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六旬老妇徒手斗食人鳄获勇敢者奖章

2018-05-06 13:55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案发后,雄进有一阵都没有打工,因为“不想让人家奇怪地看我”,也为了照顾两岁的儿子。最近,雄进把孩子送回了老家,并在广州一家保养鞋子的公司里找到了工作,帮人擦鞋和修鞋,每月工资700元。

“我们想上诉,但又没钱请律师。”当记者表示周模英可以申请法律援助时,雄进的眼睛亮了亮又黯淡了下来,“律师说上诉也不一定能够改判,如果判个三四年,我还能熬过去等她出来,现在11年,我怎么撑得住,两个孩子怎么办?”说到这里,雄进一直发抖的身子不动了,眼圈却红了起来:“昨天,家里人打电话说,两个孩子都病了,感冒、咳嗽。我急呀,可没办法回去看他们。”

在“西湖会议”上,唐万新对金新信托41亿窟窿采取了“姑息养奸”的态度——继续收购金融机构,扩大委托理财规模,增加金融资产,以应对危机。

2001年后,德隆在市场上的口碑越来越差,委托理财客户的回头率从97%骤然降至3%。德隆后期收购的金融企业中,其股权大都采用委托持股的方式进行,“和德隆沾边,营销工作就很难做”,所以,一些表面上与德隆风牛马不相及的金融企业,实际控制者却是德隆。

典型的如中富证券的收购,在德隆进入之前,其控制人为北京利德公司,持有54%的股份,另外金飞民航持有36%左右,剩下的大致10%为温州国际信托持有。

2003年9月,德隆以2.8亿元收购北京利德所持股份,此后又收购了金飞民航的股份。但在对外宣传上,中富的投资人仍为金飞民航等。

在德隆50亿金融收购当中,其投资的银行主要有昆明商行、南昌商行、株州商行和长沙商行。

其中,德隆收购昆明商行费资2.8亿元,通过英茂集团、英茂商务、英茂红河制药以及委托持股,持有股份比例达49.23%,处于相对控制地位。

德隆收购南昌商行31.63%股份,大致投资一个亿;收购株州商行41.05%的股份,耗资7000万;另以4544万元的代价,拥有长沙商行14.15%股份。

在证券类公司中,德恒证券为当时金新信托投资组建,德隆实际控股76.50%;而此后收购的恒信证券,花费5.8亿资金,占有100%股权;中富证券投资4.58亿。

在三家信托公司中,德隆拥有金新信托68.8%的股权,实际投资5亿多;收购南京国投耗资4个亿;收购伊斯兰信托也拿了4亿元。此外,收购新疆金融租赁公司耗资4.05亿,收购新世纪金融租赁公司耗资4.38亿。

事实上,在鼎盛时期,德隆曾控制了21家金融企业,其庞杂的金融帝国在国内无出其右。

除了上述12家核心金融机构之外,当年德隆还参与收购深发展、兰州市商业银行、乌鲁木齐市商业银行、银川市商业银行、华安财产保险、东方人寿保险、健桥证券、国海证券以及三江源证券等金融机构。

这些庞大收购中,除早期收购金新信托和新疆金融租赁的部分股权为自有资金之外,其后的收购资金大都来源于委托理财。这点,在唐万新的供词中,都有明显交代。

关于收购目的,唐万新交代,一是扩大金融资产规模,抵御挤兑风险,二是把德隆隐藏起来,便于融资。

现在看来,维持德隆链条的资金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通过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开展的委托理财,二是控制商业银行,通过拆借和贷款的方式获得资金。

资料显示,德隆从昆明商行拆借资金达10亿之多。其中为南京国投拆借2亿元,为伊斯兰信托拆借5000万元,通过银川商行拆借转给伊斯兰信托5.5亿,为新世纪租赁公司贷款2亿元。

德隆收购南昌商行后,通过银川商行拆借给伊斯兰信托1.8亿,伊斯兰信托直接拆借5000万,南京国投拆借7000万。

在株州商行方面,中富证券拆借1.7亿元,恒信证券拆借1亿元,南京国投拆借7000万元。

稍加计算,德隆控制4家银行共投入资金4.998亿元,但从银行方面拆借的资金高达17.6亿元,是其投资金额的3.5倍多。

而对于银行拆借的资金用途,原则上是谁拆借谁使用,首先解决自身遗留的债务,二是兑付到期的客户资金,三是被友联调走兑付其他金融机构的客户资金。

此外的一些金融机构,德隆尽管没有收购成功,但其业务有些已经展开。如收购建桥证券,原先德隆以上海华冠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进行收购,由于种种原因,收购没有成功,但在收购过程中,建桥证券已经将4.43亿资金委托给南京国投理财,而这笔资金最终转入德恒证券,以兑付客户资金。

而德隆收购的证券和信托公司中,中富证券委托理财资金7.91亿,德恒证券208亿,南京国投16.03亿,伊斯兰信托29.84亿,金新信托201.73亿,另外的恒信证券,尽管没有开庭,但根据相关资料,其委托理财资金大致在24.3亿。

2003年3月1日,唐万新宣布德隆进入混业时代。但事实上,这个日子更多的只是一种象征意义,“德隆的金融机构还是分业经营”。

唐万新坦承,当时不能直接说让大家大规模搞委托理财,如果直接说,大家都会没有信心,天天搞委托理财投资“老三股”,不知道何时是尽头。

不过,在开庭过程中,唐也称,其收购金融机构还是为了解决德隆的危机。

因为,虽然隐藏于混业幌子下,但此时的德隆已经是病入膏肓,积重难返。

事实上,在唐万新自2002年亲自主政友联时,每天的“头寸会”就疲于应付委托理财黑洞,资金只能拆东墙补西墙,特别是2003年10月份之后,金融机构几乎没有新进的资金,德隆只能调用产业资金、银行资金以及朋友的钱来应对危机。

此时,德隆操纵老三股已经酿成“苦果”——不断委托理财,不断借新还旧,然后再收购再融资,如此循环往复,恶性循环。

唐万新被逮捕之后,唐自己认为德隆毁灭有三个原因,一是银根紧缩,二是媒体疯狂报道,三是客户承受不了“老三股”下跌的心理压力,开始毁灭性砸盘。

德隆老三股崩盘后不久,2004年7月,德隆曾经就其金融机构的问题向银监会提交了一份解决方案。

在这份方案中,德隆自己披露,截至2004年7月24日,对11家金融企业133.84亿元的债务通过关联交易拉直、债权转股权、资产溢价抵偿、展期偿还、债务打折等方式,意向处置债务114.22亿元,其余19.62亿元的债务重组有待于进一步协商。

如今,德隆此前所收购来的金融机构和资产,早已分崩离析,除了中富证券和新世纪金融租赁、新疆金融租赁正在进行资产重组之外,其他的金融机构前途黯然。

1月20日,德隆主案庭审进入尾声,唐万新50亿构建的金融帝国如流沙般消逝。

中新网1月21日电中央气象台今天发布了未来10天天气趋势预报,28-30日,有一股中等强度冷空气将影响中国,北方部分地区将出现大风降温和降雪天气;同时,南方自西向东将有一次降水天气过程。

27日之前,除新疆北部、青藏高原阴雨雪天气较多以外,全国其它大部分地区基本没有雨雪天气;27日以后,有中等强度冷空气影响我国。

具体预报如下:24日08时至25日08时,新疆北部、青藏高原、四川、云贵高原阴或有小雪(雨),我国其它大部分地区基本以晴为主,气温变化不大。

25日08时至26日08时,新疆北部、青藏高原、云贵高原以及西北地区东部的部分地区有小到中雪,其它大部分地区以多云天气为主,风力不大,气温呈回升趋势。

26日08时至27日08时,除新疆北部、青藏高原有小雪天气以外,全国其它大部地区为晴间多云天气,风力不大,气温继续回升。

27日08时至28日08时,新疆北部仍有降雪天气,全国其它大部地区为多云天气,风力不大,气温比常年同期明显偏高。

本报讯(记者邹桂)剡华龙向六里桥易初莲花超市的薯片里投毒,以此敲诈超市。昨天,剡华龙被丰台法院以投放危险物质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剡华龙曾因抢劫罪被丰台法院判处拘役6个月,去年1月刑满释放。去年10月初,正筹钱还债的剡华龙从电视上看到有人借投毒敲诈的案例,便决定效仿。他找来敌敌畏和针管。10月12日12点,剡华龙带着敌敌畏和注射器,赶到丰台六里桥易初莲花超市,趁人不备将敌敌畏注射进薯片包装袋中。随后,剡华龙借此向超市勒索2万元,后经讨价还价,剡华龙同意超市支付2000元便告知投毒的地方。当剡华龙前去取钱时,被警方抓获。

昨天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再创纪录:收盘报1美元兑人民币8.0601元,写下汇改以来的新高;升值幅度达72个基点,创下单日高涨幅。至此,自去年7月21日人民币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累计升值幅度突破0.6%的关口,达到0.615%。

央行于昨天公布的1月20日银行间外汇市场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8.0648元,就已比前一交易日猛降39个基点,出乎市场的意料。外资银行的一位交易员表示,由于周四人民币收盘的报价为8.0673元,因此交易员们预计周五的中间价会被定为8.0680元左右。

昨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在询价交易系统的收盘价是8.0640元,比前一交易日下降25个基点。

部分交易员认为,人民币之所以出现较大幅度升值,主要是因为节前银行体系资金供给趋紧。由于临近春节假期,很多企业愿意手里多留点人民币头寸,造成银行的结汇量超过往常。而银行方面,为应对节假日期间的资金支付,保证充足的资金供给,加大了在银行间外汇市场结汇的动力,因此相应推高了人民币汇价。

本周以来,在一向宽松的银行间货币市场上,由于银行对春节长假期间资金需求量增加,成交量不断放大,回购市场的加权平均利率一周内被推升了10个基点,上升至1.5329%,增加了银行拆借资金的成本。

“不止是昨天,从周四起人民币汇率就已经开始出现上升。”一家商业银行交易员表示,为了减少节日期间的资金压力和资金成本支出,一些机构降低了持有美元的意愿,选择了结汇来增加人民币的流动性。

1月19日下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在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在与李肇星部长的会谈中,非常明确地表示利比亚政府坚持一个中国政策,坚决反对“台独”。孔泉还强调,我们坚决反对任何与我们建交的国家同台湾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和官方接触。

台湾媒体认为,孔泉这番话是针对“台湾当局宣布陈水扁将访问利比亚以及台利互设代表处”而讲的。那么,陈水扁高调宣布将访问利比亚的消息,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双方的关系真的像某些台当局官员所吹嘘的那样,“取得了实质性突破”?

据台湾媒体报道,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1月16日抵达台湾。这是双方1978年“断交”后,利比亚要员第一次访台。赛义夫此行是以“卡扎菲基金会主席”的名义,虽然不是正式的国家官员,但在陈水扁看来,此人的权力可能比利比亚高官的权力还大,很值得巴结。

在赛义夫到访的头两天,也就是16日和17日,台当局一直很保密,没有公布赛义夫的行程以及随行官员,只是说他的访台行程极为密集,会晤了多名民间企业领袖,并参观了“中华电信”以及科学园区。到了18日,台“外交部”突然高调宣布,台利双方准备互设代表处。陈水扁也得意洋洋地声称,“已经接受赛义夫的邀请,准备访问利比亚”。“外交部发言人”吕庆龙还透露,是利比亚先提出互设代表处的,“当时大家都很吃惊”。

舆论分析认为,台当局高调宣布所谓的“外交成果”,显然经过了精心策划。陈水扁自2000年上台以来,几乎每年都有国家与台当局“断交”,去年塞内加尔与我复交更是在岛内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时间“邦交不稳”的消息接二连三地传出。民众更是强烈质疑,台当局浪费纳税人的钱不仅没有搞成“烽火外交”,反而“使外交处处有烽火”。陈水扁此时宣布与利比亚的关系“取得进展”,一来可以炫耀“政绩”,巩固统治;二来可以转移民众对于民进党当局腐败的关注。这也是陈水扁的惯用伎俩,一旦“内政举步维艰”时,他就会“努力”营造一种“他走出去,台湾就走出去”的假象。

赛义夫访台的消息曝光后,岛内媒体普遍进行了大幅报道。泛绿色彩浓厚的《自由时报》吹嘘说,这是台当局的“重大外交突破”。该报回顾了台湾与利比亚的“友好交往史”,称卡扎菲曾参加台湾“政战学校远朋班”。据了解,“远朋班”成立于20世纪60年代,当时台当局邀请“邦交国”适合人选赴台受训,卡扎菲就是其中之一。因此,“虽然1978年双方‘断交’,但卡扎菲仍允许台湾商务代表处以‘中华民国’的名义继续运作,一直到1997年”。

对于这样的“外交成就”,“在野党”并不认同。19日上午,国民党“立委”蒋孝严痛批陈水扁当局与利比亚互设代表处,根本是错把“鸡肋”当“鸡腿”啃,是在欺骗台湾人民。还有的学者指出,卡扎菲对台湾一直很友善,是因为他曾表示“我一生只有两个偶像,一个是林肯,一个就是孙中山”。正是出于对孙中山的崇拜,他爱屋及乌,对台湾也很友善,“但这是国民党时期就打下的良好基础,根本不是什么陈水扁当局的功劳”。

舆论普遍认为,陈水扁拉拢利比亚,无非是为了实现“外交与能源的双赢”。“总统府副秘书长”黄志芳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表示,利比亚是非洲重要产油国家,原油品质精纯,可以与台湾石化产业合作。“中央社”的报道称,近几年来,台湾基于长期经济发展,必须确保原油供应、军事与“国安”的考虑,需要与北非和中东国家保持不错的“实质性关系”。被称为“最能表达阿扁心声”的《自由时报》还发表了题为“瞄准油国,能源与外交双赢”的文章。可见,陈水扁确实想把中东产油国作为他下一轮主要的“外交战场”。

为了寻求所谓的“外交突破”,陈水扁这几年可谓煞费苦心,除了接连访问中南美洲“巩固邦交”外,还加大了对一些非“邦交国”的“工作力度”,中东和北非的阿拉伯国家就是重点地区。目前,台当局在约旦、阿联酋、巴林和科威特等国家都设有代表处。有的交往多,有的交往少,有的甚至只是象征性的。

在上述国家中,阿联酋和约旦是台当局重点拉拢的对象。2005年,台当局对阿联酋进行了一系列秘密工作。先是在当年8月,“总统府副秘书长”黄志芳奉命数度秘密访问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9月“国安会副秘书长”张旭成等人再次前往阿布扎比,终于在9月底10月初使陈水扁“过境”阿联酋,双方讨论了军火交易、军事合作以及能源合作问题。台湾军方将领证实,为换取陈水扁“过境”,台湾把陆军一万多支新式T91式步枪赠送给阿联酋,而且“未来还要赠送一批”。这些步枪本是用来替换台陆军原有步枪的,但送给阿联酋后,台军只能继续使用老步枪。今年1月初,阿联酋副总统去世,台“外交部长”陈唐山又以“总统特使”的身份前往吊唁。台“中央社”报道称,站在“拼外交”的立场,陈唐山这次可借吊丧之名,行与继任者建立关系之实。此外,台当局还与约旦进行了几笔军火买卖。

值得注意的是,在拉拢利比亚的过程中,台当局派出的不是“外交部”官员,而是“国安人员”。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2005年六七月间,“国安会副秘书长”张旭成秘密访问利比亚两天,见到了赛义夫。张旭成告诉赛义夫,台湾对利比亚的石油无论是采购还是共同投资都很有兴趣。这个说法对利比亚有很大吸引力,因为利比亚长期受到国际禁运石油的限制,当时虽然已经解禁,但是对潜在的买家与投资者仍抱着多多益善的心理。张旭成以此作为切入点,加上卡扎菲对国民党的良好印象犹存,因此最终促成了赛义夫访台。

台湾舆论分析认为,未来一段时间陈水扁还会继续大搞“能源外交”,并“把中东作为外交战场突破口”。据了解,张旭成去年不仅访问了利比亚,还多次秘密去过其他北非和中东国家,其目的就是要以“确保能源”为战略目标,一方面利用台湾的经济能力结交中东各产油国,使台湾的能源来源不至于匮乏;另一方面则以这种能源交易来促进台湾“外交突破”。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