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六航天员体检系统研制成功 将沿用神五发射架

2018-05-06 17:57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我家的AA制,就这样短暂地结束了。现在大钱都聚到我这儿。老公的日常工资我是不管的,但是,他给了自己定额的任务,每年要存够一笔钱,交给我投资。我也有定额任务,就是投资收益不能低于银行五年定期的年利率(我给自己定的任务是起码6%。低了点,但是有50%的资金会投资于国债等无风险项目上,所以不可能高)。我们说好了,将来面临的大额花销,包括孩子的教育和我们的医疗/养老,都从投资收益或者本金里出。

老公把钱转完毕后,对我说:“你看!我生活中最好的东西,都给你了。”

“非,这些是我们的孩子大学毕业时的笑容,还有我们年老时携手看夕阳的时光啊!”老公有时候酸得可以,不知是不是上大学时讨好女孩子留下的后遗症。

不过,这时我突然感动了起来:也许,这家伙说的是真的吧?就这样下去,就是一辈子了吧…

一场车祸,让綦江男子余冠雄丧失嗅觉,左耳听力和味觉功能也大减。更可怕的是,他对饭产生极强的“厌恶感”,唯独喜欢喝水,每天以水度日,最多时,日饮水25公斤,体重由此大幅下降。

昨日,重医内科医生解释,这是“外伤性尿崩”作怪,同时提醒患者需及时补充人体水分,否则有生命危险。

余冠雄为綦江扶欢镇长榜村人,25岁。去年12月21日,余从该县桥河镇搭乘当地罗姓司机驾驶的私人长安面包车回家。途中迎面撞上另一长安车,余所乘坐的面包车滚下30米高坎。罗姓司机轻伤,另一乘客当场死亡。余冠雄醒来时,已躺在綦江人民医院病床上。医生告知,送来时七孔出血,眉骨和左耳骨被折断。

余称,1月20日,还在綦江人民医院住院的他突然闻不到气味,吃东西舌头对苦味没感觉。为检验自己味觉功能是否出了问题,余将几样认为最苦的西药嚼烂吃,还是无反应。

“春节后却又不想吃饭了,看到饭就有厌恶感。”余说。晓得肚子饿,可就只想喝水,水以外的啥子东西都没兴趣。他每天都要到医院外的商店买矿泉水和饮料。担心身体出问题,自己尽量控制饮水量,但还是要每天喝水20公斤左右,最多时25公斤。

2月18日,余住进重医附一院内科病房。23日,因体检被医生要求8小时内不得进水。余称,当时感觉嗓子直冒烟,嘴唇干得出血。检查一完毕,顾不上休息,冲进病房拿起床头旁的矿泉水就往嘴里灌,一口气饮下3斤多。惊得一旁的医生也不断提醒“喝慢点”。

每次肚皮被水涨得发亮,还是感觉渴。口干舌燥,嘴唇起裂口。前两天喊朋友帮忙送来冰冻饮料和冰块,依然没作用。每天喝下大量水如何排泄?余说,每隔20多分钟就要上厕所,为此每天跑厕所的次数不少于30次,排泄出来的全是白花花的水。“回病房后要不到几分钟,又想喝水了!”说话间,他拿起床头550毫升装的“乐百氏”矿泉水一扬脖子喝了个精光。10分钟不到,就饮完了3瓶。余说,只要有水,可以10天不吃饭。

为节省费用开支,余冠雄这段时间尽量自己烧开水。记者现场看到,大堆等待饮用的矿泉水放在余床头。柜子里和床下,全被空瓶子塞得满满的。装满开水的饮水瓶,拧开盖子同样随时等待饮用。

余冠雄除每天大量饮用水外,其他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喝这么多水却不长肉。余说,春节前自己还是50公斤左右,可现在仅有40公斤。自己想过吃饭养身体,可端起饭碗就讨厌。

余的饮水“海量”同样让病友吃惊。同一病房的何先生说,余冠雄进入该病房来,每天都是喝水度日,没见吃过饭。当初还以为是他心情不好,何极力相劝吃些米饭等东西,还是没作用。“我活了60多岁,从没见过这么大‘海量’的饮水人。”另一老年病友补充。

重医附一院内科医生青华解释:余的病症为“外伤性尿崩”。因车祸伤及下丘脑,引起激素分泌减少,由此使得肾脏重复吸收和保留水分功能丧失,排泄水分越多,造成各脏器所需水量就大。青强调:如果及时补充人体水分,生命无碍,否则患者会出现休克和危及生命危险。目前,该医院正对余所患病症积极采取治疗措施。

本报记者郭胜军裴子华为您报道继海航、当班机长、机场分别发表公开信(函)后,为小晴代理“拒载事件”讨公道的张起淮律师向本报透露,针对以上公开信(函)他有话要说。

昨日,记者同远在北京的张起淮律师取得联系,张律师说,让“拒载事件”有一个最终的合理说法,只能在现行的法律法规框架下进行。但是,应该对此事负责者和最终给“拒载事件”埋单的各方面,还在相互推卸责任,还在踢皮球,这样的发展态势,不仅不能促成此事的圆满解决,反而会给受害者和家属造成心灵上的二次伤害。因此,张律师认为,根据目前的情况,小晴要讨公道只能借助法律这道最后防线,面对有关方面的推诿,他发表见解和公开信的时机成熟了。至于何时公开说话,会第一时间公诸于关注“拒载事件”的媒体。

记者获悉,去年“两会”期间呼声较高的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合并将延后。消息人士透露,《企业所得税法(草案)》和《物权法(草案)》暂不提交今年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

目前,我国内资企业的税收政策适用1993年11月2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的《企业所得税暂行条例》,外资企业适用的是1991年4月9日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外商投资企业和外国企业所得税法》。由于内外资企业税负差异较大,有国内企业建议,在未能完全实行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平等的情况下,不妨分阶段进行改革,可先将内资企业税率统一降为15%。

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起草的统一适用于内外资企业的《企业所得税法(草案)》,原来拟定提交十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讨论。

1986年通过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今天将走完20年的施行道路,明天,《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将施行,新法中规定的违法种类由旧法的73项上升到238项,像站街拉客、偷窥偷拍动手打人等很多行为,都被明确定性为违法行为。昨天,省公安厅组织法制处、治安局有关负责人,详细解读了这部法律。

“从3月1日开始,警方在查获卖淫嫖娼违法人员时,一律要对违法人员进行拘留并通知其家人,情节轻微的可以不拘留但要处以500元以下罚款!”省公安厅法制处副处长张兰青介绍,在此之前,一些民警在办理这类案件时,一般都是采取统一罚款5000元,这样会造成民警为了罚款而办案。“罚款对卖淫嫖娼人员起不到惩罚作用,因为他们可以交钱走人。”张处长说,以前警方只是对一些多次卖淫嫖娼人员作拘留,但他们一般要求警察不要通知其家人和单位,有的家属还以为他出差了,有的还到派出所报案说失踪了。而现在则规定,卖淫嫖娼一经查获,就必须拘留并通知其家人。只有是情节轻微的,才可以不处拘留但要处500元以下罚款。

“什么叫情节轻微?我们现在正在准备出台详细的指导意见,初步是卖淫嫖娼违法人员年龄不满14周岁并且是第一次;谈好价格但还没有实施;在桑拿和其他娱乐场所异性之间手淫等。只要进行并实施了具体行为,那就不属于轻微范围了。但具体区分以及处罚标准我们正在酝酿。”张处长解释说。

在南京一些路边公园,一些站街女明目张胆进行拉客卖淫,对于这个现象,警方虽然多次打击,但效果并不明显。“以前没有具体规定,所以没有办法对她们进行处罚,最多只能进行驱赶,但现在不同了,如果她们在街头拉客,警方就可以对她们进行5日以下的拘留。”

据张兰青介绍,随着外来务工人员在城市流动量增大,而他们往往由于老婆长期不在身边,导致个人问题没有办法解决,这就滋生了一些专门瞄准民工卖淫的站街女。她们流动在路边、公园等公共场所,见人就拉。以前办理卖淫嫖娼案件时,必须是双方发生了谈价格或者实施了具体行为,对于站街女见人就拉,而大多数被她们拉住的路人都没有想嫖娼的意愿,所以就没有办法对她们进行处罚。但《处罚法》规定对站街拉客的可以处5日以下拘留,就让警方在打击站街女上有了法律依据。“站街拉客主要是指在公共场所,对于那些站在洗头房内引诱路人的洗头妹不适用。”张兰青说。

新法规定,多次发送淫秽、侮辱、恐吓或者其他信息,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张兰青说,随着手机应用的普及,一些新问题也就暴露了出来。一些用户因经常收到骚扰短信最后弄得家庭破裂。也有的人因为谈恋爱分手多次发短信恐吓对方,这些就严重干扰了对方生活。如果手机上屡屡接到“黄段子”,市民可向警方报警。法规里所说的“多次”,即3次及3次以上。

一些超市保安,他们在遇到超市物品失窃,或者觉得顾客可疑后,往往会采取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搜查他人身体的行为。

张兰青介绍说,今后如果发生这些问题,那保安将会受到拘留。而在保安发现可疑顾客时,只能通过报警方式,由警察全面调查,否则就是违法。“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是‘不速之客’就是主人没有邀请你,你突然来到主人家。那你就属于非法入侵。第二种就是主人同意你进来了,但最后让你离开,但你却赖着不走,这也叫非法入侵!”张兰青说,新法规定,就是警察上门寻找证据,也必须要出示由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开具的搜查证,警官证是没有用的,是不能进入居民家搜查的。

新法规定,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

“这对现在的私家侦探会有影响,如果私家侦探跟踪别人被对方发现报警,那私家侦探可能要面临被拘留的危险,同时雇佣私家侦探的当事人也将因教唆私家侦探而一起遭到处罚!”说到这里,张处长介绍了这样一件事,南京前不久有一位法官经常遭到不明身份的人盯梢跟踪,弄得法官连家也不敢回。后来,警方通过调查发现是案件当事人对法官审理的案件不满,雇佣了一名私家侦探跟踪法官的。“如果在3月1日后,私家侦探和雇佣的当事人就可能要被拘留了!”

“今后,在小区开歌舞厅、个人举办舞会、商场用喇叭促销等,如果噪音太大,干扰居民生活将受到处罚!”据张处长介绍,以前派出所经常会接到群众报警,称小区内有噪音影响他们休息,但民警去了很尴尬,因为按照规定噪音应该由环保部门负责,警察没有处罚依据,如果对方不听警察的也没办法。而新法规定,制造噪音干扰居民生活的,可作警告和罚款处理。

“比如说超市搞促销,使用高音喇叭,如果群众举报,那民警去了以后就会先进行调解,如果超市接受了并停止继续制造噪音,那就不处罚,但如果不听劝阻的,我们可以对他们进行处罚。这些也适用于居民和居民之间因噪音产生的纠纷!”张兰青解释。

新法规定,饲养动物,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处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或者放任动物恐吓他人的,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

“这就是让你养宠物要注意不能影响到别人!你总不能半夜三更家里狗乱叫也不管,狗在楼道里随地大小便你也觉得无所谓。今后,居民反映说你家宠物干扰他们生活了,我们警察就会去查处。但原则还是调解,你如果改正了,我们就不处理。可你如果不听劝说,那我们就要处罚了。”据张处长介绍,由于宠物处罚涉及面广,他们将对如何鉴定宠物扰民进行细化。同时,对于那些外出遛狗,随意让狗在公共场所大小便的,将是他们查处的重点。

省公安厅有关部门负责人将在明天下午2:00到4:30到晨报接听热线电话,解释《治安管理处罚法》,到时您可以拨打晨报热线02584701110和他们进行交流。

您对《治安管理处罚法》出台有什么意见?其中的具体条款您认为合理吗?晨报全天开通热线02584701110,欢迎您参与讨论。

公安机关作出吊销许可证以及处2000元以上罚款的治安管理处罚决定前,应当告知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有权要求举行听证;违反治安管理行为人要求听证的,公安机关应当及时依法举行听证。

“以前,当事人对派出所处罚不服的,必须要向上级公安机关申请复议,许多当事人觉得上级公安机关会袒护派出所,但现在,你可以直接到法院进行起诉。”张兰青说。

关于赌博案件,究竟多大算“小来来”?张兰青表示,他们目前正在紧张制定处罚细则。大概设想是苏北和苏南标准不一样,城市和农村也执行两个标准。对此不能一概而论,不会以身份来确定赌博标准的,要是按照身份,那身价上亿的个体老板输赢在十万八万也没法算赌博了!

“今后拳头可不能出了,因为《处罚法》规定只要动手打人就是违法行为!”张兰青告诉记者,以前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规定,打架斗殴导致对方构成轻微伤害的,要受到治安处罚。但对于一般打架斗殴只是调解处理。但《处罚法》现在明文规定,殴打他人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将要受到处罚。“只要你动手打人了,不论是否把人打伤,都要受到处罚。”南京晨报作者:沈宫轩王业全

“我该怎么办?这样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23日上午,长春女青年小芳(化名)来到本报,边哭边说。小芳哭诉的事情令人震惊,现年20岁的她曾因涉世不深,失身于一个男子,而这个男人为长期占有她,竟将她介绍给自己的侄子,她现在虽然喜欢上了这个年轻人,可让她恐惧和苦恼的是那个“叔叔”无休止的纠缠!怎样才能摆脱呢?怎样才能开始新的生活?小芳万般无奈。

2003年3月,年仅17岁的小芳随父母从辽宁老家来到长春市绿园区暂住,父亲靠蹬三轮车给市内的一些农贸市场打零工,母亲在三马路街边招揽刮大白生意。看到家中生活窘迫,小芳初中毕业后没有上高中,在黑水路一临街商铺帮人卖服装。

在离小芳卖服装的商铺不远的街边,有一个流动的修自行车的摊点,摆摊的是一个30多岁的男子,姓刘,家住南关区。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芳和刘某渐渐熟悉了,刘某总是借故来服装店和小芳拉话,还时常给她买些发夹、纱巾之类的物品。刘某告诉小芳,他一直单身,这些年做生意赚了很多钱。相识一个月后,刘某提出和小芳处朋友,涉世不深的小芳被他的花言巧语欺骗,懵懵懂懂地答应了他。一个多月后,在长春站前的一个小旅馆里,小芳将贞洁献给了他。此后,刘某采用哄骗手段多次与小芳发生性关系。

这样的关系维持了近两年,直到2005年6月,小芳才发现刘某是个有妇之夫,孩子都上小学了。为此,小芳找到刘某表示要断绝关系。然而,刘某却恶狠狠地对她说:“你要是敢和我断绝关系,我就打断你父母的腿!”

在刘某的淫威下,小芳被迫和他继续来往。据小芳介绍,刘某每周都会给她打电话,让她性陪侍一次。性陪侍的地点不固定,有时在个体小旅店,有时在南湖公园的树林中。为了摆脱刘某的纠缠,使父母免受其伤害,小芳不得不搬出了家,住进了朝阳区一个女子公寓。此外,她还多次更换手机号码,但不管怎样,刘某总是能通过各种方法找到她。为了不让父母操心,小芳对自己的遭遇只字不提,所以直到目前,小芳的父母还不知道女儿的遭遇。

2005年12月末的一天,刘某突然提出,要给小芳介绍个对象。当晚,在刘某的威逼下,小芳和现年24岁的男子小刘见了面。此后,小芳和小刘开始处对象,这期间,刘某并没有放过她,还总是打电话要她过去性陪侍。

在与小刘的交往中,小芳意外获知,刘某竟是小刘的亲叔叔。刘某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长期控制她。小刘是一个电焊工,家住偏远的农村,自从叔叔给他介绍了小芳后,他心里十分珍惜,因此对小芳特别疼爱。渐渐的,小芳也对小刘产生了好感和爱意。

如今的小芳,已经辞去了那家服装店的工作,在市内一家大型商场当营业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小芳几度泣不成声。她说:“通过几个月的交往,我发现小刘确实是个好小伙,我也想把一生托付给他。可现在他还不知道我和他叔之间的事儿,我也不敢告诉他,怕他知道后离我而去。”

谈到父母时,小芳再次泪流满面,原来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绿园区的家了,她怕细心的父母看出自己的异样,怕本来就多病的二老为自己担惊受怕。

“为什么不报警呢?”面对记者的疑问,小芳打了个冷战。她惊慌地说:“千万不要报警,他会打断我父母双腿的!”小芳说,她对未来的生活很芒然,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我真想和小刘结婚,然后平平安安地过日子,早日结束共侍他们叔侄的生活,希望刘某别再纠缠我了。”

25日12时40分,记者费尽周折,终于在长春站附近见到了正在修自行车的刘某。30多岁的刘某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许多,一双布满粗茧的手上全是油污。当记者谈到小芳的情况时,刘某一下子涨红了脸,得知记者来意后,谈话时有些躲躲闪闪。

刘某说,他和小芳之间的交往是正常的,不存在强迫和恐吓,每次与他发生性关系,也都是小芳自愿的。刘某说:“我把小芳介绍给自己的侄儿,是为了她以后的生活着想,因为我已经有家了,不可能娶她。”最后,刘某表示,以后不会再找小芳了,会让她和自己的侄儿平静地相处下去。

晨报锦州讯(记者尤宏韬通讯员李东杰)防范了半年,陈艳芬(化名)还是没能逃脱丈夫的毒手。

近日,北宁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党总支原副书记崔岭巍杀妻一案在锦州市中院开庭,法院依法判处其死刑。

“我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陈艳芬让我整没气了,我出来了,让公安局过两天找我吧。”2005年10月19日10时许,陈艳芬的一位亲属接到了陈艳芬丈夫崔岭巍的电话。

这位亲属立即报警并赶到崔家,看见陈艳芬倒在地板上,脑边一摊鲜血,打电话的崔岭巍早已消失。

警方经现场勘察显示,陈艳芬是被他人扼颈,导致机械性窒息死亡的,死亡时间约在18日19时至20时之间,死者生前还在玩电脑游戏。凶手作案后到卫生间洗手,然后打开死者的皮包取钱并反锁防盗门后逃离现场。

据了解,死者陈艳芬生前为北宁市某局局长,在家中却长期遭受丈夫的暴力,陈艳芬以前曾对朋友说过,丈夫经常酒后回家打她,如果她死了,不是自杀就是被丈夫所杀。

陈艳芬的朋友表示,近半年来陈艳芬经常找朋友到家陪伴,以防遭到丈夫的殴打;亲友们也怕出事,常委托一些临近的朋友去看看。没想到,陈艳芬终究没能逃过丈夫的毒手。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