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辆飞行汽车开始出售 形似星际战斗机

2018-05-06 14:07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股票市场4年的熊市使得以前属于“职场金领”的证券从业人员沦落为“高危人群”,小卢尽管位居高层,同样不能幸免。他所在的证券公司濒临倒闭并被另一家券商托管。

重组往往从人事调整开始,小卢的位置岌岌可危。无奈之下,小卢决定跳槽,出去碰碰运气。

券商高管流动一般分为两种情况:一是问题券商被托管或被关闭后,从业人员被迫重新寻找工作;另一种是在行业内部选择回报更高的基金、外资和保险机构另谋高就。

事实上,券商这圈子不大,转来转去也就那几个人,经过朋友推荐和猎头公司的周旋,他很快就与另外几家券商的负责人见了面。

然而事情的进展比他想像的要糟。在全行业亏损的背景下,其他券商的日子都不好过,他们对应聘营业部总经理职位的人选提出近乎苛刻的要求,令人望而却步。

小卢向《财经时报》透露了其中一家券商开出的条件。这家券商要招聘总经理的营业部位于北京三环路附近,面积1800平方米,月租金20万元人民币左右,物业管理费5万元,员工35人,去年亏损近500万元。

截至到2005年6月,这家营业部有客户约500户,客户资产2.3亿元(托管市值2亿,保证金余额3000万),当年累计成交9亿元,平均佣金费率1.4%。客户以中大户和机构客户为主,营业场所空置率在60%以上。

情况与现在小卢所在的营业部基本相当。但对方所提要求让小卢望而却步。

这些要求包括2005年全年亏损控制在300万元以内,并在三个月内新增客户有效市值4个亿。

“今年的行情依然不振,这怎么能让经纪业务大幅减亏?再说,我手里要有4个亿市值或资金,还出来应聘干吗?”小卢哭笑不得。

当然,招聘方开出的激励措施也很诱人:月薪1.5万元,减亏任务达标后,提取10%作为奖金发放给营业部,其中80%归营业部经理。

小卢的营业部3年来已裁员1/3,剩下来的同事也都在苦撑。经纪人陶先生目前每月只能领到1000多元的基本工资,且不能按时发放。他的孩子刚满两岁,交给父母带养,陶先生戏称自己现在是靠老婆养活。

处于转折中的中国证券市场,使得所有参与者无一幸免地经受着极为严峻的考验。

据统计,自2002年8月鞍山证券关闭以来,已有近30多家证券公司被关闭或托管。

一家券商人力资源部总监告诉《财经时报》,从他了解的情况看,大学毕业生已不再对证券公司趋之若鹜。以往毕业生千方百计要进入证券公司工作,现在的情况恰恰相反,一些年轻人甚至希望能够在劳动合同到期之前,就离开证券公司。

近两年来,至少已有20%的研究人员离开各家证券公司研究所。如果将证券公司投行、并购、固定收益等其他部门人员流失都计算在内,跳槽人数会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通常,离开的人,不是行业精英就是公司骨干。

到目前为止,证券业似乎还看不到一丝暖冬的迹象。每当严冬难熬,人们总会套用同样的话来安慰自己,“冬天来了,春天会远吗?”

1996年中国股市步入牛市,尤其是1999年爆发“5·19”行情后,中国股票市场环境急剧转好,成交量不断放大,券商手续费收入以及利差收入不断增长。

面对轻而易举就能赚大钱的形势,整个证券行业集体在“发烧”,简单再生产模式大行其道。

这造成了证券公司营业部面积节节攀升,它们普遍由1000平米以下骤然扩大到3000甚至5000平米以上,装修水平也升格到五星级超豪华装修,人员由不足20人扩大到50人以上。

1998年,一家营业部每年300万元的费用开销很正常,但到2000年,营业费用超过1000万元的比比皆是,年营业费用低于500万元的已是凤毛麟角。

在营业部费用支出不断增加的同时,券商总部的费用也在攀升。2000年,拥有30家左右营业部、1000多员工的中型券商,年费用支出至少4亿元。相比而言,一个上百万人口的县级市,其年财政支出也就一亿多元。

虽然2001年下半年以来,股票市场行情不断走低,券商支出有所减少,但远未降到1999年以前的费用水平。据统计,证券业人均年营业费用现仍为40至50万元,而银行业一般不超过30万元。

中新网11月25日电综合报道,3名中国女子投诉被马来西亚警方脱衣羞辱的事件引起高度关注后,坊间又流传一则手机多媒体短讯服务录像,拍摄一名疑是中国籍的女子,在一个类似扣留所的铁栏房内,被一名身穿警方制服的女子罚作蹲上蹲下动作的录像片段,

这段为时约1分11秒的录像片段,以“扣留所女郎”(gadislokap)为存档名称。录像显示一名包头女警,在阵阵诵经声的配衬下,监视着该女郎作出蹲上蹲下的动作,然后才准女郎穿上衣服。

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引起马来西亚高层关注。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表明,他将把有关录像片段,提呈给首相斯里阿都拉及副首相斯里纳吉,以证明警员滥权事件确实发生,而非虚构。

他形容,警员羞辱女郎的行为已让政府及国家蒙羞,并相信正副首相在接获他提呈的影像后,会采取纪律行动对付涉及警员。

针对有关影像是否是日前被警员羞辱的3名中国女子,他表示,影像中的人物是否为有关中国女子的问题并不重要,重点是从这个影像中,证明警员羞辱女扣留者是一项事实,并非捏造。

要约收购之后,哈药集团将不再有流通股,如果公司丧失上市公司地位,也谈不上股改。此前有传言称,集团有限公司要约收购意在使上市公司私有化。对此李大平指出,哈药集团完成要约收购之后有6个月的锁定期,然后根据要约收购条例,公司将在1个月之内卖出最低15%股份,以恢复上市公司地位。

李大平说,如果不解决南方证券违规持股问题,公司进行股权分置改革等于是向南方证券一家支付对价,但是南方证券毕竟违规持股在先,因此怎么解决南方证券违规持股问题,是进行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前提条件。他说,正在进行的要约收购是解决此问题的途径之一。

2004年12月20日,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宣布该公司增资扩股方案已经确定,哈尔滨市国资委员会、哈药集团已与中信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美国华平投资集团、黑龙江辰能哈工大高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正式签署《重组增资协议》。中信资本、华平、辰能三家公司以现金方式向哈药集团增资超过20亿元,成为哈药集团的新股东。但距离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发布要约收购摘要已经将近一年,要约收购仍然处于光打雷不下雨的状态。

《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中国证监会在收到要约收购报告书后十五日内未提出异议的,收购人可以公告其收购要约文件;提出异议的,收购人应当就有关事项做出修改或者补充。收购人修改、补充的时间不计入上述期间。

李大平说,去年年底公司发布的只是要约收购文件的摘要,并不是按规定在取得证监会批复之后发布的要约收购文件。哈药集团有限公司目前仍然在向证监会申请进行要约收购。

之所以要约收购拖了这么长时间,李大平说,“这是由于我们的原因。”因为按照协议,要约收购之前,哈药集团有限公司必须先增资扩股,与中信资本、华平及辰能成立合资公司,新股东带来资金,然后才能进行要约收购。但是合资公司直到今年7月份才从商务部拿到批文。

李大平说,现在公司向证监会申请进行要约收购,仍然是上一次申请的继续。但是目前“由于自身一些条件没有满足,证监会仍然没有正式受理申请”。至于究竟是哪些条件不符合条件,李大平没有透露。

市场长期传言,哈药集团与南方证券清算组在要约收购价格问题上谈不拢,导致双方关系紧张。

有消息说,哈药集团提出的要约收购价虽然高于目前的流通价格,但是清算组很难接受,一是南方证券持仓成本太高;二是哈药集团要约收购哈药股份意在整体境外上市,加上公司本身的质地较好,哈药股份的估值将肯定被推高,南证方面据此认为应该会有出价更高的买家。

记者就此询问南方证券清算组一位成员,他说,哈药集团还在向证监会申请要约收购阶段,“现在跟我们还没关系呢”。他说,价格问题是“以后的事”。

6月17日,哈尔滨中级人民法院下达了哈药集团起诉南方证券清算组的《受理案件通知书》。哈药集团要求法院依法确认被告违法持有哈药股份的股票,判令被告以该股票在哈药股份行使股东权利的行为构成对哈药集团合法权益的侵害,并要求停止侵权、排除妨碍、消除影响。

6月21日,哈药股份公告称,大股东哈药集团董事会与股东南方证券关于2004年利润分配产生分歧。哈药集团拒绝把南方证券清算组提出的《关于要求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进行2004年利润分配的提案》,提交哈药股份2004年度股东大会进行审议。

另外,进行要约收购要动用40亿资金,哈药集团有限公司与中信资本、华平及辰能成立合资公司,新股东带来20亿资金,还有20亿资金缺口,这也是哈药集团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李大平说,这个问题公司是可以解决的,但是他没有具体说明解决的办法。

新华网伦敦11月24日电(记者王建华)据英国《金融时报》24日报道,雀巢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包必达否认公司有意出售受到污染的婴儿牛奶,并指责某些批评者不怀好意,出于政治目的而夸大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报道说,包必达是在欧盟委员会就雀巢婴儿牛奶问题发表的声明后说这番话的。欧盟委员会说,由于雀巢公司在印刷包装过程中出现问题,导致该公司婴儿牛奶中含有一种ITX的化学物质,虽然这种化学物质在微含量时不会立即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但出现在食品中也是不合标准的。

包必达则说,受污染的婴儿牛奶数量不大,仅为215万升,主要分布在意大利、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四国。然而有些人将这个问题政治化,夸大问题的严重性。

虽然包必达没有点明他指的是谁,但显然他的这番话是针对意大利政府的。意大利政府说,意大利官员已经查出3000万升受污染的雀巢婴儿牛奶,但雀巢婴儿牛奶在意大利的年销售量也不过才1250万升。

包必达还否认从欧洲四国召回婴儿牛奶的决定会给公司带来严重的经济损失。他估计从这四个欧洲国家召回婴儿牛奶的成本不会超过240万到250万欧元,相对于公司总体运营利润而言,这不是“什么实质性问题”。(完)

本报讯(见习记者周杨通讯员林晓)家住重煤集团松藻煤电公司的张婆婆近日吃了媳妇的“保健药”后,发现自己性欲明显增强,就像焕发了第二春。医生检查后得知,原来张婆婆是误吃了雌性激素增强药所致。

六旬老太性欲突然增强61岁的张婆婆昨天说,她和媳妇住在一起,经常看见媳妇睡觉前在吃一种药,便随口问媳妇吃的是什么药,媳妇说告诉说吃的是“保健药”。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婆婆见媳妇体形健美,认为是吃保健药起的作用。于是,张婆婆背着家人,偷偷地吃起了“保健药”,过了几天,她明显感觉到身体有异常感觉,对性的欲望突然增强,甚至比年轻时精力都旺盛。

张婆婆昨天说,本来像她这样的年纪,应该对性这方面不会有太多的需求,可是服用了“保健药”后,连续几天都会向老伴提出性要求,老伴对她连续几天的异常反应也感到很诧异,担心是不是生病了,叫她到医院去做检查。

在医生的询问下,张婆婆才拿出随身带的药瓶并道出了实情。医生从保健品的说明书得知,她是吃了媳妇的雌性激素增强药,造成雌性激素增加,所以导致她身体出现异常反应。

于是,医生让张婆婆立刻停用该“保健药”,身体反应自然会消失,并告戒她,老年人服用保健药品最好在医生的指导下进行,以免影响身体健康。

据新华社消息禽流感死亡患者的尸体如何处理?卫生人员如何采集其标准?世界卫生组织驻华官员昨天表示,他们正计划同中国卫生部制定一个“感性”的指导方案,让科学研究和民俗都得到尊重。

世卫驻华代表处传染病预警与反应协调员霍居里女士说,人在感染禽流感痊愈后不再具有传染性,患禽流感死亡后的尸体同样不会将病毒传染给他人。“在中国地方调查时我们注意到很多人不了解这些,并且他们错误地认为禽流感病毒能够很快地在人群中传播。”

应中国卫生部的邀请,世卫组织本月初曾派出5名专家到湖南省调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霍居里女士是其中之一。她透露,世卫已接到卫生部再次邀请去安徽省调查两例人禽流感死亡病例,调查组将很快成行。

“我们建议开展一场广泛的公众教育活动,政府将科学、实用的信息传递给人们,帮助他们消除误解。”霍居里说。

消除误解的意义在于使那些因禽流感失去亲人的家庭能够进行正常的安葬和哀悼程序,使医院也能够正常地、以亲属能够接受的方式采集所需标本。“匆忙火化完全没有必要。”她说。

据霍居里透露,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正在计划同中国卫生部一起制定相关指导方案,“希望这个方案从文化角度看是感性的,能够被禽流感病亡者的家人接受,能够让医院提取到标本以进行研究和收集,并且保证亡者家庭能够以他们愿意的方式纪念和安葬亲人。”

据新华社消息农业部昨天发布,内蒙古自治区扎兰屯市发生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