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万贫困人口环绕京津 亚行官员为之震惊

2018-05-07 03:31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回首历史,俄罗斯历届领导人在北方四岛问题上,态度一直强硬;在“安大线”问题上,俄罗斯领导人多次信誓旦旦。现在怎么样了呢?对日本,俄国人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四岛,但是,对中国,俄国人把石油管道铺设图给修改了,作为管道出口的“大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纳霍德卡”。

“变局的出现,是因为半路上杀出了日本这个程咬金。”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东亚研究中心主任黄大慧说,俄国人巧妙利用了中日之间的微妙角逐。

小泉首相2003年1月访问俄国,小泉在与俄罗斯领导人会谈中,强烈要求俄国修建“安纳线”,并许诺说,如果俄罗斯把石油管道建在纳霍德卡,日本保证每天从俄国进口100万桶石油牗合全年5000万吨牘。小泉当时虽然没有明确向“安大线”叫板,但当他拿着巨额支票,向俄罗斯提出石油管道“安纳线”方案的时候,原本筹划了10年之久的、通往中国的“安大线”就危在旦夕了。

“俄罗斯的石油牌越打越精。”专家分析,俄罗斯巧妙地利用了中日之间的石油管线之争,轻而易举地抬高了自己的价码。

“俄方绝不是想单单建一个工厂、建设一条管线,而是希望通过能源合作,搭上亚太地区的经济快车。”专家说,俄罗斯既不愿意得罪中国,也不愿意失去日本的援助,因此,在“安大线”前景暗淡、中方不满之际,俄方立即通过加大铁路石油运量,安抚中方,稳固两国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对于日本,俄罗斯则将修建石油管线的要价,从日本方面最初提出的50-60亿美元,提高到100-130亿美元,高出一倍多。

“印度也可能为中日争端暗自高兴,但印度更多地是倚重中日双方。”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副所长孙士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印度利用中日矛盾的倾向并不明显,当然,一心想成为“大国”的印度,近年来不仅继续巩固在南亚、印度洋的支配地位,还想将势力范围伸展到南中国海,实现横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大国梦想。

印度制定的“北防中国、西攻巴基斯坦、南占印度洋、东扩势力范围”的战略中,“东扩”是主要部分,即把触角伸到南中国海及部分太平洋地区。专家认为,这一地区俨然成为印日两国利益交汇点,双方的防务合作日益密切。2000年,日印两国宣布建立全球伙伴关系,举行定期防务对话,共同维护从霍尔木兹海峡到马六甲海峡的安全合作。

2005年2月,日本外交部发表了题为《印度,一个全球战略伙伴》新的研究计划之后,日本政府便宣布2005年对印度的对外开发援助将要达到1120亿日元,使印度首次超过中国,成为日本ODA最大的海外开发援助对象。

中日关系始终是跌宕起伏,而印度与中国在历史及边境问题上也有分歧,并一度发出“中国威胁论”,当人们看到日本和印度来往甚密的时候,很容易想到:这是否有针对中国的意图?

专家不大赞成这一判断,“这是冷战思维,我们现在不能这样看问题。”孙士海说,日本与印度的关系仅仅是有所发展,印度目前的实力及经济发展前景,决定了印度很难毫无顾忌地与日本结盟,为了从中日两国获得平衡利益,他们无意于对中国造成威胁,况且,比较看重国家利益的印度非常明白,亚洲主要大国之间,相互依赖,只有协同发展,几大国才会越来越强。作者:江金骐

本报讯(记者龙金光)昨日下午,在越秀区越华路与广卫路交界处,警察制止当街群殴时遭遇其中一方人员的袭击,四次鸣枪示警对方仍不罢手。随后前来增援的警察控制住了袭警人员,并将涉事者带走调查。

事发地点位于越华路与广卫路交界处。据目击者余先生介绍,昨天下午3时30分左右,三名年轻男子在该路段偷得一部手机后被事主发觉,对方随即叫来数名男子与三名小偷发生对峙。冲突中直接行窃者乘机溜走,其另两名同伙则与事主一方展开打斗。在该路段值班的两名保安发现后,立即赶去制止斗殴。斗殴者却向保安发起袭击,同时呼叫同伙增援。

两名警察随即赶到现场,要求双方立即停止斗殴,却遭到斗殴者的袭击。目击者李先生说,袭击警察的斗殴者约有8人,均是二三十岁的男子,他们全是事主一方的人。这群人中,有的用手推警察,有的用头撞。在推打中,两名警察被他们分开,事态逐渐扩大。

当时,一名警察拨打手机请求援助,另一名警察则在多人围攻下连连后退了大约10米,该警察随即拨出手枪朝地面鸣枪示警。

手枪打响第一声后,数名围攻者照样推打警察;直逼得警察再次节节后退,被迫鸣响第二枪、第三枪,以至第四枪。手枪响了4声,却丝毫没镇住那帮不明身份的斗殴者,他们仍然没有停止对警察的袭击。

不久,斗殴两方的10多名增援人员赶到现场,企图再次袭击警察。这时前来增援的10多名警察也赶到现场,迅速控制住了涉事人员,并把肇事者带走。

记者注意到,在事发现场的地面留有4个新鲜的弹孔,痕迹清晰可见。4个弹孔分别相隔3米左右。在弹孔附近,记者找到了3个手枪弹壳及一枚子弹头。

之前的群殴事件是否因行窃遭事主一方反击引起的,没有得到警方的证实。记者了解到,聚众闹事及袭警者均被警方控制,并被带走做进一步调查。

中广网宁安6月13日消息(记者毕国昌牡丹江电台记者赵凯)目前,10日下午发生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地区宁安市沙兰乡长安小学的洪灾,已造成92人死亡,其中88名学生和4名村民死亡,失踪人数尚无法统计,这个死亡人数还可能增加。

张左已看到这么多孩子在洪水中遇难,十分难过,他痛心地表示,我作为省长,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请示中央给我处分。

高法院登记部向当地媒体记者证实,昨日下午收到赖昌星的准许上诉申请。登记部职员表示,在核实申请资料完整后,将会送交由3名法官组成的法官团审阅。大约需要3~6个月,法官团会作出是否接受上诉申请的决定。如接受申请,则会排期进行上诉聆讯,届时将由5名或9名法官主持聆讯。

这次上诉申请,是赖昌星难民申请被拒案最后的司法渠道。如果最高法院不接受上诉申请,赖昌星一家将会交由移民暨难民局作遣返前风险评估。

据温哥华《环球华报》记者弗兰克(Frank)介绍,一年前在赖昌星的记者招待会上见过他,当时赖昌星的状态还不错。但是,目前赖昌星频繁更换联系方式,也不接受采访。记者无从联系到他本人,他的一切事务都是由他的律师出面代理。

据悉,赖昌星现居住在温哥华市中心一个华人比较集中的公寓里。但关于公寓的所有权,各路说法不一。有人说是他自己买的,但也有人说是他租来的。

据弗兰克讲,他现在的生活根本不比从前,生活起居完全由家人照顾。据有人说他现在没有固定的经济来源,靠借债维持生活。他每天有固定的出门时间,大概只有3至4小时。温哥华当地有很多华人能认出他来,但大家不会对他本人有什么过激的行为,最多也就是驻足观看。文/实习生王燕

此前据《中华工商时报》报道,法学专家认为,最高法院有99%的可能不会受理赖昌星的上诉,因为在加拿大,每年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的案件很多,最高法院必须考虑该案件是否有受理的价值。赖昌星难民案从联邦上诉法院的裁定来看,作出裁定的3位法官没有任何分歧,其所有的上诉理由也都被驳回了。在这种情况下,最高法院受理赖昌星的上诉可能性极小。

2002年8月26日赖昌星的律师向加拿大联邦法院提出申请,要求重审赖昌星难民申请案。

中新网6月13日电台湾无党团结联盟籍“立委”高金素梅表示,今日(13日)她将率“高砂义勇队”遗族代表60人赴日本,要求东京靖国神社将原住民族“高砂义勇队”牺牲者除名,并要求日本政府赔偿、公开道歉。

据台湾媒体报道,这是台湾原住民族3年内第7度为“高砂义勇队牺牲者自靖国神社除名”赴日本讨公道。这次组成的60人遗族代表团来自全台湾各原住民族部落,涵盖达悟族、泰雅族、太鲁阁族、噶玛兰族等。

据了解,3年前,“高砂义勇队”遗族曾赴东京“靖国神社”抗议,要求“靖国神社”将“高砂义勇队”牺牲者除名。2年前,他们赴大阪地裁所对“日本政府、小泉首相、靖国神社”提出诉讼。当时,原住民代表在书面陈述上写着:“世世代代的台湾原住民族将一波波赴日追讨民族尊严”。

本报综合消息宜兰苏澳渔民近来屡遭日本驱赶,渔船和渔民甚至被扣押,为抗议日本政府蛮横做法,近百艘渔船在钓鱼岛与彭佳屿海域集结,严正抗议日本剥夺台湾渔民的渔权。在野党近日纷纷要求民进党当局,在保护台湾渔民的利益上要硬起来。

国民党“立法院党团书记长”陈杰10日下午表示,日本把台湾的海域划入其经济海域,台湾当局不能不闻不问,当局让台湾渔民自力救济更是无能。官方应该拿出魄力和做法,维护台湾权利。陈杰说,“外交部”任由日本扣押台湾渔船,完全拿不出有效措施,相当无能,应该好好检讨。

对于渔民批判“海巡署”没有尽力“护民”,质疑陈水扁当局没有魄力,陈杰认为,日本如果仍然蛮横,台湾派出海军保护渔民也是应该的,日本如果做出侵犯台湾的行为,甚至应该要有不惜一战的决心。

新党秘书长李胜峰表示,官方将钓鱼岛海域划入经济海域暂定执法线内,就应严格执行“公权力”,保护渔民权益,唯有如此,才能逼日本政府坐上谈判桌。

“立委”赖士葆表示,原先声称爱台湾的人士,却在日本驱逐台湾渔船事件发生后,都没有发声,原来是在骗选票。官方无能,累死百姓、渔民。民进党当局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公权力”都是压制在野党,对外却没作为。

亲民党“党团干事长”李永萍说,台湾当局如果连台湾权利都不敢主张,因此将协助渔民申请“国家赔偿”。他们要监督台湾当局,并希望相关单位说清楚未来具体做法。亲民党表示,渔民在自家门口遭到日本船舰驱赶,真是情何以堪,因此我们购买再多武器也没用,官方相关单位做法,可以说相当可耻。

行政院农业委员会渔业署11日表示,台当局已向日方提出严正抗议,并派遣船舰维护渔民海上作业安全,同时与日方交涉,未来将秉持捍卫主权、全力护渔精神,保障渔民权益;在台日未达成最终协议前,呼吁渔民配合在暂定执法线内作业,避免纠纷。(海度)

中新网6月13日电台军一辆M60A3战车,日前在移防过程中,意外翻落台东山谷,让台军低调进行的“战车东移”的计划意外曝光。

据台湾媒体报道,据称台军研判解放军“极有可能”突袭台军东岸的重要军事基地,再配合空降及登陆战攻台,所以台军正积极提升花东战力,做好东岸变前线的准备。

据悉,在台军的几次兵推中都显示,位于花东的佳山、志航、神鹰及贺田山等基地,可能是第一波遭到解放军攻击的目标,这几个地方一旦失守,解放军再配合登陆作战,就可以控制台军的战略要地,所以台军方正在提升花东防卫司令部的兵力部署。

而台军原有的步兵营,改编为火力、机动力都更强的装甲步兵营,原有的守备旅也将提升为机械化步兵旅,加强反登陆及反空降能量。在现阶段中,原来澎防部装甲旅的M60A3战车及CM-21装甲运兵车等重装备,已经由澎湖坐船,抵达花莲港,再由大型拖板车运到台东等地部署。

本报黑龙江宁安6月12日电“谢谢你,救了那么多孩子!”国务委员陈至立今天来到黑龙江省宁安市第二人民医院病房,看望在洪水中奋不顾身抢救孩子的教师沙宪晶,病床上的她挣扎着要起来,被陈至立制止了。陈至立对她说:“好好养病,继续为教育事业做更多的事情。”

沙宪晶是沙兰镇中心小学四年级一班的班主任。6月10日14时10分左右,她正在教室里上语文课,突然看到外面的操场进水了,意识到这不是好事,就马上对学生说:“大家赶快收拾书包,放学”。然而当学生们刚迈出教室,沙宪晶一回头,看到水已经涨到一尺多深了,立即喊到:“孩子们,快回来!”

她一边用手挡着门,一边冲学生喊:“快,都站到桌子上面!”有一名个子矮的学生吓慌了,上不去,沙宪晶腾出一只手将她拽到桌子上。她大声地问学生:“孩子们,你们都站到桌子上了吗?”同学们齐声回答:“站好了!”这时,突然有几个学生喊:“老师!老师!”沙宪晶说:“怎么了?”“水都到你的腰了!”沙宪晶一低头,才发现水已经淹没胸口了!

沙宪晶也站到了椅子上,可是,突然,门口涌进一股巨浪,一下子把全班学生冲倒了。沙宪晶跌倒在水中,她马上又站起来,大声喊:“靠窗的同学站到窗台上去,中间的同学每人抓住一样东西!你们千万不要撒手,千万不要动!”

孩子们还是慌乱不止,沙宪晶就大声喊:“孩子们,有老师在这儿,千万不要害怕!”她一遍一遍地重复:“听老师说,一定要抓住椅子或者桌子,千万不要动,也别撒手,一动桌子就会翻过来,就会溺水!”她还连续地问:“抓住没有?”学生们说:“抓住了!”

不一会儿,孩子们安静下来了。可是水还在呼呼地上涨,已经没过了站在窗台上的孩子的腰。这时,站在窗台上的孩子喊:“老师,我们抓不住啊!”

沙宪晶几次掉进水里,但她又坚强地再次浮出水面。她蹬上窗台,用力用肘部击碎窗户最顶部的玻璃,然后用手扫掉玻璃碎片。沙宪晶的手、胳膊被玻璃划得鲜血直流,冷水一刺激就钻心地痛。但她已完全顾不上这些,她扶着孩子的手抓住窗框,安慰学生:“一定要抓住,不能松手!”

但是,就在她的侧面,一个体质差的小女孩,手慢慢地松开了,顺着窗户往下滑。沙宪晶立即伸出一条腿,抵住了小女孩的身体。这时,又有一个胖男孩抓不住椅子,向下沉,沙宪晶又伸出一只手,死死地拽住小男孩。足足拽了20分钟后,沙宪晶坚持不住了,拉过两把椅子放在两个胳膊下增加浮力。

可这个小男孩特别胖,还在下沉。沙宪晶就用另外一只脚勾住一把椅子,垫在小男孩的屁股下,小男孩终于浮住了。在她的指挥下,一个学生抓住灯管,另一个学生紧靠墙角。她不断地说:“孩子们,一定要坚持住,救援人员马上就会到的!”“不要嚷,保持体力!”

水开始渐渐消退,沙宪晶却挺不住了,全身抽搐起来,一头栽在窗台边的水里。学生们又把她拉了起来,可沙宪晶已经睁不开眼睛。学生们哭着喊:“沙老师,你醒醒,你睁开眼睛啊!”沙宪晶感觉迷迷糊糊的,有气无力地说:“老师没劲了!”不一会儿,她恍惚看到乡里的干部、家长们进了教室,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中新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今天就日本文部科学相否认“慰安妇”史实言论答记者问时说,日本负责教育的内阁成员公然否认这个丑恶的历史事实,是对受害国人民感情的严重伤害。我们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有记者问:六月十一日,日本文部科学相中山成彬称,“二战期间并没有随军慰安妇这样的词汇”,“把本来没有的词汇写进教科书是有问题的”。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刘建超还指出,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犯下的严重罪行。这是世人皆知的历史事实。

来自外务省的消息称,一股仇视中国的情绪正在外务省高层官员之中蔓延。一名与小泉纯一郎首相关系密切的外务省官员在被问及是否劝说过首相放弃参拜靖国神社时回答说:“这不可能。”他说,外务省官员不应该要求小泉停止参拜靖国神社,他们的工作应该是告诉首相,中国会产生怎样的反应以及如何应对这些反应。

这位官员称,首相从来没有解释过他在想什么,通常只是沉默地点点头。职业外交官应该服从他的决定,而且是默默地服从。外交官们不仅认为参拜是小泉自己的问题,而且他们有一种自卫的本能,即不要惹怒自己的顶头上司。

外务省官员保持低调还有另一个原因,即在小泉政府里,“中国学派”的影响力越来越小。“中国学派”是指那些学过中文后进入外务省的官员,他们在日本的对华外交中扮演着核心角色。现任日本驻华大使阿南惟茂曾经是该学派的领袖,1998年的日中联合声明就是他当年任外务省亚洲事务局局长时起草的。中国方面认为这项联合声明是一份重要的政治文件。

外务省亚洲局如今已更名为亚洲和大洋洲事务局。在阿南惟茂之后,局长一职曾换人担任,2001年9月又更换为田中均(现任副外相)。上述三人都是“中国学派”的成员。不过,由于“中国学派”被指责对朝鲜绑架日本国民一事表现冷淡,现在日本政界对他们的攻击很多。另据外务省官员称,由于小泉政府非常强调与美国的关系,日本的外交政策对中国的考虑就减弱了。

一名属于“中国学派”的高级外交官说:“作为外交家,现在正应该是劝阻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但外务省里竟然没人这么想。”

今年2月,日本和美国把台湾海峡纳入共同防卫目标,这对中国来说是非常敏感的问题。外务省中有这么一种观点,如果“中国学派”的力量没有变弱,如果仇视中国的情绪没有蔓延,那日美共同防卫一事肯定会在外务省引发激烈的辩论,尽管结局可能是一样的。(摘自6月9日日本共同社,原题为“仇华情绪在外务省蔓延”,于乐编译)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