者卢彦铮】12月23日,平安夜的前一日,国际电信业巨头西门子为自己购得一份特殊的“圣诞礼物”。这一天,来自西门子德国总部的代表与国内主要数据产品厂商北京港湾网络有限公司(下称港湾网络)正式签订了收购协议,以1.1亿美元(约合8.8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后者包括三个系列的宽带高端产品的全部技术、专利以及100余名技术人员在内的核心资产揽入怀中。据悉,这部份资产所带来的利润占到港湾网络总体的近60%。

早在今年7月,西门子即向港湾网络派出一个40余人的团队进行尽职调查。其时,市场一度猜测双方合资在即。随着港湾网络海外上市计划在9月搁浅,以及公司卷入与竞争对手的知识产权纠纷,双方合作之说渐渐沉寂。11月,西门子中国通信集团总裁韦思德亦对媒体宣称,与港湾网络的合作“只是业界的猜疑”。

然而,港湾网络向西门子出售资产的谈判在高度保密的状态下稳步推进。据称,就连港湾网络部门主管一级的人士亦是在协议签订前的一两日,方获知这一消息。

港湾网络的业务主要为宽带、光网络和接入网三大块,此次出售的是主要面向运营商市场的PowerHammer、ESRHamme和BigHammer三类产品。随着这些宽带高端产品研发能力的整体出售,港湾网络的市场战线将大大缩短,转为以企业网为重点。这一巨大的调整,几近宣布港湾网络与中国最大的通信设备制造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为)激烈的市场竞争的终结。而后者在市场竞争中针锋相对的策略以及9月对港湾网络发出有关知识产权纠纷的律师函,亦被认为是公司断臂自卖的主要诱因之一。

“这一交易解除了华为的心头大患。”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对《财经》表示。

2000年,作为华为最年轻的副总裁,有“技术天才”之称的李一男毅然辞别任正非,自立门户,创办了港湾网络。其时,港湾网络仍代理华为的产品,技术骨干亦多来自华为。善于开发实用型技术的港湾网络很快具备了数据通信产品的生产能力,开始为电信运营商和企业网客户提供服务。2001年,靠销售华为和自己研发的产品,港湾网络获得了2亿元的收入。2002年,公司业绩增长到4.5亿元,2003年更达到了10亿元。

2002年底和2003年底,港湾网络分别收购了北京欧巴德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和深圳钧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获得高端路由器的核心技术以及MSTP光网络领域全部的国际领先技术和专利,公司员工人数则讯速增加到1900人。此时,港湾网络的高速发展已经为业内所瞩目,其与老东家华为等主要数据通信厂商在市场上直接对抗的能力亦开始显现。

消息人士指,为遏制港湾网络的发展势头,竞争对手除在市场上正面抢夺客户资源,亦以高薪从公司挖人。港湾网络开始面临严重的人员流失。2004年,由于市场竞争的激烈,港湾网络没能完成20亿元销售目标,同时裁员瘦身。据悉,港湾网络的员工数一度跌到900人,不及鼎盛时期的一半。由于业绩下滑,港湾网络原定于今年9月的上市计划亦最终夭折。

据悉,导致港湾网络出售核心资产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来自投资方的巨大压力。

2001年5月,美国华平投资公司(下称华平投资)和上海实业旗下的龙科创投,分别向港湾网络注资1600万美元和300万美元。2002年5月,两家公司再次分别向公司投资3700万美元和500万美元,并为其提供了3500万美元的银行贷款担保。2004年3月2日,港湾又吸引到包括TVG投资、淡马锡控股和原股东的3700万美元注资。目前,除李一男持有约24%的港湾网络股权,员工持股亦占约25%,其余51%左右的股权则掌握在风险资本手中。

在港湾网络业绩下滑以及通往资本市场套现退出之路不通的情况下,包括陆续投资近5500万美元(约4.4亿人民币)的华平投资在内的风险资本,在入股港湾网络五年后套现之意渐决。据悉,在港湾网络与西门子的秘密协商中,华平投资等亦扮演重要角色并参与了谈判。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