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尼玛和阿牛的故事

2018-05-07 01:50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2005年8月20日早上7点30分,湖南省平江县邮政局金库经警程召君像往常一样去上班。

“丁零”。金库值班室铁门前,程召君摁响了门铃。没人开门。程召君继续将右手摁在门铃上,值班室内依然毫无反应。

金库24小时有人值班,按平时惯例,门铃摁两下,值夜班的经警就会来开门,今天这是怎么了?程召君感觉情况不妙,他掏出手机,向经警队长王交荣作了报告。王交荣接到电话迅速赶来,用备用钥匙打开了值班室的铁门。

值班室内空无一人,电灯关着,当晚值班用的一把“六四”式手枪丢在床上,墙角的电子监控摄像头被一件厚实的蓝色警服裹着。进入内库的保险门紧锁。

7点56分,金库管理人员和邮政局领导相继赶来,进入内库的三重铁门被一一打开。来到内库,在场的人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库内装钱的邮袋和绳索被剪得七零八落,前一天下午堆在墙边的550万元钱全部不翼而飞了!

上午8时许,接到报案的平江警方火速赶到发案现场。他们一面组织现场勘查,一面快速调度120名警力在全县11个出城、出县交通路口设关堵卡,同时派出3个小分队火速赶往长沙火车站、汽车站、黄花机场和岳阳火车站进行查缉。

平江县位于湘、鄂、赣三省交界之地,是一个偏僻的山区大县。平江县邮政局的办公楼共有6层,金库设在二楼。从外部通道进入金库需过4道门,第一道是金库经警值班室,之后是点钞室、金库,最后才能进入内库。值班室钥匙由经警掌握,从第二道门也就是点钞室开始,每道门都装有双孔密码锁,开锁的钥匙分别由会计和出纳保管,必须两人同时到场才能开启门锁。该局共有11名经警轮班武装看守金库,实行全天24小时值班,值班经警必须在值班室内,只负责金库武装保卫,平时无法进入金库。

现场勘查在紧张有序地进行。警方发现,进入金库的四道门完好无损,值班室内的桌椅、床铺等也按原样摆放,这表明盗匪进入金库未受任何阻拦。金库库门和内库都未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技术人员最后只在金库值班室的电子监控摄像头上提取到一枚盗匪留下的指纹。此外,警方还在金库外的阳台上,发现了一条顺墙而下的绳索,末端拴着一根小木棍,有近一尺长,漆着绿色,是家用小木椅靠背上的材料。

警方传唤了当晚值班的两名经警胡桂定和钟二刚。胡桂定手机无法接通,去向不明。钟二刚正在家中睡觉,他说,昨晚他和胡桂定两人值班。晚上10点多钟,他说天热想回家洗澡,胡桂定就叫他不用回来值班了。至于胡桂定的去向,他一点儿也不知道。

警方随即查看了金库值班室的监控录像,发现胡桂定当晚在值班室内时而来回走动,时而躺在床上,情绪十分浮躁。到8月20日凌晨1点59分,监控录像突然变成了一团漆黑。

警方立即对胡桂定的住处依法进行了搜查。只见屋内桌椅、家具擦得干干净净,连一枚指纹、鞋印都找不到,只发现了一把少了一根靠背木棍的木椅,经拼接,证实盗窃现场遗留的那根绿漆木棍,正是从这把椅子上掰下来的。

接着,警方又设法找来胡桂定的指纹。经过比照,金库值班室电子监控摄像头上遗留的指纹正是胡桂定所有。根据这种种迹象分析,警方将目标锁定在胡桂定身上。

镜头二:当天下午唐好居提前走了,另一名出纳不知道金库门密码,便只把金库门关上,没有加密。这些巧合都让胡桂定“碰”上了。

胡桂定,1968年出生,湖南省平江县人,身材中等偏胖,留平头,方脸,左手食指第一节缺残。他家有兄弟姊妹5人,胡桂定排行老四。10岁时父亲因病去世,随后母亲改嫁,从此兄妹5人相依为命。高中毕业后胡桂定应征入伍,在一次施工中左手食指因伤致残。退伍后,他被安排到平江县邮政系统担任乡邮员。

由于工作努力,胡桂定很快就当上了乡镇邮政所所长,接着又被调入县邮政局工作。这期间,他结了婚并生下一个女孩。2003年,是胡桂定人生的大转折。这一年,他因挪用邮政局报刊费被行政记过一次,并因此降职成了县邮政局的一名经警。同年,他和妻子离了婚,年仅4岁的女儿随妻子而去,他又过上了独居生活。

本来性格内向的胡桂定更加沉默寡言了。他很少和别人交往,没事就玩拳习武,还买了一辆桑塔纳2000型二手车。2003年,地下“六合彩”赌博风刮到平江这个小山城,胡桂定也被卷了进去,并且输得很狼狈,除了积蓄,那辆二手桑塔纳也赔了进去。

地下“六合彩”不但卷穷了胡桂定个人的钱袋,同时也冲击着平江县邮政局。各营业部的一些定期储户,因不断输钱,有相当比例开始提前取款,这使县里的邮政储蓄存款业务出现了明显滑坡。

为摆脱困境,邮政局推出了绩效挂钩制度。胡桂定因为经警工作的特殊性,加之越来越沉默内向的性格,每年局里下达的报刊、邮册、储蓄等多项指标任务无法完成,每月800元全额工资一直无法拿到。2004年年底,当人们欢欢喜喜忙着过年时,胡桂定却因任务没完成只领到500多元现金。除去给女儿每月200元的生活费,剩下的钱哪够花啊。胡桂定的脑子里乱乱的、空空的。

工作、生活上的不顺心,使胡桂定对单位某些领导产生了报复、敌视心理。这为他日后盗窃金库巨款埋下了种子。

其实,胡桂定早在2004年3月就开始预谋作案。他首先配好了金库保险门的钥匙。原来,存放金库保险门钥匙的那个保险柜,曾是胡桂定装衣服私用的,被经警值班室收回时,他悄悄留了一把钥匙。于是,他轻而易举就配齐了从值班室进入金库的三道保险门钥匙,还准备了假发、假牙,规划了逃跑路线,并在江西修水县事先租好了房子。胡桂定还把22岁的外甥余新年选为帮手,两人详细制定了作案计划。一切准备就绪,只等机会来临。

县邮政局的储蓄业务每天都有大量现金进出,平时局里每天都向对口的县级中国人民银行存、取现金,但双休日银行不上班,邮政局金库就要事先为各个邮政储蓄网点准备好两天的业务资金。也就是说,每周星期五的晚上,是邮政局金库钱最多的时候。胡桂定就瞅准了这个“黑色星期五”。

金库中的钱,对于一个值班经警来说,并不容易拿到手。除进入金库的三道保险门外,还有三道障碍——一起值班的另一名经警、进入金库门的保险密码以及打开内库保险柜。

2005年8月19日下午下班前,金库出纳唐好居和同事将现金存入金库时,没有将钱锁进内库保险柜,而是直接将钱堆在了内库地板上。按照规定,必须两人同时将金库关门落锁,由掌握金库门密码的唐好居加密后才能离开金库。但当天下午唐好居家里有事,提前下班走了,另一名出纳不知道金库门密码,便只把金库门关上,没有加密。这些巧合都让胡桂定“碰”上了。

镜头三:胡桂定出逃有三种可能性——往东去江西修水,向北到湖北通城,往西南到湖南岳阳。他到底往哪儿去了?

据胡桂定后来交代,那一天他早早吃过晚饭,细心地将房中所有家具、电器和日常用品用毛巾反复擦拭,又用拖把把地板全部擦了一遍。出门时,除了拖把,他还带了事先准备好的手套、木棍和用尼龙绳捆好的三条纤维袋。

8月19日是胡桂定的夜班。他将拖把和纤维袋藏进办公楼的垃圾箱,然后径直来到金库值班室。在那里,和他搭班的经警钟二刚已经到了。

晚上10点,胡桂定两手抱头仰面倒在值班室床上,他在盘算如何对付钟二刚。按照他的计划,如果钟二刚没法支走,就只有把他“做了”。

8月的山城依然闷热。胡桂定说,他昨夜光着身子睡在地板上,感冒了,想出身汗放松放松,于是把电扇关了。很快,钟二刚耐不住热了:“要不,我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来?”

“你家远,回去洗个澡今晚就别来了,反正也没什么事,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够了。”胡桂定顺水推舟。钟二刚正求之不得,“啪”的一声关门走了。

钟二刚一走,胡桂定马上躁动起来,他时而在值班室里来回走动,时而坐在床上陷入沉思。忽然,胡桂定抬头看了看值班室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深夜2点了。他急忙从垃圾箱里取回拖把和三条纤维袋——事先约好的余新年将会在十几分钟后骑摩托车在金库阳台下的大街上接应他。

胡桂定抓起同事的一件上衣,踩着椅子将值班室的电子监控摄像头包了个严实。然后关掉房内的电灯,戴上手套,用事先准备好的钥匙,把进入金库的三重保险门一一打开。

昏暗的内库里,胡桂定借着街头路灯映进来的微弱光线,疯狂地将堆放在地板上的所有100元面额现金装进三条纤维袋。然后拿出绳子,在一端拴上一根小木方,成个“T”字型,把三袋钞票的袋口捆在一起,挂在木方上……他攥紧绳子,把足有170斤重的三袋钞票从阳台上缓缓放到楼下。余新年早已骑着摩托车在楼下等着了。

胡桂定看着三袋钱被余新年接住后又返回金库,用拖把将金库内外地板上的鞋印擦去,把出来的四重铁门一一关上。慌乱中,他在值班室电子监控摄像头上留下了一枚罪恶的指纹。

警方迅速展开调查,发现案发前一天,胡桂定向同事借了一辆纵情牌摩托车未还。案发后,摩托车不知去向。8月20日下午,警方悬赏5万元,缉拿胡桂定。

平江县各村庄、路口到处贴满了缉拿胡桂定的通缉令。办案人员分成6个行动小组,组织300多公安民警,400多乡镇干部对平江县城附近117个村、居委会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排查。

8月21日下午6点多,指挥中心的电话骤然响起。106国道平江梅仙镇地段一摩托修理店李师傅打来电话,称8月20日凌晨4点左右,有个中年男子找他修摩托车,给了他足足100元钱,然后朝南江方向走了。中年男子与通缉令上胡桂定的样子很像,摩托车也是纵情牌的。而且,李师傅还看到中年男子随身带着三个纤维袋。

办案组迅速以上述地点作为中心进行排查,确定了胡桂定出逃的三种可能性——一是往东去江西修水县,二是向北到湖北通城县,三是往西南到湖南省岳阳县。

警方迅速调整警力,兵分三路,对这三个方向附近的村庄、城镇实行全线出击。直到8月22日晚上,离发案已过去整整三天,大面积排查一无所获。

准确判断胡桂定的逃跑方向,是能否尽快抓住他的关键。警方分析,胡桂定的老家在平江县与修水县的交界处,那里目标大,加之已进行了三天的排查,未发现任何线索,估计胡桂定从东线逃跑的可能性不大。岳阳方向没有胡桂定的社会关系,向那里逃跑的可能性也不大。只有向北,再走十几公里便可进入湖北通城县境,那里北达武汉,东通南昌,是逃出平江的最佳路线。据此,办案组将侦查重点转向北线。

镜头四:“这是20万元,给你7000,给你外婆2万,给我女儿10万,4000还给我一个朋友……”

8月23日,湖北、江西两省警方对胡桂定开始了全面通缉。8月26日,湖北通城县隽水镇一村民杜某向警方报告,他家门前发现了一辆无人认领的纵情牌摩托车。经辨认,正是胡桂定所弃。但令人遗憾的是,由于见到通缉令的时间较晚,警方追逃的时机已被延误。

办案人员分析,胡桂定丢弃摩托车后,可能从两条路线出逃,一是北上武汉,一条东进南昌。于是,办案人员再次兵分两路,直指武汉和南昌……

正在警方的意料之中,此时,胡桂定确实已经逃到了南昌。原来,那晚出逃后,负载两个人和170斤钞票的摩托车很快就抛锚了。不得已,胡、余二人改变了原先的计划:由余新年返回县城租车,然后再与胡桂定联系,如果胡仍在平江境内,余新年便迅速前来接应,继续北逃。如果联系不上,则说明胡桂定已经逃出平江,余新年便自行安排外逃,以后再作联系。

于是,胡桂定一人连夜敲开了李师傅的修车店,然后又骑上修好的摩托车向北逃去。

按照胡桂定原先的计划,半夜从平江县城骑摩托车出发,天亮前应该可以赶到武汉。2004年11月,他还曾特意骑着摩托车在这条路上跑了一趟。可是,这一计划被摩托车的意外抛锚完全打乱了,他加足马力一路狂奔,天亮前只赶到了湖北省通城县城。他将摩托车丢在一家未开门的小店旁,提着三袋钞票进了一家个体旅店。为了携带安全,他从超市买了两只密码箱,将三袋钞票分别装进两只箱子里。吃过午饭,胡桂定叫了一辆出租车,从小路赶到江西修水,接着又改租一辆黄色面包车,从修水仓皇逃往南昌。

为了逃避湖南警方的追捕,胡桂定一出湖南境就将手机关掉,到了湖北通城,他换了一张湖北手机卡。用假身份证登记住进南昌一家宾馆后,胡桂定慌忙将门反锁,急不可待地掏出手机,用湖北手机卡拨通了他在南昌打工的外甥女余义霞的电话。

余义霞并不知道舅舅此时正携巨款潜逃被警方通缉,她兴奋地应胡桂定的约请在南昌市闹市区与舅舅见了面。一见面,胡桂定就把自己盗窃金库的事如实相告,他想请余义霞帮忙安排一个安全的住处。余义霞当即吓得脸色煞白,推脱了几句便借故匆匆离开。

没有得到外甥女的帮助,胡桂定也不敢在宾馆久住,他退了房,用赃款买了一辆价值20万元的现代车,像幽灵一样在南昌城里转来转去。整天驾着车在城里转,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无奈,胡桂定又硬着头皮拨通了余义霞的手机。这次余义霞答应帮忙,并于第二天帮胡桂定租了一套三室两厅住房。

房间安排好了,胡桂定拉上窗帘,把余义霞叫到眼前,轻轻打开了密码箱:“把这些钱带出去,先用假身份证存好。”胡桂定一边说,一边从密码箱里拿出20沓钞票,都是100元面值,齐齐地摆在地板上。“这是20万,其中给你7000,给你外婆2万,给我女儿10万,4000还给我一个朋友,我会叫他来找你……”胡桂定边说边点钞票。同时叮嘱余义霞:“先把钱存好,千万不要急着把钱分给他们,要不会出事的。”

镜头五:上面的人不正是这几天和她朝夕相处的“方总”吗?难怪他出门总要戴上假发、假牙,还有那两个不离左右的密码箱……

一切安排妥当,胡桂定这才放松地在床上美美睡了一觉。晚上,他配上假牙,戴上假发,加上几天没刮的胡子,俨然变了个人。他神采飞扬地进了一家桑拿城,点了一位叫张妹(化名)的黑龙江姑娘……

胡桂定很喜欢张妹。他说自己姓方,是广东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总,在江西承揽了大笔业务,要在南昌久住,他愿出每月1万元包养张妹。为表示诚意,可以预付8000元。

8月27日,就在警方确定胡桂定逃到南昌时,他正带着张妹住进了一套新租的四室两厅住房。

距离8月19日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已经好几天了,胡桂定觉得南昌的气氛似乎并不那么紧张。这天下午,趁张妹外出,胡桂定用湖北手机卡试着给几位战友打去电话,想打听一些情况。战友的回话表明,外面的风声也不像他想象的那样紧张。他悄悄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跳出了警方的法网。他哪里想到,就在他给战友们打电话时,警方已经通过高科技侦查手段,将他的位置牢牢锁定。

8月28日,办案组直扑南昌。在南昌警方的全力配合下,对市内所有与外相通的交通路口实行了全面封锁,对全市宾馆、旅社、出租屋及娱乐场所进行了一次地毯式的排查。

9月2日,公安部向全国发布A级通缉令,胡桂定的照片贴满了南昌城的大街小巷。胡桂定自觉大势不好,他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在租住房内坐卧不安,惶惶不可终日。

就在这天下午5点多,被胡桂定包养不到7天的张妹走进了南昌市公安局的大门。原来,当天上午张妹上街买菜时,看到了公安部的A级通缉令。上面的人不正是这几天和她朝夕相处的“方总”吗?难怪他出门总要戴上假发、假牙,还有那两个不离左右的密码箱……回到住处,张妹越想越怕,终于找个借口跑出去,到公安局报了案。

当警察出现在胡桂定面前时,他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乖乖地伸出了双手。警方当场收缴一辆现代车和现金480万元。

得知胡桂定落网的消息,9月7日,余义霞在丈夫的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同时将胡桂定交给她的20万元赃款全部上缴。鉴于她的自首情节和立功表现,警方已对她实行取保候审。

9月10日,和胡桂定一起作案的余新年也从广东返回岳阳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