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新状元压老状元一头 赫德闪光小皮蓬扣篮秀

2018-05-07 15:54 来源:爱卡巴作文网

据新华社报道,光大公司坚持要求退赔几年间近2000万元的投资,但当地文物部门不同意,所以双方陷入了僵局。

裴华介绍,目前,金山岭长城在管理上还是归旅游公司,光大公司仍然控股。经过承德市政府调解,金山岭长城管理处重新成立了,但还没有开始运转。

金山岭长城旅游公司现有5位经理,除了郭中兴是文物部门调过来的外,其他4个经理都是光大公司委派的。

据透露,当初在商议举办这个长城“锐舞派对”时,五位经理之间有分歧,并不是所有人都同意搞。

郭中兴也承认,在搞这个活动之前,他们曾开会商议能不能举办,最后决定加强管理,多做准备措施,“要不是当初已经与组织者YEN有了口头协议,要承担违约责任,我是不会同意举办的”。

一个事实是,由企业经营的长城段并非只有金山岭。从东部起,虎山、山海关、黄崖关、司马台、慕田峪、八达岭,直到西部的雁门关长城,都是在旅游部门及各类旅游企业的经营之下。《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2003年出台后,北京境内的长城由文物部门管理。

2002年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24条规定:“国有不可移动文物不得转让、抵押。建立博物馆、保管所或者辟为参观游览场所的国有文物保护单位,不得作为企业资产经营。”经过媒体的呼吁,金山岭长城标志性的敌楼———“砖垛楼”墙上,钉了3年多的“中国金山岭长城”7个铜鎏金大字于年初被拆了下来,长城脚下的卡丁车道、滑索等项目也在整改。

最近几天,金山岭长城回归文物部门管理已经拉开了序幕。第一步是重新成立金山岭长城管理处。“具体成立管理处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还要看到时候制定什么样的管理制度。”郭中兴被委任为管理处的负责人,他介绍,“管理肯定是会越来越严”。

河北省文物局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河北省境内的长城保护条例也已在制定之中。

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透露,去年,国家文物局已经向国务院递交《中华人民共和国长城保护管理条例》,条例的出台指日可待。

董耀会介绍,该条例对长城的保护有了较为明确和完整的规定,旅游景区必须对破坏长城形象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本报记者徐春柳实习生周婷

据新华社北京8月11日电(记者张晓松)为了进一步完善征地补偿办法,保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国土资源部日前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加快工作进度,力争在今年年底前制订并公布本地区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这标志着新的征地补偿标准即将出台。

征地补偿直接关系到被征地农民的切身利益。然而,旧的补偿办法以具体地块的平均亩产值倍数来计算补偿费用,不仅使补偿费用偏低,而且相邻地块的征地补偿往往因用途不同而相差很大,补偿的随意性也较大,引发了大量争议和纠纷。

据国土资源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作为新的征地综合补偿标准,征地区片综合地价的制订将综合考虑地类、产值、土地供求关系和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等多方面因素。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的制订,也将考虑被征收耕地的类型、质量及农用地等级等因素。

可以预见,新的征地补偿标准更有效地保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保证其原有生活水平不下降、长远生计有保障。同时,随着征地补偿标准的统一,同地不同价的现象也将得到纠正,农民可以很清楚地了解自己耕种土地的征地价格水平,因征地补偿安置引发的争议有望减少。

国土资源部日前发出通知,要求东部地区,在城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建设用地范围内制订区片综合地价,中、西部地区大中城市郊区和其他有条件的地区,推进区片综合地价制订工作,其他暂不具备条件的地区,制订统一年产值标准。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一经公布必须严格执行。

通知强调,各地应合理确定不同地区征地补偿标准,防止以制订和公布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为由,压低征地补偿标准。

本报讯(记者廖卫华)从昨天起,凡是当事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就补偿安置争议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法院将不再受理。最高人民法院昨日发布司法解释称,当事人可按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向有关部门申请裁决。

近年来,随着大规模的城市扩张和旧城改造,因拆迁补偿引起的纠纷数量也逐年攀升。拆迁户和拆迁部门难以达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就补偿安置争议向法院起诉,法院是否应以民事案件受理一直存在争议,各地法院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来具体操作。为此,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曾向最高法院请示过。

今年7月4日,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通过《关于当事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就补偿安置争议提起民事诉讼人民法院应否受理问题的批复》规定: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或者拆迁人、被拆迁人与房屋承租人,达不成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就补偿安置争议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但当事人可以按照《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的规定向有关部门申请裁决。根据该条例若不服裁决可向人民法院起诉。拆迁人依照本条例规定已对被拆迁人给予货币补偿或者提供拆迁安置用房、周转用房的,诉讼期间不停止拆迁的执行。

本报讯(记者黄建良徐立泉叶放群)湖南省临湘市原副市长余斌受贿案经岳阳市检察院侦查终结交由该市君山区检察院提起公诉后,君山区法院一审判处余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君山区检察院提出抗诉后,岳阳市中级法院于今年7月7日作出了维持原判的裁定。

在该案查办过程中,曾有人将余斌说成是一个所谓“爱民、为民”的好官,因为余斌将受贿得来的钱用于“扶贫”了。那么,事实到底是怎样的呢?记者近日到岳阳市检察院进行了采访。

余斌曾明确交代受贿款的三个去向:女儿去英国读书用去一部分,打牌输掉一部分,以他个人名义借出一部分

据岳阳市检察院反贪局办案干警介绍,余斌受贿案是去年初该院接到多人多次举报后立案侦查的。在初查阶段,行贿人已供认曾先后5次共向余斌行贿11.5万元。检察机关传讯余斌后,他很快向检察机关供认先后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4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并交代这些钱的去向主要是三个方面:一是女儿去英国读书用去一部分,二是打牌输掉一部分,三是以他个人名义借给了下辖的横铺乡政府10万元(当年底已归还5万元)。据此,岳阳市检察院于去年7月15日对余斌依法立案侦查,7月30日逮捕。该案于去年10月22日由君山区检察院依法向君山区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在审理期间,对余斌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

到了审判阶段,余斌突然提出他受贿的赃款用于“扶贫”了。反贪局办案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调查,有证据证实:是在余斌被取保候审期间,有人给余斌出了主意。这个出主意的人对余斌说:“你不是平时也送一些钱给某些有困难的单位和个人而没有报销吗,你把这些都提出来,也许能减轻处罚。”余斌于是进行了回忆,这里3000元,那里5000元,总共凑了不到4万元的一个数字。出主意的人又说:“2002年6月,横铺乡财政困难,你不是给了横铺乡政府10万元吗?”余斌回忆说:“当时这个乡财政发生困难,要向市财政借钱,我看市财政也同样困难,就将我自己的钱借了10万元给他们。可这是有借条的,而且在当年底已还给了我5万元。”出主意的人说:“这也算,是用于扶贫了。”

反贪局办案干警告诉记者:“关于余斌受贿赃款用于‘扶贫’的问题,我们在办案中已经掌握得一清二楚。”办案人员回忆了当时的情况:他们查出余斌在教育局下属企业拿了5万元没有归还,也没有打欠条,企业也没有给他挂账,准备按贪污处理。在讯问时,余斌解释说他拿这5万元主要是在担任副市长后有些公务开支不好报销。办案人员问他哪些“公务开支”,余斌便将他先后给了一些有困难的单位和个人共计将近4万元的清单列出来交给了办案人员。办案人员从实际出发,就未将这5万元按犯罪处理,也没有作为非法所得收缴。办案人员接着说:“至于他借给横铺乡的10万元,这纯属是余斌个人与集体之间的借贷关系,因为当时横铺乡就给余斌打了借条,横铺乡财政账上也注明是借的余斌个人的钱,而且已经还了他5万元。这不算他将受贿的钱用于‘扶贫’。”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说余斌不仅将受贿的钱用于“扶贫”,而且他的受贿犯罪行为并没有给社会造成危害。对于这个问题,接受记者采访的岳阳市检察院一位主管领导谈了他的看法。他说:“关于受贿案的社会危害,在多数情况下是很难用数字表述的,因为它损害的是国家政权的公信力,影响的是党和国家的形象。但像余斌案,其危害则是显而易见的。比如,他收受了行贿人钟希金的11.5万元贿赂后,就违规将教育局办公大楼的基建工程交由钟希金来做;又如,他违反招标程序,决定将办公楼的中央空调和电梯两项工程(总计合同价为124万元)交给由王建军代理的两家公司来做,然后收受王建军5万元贿赂。”

为了更有力地驳斥这种说法,办案人员给记者又举了个例子:2002年3月的一天晚上,余斌的一个熟人李建波受长沙托普电脑公司业务代表王晓东之托,在岳阳市内余斌的家中送给余斌现金1万元。余斌当时二话没说就收下了。过后10多天,李建波与王晓东到临湘市教育局找时任局长的余斌帮忙,要求承接临湘市教育系统各个学校电脑教室安装建设业务。余斌即安排教育局仪电站与李建波及托普公司进行洽谈,最终托普公司与教育局下属各个学校签订了300多万元的合同。钱到了托普公司账上,托普公司给安装配置的却是型号为“386”的过时淘汰电脑,从而给全市的电脑教学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记者朱伟报道下一次世界灾难降临时,将看不到蘑菇云。新一代电子炸弹爆炸后,一声巨响和一道闪电便使计算机所有数据都消失,除柴油机外,所有电气化引擎都无法发动。世界将倒退200年……这是美国《流行机械》杂志形容的电磁脉冲战争的场面。

近日,《解放军报》报道了一则消息,海军某导弹护卫艇大队新型导护艇编队,日前在阴雨连绵、浪大涌急、能见度低的复杂气象条件下,首次成功运用某新型电子系统实施实兵对抗演练,提高了部队电子防御作战能力。

这则关于我军演练电子战的消息为台湾媒体多方转载转引,并引起台湾有关方面的高度关注。之前7月19日美国在《2005中国军力报告》中,曾极力渲染所谓“解放军可能对台动用高空电磁脉冲攻击”,台湾当局因此更是胆战心惊。

据消息人士称,台军方以美军的研究报告为证据,评估认为解放军不仅拥有核爆炸可控当量的电磁脉冲弹头,而且还开发了包括高功率微波弹等非核“新概念武器”,这使台军十分紧张。

其实,紧张的不止是台湾,美国国家安全政策中心主席弗兰克·盖夫尼日前发表演讲时,竟宣称:“就目前而言,中国还没有能力对美国城市以战略弹道导弹实施突袭。但若使用电磁脉冲武器,以最少的核武器发动进攻,就会给美国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电磁脉冲武器又号称“第二原子弹”,足见其杀伤力多么强大。电磁脉冲武器攻击目标有三类:军用和民用电子通信和金融中心,如指挥部、军舰、通信大楼和政府要地等;防空预警系统;及各类导弹和导弹防护系统。

电子装备最易受电磁脉冲破坏,虽然装备外观完整无损,但内部记忆电路、集成电路、逻辑电路、放大电路等均因瞬间超载而烧毁无法正常工作。而越先进、复杂、灵敏的装备受其影响越大。

电磁脉冲对情报信息系统有硬件破坏、消除储存资料、破坏微处理器系统的功能等效应,从而造成整个信息系统瘫痪,严重地影响信息收集、传递、处理的时效性,进而影响作战指挥。电磁脉冲还可影响电离层的稳定性,当雷达波掠过时,被电磁脉冲干扰的区域会使其传播途径弯曲,造成雷达所确定的目标位置与目标实际位置产生误差,严重时甚至产生吸收作用。此外,电磁脉冲还能对人员实施间接杀伤。

以前电磁脉冲只有核武器国家才能产生,因此掌握这项技术的国家不多,但是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非核电磁脉冲武器或者高功率微波弹也逐渐走上军事舞台。这种电磁脉冲武器采用高能微波发生器来制造电磁脉冲,工作原理与核脉冲有本质区别。由于其不受国际公约限制,因此美俄等世界各军事强国都纷纷发展具有强大破坏力的非核电磁脉冲武器。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就要求国防部在研发进攻性电磁脉冲武器的同时,还在全美多个基地建成了各型电磁脉冲模拟器10余座,用来进行电磁脉冲武器研制和防护实验。

其实,美国已经首开“脉冲战争”先河。如1999年3月24日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中,美国使用了尚在试验的电磁脉冲武器,使南联盟部分地区的各种通信设施瘫痪了3个多小时。有外电报道,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对伊拉克国家电视台的空袭中再次使用了这种炸弹。

海湾战争中,伊拉克之所以被动挨打,重要原因是指挥控制系统和防空设施遭到破坏,丧失了电磁环境控制权,造成无线电通信中断、雷达迷盲、制导武器失控、指挥失灵。据外电报道,当时有记者问,美军为何只偶尔使用电磁脉冲武器,美军发言人说,我们留着更强大的电磁脉冲武器对付更强大的敌人。有人分析认为,美军所说的更强大敌人,暗指俄罗斯和中国。

当前,台湾在强化应对我电子战攻击能力时,也非常重视电磁脉冲防护研究。据台湾媒体披露,为了反制解放军近年来电子战的发展,台“国防部”早已在“国防”机密预算中编列了7.8亿元新台币用于“电子战及资讯战装备”的规划,资金分属“资安计划”与“脉护计划”。其中“资安计划”主要指,防止大陆通过计算机网络对台战略部门发动黑客攻击,属“软杀伤”攻击。而“脉护计划”则是为了防止大陆利用电磁脉冲武器对台进行电磁脉冲的“硬杀伤”,主要是在台军重要军事设施、战略民用设施和重点政府大楼设置相应的防护措施。

据了解,“脉护计划”主要由反制脉冲效应、电子反制防护网等七大部分组成,其目的是为了防范电磁脉冲武器的攻击,以维持计算机运转并保护计算机数据库中的所有资料和指挥、通讯、情报系统的畅通。这项计划的具体实施单位是号称台军“科技大本营”的中山科学研究院。对此,“中科院”负责该计划的主管官员得意地宣称,届时台军方作战指挥系统就等于“戴上了一顶防电磁干扰的防护帽”。

新华网北京8月11日电(记者张晓松)为了进一步完善征地补偿办法,保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国土资源部日前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加快工作进度,力争在今年年底前制订并公布本地区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这标志着新的征地补偿标准即将出台。

据国土资源部有关负责人介绍,作为新的征地综合补偿标准,征地区片综合地价的制订将综合考虑地类、产值、土地区位、农用地等级、人均耕地数量、土地供求关系、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水平等多方面因素。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的制订,也将考虑被征收耕地的类型、质量、农民对土地的投入、农产品价格及农用地等级等因素。

可以预见,新的征地补偿标准更有效地保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保证其原有生活水平不下降、长远生计有保障。同时,随着征地补偿标准的统一,同地不同价的现象也将得到纠正,农民可以很清楚地了解自己耕种土地的征地价格水平,因征地补偿安置引发的争议有望减少。

国土资源部日前发出通知,要求东部地区在城市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的建设用地范围内制订区片综合地价,中、西部地区大中城市郊区和其他有条件的地区推进区片综合地价制订工作,其他暂不具备条件的地区制订统一年产值标准。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一经公布必须严格执行。

通知强调,各地应合理确定不同地区征地补偿标准,防止以制订和公布征地统一年产值标准和区片综合地价为由,压低征地补偿标准;要在认真做好实地调研和科学测算的基础上,广泛听取有关部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民群众及社会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要注意与过去征地补偿标准的衔接,防止因新、老征地补偿标准差距过大而导致矛盾,维护社会稳定。

本报讯闹市街头,一女子扭住一男子衣领手脚并用连踢带扭,“啪啪啪”几声耳光响过,男子的面部顿时红肿。他们不是仇人,是夫妻,原因是男子头晚未接女子电话,女子坦言“这是对他特殊的爱,是为了家庭好”。

昨日下午2时,渝中区华一路口。几声“啪啪”脆响,引得过往路人侧目。一身着绿T恤的女子一边高叫“喊你不接老子电话”,一边双手扭住一男子衣领,抬脚踢向男子下身。男子慌忙后退避让,但还是不幸“中招”,痛苦地求饶:“不要打了。”绿衣女子泄了愤,停下手,男子趁机坐到路边花坛开口辩解:“我又没乱来……”话音未落,“啪啪”,女子过去抬手又是两耳光,男子脸上当即落下明显掌印,捂住脸不再说话。

一刻钟内,男子连挨了近十耳光,一直没还手。“大姐,有事好好说,不要这么激动嘛?”有路人出言劝止。男子如遇救星:“你们看嘛,有这样的女人……”男子介绍,他和女子是夫妻,生有两个女儿。两人原本是长寿区农民,现在租住在大坪虎头岩。男子是工地小包工头,女的开了个小店。说起挨打原因,女子接过话头:“昨天晚上他一夜没回家,我电话打爆也不接……”女子说,头天和丈夫因事发生争吵,丈夫赌气不回家,今天一早到工地找到丈夫,她“气不过”便发生了抓打。

“丈夫确实是在工地忙活,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怎么还忍心打?”有路人说。女子说:“这是对他特殊的爱,也是为了家庭好。”(记者张一叶)

晨报讯昨天下午,国务院广东省梅州市大兴煤矿“8.7”事故调查组宣布成立并召开会议,国务院“8.7”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组长、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主持会议通报了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的成员名单。

国务院“8·7”事故调查领导小组组长由李毅中、李至伦担任,副组长由黄华华、刘金国、黄树贤、赵铁锤、张鸣起、游宁丰担任;事故调查组组长由赵铁锤兼任,下设技术、管理、综合三个小组,最高人民检察院也派员参与事故调查工作。事故调查组主要负责查明事故原因、性质及直接经济损失,分清责任,提出对事故有关责任人的处理建议和对防止同类事故发生的防范措施。

“对这些无证开采的小煤矿和矿主手下留情,就是对矿工生命的漠视。”李毅中在会上表示:对非法开采小煤矿的人要让他们倾家荡产,并严肃追究刑事责任,才能体现党中央、国务院对遇难矿工家属负责和对人民负责。

据央视报道,事故发生之后,经过有关部门的调查,发现大兴煤矿是一个证照不全的煤矿,井下也根本不具备安全生产的条件。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煤矿,在当地却颇具影响力。记者在矿上的宣传栏看到这样一个名单:

大兴煤矿原来是一个地方国有煤矿,它归属于当时的四望嶂地方矿务局,1999年的时候破产转制,划归到了现在的民营企业,也就是大径里公司被兼并,现在有1500多名工人。这个矿的生产许可证规定它的设计规模是3万多吨,但是上半年它的产量就达到了5万吨。

大兴煤矿不但证照不全,而且根本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但是该矿的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居然是当地的市人大代表以及省政协委员等等,笼罩着一系列的光环,这就说明这个非法的企业之间里边肯定隐藏着很多深层次的问题,需要调查组进一步深入进行调查。调查组的下一步的主要方向将指向非法生产长期得不到查处的背后官商勾结的问题,和是不是有公务员为他们提供保护伞的问题。特派记者杜琛(广东兴宁电)

中国台湾网8月12日消息据港媒报道,台军方自制的、用以在危急时载陈水扁全家逃亡的“云豹”八轮装甲车昨日在台北一个国际航天科技展上正式亮相。但传闻“云豹”性能有问题,台陆军至今仍未表态采购,研发计划将于今年底终止,研发团队势必解散,多年累积的技术人才,有可能步上CM-31六轮装甲车研发案的后尘,在三至五年后消失殆尽。

据报道,“二○○五年台北国际航天科技暨国防工业展”昨天举行,耗资约六千万元台币、由联合后勤司令部研制的“云豹”,后座可载八人,较陈水扁现在使用的“万钧座车”大得多,可一次载陈水扁全家。

责编: