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少女遇害性器官被毁 嫌疑人被疑花痴组

2018-05-07 02:38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由于年轻队员都需要与俱乐部签订长期合同,像陈涛在去世青赛前与金德俱乐部签订的就是5年的工作合同,这肯定会制约这些队员留洋的机会。毕竟,只要俱乐部坚决不放人或在转会费上有所为难,他们想走出去是难上加难。

目前,冯潇霆、陈涛、蒿俊闵、周海滨等人都有到欧洲踢球的愿望,而已经升到申花一队的国青主力前锋郜林也被欧洲球探盯上。

今天凌晨,在德国法兰克福的黑森林球场里进行着联合会杯的决赛,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朱广沪穿着他那件黑色的得胜衬衫正坐在看台的某个角落里观看比赛。20年前,曾雪麟想去香港观看对手的比赛都不可能,而现在,国足主帅却可以到万里之外观看与中国队很难碰到的比赛对手的赛事,这本身就说明了中国足球的进步。

56岁的朱广沪显然是个好学的人,他希望跟上国际足球的步伐。在今年2月正式接手国足之后,朱广沪从一方诸侯成为了全国媒体的焦点。四个月里,他的处世风格正在逐渐被人们所熟悉。

也许是记者观看体育运动队的训练太少,缺乏比较的缘故,在国产大牌教练中,笔者只能以金志扬、沈祥福和迟尚斌三人的带队训练和朱广沪进行对比,这三人都担任过国字号的教练,在国内足坛也算得上是一方诸侯。

金志扬的特点是能说,他很会调动队员的积极性,骂人都骂在点子上,骂得你服服帖帖,还不带情绪。杨朝辉、高峰都曾经是他带过的刺头,但是这些人在谈起老金来都一脸的尊敬,甚至表示就是为了老金踢球。

沈祥福的训练很有针对性,他有一套非常成型的战术体系,对队员执行战术体系的要求非常严格。他的指令队员要无条件执行,错了输了球他负责。因此,相对来说沈祥福训练的球队很有整体性,但是也限制了个人发挥。

迟尚斌的训练肯定不是像“深圳风波”里那样被贬得一无是处,他的训练同样紧凑有效,特点是废话很少,简洁快速,当然不善于沟通也是他的缺点。

和其他教练最大的不同是,记者从来没见朱广沪在训练的时候说过一个脏字,就是生气的时候也没有。训练和比赛场上瞬息万变的对抗里,教练对队员的一个不规范动作表示不满的时候,脱口而出一两句脏字以加强自己的语气,希望队员能记住提醒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是,朱广沪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时候。

国家队以前给人的概念是一个对队员进行调整的地方。在联赛中累得要命的球员赶到国家队后,通常都会做一两天的调整,把身体恢复回来后再进行大运动量的紧凑训练。但是,朱广沪却并不这样,他带队训练的强度和时间都是哈恩和米卢的时代所无法比拟的。而且,在他的一堂训练课中基本上只有两次喝水的时间可以稍微休息,时间全部加起来也就3分钟。

在香河的训练中,朱广沪的训练手段相当花哨。把前锋后卫分开进行位置技术的专项训练并不新鲜,新鲜的是分开双方竟然会一个练体能折返跑,然后是绕着标志杆对抗,另一边则单独进行射门或者定位球练习。

他会反复多次在训练中叫李毅来回奔跑,并不时提醒邵佳一在边路的位置,谢晖参加完进攻没有回到本方半场,他也会利用一连串短促的语调要求队员跑回原位,几趟鞭策下来,队员会被他练得叫娘。

他的训练强度甚至还要超过一些国内俱乐部的体能准备期。加上因为是国产教练,他很明白球员的缺陷在哪里,训练也会有针对性,甚至能够防备球员的偷懒。

记得在朱广沪上任前的一次体育总局的内部征求意见会议上,曾经有记者批评过国家队里的工作作风。以前外教带队的时候,国家队的新闻资源经常被各种渠道垄断,只有少数一些出得起钱的专业媒体可以得到第一手资料,而普通日报记者就是问到一些关键的问题也会被模棱两可地遮掩过去。

目前国家队内尚未出现这种复杂的情况,也许是因为国家队没能出线,因此不再是新闻焦点所造成的自我收敛。

朱广沪的手机除了在面对不熟悉的电话时踌躇不接外,对于记者们的直接提问都会很详实地作答。

在机场或者训练场边,这位56岁的长者都会主动和记者们打招呼,远处的挥挥手,近处的说句“你来了”。在广州比赛前,他会带着因为凌晨观看比赛而只睡几个小时的困意去为100多名球迷签名,并握手感谢这些球迷对中国队的支持。

每个教练都难以躲开媒体的指责和评论,1998年率领法国队获得世界杯冠军的雅凯就曾经被《队报》批得体无完肤,在中国也是如此。

每个中国教练执教国家队都离不开自己人,因为那是他掌握球队的基础,一些和他近的球员可以便于他了解球队内的情况,进行合理处置。

戚务生当初能担任国家队的主教练,除了他自身的带队能力外,还和他是大连人,带过广州球队,熟悉南北差异有关。而朱广沪带队的基础则是以李金羽、郑智为首的前健力宝青年队队员,以李毅、陈永强为代表的深圳健力宝队队员,以及作为出身地上海出来的那些国脚。

中国足协选择朱广沪当国家队主教练,也正是因为他拥有这三方面的球员基础。不过,正是因为有诸多的子弟兵,朱广沪也很难逃避任人唯亲的指责。

在长沙,全场球迷高喊换李毅就是一个危险信号。对此,圈内的一名教练对记者说:“李毅确实有缺陷,但是他的优点却是任何一个教练都不可能忽视的,外教哈恩带队的时候也用他就说明了这一点,别的教练上课同样也会用他。”

除了李毅之外,熟悉球队的人都知道朱广沪喜欢老实的郑斌。尽管不是队长,郑斌却做一些队长才做的杂事,显现出朱广沪对他的信任。在长沙对哥斯达黎加队的比赛中郑斌被替换上场后于中场连续丢球,而防守中他又无法和对手对抗。广州一战,他的缺点虽然表现得并不明显,但那是因为哥斯达黎加队的队员当时已经没有力气再对他进行逼抢了。

以上的问题尽管目前隐忍未发,但是只要国家队一遭遇刻骨铭心的失败(如在8月的东亚杯上),那么对于朱广沪用人的指责还是会铺天盖地而来。

科技讯北京时间6月30日消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Gates)日前在访问日本时表示,美国和日本青少年对于科学技术兴趣日减,这有可能会导致美日两国经济实力的衰退。与此同时,由于培养了大批年轻的科技人才,中国和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大大提高。

盖茨表示:“通过观察我们可以发现,美国和日本学生对于工程、科学和计算机类工作的兴趣呈下滑趋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从全球整体来看,科学技术类工作对于学生的吸引力仍在升温,这一点在中国和印度尤为明显。”

盖茨认为,美国和日本公司不能完全依赖于业务外包,否则会导致国内劳动力的整体水平下降。他说:“如果你过于依赖其它国家的人才和其它公司,从某种意义上讲,你实际上将你的大脑也外包了出去。”盖茨同时称,美日两国都应当采取适当的措施,鼓励青少年学习科学,将他们培养成为合格的IT员工。只有这样,美日两大经济强国才能在竞争日趋激励的全球市场继续保持稳定的增长。

本周三,盖茨还同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举行了会谈。小泉在会谈时问道:“你是否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花钱方式而感到困扰呢?”盖茨回答:“这并不困难。我投入了大量资金在医药研究领域,希望能对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卫生保健有所帮助。”在日本期间,盖茨还同多位大学和企业的领导者进行了会面,他表示非常看好自己投资的医疗保健项目,同时对于全球防治艾滋病及其它疾病也持乐观态度。盖茨表示,事实上研发艾滋病疫苗或疟疾疫苗所产生的支出并不大。

盖茨基金会本周一宣布,该机构计划资助43个提案,总计需要资金4.366亿美元。盖茨基金会计划投资的项目既包括艾滋病疫苗研发这样的重点课题,也有提高香蕉营养成分这样的小项目。(马丁)

体育讯6月29日法兰克福消息,在先后得到了亚足联和大洋州足联的批准后,澳大利亚足协“脱大入亚”的要求也正式得到了国际足联的批复。因此,澳大利亚足协也正式成为了亚足联的第46个成员协会。

今天国际足联是在巴西与阿根廷的联合会杯比赛前作出这一决定的,执委会在法兰克福金融中心正式对外宣布了通过澳大利亚“脱大入亚”的申请,而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澳大利亚方面显得有些不敢相信,因为他们本以为这一消息要等到9月份摩洛哥国际足联大会才会公布,但现在这一好消息提前来临了。

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也确认了这一消息,他表示:“执委会经过讨论一致决定允许澳大利用从大洋州足联转移到亚足联。而在宣布此消息后,所有的与会人员也显得非常开心。”

而对于国际足联的这一批复,亚足联主席哈曼显得非常高兴:“国际足联执委会已经决定同意澳大利亚脱大入亚,我对这一事最终实现而感到非常高兴。对大洋州和亚洲而言都是一件很好的事,当然对我们而言,我们多了一个强大的足球协会。”

在得到国际足联的批复后,澳大利亚以正式成为亚足联的第46个成员协会,而这也将对提高澳大利亚国内足球水平非常有益。“脱大入亚”行动将改变亚洲体育的格局,也将改变澳大利亚体育统治大洋州长达30年的局面。

随着“脱大入亚”的实现,也使得澳大利亚进军世界杯的机会大大增加。实际上,自从1974年西德世界杯后,他们便没有机会入围过世界杯的决赛圈。就在2001年,在和乌拉圭争夺入场券的附加赛上,澳大利亚便再次败下阵来,无缘2002韩日世界杯。

作为亚足联的一员,澳大利亚明显基本获得了进军世界杯的机会,因为他们首先便避免了和欧洲强队的对抗,在亚洲直接竞争获得世界杯决赛圈的入场券。而对中国队而言,从此世界杯路也许更加艰难,因为这也意味着2010世界杯,中国队要跨过日韩伊沙和澳大利亚,才能有机会再进世界杯。

体育讯效力法甲里昂的加纳球星埃辛无疑是目前欧洲最炙手可热的新星之一,切尔西为了得到他甚至报出了2000万英镑的转会费,不过从个人角度来说,埃辛却是曼联的球迷,在接受ESPN采访时,他谈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当我17岁时,我曾前往曼联参加试训,那是一次令人难忘的经历,”埃辛回忆说,他今年22岁,那就是5年前的事情,但那时,他似乎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能够和老特拉福德的那些明星球员接触有点令人难以置信,我对他们都有点敬畏,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仰视着他们,我还记得自己从贝克汉姆手里要到了照片,那是一个特殊的时刻,我直到今天都还珍藏着。”

不过谈到曾经效力过曼联的球员,贝克汉姆却并不是埃辛的偶像,他更崇拜从前的“国王”坎通纳。“在我眼里,曼联就是坎通纳,他是我的偶像,在家里,我把他的照片贴的到处都是,我喜欢和他有关的一切,当我在曼彻斯特时,我花了所有的钱购买坎通纳的照片和录像带。”

“他不惧怕任何人或者任何事,这给我的印象最深,还有他的感召力,他的攻击性,还有他竖起衣领的样子。从那时候起,我的梦想就是为曼联踢球,但不走运的是,那时候不可能。”

事情变化的很快,眼下曼联想要得到埃辛恐怕成了不太可能的事情,切尔西等豪门追逐着他,但当转会问题被提起时,埃辛拒绝直接回答,称自己现在只想着帮助加纳打进世界杯决赛圈。

“有很多传言,说我可能去这里或者那里,但老实说,我现在仍然不知道下赛季自己会在哪里踢球。”埃辛说,“在过去的几周,我一直集中于帮助加纳参加世界杯预选赛。另外,我在里昂过得很愉快,我们刚经历了一个成功的赛季,我相信这家俱乐部可以取得更多的成功。”

不过埃辛还是谈到了对英超的向往。“英超对我很有吸引力,如果有来自英超的邀请,会很有诱惑力,我喜欢那里踢球的方式,以及他们的激情,我们要等等看接下来发生什么,我和里昂的合约还有3年,不过事情总是改变的很快。”

埃辛对自己的能力非常自信,他认为自己的长处就在于抢断。“我最大的资本就是抢断的能力,”埃辛说,“我可以踢中前卫,右前卫,或者中后卫,不过踢中场的时候我更高兴,我是那种需要调动起自己极限的人,当我踢后卫时,总感觉不够尽兴。”

“过去我曾被批评犯规次数太多,吃到太多黄牌,但现在这已经不是问题了,我在里昂的前任教练勒古恩给了我很多帮助,他让我能够在球场上思考更多,更加冷静。”

“在里昂,我控球得到了很大提高,不再轻易丢球,如今我的传球更准确了,尤其是长传,我在后腰位置上的榜样是维埃拉和马克莱莱,我希望自己能够做到像他们一样。”

任正非面临着一点小麻烦:华为公司在全球电信网络市场高歌猛进之际,曾被寄予厚望的华为3COM合资公司(Huawei-3COMCO.)却出现了亏损。

任正非在华为与3COM成立合资公司时雄心勃勃,双方高层都看好华为联姻3COM,认为“天然互补将产生颠覆力量”。

然而事与愿违,华为3COM合资公司在2004年的实际经营中却出现了亏损。数据显示,截至2004年12月31日,该合资公司收入2.16亿美元,净亏损1450万美元。联合证券IT分析师谢开聪认为,这个数字对华为2004年全年业绩“影响不大”。华为2004年度收入达到450亿元人民币,华方3COM合资公司的收入占了华为总收入不到5%的比例。

尽管如此,亏损还是让双方的合作蒙上一些阴影。有传闻说华为3COM合资公司将步TCL-阿尔卡特合资公司(TA)分手的后尘,甚至还有传闻说华为已经买下了华为3COM合资公司在杭州的研发和生产基地。

3COM明确否认了这一说法。虽然合资公司出现亏损,但3COM并不愿意打退堂鼓。3COM明确表示,3COM不仅不会退出合资公司,甚至已于4月13日通知华为技术公司,有意收购合资公司中华为持有的部分股权。目前3COM持有合资公司(Huawei—3COMCO.)的49%股权,但拥有以至多2800万美元收购额外2%股权的权利。

3COM不会轻易退出中国市场。香港大福证券分析师RaymondHanson认为,中国网络建设蕴涵的市场潜力惊人。中国正在逐步推动IPv6下一代网络(IPv6网络将取代目前的IPv4网络)的建设,网络规模的扩大和商用系统的推出预示着IPv6路由器市场的日趋成熟。这是一个蕴藏千百亿元的大市场。有预测报告显示,在今后5年内中国电信运营商仅仅在IPv6路由器上的投资,将可能达到150亿元。这个数字刺激着所有电信设备提供商的胃口,对华为、思科来说,谁都不会放弃其中的巨大商机,3COM自然也不愿错过机会。

不过,3COM也很清楚,股权谈判可能不会成功。3COM说,此项交易需要获得中国政府的批准。

华为发言人傅军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目前双方还在谈股权转让问题,还没有结果。”对于华为已经买下华为3COM合资公司在杭州研发和生产基地的传闻,傅军坚决否认,“我没有听说此事。”

双方对亏损原因都避而不谈。华为一高层人士私下承认,“和3COM合资前,估计得过于乐观。”

分析师RaymondHanson认为,华为3COM合资公司在初创阶段出现亏损,这可能与低价格抢占市场有关,“在跑马圈地中,华为3COM合资公司销售的产品针对的是企业网用户,因此现实的定位很明确,即用低价格拓展市场空间。”波士顿咨询高级副总裁DavidDean也认为,华为坚持推出高科技和低价格的产品,这使得华为在市场非常有吸引力。

此外,RaymondHanson还认为,华为3COM合资公司也可能配合华为对港湾国际等对手进行狙击。港湾国际是由华为的原高管李一男创办的与华为存在激烈竞争关系的业界后起之秀。从去年起,华为对国内企业网络市场的一些规模不大的对手进行了阻击。“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在竞争残酷的市场环境中,港湾国际的业绩都会出现滑坡,华为3COM合资公司出现亏损也不奇怪。

不过,也有分析师认为,亏损是因为海外销售之中暗藏玄机,“这里存在转移支付的问题,华为3COM合资公司可能并不亏损”。按照当初合资时的销售协议,在中国和日本以外的全球企业网络市场,3COM将以3COM的品牌销售华为3COM合资公司的产品和3COM现有的产品。因此,华为3COM合资公司在海外销售上更类似3COM的OEM贴牌生产商,他们向3COM贴牌的产品有可能定价过低。定价过低一方面可能出于配合3COM与思科竞争,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向3COM利益输送,华为对此含糊其辞,傅军表示“不太清楚,无法回答”。

“我们目前在海外还谈不上什么份额。”华为3COM总裁郑树生在去年曾对媒体这样表态。

任正非当初决定华为和3COM合资,与华为的国际化布局有关,甚至与思科有关。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