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与妻子发生口角后杀死妻女侄子砍伤岳母

2018-05-07 02:36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邀请,赞比亚共和国副总统卢潘多·奥古斯丁·费斯图斯·姆瓦佩将于12月15日起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应外交部长李肇星邀请,布隆迪共和国对外关系与合作部长安托瓦内特·巴图穆布维拉女士将于12月18日至22日对我国进行正式访问。

问:今天,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已经在香港召开,你能否介绍一下中方对这次会议的目标和期待?

答:在上一次的记者会上,我已经就这个问题回答了记者的提问。我们认为应该在2006年内结束多哈回合的谈判,不应因降低对香港会议的期待值而降低对整个多哈回合谈判的目标,应继续保持谈判势头,使香港会议取得尽可能多的实质性进展。我们认为谈判中必须切实解决发展中国家的关切,给他们以必要的特殊与差别待遇,保留他们实施发展战略的政策空间。中国赞成在香港会议上就给予发展中国家特殊与差别待遇达成共识,并作为早期收获纳入会议的成果。我们认为多哈回合谈判应该是发展的回合,必须确保以发展为主题,切实推进贸易自由化的进程,实质上改善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准入机会,同时必须充分考虑到发展中成员在贸易自由化过程中的困难。中方愿意为这次香港会议乃至整个多哈回合谈判取得成功发挥积极作用。

问:东亚峰会没有美方的参与能否取得成效?中方对于美方参加未来的东亚峰会持何态度?

答:中方认为东亚合作的进程应该坚持开放透明的原则,反对搞排他性的、针对任何第三方的区域合作。我们主张东亚合作应该有利于本地区国家的合作,同时也有利于推动本地区与其他地区的共同发展。在这方面,我们尊重东盟国家就此达成的共识,并且也尊重和支持东盟国家在这一进程中发挥主导作用。

问:现在中国访问的日本民主党党首前原诚司希望今天会见中国国家领导人,但好象没有实现,原因是什么?第二个问题,中国驻日大使王毅昨天离开东京回到北京,他这次好像将在北京停留较长时间,他回国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答:关于日本民主党党首前原诚司先生访华的事情,是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进行安排,有关日程方面的细节,我建议你还是向中联部询问。据我了解,前原诚司先生在华访问期间,唐家璇国务委员会见了他,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戴秉国今天中午也会见了他。前原诚司先生还到外交学院做了演讲,并同学院的学生进行了交流。今天上午他和中国的有关专家、学者进行了交流。这是我所掌握的他访华的日程。

问:有报道说温家宝总理昨天在吉隆坡同韩日领导人进行了15分钟的非正式会谈,请证实并介绍会谈内容。

答:据我了解,中国总理温家宝昨天参加了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为有关国家领导人举行的午宴,按照字母顺序排列,温总理和日本等国家的领导人坐在一起。至于在午宴上他们谈了什么,我没有在场,不了解有关情况。

问:日本民主党党首前原诚司称,在军事方面中国是一个现实的威胁。这会不会影响他与中国领导人的会谈?

答:我们注意到了有关的言论。回答这个问题,既要回顾历史,又要展望未来。中国人民自古爱好和平,我们主张“和为贵”。我们从来没有侵略过别的国家,没有在别国领土上杀人放火。今天,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一心一意谋发展,聚精会神搞建设。我们的目的是要发展我们的国家,把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上去。我们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本着“睦邻、安邻、富邻”的方针同我们的邻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中国的发展不会威胁任何人,也没有损害到任何人的利益。

中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维持适当军费是理所当然的。我上次也说过,我们既要满足广大官兵的生活需要,还要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肩负着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保卫国家安全的责任。我可以给大家举一组数字,就军费做个比较。去年,中国军费只有256亿美元,而日本是中国的1.62倍,人均来算,日本的军费是1300美元,而中国只有23美元,只相当于日本的一个零头。从军人的人均军费来看,中国是1.3万美元,而日本已经接近了20万美元,是中国的15倍。咱们再比较一下,日本的领土面积只相当于中国的二十五分之一,日本的人口只相当于中国的十分之一,但日本却拥有那么庞大的军费,日本的目的何在?现在却说中国构成了威胁,并且还是现实的威胁,请告诉我这种威胁在哪?即使将来中国发展了,也永远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积极力量。

我刚刚参加了戴秉国副部长同前原诚司党首的会见。在会见中,戴秉国副部长重申,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在中日三个政治文件的基础上,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的精神,发展长期睦邻友好合作关系。前原诚司先生表示,他和民主党支持中日友好,愿意为发展中日友好合作关系发挥积极作用,也表示他欢迎中国的和平发展。我的感觉是前原诚司先生很年轻,也很聪明。哪些是符合他本党的利益,哪些是符合日本的利益,哪些是符合中日关系的利益,相信他应该有一个明智的判断。我们希望日本的任何政党、任何人士都能够说有利于中日友好的话,做有利于中日友好的事。

问:有报道说,伦敦环境机构称中国出口破坏臭氧层的氟里昂,你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没有看到有关报道.但是我可以讲,中国政府在保护环境、应对气侯变化问题上的态度是认真负责的。我们加入了有关国际公约,我们也将认真地履行这些国际公约。我们将为应对全球气侯变化以及为保护全人类共同美好的环境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

两路口菜市场140号二楼,一间不到8平方米的陋房内,昨晚,在昏暗灯光下,传来一个婴儿阵阵的啼哭。这是六旬夫妇周明祥、杨益菊又一次收到的一个遗弃男婴,他是老两口12年来临时托起的第160条生命。

该弃婴臀部残疾,是昨下午4时,在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旁的深巷内被人发现,并移交到两路口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的。因弃婴身上无身份证明,按照“惯例”,弃婴来到了周家。

“惯例”来源于12年前的一个冬天清晨,时任街道办事处传达员的老周和清洁工老伴,在办事处门口拣到一缺嘴女婴。因找不到其生身父母,夫妇二人在街道办民政科类似“政治任务”的要求下,临时代养女婴3天后,将其送到了市儿童福利院。老周说,在把女婴放进摇篮的刹那,老伴落泪了。

从此以后,只要两路口辖区发现“黑户”弃婴,夫妇俩就成了他们的临时父母。整整12年,两路口菜市场路(原宽荧幕电影院背后)的老木屋拆迁了,老街坊搬家了,但日渐老去的房屋主人却始终没有离开,因为那里有“新生”。于是,在那间日渐破损的小屋内,奶瓶越来越多,尿布越来越多,儿童玩具也越来越多。

在这里,周明祥、杨益菊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只要问到“弃婴临时爸妈”,即使是年轻人,也知道其家在140号二楼。居委会人员说,看到老两口忙碌得最多的,就是买奶粉和“小耍伴”,对其评价最多的就5个字:“好人,好老人”。邻居介绍,老两口已是四世同堂,家人多次劝他们离开,但老人就是没走。

夜深了,男婴哭声依旧,杨大妈将其抱上床,平放在柔和的毛巾被上,小心翼翼地裹起,抱于怀中微微颤抖。周大爷则将兑好的牛奶,灌进一个微型奶瓶中,用拇指和食指轻轻扳开婴儿双唇,把奶嘴塞了进去。婴儿顿时停止了啼哭,小脸蛋越发红润……

居委会人员称,据粗略统计,12年来,老两口已临时抚养了160个残疾弃婴。老周扳着指头数了数:仅今年,老两口已将收到的10余个弃婴,从小屋抱进了位于南岸区的市儿童福利院,其中9个是残婴。

“给孩子取名是福利院的事。把他们平安送过去后,他们就会过上好日子,我们老两口也就放了心。”周大爷平静地说。

夜深,风起,敷着报纸的窗户钻进几缕冬夜的寒风。大家下意识地耸了耸肩。周大爷连忙放下窗帘,把取暖器打开,放在幼婴身边。“不能让他着凉,明天带他去儿童医院检查身体后,就又要转送到福利院了……不过那边条件好得多,他早去早好。”老人自言自语。

临走,周大爷将记者送下楼,挥手告别之际,老人向记者提出一个要求:能不能把他哄婴儿入睡的照片送给他做纪念?原来,虽然他们当过160名弃婴的临时父母,却拿不出一张合影……

本报讯(记者赵文明)12月1日,受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委托,新田县法院在新田县看守所对原新田县教育局局长文建茂宣读了二审判决书。二审法院在认定文建茂的捐赠款可以抵扣受贿款、收受相关单位礼金属于人情往来的情况下,判决上诉人文建茂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据目击者反映,出狱当晚,文建茂在家放鞭炮办酒席大肆庆祝。至今文建茂案已经二审宣判的消息大部分人都还不知道。

12月8日,记者来到永州市中级法院联系采访此案二审审判长、副院长肖达明,但肖达明以开会为由没有接受记者采访。

中院其他相关负责人认为,该院对此案的判决是非常公正的。永州市人民检察院相关人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收到了该案的二审判决书,市检察院正在研究是否对此案提请省检察院向省高级法院提起抗诉。

“个人的捐赠款咋能抵扣受贿款呢?看来那些贪官们又玩起了规避风险的新花样啦!不知道捐赠款可以抵扣受贿款的法律依据在哪里?”就在文建茂案二审宣判后不久,少数获知文建茂已出狱的人士对此案议论纷纷。

捐赠款到底能否抵扣受贿款?收受相关单位的礼金是否属于平常人情往来呢?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永州市新田县地处湖南省西南角,是一个只有30万人口的国家级贫困县,年人均收入不足千元。据有关部门调查,文建茂调任教育局局长时,新田县教育局账上还有680万元节余款,可他在任的6年内,教育局亏空竟达1100万元,中小学负债两千多万元。

2004年11月16日,文建茂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2005年2月8日,文建茂被取保候审;2005年6月6日,新田县检察院以文建茂涉嫌犯有受贿罪向新田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指控文建茂任职期间非法收受贿赂款109300元,其中34000元用于捐赠或公务开支,实得贿赂款75300元。

在一审庭审中,被告人文建茂对起诉书指控的受贿数额未持异议,但其辩称,受贿是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且自己都是被动接受。其任职期间,收取他人财物109300元,有34000元用于公务开支和捐款,还有21500元是在长沙市为和某电视台协调关系花掉的,也属于公务开支,因此,这21500元也应该从其受贿款总额中扣除。收受新田县电影公司、新田县卫生防疫站、新田县新华书店3个单位的钱属于红包礼金,不是受贿。另外,文建茂还辩称自己是在纪委“双规”前主动承认罪行的,应该认定他有自首情节。

新田县法院经两次开庭后审理查明,1994年至2004年期间,被告人文建茂利用担任新田县第二中学校长和新田县教育局局长职务之便,在工程承包、人事安排、学生保险等方面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共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人民币109300元。法院还查明,文建茂自称到长沙与某电视台协调关系的开支费用———一张票面金额为21500元的发票是假发票。新田县法院认为被告人文建茂擅自用自己私人掌握的钱财扶贫帮困、社会赞助等行为,没有经过组织程序,属个人行为,且被告人的受贿行为已实施完毕,其赃款去向并不影响受贿罪的构成,故这些款额不能抵扣其受贿数额,但可作量刑情节予以考虑。文建茂收受新田县电影公司等3个单位的钱属于受贿款,不属于红包礼金。同时,法院认为被告人文建茂并非主动投案,且在第一次供述前,办案机关已掌握了其犯罪事实,被告人文建茂的行为不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不属自首。8月17日,新田县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人文建茂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6万元。

永州市中级法院审理后认为,上诉人文建茂已构成受贿罪。但原公诉机关指控文建茂的109300元受贿款中有34000元用于公务、捐赠和上交局财会室,且确有证据证明,可从其受贿金额中予以扣除不以受贿论处。因此文建茂实得贿赂款44400元。新田县新华书店于2000年至2003年期间,4次送给上诉人文建茂人民币共3400元,属节日期间走访、交流或平常的人情往来所送的红包礼金,该款项可不以受贿论处。另上诉人文建茂于2004年9月6日被纪委“双规”,当晚就对自己的主要受贿事实作了交代,检察机关于2004年9月23日才对其进行立案侦查,因其对犯罪事实的交代是在司法机关立案之前,故可视为其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一直关注此案的永州某律师事务所成律师认为,文建茂在进行所谓的捐赠、公务开支前,已经收受了他人的贿赂款,其受贿过程已经完成,因此就算他后来以私人钱财进行捐赠或公务开支,也不能以捐赠款来抵扣其受贿款,有谁能证明文建茂捐赠的那些钱就是他受贿得来的钱呢?

新田县纪委认为,文建茂被“双规”后拒不交代实质性问题,在县纪委、县检察院组成的调查组多次谈话教育并出示相关证据后,才陆续交代了一些问题,文建茂并不是在“双规”前就交代了全部问题。

“贪官的左手牵着偷回来的一头牛,右手捧出的却是一只橘子,被人发现后竟异想天开妄图拿一只橘子当其偷牛行为的挡箭牌。我发现现在身陷法网的贪官们都喜欢玩‘受贿济贫’的花样。如果这样可以减轻处罚,以后反贪就更难啦!”记者在永州采访时,一位检察官主动向记者谈了他的看法。

湖南大学法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授认为,在刑法规定的受贿罪的成立条件中,并未涉及受贿之后将受贿款用于何处的问题,因而,不论行为人将受贿款用在何处,都不影响受贿罪的成立。不只是受贿罪,凡是财产性犯罪,对赃款的使用去向都不影响犯罪的成立。贪官们有扶贫帮困的积德行善之举,也不足以使他们的贪污行为得到宽容。否则,以“济贫”而受贿、以“社会赞助”而受贿、以“公务活动”而受贿,便可能成为某些人打法律擦边球的托词。

寒风凛冽。梁瑞霞站在大学生求职的队伍中,每隔几分钟就探出头去看看前面还有多少人。她的脸被风吹得有点红,手里紧紧抓着一个白色塑料袋,里面装的是女儿的7份简历。

因担心远在北京读书的女儿错失求职机会,52岁的她连日来已连续参加6场大学应届毕业生招聘会。

梁瑞霞来自广东梅州梅县一个山村,今年10月是她与丈夫第一次离开老家农村。

12月11日早上9点,在华南师范大学举办的师范类毕业生招聘会专场刚一开场,梁瑞霞就准时出现在招聘会上。站在众多年轻的学子中间,她显得非常“抢眼”,以至于不少学生看到她都发出“哇……”的叫声。“我是来替女儿投简历的。”梁瑞霞总是耐心地解释。

经历了6场招聘会,她早已轻车熟路。在场内,她一瞅见大排长龙的单位,就一路小跑挤到前面,看招不招收英语专业的学生。“如果是不招英语专业的,就白排了。”

广州七中的招聘摊位前已排了30多人,梁瑞霞停下来排了大概五分钟后,冲排在她前后的两个女生笑笑,打了声招呼,说:“我到那边看看,待会再回来。”

说毕,她又钻到广州四中摊位前,从袋子里抽出一份简历,递给招聘人员说:“我是来替女儿投简历的,我女儿还在北京念书,没有办法过来。”

这是她多场招聘会跑下来的“绝招”,最多的时候,她同时在三支队伍里排队。

负责招聘的老师看到她愣了一下,她赶忙重新解释了一番。看到招聘人员翻看简历沉吟半天,她又加上几句:“我女儿是农村孩子,能文能武,能吃苦的。你别以为我女儿是怕吃苦不来招聘会,不是这样的。她还要上课。”

招聘人员点点头,把简历收好。投完简历,梁瑞霞马上从袋中取出纸笔,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的她一笔一画在自己的本子上写下了招聘单位的名字。

“现在找工作难啊,女儿不能参加这里的招聘会,我就帮她来看啊,不能错失机会嘛。”

今年10月梁瑞霞与丈夫第一次离开老家广东梅州梅县,来广州看望已经在这里安家的大女儿。正巧赶上毕业生系列招聘会开锣,她便自告奋勇提出要替在北京的二女儿参加招聘会。

“我们开始时都很担心,她没有出过远门,又不怎么会说普通话,连坐车都晕车,怎么参加招聘会?”大女儿说,因为母亲坚持,他们只得替她准备好简历。

11月19日,梁瑞霞参加的第一场招聘会设在暨南大学。那天,她凌晨5点多就起床了,带着几份简历从东圃住处出发。来到暨大体育场的时候,招聘场的门还没开,售票点却已经排满了买票的学生。

得知要凭学生证才能购票入场时,她一下子蒙了。用一口蹩脚的普通话和售票员软磨硬泡了半个小时后,售票的学生给了她一线希望:“你先排队吧,票很紧张,如果排到你还没卖完就卖给你。”

为了参加招聘会,连日来梁瑞霞拿着地图穿梭在广东各个高校中。怕在车上呕吐,她早上不敢吃太多东西。站得太久了撑不住时,她就和排在前后的学生打个招呼,到一旁休息一会儿。

梁瑞霞身体不好,腿、腰关节有酸痛的老毛病,每天从招聘会回到家,她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倒在家里的沙发上休息。

“那些学生总问我累不累,我呢,身体累,但心里不累!”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线。

“我们是农村来的,没有关系(社会关系),全靠自己。其他的我帮不了她们,参加招聘会总可以吧。”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